• ​囹圄
  • 点击:1162评论:22017/02/16 23:01

隔一两年,老马就要从澳大利亚回到深圳一次,主要任务是相亲,看姐姐倒成了其次。当然是在深圳还不是太热的四五月份来。

还是老街那间熟悉的咖啡屋;还是那些熟悉的钢琴曲——钢琴王子克莱德曼演绎的那些灵动的音乐;还是靠窗那个熟悉的位置;还是那个熟悉的咖啡品牌——拿铁,咖啡的香气中包容着浓浓的牛奶香甜……但是侍应生每次都不一样,也许深圳快节奏的生活造成了人心浮躁,每个人都不甘心在一个一成不变的岗位上挣一份固定的工资;三角钢琴的演奏者每次也不一样,不过都是些年轻的要命的面孔,也许在这里演奏的只是一些在校学生赚点零花钱的权宜之计;窗外的景色每次也有不同,记得上次正好看到对面扎着充气拱门,庆祝一个发廊的开业,而现在一眼望去却是一溜的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水果;大概只有拿铁没变,高高的咖啡杯冒出熟悉的袅袅香气。

老马发现每次来侍应生的面孔都不一样,这才敢放心大胆的把相亲的地点一而再再而三地定在这里,不然的话,让侍应生察觉到他每次都要跟一个不同的女人喝咖啡,这老脸也有点挂不住啊!说到老脸,老马确实也够老的,都60多岁啦!姐姐比他大10岁,20年前父母去世以后,姐姐就是他在大陆上唯一的亲人了。

他们家原先都住在上海,父母去世后,姐姐卸下了一头负担,正好也退休了,就踩着独生女的步子来到深圳,后来姐夫退休也来到深圳。老两口一起帮女儿带大了外孙,闲时间多了起来,姐夫就跟着一帮老哥老弟爬爬山打打牌,姐姐就跟着一帮姐妹们做健美操跳广场舞。跟周围的人熟悉起来以后姐姐才发现,深圳真是个包容性非常强的城市,这帮跳舞的老姐妹山南海北的都有,城市来的也有农村来的也有。最初的目标都很明确:帮着带第三代,农村来的一般的还要帮带第二第三个孙子女,而城市来的一般只带一个,带大以后或者选择在深圳养老,把户口都迁了过来;或者选择做候鸟,冬天来夏天走,因为深圳的夏天又长又热。姐姐只有一个独生女,又听说深圳的养老政策不错,就跟随女儿把户口也迁到了深圳。老马再回大陆探亲,就不是去上海而是来深圳了。姐姐在跟姐妹们跳舞的过程中,发现好多女的是单身,就想到何不为老弟踅摸一个?于是老马再回大陆就不单单是探亲,而是加上相亲了。

老马面前是一杯拿铁咖啡,他一边闻着那熟悉的香味儿,一边看着咖啡杯里正在消失的泡沫,想着老姐的事儿。心想这次老姐不知又给推荐了个什么样的人。以前好几次都是因为听不懂他的潜台词,而搞得他兴味索然,这一次能不能找一个懂得他的潜台词的人呢?

咖啡馆里的轻音乐令人昏昏欲睡,几个年轻人显然是来蹭wifi的,抱着笔记本电脑又写又画的。还有几个聚精会神抱着手机的,应该是在读小说,老马其实也在读小说,说起老马读小说也着实让周围的人佩服。在澳洲为数不多的几个跟他同龄的老伙伴,由于还没到退休年龄(澳洲退休年龄是65岁,今年重新大选以后可能会提高到67岁),周一到周五还要做点事维持生存,休假或闲暇时间就是养花玩鸟看孙子,打牌下棋逗乐子。唯有他,有点空就捧着手机看小说,开车的时候更会抓紧时间,行车中听音乐,装车时看小说。虽然初中都没毕业,但吹起牛来博古通今,听得周围的人一愣一愣的,特别是跟同龄人聊天,听的老家伙们云里雾里不明就里,所以老马喜欢跟年轻人在一起。小说读累了就看看微信,回复一下朋友的信息,或者看看手机上的新闻——这几天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南海仲裁庭的事情,有时又漫无目的的看着窗外在白花花的太阳下行走的年轻人,是的,马路上行走的90%都是年轻人,深圳真是个年轻的城市,公交车上都难得看到几个苍老的面孔。虽然是五月份,但深圳已经进入盛夏,在中午太阳的直射下,马路上起码得有45度以上的高温,地面的大气层被太阳晒的氤氲变换,行人的身影看上去有点恍惚变形。老马突然想起了一个关于热天的段子,说是不小心在马路上摔了一跤,不是马上到骨伤科去看,而是到烧伤科去看,因为被烫伤了!突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覆盖了小说页面,老马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再一看手机右上角的时间已经到了预定的时间,还不等按下接听键,铃声已经停止,接着响起了一个好听的带点上海口音的女声:“请问是马先生吗?”

老马抬头一看,一位短发女人立于桌前,黢黑的短发显然是染过的。肤色还可以,被黑发一衬貌似更白一些。想来长期坐办公室,不经风雨不晒太阳,保养的很不错。体型是已经发福了但是还在老马能忍受的范围内,老马不喜欢胖女人。姐姐说这一个是55岁的,刚刚退休,丈夫前些年出车祸去世。但看上去并不像老姐说的显得多么年轻嘛,老马心里思忖着,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招呼侍者再送一杯咖啡。

“想必是方处长了。”

对方矜持的点点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何止是久等,老马心想,都等了四五个小时了。

才5月份深圳就堪比悉尼最热的1月份,过日子的老姐在家里不舍得开空调,老马只好吃完早饭就跑到这里来了,咖啡馆有空调又有wifi,还有舒缓的钢琴曲,怕手机电不够用老马连充电宝都带上了。中午吃个商务套餐,再要杯咖啡慢慢啜着,惬意的很!当然老马不会说这些,说出来会显得急不可耐似的,只是点点头,“应该的。”看上去绅士的很。

“拿铁还是卡布奇诺,还是摩卡?” 侍者彬彬有礼地问。

老马拿眼询问对方,对方嘴角往上翘一翘算是笑吧,“我不太懂,你喝什么就给我来什么吧。”

老马在交代侍者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再次打量了一下方处长,见她穿的衣服中规中距,上身是一件白色收腰绣花短袖上衣,下面是一条黑色西裤,一双黑色凉鞋,一看就是个女干部。看来刚刚从处长职位上退下来,还没有在花里胡哨的老年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听说你在澳大利亚是开大货车的?”方处长的问话中明显的略带傲慢和轻微的鄙视。

“是的。”知道了还问!

“车是你自己的吗?”

“我姐姐都跟你说了多少啊?” 老马感觉出了对方的不屑,干脆省掉了那些没营养的问候语,来了个开门见山。

“说你16岁下乡,那年是1969年,你初中还没毕业,5年后你就返城了,分配到上海钢铁厂工作,九五年沾你前妻的光去了澳洲。”

方处长打量了一下老马,“阿拉也是上海人,怎么看你不像上海人像东北人呢?”这句话方处长是用上海话说出来的。

其实老马祖籍确实不是上海人,但也不是东北人,父母都是四川人。抗战时,父亲在国民党一个重要官员身边做御用厨师,后来在陪都重庆时找了个四川姑娘成了家。抗战胜利后,马老爸把妻女送到了上海,可能是感觉上海比较安全吧!再后来跟着那官员在南京总统府呆了几年。1949年国民党撤离大陆时,马老爸从南京回上海接妻女(老马那时还没出生),妻女接到了,人却走不了了——上海解放了!不消说,马老爸历次运动都是“运动员”。马爸马妈上世纪90年代末相继离世,不过去世前马爸已经被“平反”了。

四川籍、生在上海长在上海的老马既无四川人的短小精悍,也无上海人的纤弱秀雅,个头1米78,浓眉大眼方脸盘,腰圆膀大,一根根钢丝似的头发直立在头顶,尽管已经60多岁,头发已经稀少花白了,依然是一根根立在头顶上,肤色也是古铜色的,着实像个地道的东北汉子,也许是下乡那几年黑龙江的野兔肉和玉米大豆把他催起来的。后来回上海进了炼钢厂,只有他能抡起那24磅的大铁锤,没多久就毫无悬念地当了工长。他经常跟别人说,如果长身体那些年营养跟得上,个头蹿到1米8以上绝对没问题。因为70多岁的老姐现在还有1米65的身高呢!

的确!老马16岁上山下乡那年,还像棵黄豆芽似的没长开呢。在黑龙江整整6年,正是长身体的年龄,上一顿下一顿缺油少盐的土豆玉米黄豆,吃的人走路都打飘,所以,“饿”成了那6年留给他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得益于头脑灵活——可能文革停课那几年他翻墙进入华东管理局图书馆看的书太多启发了智力——他很快找到了解决饥饿的办法:上山下套子套野兔、套黄鼠狼、采木耳等等卖给供销社,即可卖钱又可打牙祭。兔子皮一张能卖五、六毛钱,兔子肉炖来吃,又得了零钱又对付了饥饿的胃;黄鼠狼皮也可以卖钱但肉不好吃;冬天山上的木耳是干的,卖给供销社5块钱一斤,不过好几天才能採一斤。有一次上山收兔子,发现有一只被黄鼠狼吃掉了一半。老马把那半只死兔子原封不动的留在那里,又在旁边设了一只更大的夹子,居然把又一次前来偷吃的黄鼠狼夹住了。事隔40多年,他还记得当时卖黄鼠狼皮得的那笔巨款——21块钱!他买了烟酒糖果等,上到生产队长,下到知青点同类,都跟着他沾了光。不过,他的这些自救行为当时都被冠以走资本主义道路。生产队长台上组织队里的农民批判他,台下照样抽他送的卷烟。

6年后返回上海进了钢铁厂,老马的力气优势明显地发挥出来,在一群纤细瘦弱的工人当中,只有他可以把24磅大锤抡得呼呼响,进厂第二年他就当了工长。别人不服,领导说你能抡起那24磅大锤,就让你当。

工作上还算顺利的老马,生活上貌似不太顺利。同学同事的孩子都满地跑了,他才将就与一个做售货员的姑娘对上象。姑娘温柔娴淑,却不能跟他讨论《红与黑》《茶花女》……。这不是姑娘的错是那个时代的错,但老马总觉得心里缺点什么,他以没房子为借口,拖了3年,直到30岁才不太情愿地完成了人生大事。

温柔的姑娘不知是思想保守还是心里厌恶,结婚第二个月怀孕后,从此拒绝与老马干那啥。如狼似虎的老马郁闷窝火又不能言说,只能把一身的精力用在工作上。他学会了开车,反正也不想回家,下了班就到处找开车的活儿的干。白天在工厂干,晚上去开夜间长途,在大家月收入只有两位数3位数时,他月收入达到了4位数。

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掀起了出国潮——也称洋插队,大批的上海人涌到了日本,端盘子洗碗背死尸,老马不为所动,他现在的月收入已经超过了“洋插队”赚的那没面子的钱。但前妻却经不住同学好友纷纷“洋插队”的诱惑而跃跃欲试。好在老马收入还可以,就给前妻办了个留学身份,也不去日本而是选择了澳大利亚。

1989年上半年,前妻刚到澳大利亚,国内就发生了政治风云,西方社会突然对华人大开绿灯,老马的前妻轻而易举拿到了绿卡。可能前妻也觉得有点对不住老马,过了几年,就以夫妻团聚的理由把老马办到了澳洲。那时老马正好进入不惑之年,一句英语也不会的不惑的老马变成了一个有绿卡的“洋插队”一员。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相亲咖啡深圳上海下乡澳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leohaior打赏100,共计200
  • 2017-04-14
  • leohaior打赏100,共计100
  • 2017-04-14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2-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第一次读红文姐的小说,感觉很好,小说描写的50年代老马相亲的故事。中间有知青生活,四川人的生活情结,有50后的无奈。年轻时当知青,读书时文化大革命,工作艰苦,生活困难,但老马思进取,学习了很多的东西来辅以生存。两次的相亲,论理说第地个比较适合老马。说实话,老年人还用年轻时的眼光找女朋友,很难。
  • 回复
  • 头像有点眼熟,哦,原来是文红姐。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40积分
  • 0星
  • 1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01
  • 3
  • 440
  • 小说围绕着房产项目“宝湖湾”的开盘而展开,重点塑造了项目总监曹木青职场女强人的形象。由曹这个主干,又生发出曹家三姐妹,曹的丈夫、姐夫等枝条,枝枝蔓蔓,盘根错节,蓬勃生长。这不是简单的职场故事,也不是家庭肥皂剧,而是将两者揉合起来,全方位展示一个中年女性的“深圳式”奋斗与生活。而切入点,则是当下社会最热的房地产。它让我想起王刚的《福布斯咒语》,虽然在广度和深度上难以企及,但的确写出房地产的行业特点。

    费新乾开盘

    2017/8/21 23:06:01
  • 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那失婚的女人,就死里逃生再复活一次。离婚后八年没出来工作的何知雨,应聘到一家公益组织机构工作,帮助偏远地区失学儿童,面对涉及的社会问题,心理不健全的留守儿童和孤独老人。她在救助别人的同时,也完成自我救赎,重获新生。面对现实的残酷,绝不能困守黑暗,唯有无条件的付出爱,才能获得爱。作者关注普通百姓的生活命运,用平实的手法,细腻入微地刻划,写作的源头沿于生活,呈现就是最好的创作。

    朱正安谒山

    2017/8/21 21:51:56
  •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是诗人笔下穿越古今,真正的爱情。《爱,请深爱》是一组让人怦然心动的好诗。其中许多诗句真的很养眼。如:“我期待每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 /怀念/简单到吃饭时的一双筷子/等你走进我的碗里 ”。用鲜花来赞美女人,用蝴蝶双飞来比喻爱情,纯属爱情诗的“大路货”。真正的爱情诗并非虚假的浪漫,而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情。将花花草草的爱情,还原成生活和真情,这才是好的爱情诗。

    唐小林爱,请深爱(组诗)

    2017/8/21 20:52:29
  • 郭金牛曾写过组诗《我已厌倦了隐喻》,但隐喻依然是诗歌创作的重要手法,隐喻比明喻和暗喻更轻盈和高明,又比讽喻更宽容和实在。所以隐喻的价值在于提供了多种意象,让人必须去联想去揣摩。这组诗显然是以石喻人,石头是不会说话的,它是沉默寡言、无法表达意见的群体的象征,正如诗中说的,石头也有感情,有思想,有烦恼,有性格,甚至有爱。但就是无法表达出来,如同闷声的水壶,总是被掩盖了真实想法。

    江飞泉《石头想什么》(三部曲)

    2017/8/21 18:49:10
  • 这篇文章让我感到亲切,因为这种场景太熟悉了,找房子、谈价、搬家、布置家、再换工作、找房子、搬家,周而复始——每个人来深的外地人都应该经历过,我在《葡萄入榨》的第一节也做了详细的描述。多么透彻的领悟,生活尽管痛苦,但也不至于痛不欲生,总有光明在前头等待。搬家不过是漫长人生的细节而已,但相信每次搬家之后,都会怀念住过的那些场所,就如同怀念童年成长的村庄或求学的学校那样情深意切。

    江飞泉租房记

    2017/8/21 18:23:00
  • 说心里话,我是当做小说读的,尽管里面一些人物我认识或听过,比如阿翔,黑光。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老甲。这是一个生动的人物,如同我们身边的生张熟李,普通得融入人群不见人影,又生动得音容笑貌时时浮现眼前。文章围绕“公岛”及“公岛诗歌奖”展开,在我看来更像一部魔幻剧,似乎是作者为了行文好看而杜撰的人事而已,就像马尔克斯笔下的马孔多。公岛诗歌奖颇有戏谑意味,与其说是诗歌奖,不如说是人生传奇奖

    江飞泉我有一个岛

    2017/8/21 18:12:02
  • 初名“幅田”,大抵是指田里庄稼碧绿如幅幅图画;后为“福田”,含 “得福于田”之意,更有人考证出源自宋朝题词“湖山拥福,田地生辉”。解开了福田之谜,月亮也舒心地升起来,幻化成我喜爱的模样。启富的文笔真美,每一句,都带着诗意!读到结尾,我也深有感触,自己不过是一束奔跑的月光,把故乡跑成了异乡,把理想跑成了现实。这句话很能引发共鸣,一束光的映衬下,会让我想到另一组光,而人生,有奔跑,离愁,和美。

    吴春丽奔跑的月光

    2017/8/21 16:34:44
  • 人生就是这样,真像是《圣经》里的那些故事所说的一样,上帝打发人来到这个尘世,就是让他来受苦受难的。好在作者一路走来,从不言放弃,一直在砥砺前行。亲人的离世、生病,其实没有经历过的人就是真的体会不到那种疼痛,我是亲历过的,但就是没有敢地写出来,这需要勇气。好在作者是有担当的,从文里散发出内心澎湃一定要为家人过上好日子的声音,让人读着也哀而不伤了。祝福木冰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

    红红的雨我的2016

    2017/8/21 16:33:02
  • 读春丽的诗,感到朴实与真诚。诗歌来源于生活,否则是无病呻吟的。有时我感觉写诗或许比其他小说等文字容易写些,但是没经历,没感知生活的酸甜苦辣、还有要加上思考,是会写不出来的。这组诗咋看虽然不怎么深刻,但它来源于作者熟悉的生活,又用诗歌来把艺术还原给生活,大众是喜欢的,我个人感到还是具有艺术感染力的。

    红红的雨横岭的天空(外八首)

    2017/8/21 14:54:31
  • 这篇小说很美,文笔很美,主题很美!文中洋溢着美的气息和美的情感,就连疾病和死亡,因为有了亲情和友情等大量情感的填充,似乎都带上了美丽的光晕。爱情,随着失忆症已经消失,“我”试图重新找回它,却无疾而终,这有点令人遗憾。如果在治愈过程中,再加上一些关于爱情、亲情和友情的思辨性的对话或心理,增强生活的感悟,也许读者和小说的共鸣会更多一些。

    曾嵘​哈瓦涅斯的葡萄藤

    2017/8/21 14:42:55
  • 生活在深圳,所谓的爱情、友情与亲情,不是绝对存在的,而是游离于关心或利用、同情或嫉恨、假戏或真情的灰色地带。这篇作品有力地表达出了这种大都市人之间各种情感的纠葛及其中不为人道的矛盾关系,极具震撼力。且人物个性生动鲜明,恰似于我们的周边人,看他们的同时也在拷问自己的内心,很有生活感!只是小说前头结构松散,这也许有利于提高小说内部的张力,但跟后面对比难免会有失调的感觉,如能统一就完美了。

    曾嵘喷嚏悠扬

    2017/8/21 14:22:11
  • 在诗歌变得越来越商品化诗人变得越来越市场化的当下,我以为衡量一首好诗的主要标准是良知。一是诗作者对艺术的良知,不炫技,不空洞,不矫情;一是对现实的良知,真诚,直面,思辨。春丽《横岭的天空》就是一首真诚,直面现实的好诗!在诗人的笔下:“这里有山,山不甚高,我一个眼神/就能将群山照入眼底/有山的地方就有树/……而我喜欢的那棵树/一直都在”是啊,漂泊的打工族,谁不像一棵树一样存活在异乡的土地上?令人感动

    砍石横岭的天空(外八首)

    2017/8/21 13:58:23
  • 之前看老段微信,说是构思补爷小说。今日邻家见了真章,一气读完,毫无阻滞。老段擅长写底层小人物,语言富于个性,鲜活,俏皮,幽默,简洁。在精心编排的情节里,政府派遣工的酸甜苦辣涌上纸端。在流光溢彩的特区,在高大的建筑群背后,在飞速发展的经济社会里,往往忽略了那些同样付出了艰辛心血的“人小物”,他们也是标本式的人物,没有太多话语权,但同样值得被书写和被尊重。老段是有心人,自己成了代言,写活了一群人。

    深圳的红树林补爷

    2017/8/21 10:38:26
  • 古往今来,关于月亮的诗文汗牛充栋。许是潜移默化的缘故,内心深处仍自觉或不自觉地,我似乎是偏爱月光的意象。晶莹白芒照亮着我的精神时空,尤其是他乡的游子,月夜时分总不免怀念故园。正如文中所说,这些年似乎一直在奔跑,“自己不过是一束奔跑的月光,把故乡跑成了异乡,把理想跑成了现实,把文学跑成了月亮,却始终跑不出她的手掌。”月光如一杯酒,温暖着我的灵魂。寄兴遣怀,远望当归。将至的中秋,别有况在心头。

    深圳的红树林奔跑的月光

    2017/8/21 10:31:11
  • 这是篇关系复杂,情节曲折离奇的小说,种种不可思议的事却又吻合常理地穿插于小说中,一波又一波,犹如惊涛骇浪。随着情节的推进,主角周旋于各种复杂的关系中,形象越发鲜明、高大、坚忍,令人叹息。这样的小说有一种惊人的力量,蒋秀英这个女子,她悲怆的一生,令人同情,但它又不容你同情,这是一股独属于女性光辉的力量。丈夫嫖赌逍遥,婆婆小姑欺瞒,二奶带孩子争夺遗产,与养女难舍难分的关系。然而,它骄傲而顽强……

    姚志勇寡妇年

    2017/8/21 9:35: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