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囹圄
  • 点击:895评论:22017/02/16 23:01

隔一两年,老马就要从澳大利亚回到深圳一次,主要任务是相亲,看姐姐倒成了其次。当然是在深圳还不是太热的四五月份来。

还是老街那间熟悉的咖啡屋;还是那些熟悉的钢琴曲——钢琴王子克莱德曼演绎的那些灵动的音乐;还是靠窗那个熟悉的位置;还是那个熟悉的咖啡品牌——拿铁,咖啡的香气中包容着浓浓的牛奶香甜……但是侍应生每次都不一样,也许深圳快节奏的生活造成了人心浮躁,每个人都不甘心在一个一成不变的岗位上挣一份固定的工资;三角钢琴的演奏者每次也不一样,不过都是些年轻的要命的面孔,也许在这里演奏的只是一些在校学生赚点零花钱的权宜之计;窗外的景色每次也有不同,记得上次正好看到对面扎着充气拱门,庆祝一个发廊的开业,而现在一眼望去却是一溜的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水果;大概只有拿铁没变,高高的咖啡杯冒出熟悉的袅袅香气。

老马发现每次来侍应生的面孔都不一样,这才敢放心大胆的把相亲的地点一而再再而三地定在这里,不然的话,让侍应生察觉到他每次都要跟一个不同的女人喝咖啡,这老脸也有点挂不住啊!说到老脸,老马确实也够老的,都60多岁啦!姐姐比他大10岁,20年前父母去世以后,姐姐就是他在大陆上唯一的亲人了。

他们家原先都住在上海,父母去世后,姐姐卸下了一头负担,正好也退休了,就踩着独生女的步子来到深圳,后来姐夫退休也来到深圳。老两口一起帮女儿带大了外孙,闲时间多了起来,姐夫就跟着一帮老哥老弟爬爬山打打牌,姐姐就跟着一帮姐妹们做健美操跳广场舞。跟周围的人熟悉起来以后姐姐才发现,深圳真是个包容性非常强的城市,这帮跳舞的老姐妹山南海北的都有,城市来的也有农村来的也有。最初的目标都很明确:帮着带第三代,农村来的一般的还要帮带第二第三个孙子女,而城市来的一般只带一个,带大以后或者选择在深圳养老,把户口都迁了过来;或者选择做候鸟,冬天来夏天走,因为深圳的夏天又长又热。姐姐只有一个独生女,又听说深圳的养老政策不错,就跟随女儿把户口也迁到了深圳。老马再回大陆探亲,就不是去上海而是来深圳了。姐姐在跟姐妹们跳舞的过程中,发现好多女的是单身,就想到何不为老弟踅摸一个?于是老马再回大陆就不单单是探亲,而是加上相亲了。

老马面前是一杯拿铁咖啡,他一边闻着那熟悉的香味儿,一边看着咖啡杯里正在消失的泡沫,想着老姐的事儿。心想这次老姐不知又给推荐了个什么样的人。以前好几次都是因为听不懂他的潜台词,而搞得他兴味索然,这一次能不能找一个懂得他的潜台词的人呢?

咖啡馆里的轻音乐令人昏昏欲睡,几个年轻人显然是来蹭wifi的,抱着笔记本电脑又写又画的。还有几个聚精会神抱着手机的,应该是在读小说,老马其实也在读小说,说起老马读小说也着实让周围的人佩服。在澳洲为数不多的几个跟他同龄的老伙伴,由于还没到退休年龄(澳洲退休年龄是65岁,今年重新大选以后可能会提高到67岁),周一到周五还要做点事维持生存,休假或闲暇时间就是养花玩鸟看孙子,打牌下棋逗乐子。唯有他,有点空就捧着手机看小说,开车的时候更会抓紧时间,行车中听音乐,装车时看小说。虽然初中都没毕业,但吹起牛来博古通今,听得周围的人一愣一愣的,特别是跟同龄人聊天,听的老家伙们云里雾里不明就里,所以老马喜欢跟年轻人在一起。小说读累了就看看微信,回复一下朋友的信息,或者看看手机上的新闻——这几天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南海仲裁庭的事情,有时又漫无目的的看着窗外在白花花的太阳下行走的年轻人,是的,马路上行走的90%都是年轻人,深圳真是个年轻的城市,公交车上都难得看到几个苍老的面孔。虽然是五月份,但深圳已经进入盛夏,在中午太阳的直射下,马路上起码得有45度以上的高温,地面的大气层被太阳晒的氤氲变换,行人的身影看上去有点恍惚变形。老马突然想起了一个关于热天的段子,说是不小心在马路上摔了一跤,不是马上到骨伤科去看,而是到烧伤科去看,因为被烫伤了!突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覆盖了小说页面,老马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再一看手机右上角的时间已经到了预定的时间,还不等按下接听键,铃声已经停止,接着响起了一个好听的带点上海口音的女声:“请问是马先生吗?”

老马抬头一看,一位短发女人立于桌前,黢黑的短发显然是染过的。肤色还可以,被黑发一衬貌似更白一些。想来长期坐办公室,不经风雨不晒太阳,保养的很不错。体型是已经发福了但是还在老马能忍受的范围内,老马不喜欢胖女人。姐姐说这一个是55岁的,刚刚退休,丈夫前些年出车祸去世。但看上去并不像老姐说的显得多么年轻嘛,老马心里思忖着,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招呼侍者再送一杯咖啡。

“想必是方处长了。”

对方矜持的点点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何止是久等,老马心想,都等了四五个小时了。

才5月份深圳就堪比悉尼最热的1月份,过日子的老姐在家里不舍得开空调,老马只好吃完早饭就跑到这里来了,咖啡馆有空调又有wifi,还有舒缓的钢琴曲,怕手机电不够用老马连充电宝都带上了。中午吃个商务套餐,再要杯咖啡慢慢啜着,惬意的很!当然老马不会说这些,说出来会显得急不可耐似的,只是点点头,“应该的。”看上去绅士的很。

“拿铁还是卡布奇诺,还是摩卡?” 侍者彬彬有礼地问。

老马拿眼询问对方,对方嘴角往上翘一翘算是笑吧,“我不太懂,你喝什么就给我来什么吧。”

老马在交代侍者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再次打量了一下方处长,见她穿的衣服中规中距,上身是一件白色收腰绣花短袖上衣,下面是一条黑色西裤,一双黑色凉鞋,一看就是个女干部。看来刚刚从处长职位上退下来,还没有在花里胡哨的老年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听说你在澳大利亚是开大货车的?”方处长的问话中明显的略带傲慢和轻微的鄙视。

“是的。”知道了还问!

“车是你自己的吗?”

“我姐姐都跟你说了多少啊?” 老马感觉出了对方的不屑,干脆省掉了那些没营养的问候语,来了个开门见山。

“说你16岁下乡,那年是1969年,你初中还没毕业,5年后你就返城了,分配到上海钢铁厂工作,九五年沾你前妻的光去了澳洲。”

方处长打量了一下老马,“阿拉也是上海人,怎么看你不像上海人像东北人呢?”这句话方处长是用上海话说出来的。

其实老马祖籍确实不是上海人,但也不是东北人,父母都是四川人。抗战时,父亲在国民党一个重要官员身边做御用厨师,后来在陪都重庆时找了个四川姑娘成了家。抗战胜利后,马老爸把妻女送到了上海,可能是感觉上海比较安全吧!再后来跟着那官员在南京总统府呆了几年。1949年国民党撤离大陆时,马老爸从南京回上海接妻女(老马那时还没出生),妻女接到了,人却走不了了——上海解放了!不消说,马老爸历次运动都是“运动员”。马爸马妈上世纪90年代末相继离世,不过去世前马爸已经被“平反”了。

四川籍、生在上海长在上海的老马既无四川人的短小精悍,也无上海人的纤弱秀雅,个头1米78,浓眉大眼方脸盘,腰圆膀大,一根根钢丝似的头发直立在头顶,尽管已经60多岁,头发已经稀少花白了,依然是一根根立在头顶上,肤色也是古铜色的,着实像个地道的东北汉子,也许是下乡那几年黑龙江的野兔肉和玉米大豆把他催起来的。后来回上海进了炼钢厂,只有他能抡起那24磅的大铁锤,没多久就毫无悬念地当了工长。他经常跟别人说,如果长身体那些年营养跟得上,个头蹿到1米8以上绝对没问题。因为70多岁的老姐现在还有1米65的身高呢!

的确!老马16岁上山下乡那年,还像棵黄豆芽似的没长开呢。在黑龙江整整6年,正是长身体的年龄,上一顿下一顿缺油少盐的土豆玉米黄豆,吃的人走路都打飘,所以,“饿”成了那6年留给他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得益于头脑灵活——可能文革停课那几年他翻墙进入华东管理局图书馆看的书太多启发了智力——他很快找到了解决饥饿的办法:上山下套子套野兔、套黄鼠狼、采木耳等等卖给供销社,即可卖钱又可打牙祭。兔子皮一张能卖五、六毛钱,兔子肉炖来吃,又得了零钱又对付了饥饿的胃;黄鼠狼皮也可以卖钱但肉不好吃;冬天山上的木耳是干的,卖给供销社5块钱一斤,不过好几天才能採一斤。有一次上山收兔子,发现有一只被黄鼠狼吃掉了一半。老马把那半只死兔子原封不动的留在那里,又在旁边设了一只更大的夹子,居然把又一次前来偷吃的黄鼠狼夹住了。事隔40多年,他还记得当时卖黄鼠狼皮得的那笔巨款——21块钱!他买了烟酒糖果等,上到生产队长,下到知青点同类,都跟着他沾了光。不过,他的这些自救行为当时都被冠以走资本主义道路。生产队长台上组织队里的农民批判他,台下照样抽他送的卷烟。

6年后返回上海进了钢铁厂,老马的力气优势明显地发挥出来,在一群纤细瘦弱的工人当中,只有他可以把24磅大锤抡得呼呼响,进厂第二年他就当了工长。别人不服,领导说你能抡起那24磅大锤,就让你当。

工作上还算顺利的老马,生活上貌似不太顺利。同学同事的孩子都满地跑了,他才将就与一个做售货员的姑娘对上象。姑娘温柔娴淑,却不能跟他讨论《红与黑》《茶花女》……。这不是姑娘的错是那个时代的错,但老马总觉得心里缺点什么,他以没房子为借口,拖了3年,直到30岁才不太情愿地完成了人生大事。

温柔的姑娘不知是思想保守还是心里厌恶,结婚第二个月怀孕后,从此拒绝与老马干那啥。如狼似虎的老马郁闷窝火又不能言说,只能把一身的精力用在工作上。他学会了开车,反正也不想回家,下了班就到处找开车的活儿的干。白天在工厂干,晚上去开夜间长途,在大家月收入只有两位数3位数时,他月收入达到了4位数。

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掀起了出国潮——也称洋插队,大批的上海人涌到了日本,端盘子洗碗背死尸,老马不为所动,他现在的月收入已经超过了“洋插队”赚的那没面子的钱。但前妻却经不住同学好友纷纷“洋插队”的诱惑而跃跃欲试。好在老马收入还可以,就给前妻办了个留学身份,也不去日本而是选择了澳大利亚。

1989年上半年,前妻刚到澳大利亚,国内就发生了政治风云,西方社会突然对华人大开绿灯,老马的前妻轻而易举拿到了绿卡。可能前妻也觉得有点对不住老马,过了几年,就以夫妻团聚的理由把老马办到了澳洲。那时老马正好进入不惑之年,一句英语也不会的不惑的老马变成了一个有绿卡的“洋插队”一员。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相亲咖啡深圳上海下乡澳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leohaior打赏100,共计200
  • 2017-04-14
  • leohaior打赏100,共计100
  • 2017-04-14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2-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第一次读红文姐的小说,感觉很好,小说描写的50年代老马相亲的故事。中间有知青生活,四川人的生活情结,有50后的无奈。年轻时当知青,读书时文化大革命,工作艰苦,生活困难,但老马思进取,学习了很多的东西来辅以生存。两次的相亲,论理说第地个比较适合老马。说实话,老年人还用年轻时的眼光找女朋友,很难。
  • 回复
  • 头像有点眼熟,哦,原来是文红姐。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20积分
  • 0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1300
  • 3
  • 420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或许年轻,青春、激情、梦想,这些会催人奋进。其实老家的安逸也可能是只是一时,很难实现你的人生梦想。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异乡艰苦的生活更能磨炼人的意志,父母在,不远游,这好像不适合当今这个社会了。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如果你认为在家那个事业单位只是眼前的利益,实现不了你的远大理想,相信你父母也会同意你的选择的。祝你努力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

    红红的雨那么苦,我也不愿离开深圳。

    2017/6/22 15:30:54
  • “回不回家是难题”这一话题,引发过广大漂泊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对于是否回家问题的激烈讨论,我们可以理解年轻人内心深处层层矛盾,尽管很多的想法不尽相同,但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割舍得下故乡,当大城市的光鲜与家乡的黯淡交错着在年轻人身上投射出阴影时,谨记着不管是否留在大城市,都不要忘记脉搏流淌的血液,城市的便利与包容,可以让你留恋,每个人都有选择各有自生活方式的权利,但在打拼的同时,在理想身后那就是你的家乡。

    欣欣那么苦,我也不愿离开深圳。

    2017/6/22 14:41:30
  • 水去先生,对城市吃相观察入微,说起声色吃相,侃侃而来。语气夹生夹白,如深夜的夜招女郎,魑惑着读者的胃腑。他对都市的吃相百态,人生浮华,如描绘一幅现时代的清明上河图般:从日本到内陆,影子摇摇晃过,观念前卫而新潮,用一幅冷静的眼镜,把浮市映入自己去繁复简的眼眸。

    叶紫寅次郎的深圳食堂

    2017/6/22 10:27:16
  • 刚才,一点进邻家网,在最新打赏看到“520微咖大赛组委会”打赏了《子民的信仰》,再点进来看这篇微咖,在“荣誉奖项”,看到了三个醒目的大红字“年冠军”。祝贺西楚霸王,你凭实力获得此荣耀!作为微咖赛的参与者,我有幸见证了这个令人沸腾的激动时刻!很早的时候,我就为这篇微咖砸币了,我有一种预感,作品有机会获得月冠军,年冠军。今天一看,此前的预感还真对了。好开心好激动啊,盼望着分享邻家币的邮件快点来。

    吴春丽子民的信仰

    2017/6/22 9:39:01
  • 向善,其实是最原始的心态与行为的合一,人之初,性本善。作为感知人间烟火滋味的个体,善良是一种本能,是做人最起码的道德要求。只有善良,才能战胜人心中的自私与贪婪,为社会和谐增添有力的臂膀。许先生所做的善事、善举都得到了回报,善有善报,拾机不味,得到了犹太人老板的奖赏,真心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像许先生一样,敢于向善 乐于向善, 人心向善,必有好报,有因必有果,这是绝对不会错的,或现世受、或后世受。

    狼师大半个世纪的善缘

    2017/6/21 21:05:00
  • 作为六约社区的成员,作者所写的关于深圳六约的一切场景,就犹如我的生活般。作为同样是写文字的人,我没有宴烈春的勤快与执着。他执着朴实的文字,一心不苟地打磨自己文字的耐心与劲力,这是最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与他相比,我羞愧我自己有时像是个T台走秀的女子,兴趣儿来了,对文字搔头弄粉一下,糊弄糊弄心情就得了,看了作者的文字,我才觉得,作者是慢工出细活,对文字,是发自内心的忠诚与恭敬。

    叶紫2016我在深圳写给yy的信

    2017/6/21 16:14:44
  • 只有老深圳,才能写出这样的美文!光纪录,光是写表层的景、物,会让文字淡如白开。春燕的内心,是敏感的。或许,只有内心的多滤,才会更愿意花时间去打量我们身边的城市、陌生人、熟人。市井百态,要慢慢地去感受,才能有更多的体会。生之不易,却也珍惜!在横岗多年,一颗木棉的花开,她关注;用俯视的眼光打量龙岗3号线,悟出不少的独特见解;通往横岗力嘉集团的那条小路,再重走,在惬意中静享时光的年轮。非常不错的非虚构!

    吴春丽生之录

    2017/6/21 15:24:31
  • 本文内容引人深思,寒门孩子的成功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寒门可以出贵子,而且出贵子和出身没有直接关系,我们无法改变出身,但是可以用过自己的努力让我们的未来更好,这个就是人活着的意义,我希望和所以人共勉,无论我们的人生遇到什么样的挫折苦难,都不要丢掉人本心性之善念,世界依然美好,一时的失意根本不算什么,没事多读读书看看古人如何对待苦难和挫折的。无论何人何种出身,都要努力,都得努力才可以有美好的人生,

    狼师寒门书生

    2017/6/21 14:32:58
  • 这两老口哪是要干仗呀,分明是秀恩爱嘛。这老头子哪是要打人呀,找机会逗乐呢。文里有两件法宝吧,老头子的棍子,老奶奶的厚棉裤。没有这两件道具,他俩的戏可就唱不下去了。家有一老就有一宝,这家太幸福了,有两宝。你看家里这气氛被这俩位可爱的老人给调节得多好呀。把没盐没味的生活硬是给炒成了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读完全文,深切地感受到这是一篇幽默地、接地气、温情的的微伽。

    端柔​奶奶的法宝

    2017/6/21 14:09:01
  • 阅读是吸收,写作是倾吐,倾吐能否合乎于法度,显然与吸收有密切的联系,对于阅读的吸收,不仅仅是材料本身的积累,也可以吸收有益的思想见解,通过自己的思考进行内化和发展,从而拓展自己的思维空间,对于写作的倾吐,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达和交流的重要方式,是认识世界认识自我,进行创造性表述的过程,阅读到的知识积累起来才能厚积薄发,达到所谓的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的这种高层境界。

    狼师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6/21 9:53:19
  • 荣姐太热心了!在邻家,荣姐每次写评论,都很用心写。我没想到的是,荣姐还有这么一个跟文友黄峰见面的经历。端午节以文会友,这个节日更有意义了。以往读黄峰的文章,知道他是从事古玩方面的工作,但不知道他是:中国深圳第一股金证“深宝安”的收藏人。因为文字,让同城的我们相识,相知。关于“文友相亲”,过程是那么美好!荣姐,你也不等等我,就跑去古玩城吃水煮鱼片,尖椒煸四季豆。有荣姐的鼓励,我相信黄峰会进步的。

    吴春丽文友黄峰

    2017/6/21 9:37:00
  • 好狠啊,居然用“中毒”来表达自己对深圳邻家的热爱!没有看全文之前,我还在想,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毒。原来,是深情种下的毒。这样说来,中毒的,可不止你一个人哈!邻家,我在这里玩了四年了,一直都舍不得离开。说到邻家带给我们的快乐,太多了。端柔是四川人,对深圳却那么热爱,说明心中充满了对文学的热爱,也对这座城市充满了喜欢。中毒了怎么解?如端柔所说,“你也喜欢这毒,那我们一起乐在毒中吧!”因为热爱,所以中毒!

    吴春丽

    2017/6/21 9:17:23
  • 黄峰,这名字起得大好。“黄”,俗点说,是“黄金”,往雅里讲,指“辉煌”;“峰”喻为“像蜜蜂般辛勤的劳作”。而这些均在本家前辈身上有所体现:物质上,您拥有数不清的具有潜在价值的古玩;精神上,您在一年的时间内,即已发表近两百篇佳作!前者,离不开您与深圳这座创造奇迹的城市一起大踏步的向前奔跑;后者,离不开邻家为你、我、他搭建一个相互认识、携手进步的平台。

    黄元罗文友黄峰

    2017/6/21 6:18:56
  • 这“毒”中得忒好了!此“毒”能激发写手们创作的热情,在不知不觉中使自己的创作能力得以提高;此“毒”能吸引读者们深入阅读并考验他们的眼力,让其敢下注、会下注,并最终与作者一起分享夺冠后所带来的物质与精神上的双丰收!正所谓:今夏吃瓜何处?快来邻家下注。既可以文会友,又能把佳作睹。

    黄元罗

    2017/6/21 6:13:17
  • 春丽这次回家写了这么好的随笔,上次我也回家了,天天在外面玩,母亲每天会去老年活动中打小麻将。我也陪了几次母亲。我在外打搏十几年一次都没陪父母过春节,里面有很多的因素。我跟你相反,一回到老家,要走时买好多的土特产。提不动就寄一部份回深圳。姐姐急得说豆腐都盘成肉价钱。我哥说:你要理解她,这么多年没有忘记家乡的味道。我这次回深圳:卤牛肉、卤兔子、爆土鲜鱼片、粉条,黄豆、五香豆腐干、枇杷、那真是提不动。

    春风妙语待到离别故乡时方知情难怯

    2017/6/20 23:13:0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