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日本人说中国话
  • 点击:202评论:02017/04/28 16:30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我东渡扶桑,在日本千叶县一所工业大学,有过一年零三个月的留学的经历。

那年,我已经二十四“公岁”,比刘皇叔渡江去东吴招亲,续弦大龄剩女孙尚香,略小两岁;虽然年近半百,但是,我自豪地说,如果不查我的户籍和身份证,谁也不会相信,我有那么大的年龄。我本人也往往忘记自己的真实年龄,经常混迹青年留学生之中,很不自觉地干一些我那个年龄的人,本该回避的事情,比如,夜登富士山,冬渡东京湾。

我留学那个城市叫船桥,人口只有三十万,离东京约五十华里,是个风景优美、环境清新的滨海小城,曾是东京都达官贵人们消暑度假的夏宫。

据说,当年郭沫若先生曾在那里邂逅一个卖香烟的姑娘,那个漂亮的小女孩儿,立即吸引住风流倜傥的郭先生,使他经常光顾烟摊,以致使她成为郭先生混血儿子的亲妈。

我在日留学期间,住在日本友好人士赤松先生提供的集体宿舍。那是坐落在台地上的四层白色小楼,因那个台地叫下见台而得名,叫做下见“寮”。在日语中,“寮”就是集体宿舍的意思。

寮里住着四十多名中国留学生,一律男性,不收女眷,不仅不许女性入住,就是女客来访,也要严加看管,只许女客进入门口传达室对面的会客厅。

传达室窗口端坐着一位身材高大、白发苍苍的老女人,是个既和蔼可亲、又庄重严厉的老太太。她对留学生一向严加管教,决不允许他们放浪形骸走下道,留学生对她既崇敬又惧怕,暗地里称她“我们的可怕老妈”。

一旦有女客来访,这位可怕的老妈,就如临大敌,端坐在收发室窗口,目不转睛地注视对面客厅,透过客厅的透明度极好的大扇玻璃窗,监视主宾的一举一动。

客厅里放一张长条桌,桌两侧各放一个座椅,这座椅摆放的位置,以及主宾的席位,也是煞费心机的。主人背对着收发室,坐在临窗的席位;而客人则在面对收发室的席位,虽然与主人对坐,却不是直线相对,而是错开一段距离,以防主人的背影,挡住来自收发室窗口的视线,影响可怕老妈观察女客的面部表情。一旦发现对面主人谈话嬉笑,客人表情淫邪,或者,交谈时间过长,便立即叫停。

寮里最高长官是寮长,这是留学生民主推举产生的。当选的条件是,在日留学时间长,日语说得溜,交接圈子广,人脉关系好,此外,一般是有一定阅历的年长者。

那年,当任的寮长是董春,吉林大学物理系老五届毕业生,是我的校友。我比他长两岁,加以我又有高级职称,他对我很尊敬,有什么好事都想到我。

所谓“好事”,就是免费的社交活动。那时,每个长期远离故土和亲人的留学生,无论年龄大小和阅历深浅,心情都非常孤寂,为了弱化和消解思亲怀故情绪,都渴望与外界交往。

我去日本留学期间,当任的党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曾亲自访问日本,倡导中日青年友好代表团互访,开创了中日关系最好的时期。日本的友好人士和社团,纷纷开展活动,如到小田原乡间旅游,组团攀登富士山,到公民馆参加恳亲活动,与朝日文化学院学生座谈,等等。

一天,董春寮长对我说:“老兄,给你个差事儿,去附近公民馆,教一些日本老娘们中文,为期半年!”

我暗自高兴,嘴上却说:“我初来乍到的,你看我行吗?”

“行,绝对合适!”他迟疑了一下,说道“说实在的,我确实有点儿担心。那些日本女人,个个眼睛都很毒,中国男人啥样,她们一撘眼就看透。我担心的是,阁下会被日本娘们儿看上了!那可就麻烦啦!”

“我说,放心吧,”我突然被自己下面想说的话,激动得呼吸急促、脸色胀红,我说:“从大方面说,咱们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代留日学者,可以说,咱们是不挂职的外交官,咱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张扬国家的形象;从小方面说,我是咱寮里的老大哥,我的一言一行,要给读学位的年轻人,做个榜样啊!”

“老兄啊,你越这么说,我就越不放心!”老董莫名其妙的话,很久以后,我才领悟并非莫名其妙。他说:“我说,日本娘们儿眼毒,是说她们很有识人的眼力,像老兄这副斯文的仪表、儒雅的风度,休想逃过她们的法眼!我告诉你一个事儿,你一定感到惊讶,虽然日本女人对日共并没有好感,却很喜欢中共党员!不知她们从哪儿听说的,中共党员个个都是好样的,是中国各行各业中的优秀分子。当然,她们这种好感,并不是出于政治目的,而是基于对人品的判断。你千万可别暴露中共党员的身份!切切!”

日本的公民馆,相当于我国社区文化活动中心,里边设有剑道、茶道、花道、歌舞和外国语等活动室。其中,外国语只局限于中国语。日本的尊卑取向,是很矛盾也很滑稽的,从代观点出发,他们是尊崇西方的,鄙视中国的;从传统观点出发,他们是轻视欧美,热衷中国古典文化。结果是,中西参半,古今混杂,弄得不伦不类,就像当代日本女人服饰,一会儿西装革履,一会儿和服木屐。

尽管日本瞧不起中国人,却很敬重汉唐以来的中国文化,特别是唐诗宋词和京剧,爱好者占总日本人口的比例,也许并不低于中国,他们踊跃地学中文,就是基于这种文化意识。

且说我执教的中文班,有学员二十一名,其中,除三个日本老头外,余者全是家庭妇女。这三个日本老头,都年逾古稀,对我态度谦和,必恭必敬,是礼数周到的老学生;而我对他们的情感和态度,却十分复杂的:从年龄看,他们都应该参加过侵华战争,是否屠杀过中国人?对那场罪恶战争,他们现在是否有悔过的认识?所以,我对他们的态度,客气中带有隔膜和芥蒂。

那十八名女学员,年龄差距极大,最大的78岁,最小的只有18岁,中间年龄的,都在40至50岁之间,对日本女人来说,正是鲜花满开(盛开)的年龄段。

我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走进中国语课堂的景象。教室里没有课桌和学生椅,只有四张矮腿长条案桌,分两排摆放在覆盖屋地的榻榻米(草垫子)上,学员们都采取日本人的坐姿,盘腿坐在长桌后边的榻榻米上。教室正前方有一块小黑板,黑板下边有一个矮腿课桌,那是教书先生的席位。

当我走进教室时,全体学员“唰”地起立,用中国话齐声喊道:“老师,早晨好!”

我用中国话回答:“同学们好!”接着,我用日语说:“minashangokaikeikudasai(诸位请坐!)(当我引用日语时,用汉语拼音字符,表示日语的发音,下同。)

我以往在国内阶梯教室讲大课的教态,曾多年一贯制:时而俯视整个课堂,笑迎全体同学,时而目视远方,呈沉思默想状,但从不把目光锁定在一个学生,以免四目相对,双方都尴尬。

可是公民馆中国语教室,又小又窄,再目视远方,陷于沉思默想,就会显得神经不太正常。我决定把在国内小教室教课的教态,引进中国语的课堂:我一会儿,微微低头,作沉迷于思考状;一会儿,微笑着,环顾学员,寻找应和我讲课思路的目光。

这种教态,颇受日本学生欢迎,在座的女学员,绝大多数都受过高等教育,起码是日本短期女子大学毕业(这相当于中国的大专生),她们从小学、中学、直到大学,受的都是刻板的、严格的教育。老师上课西服革履、道貌岸然,多数都凝立讲台不动,讲课时照本宣科,从未见过竟有这样和蔼可亲、师生互动的教师。

当然,学生对任课教师是否认可,虽然教态起作用,但不起主要作用,起主要作用的还是教学内容。

我事先得知,这个班的学员,至少都有二年以上学中文的经历,都有一定的中文基础,甚至还有在同一个教室,读同一本教材,连续读了八年的学员。

他们学中国话的目的,与其说是增强中国语的能力,不如说是满足对中国文化的兴趣。

这一点,随着教学的深入,我发现一些日本人,对中国文化(包括中国话)的着迷程度,对惯于说中国话的中国人来说,是无法想象和理解的。

有一次,我运用两国语言对比的方法,让学员列举表述同一个意思,中日两国话的所有方法。

比如,表述“死亡”,日本话常用的只有”xinnteiximayimaxida”(死了)和“nakunalimaxida(没了)”两种方法,而中国话却有去世、过世、逝世、辞世,离世、谢世、不在了,故去了、去了、长眠、安息,遇难、捐躯,牺牲,光荣了,驾鹤仙去,归西,翘辫子,挂了,完蛋,死掉了…...等上百种表述法。

再比如,表述“酒”,日本常用语只有“oshakei(酒)”一种表述法,而中国话却有十旬、三酉、五云浆、云液、火春、春、天禄、玉友、玉蚁、玉浆、玉露、王尊、欢伯、红友、狂水、仪狄、甘液、杜康、百药长、杯中物、扫愁帚、忘忧君、曲道人、抛青春等近一百零五种表述法。

在上述的“死”和“酒”的例子中,每当我多引用一个词时,素以安静沉稳著称的日本女人,竟然一反常态,惊讶狂叫:“sgoyi!(真厉害、不得了、了不起!)”

在那天的课堂上,我还运用两国语义对比的方法,讲解中国的成语,当我讲到“无怨不夫妻”时,竟把课堂的情绪推到高峰。

我问学员:“这句成语在日本是否适用?”一位女学员反问我:“先生,您说的‘怨’是什么意思?”当我告诉她,那个“怨”,就是发怨言,出怨气,就是夫妻拌嘴的意思。

一位叫龟田哲也的日本老先生,接过话茬说:“这种拌嘴式的‘怨’在日本没有,日本夫妻总是客客气气的,从来不吵架,有怨气都憋在心里。中国夫妻的‘怨’不是真‘怨”,有分歧讲在当面,有话就说,‘怨’也就消了!日本夫妻的‘怨’,那才是真‘怨’呢,不信,让在座的女同学说说,哪个没有‘怨’?”

龟田的看法颇有的见地,作为男人,他完全背叛了日本普遍存在的大男子主义,令我产生几分敬意;但是,我担心,他的发言,可能勾引起日本女人对丈夫的大男子主义的怨气,进而破坏了我的课堂秩序。

果不其言,他的话刚落音,课堂顿时炸锅了。女学员们纷纷抒发怨气,有的十分激动,那位七十八岁的女学员,声泪俱下地控诉她家那个死鬼(她丈夫终于逝世了)不是个东西!她本是个喜爱中国文化、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的女人,可是大半生都被丈夫禁锢在二层小楼里,不许离家半步。丈夫死后,她才获得解放,成为中国语课堂年龄最大的学员。

她的话起了催化作用,于是由“无怨不夫妻”一词的学术研讨会,转化为发泄怨气的控诉会,发言者争相吐苦水。

有的说,丈夫为她制定了严格作息时间,什么时候去超市购物,什么时候到户外遛狗,都有明确的规定,除此以外的全部时间,都得守候在电话机旁,一旦电话铃响,立即去接电话,耳边响起亲切而又客气的声音:“您在家好吗?”回答:“我很好,谢谢您的关心!”问话:“您做什么呢?”回答:“我扫除呢!”答谢语:“您辛苦啦,家里的事,就拜托啦!”

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日本人中国话公民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0270积分
  • 1星
  • 1钻
  • 大学教授,写作徒工,学理爱文,专业不精,心地善良,交友坦诚,走南闯北,酷爱旅行,亲近自然,山水放情,生活简朴,低碳人生...
  • 大学教授,写作徒工,学理爱文,专业不精,心地善良,交友坦诚,走南闯北,酷爱旅行,亲近自然,山水放情,生活简朴,低碳人生...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6200
  • 51
  • 10270
  • 有十来天没有看到本家大哥发文了。通过您在邻家文学社区的留言我也大致知晓些缘由,其实在网络上,由于种种误会,有些事情能及时沟通最好,没必要做过多的纠结。就像您在文中所说的“时间真快,不知不觉我来深圳已近三十年了”那样,人生能有多少个三十年?更何况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得一书房”。其实,我倒觉得,有没有书房倒不打紧,当然了,有更好。要紧的是,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你、我、他,能手拉手,共同进步

    黄元罗梦想中的书房

    2017/5/25 8:01:52
  • 不知不觉520微咖大赛就要结束了。邻家文学,2016年开展微咖大赛以来,涌现了很多写作微咖的高手。故事经典,人物形象个性化,生动有趣,有生活画面,有情感基础,有幽默诙谐的语言风格。评出了很多周冠军,月冠军,及一个年度总冠军。为中国文学创作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奖金诱人,堪称“深圳邻家鲁奖”。微咖大赛的开展,吸引了很多文学爱好者写作,点评微咖。促进文学创作技能的提高。今年年度总冠军花落谁家,很是期待。

    潮湿的梦修图

    2017/5/24 19:17:52
  • 按理说,一个城一个村庄,都是有记忆的,这记忆主要是指文化,即传统文化和作为文化具象的物质文明,生活用品和生产工具,比如,农村的碾子和石磨、水车和风车等都是传统文化的实例,此外,还有非物质文化,风俗习惯等,这些传统文化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有的在弱化,有的在消亡,本文反应的正是这样一个“无可奈何花落去”的令人惋惜的社会现实。

    北国寒星没有记忆的村庄

    2017/5/24 16:27:59
  • 七里老塞的《石头醒了》,我连续读了四遍。第一遍觉得有趣,耐人寻味,但没完全读懂;第二遍弄清楚“他”是她收养的有语言障碍的弱智儿童,经过九年含辛茹苦的教养,她的善心终于结出善果:他能开口讲话,并能画画;第三遍发现作者高超的写作微咖手法:精巧的结构,精彩的对话和精简文字的手法;第四遍发现作品的艺术价值,它是亦诗亦谜值得反复玩味的艺术精品。大赞特赞!

    北国寒星石头醒了

    2017/5/24 15:38:53
  • 读《石头醒了》,就像喝一杯超浓缩果汁。从字里行间看来,本文应是讲述了一位单身女教师收养一个自闭症孩子的故事。“他突然说话了”,女教师高兴地通过电话告诉自己的父亲,深爱女儿的父亲“什么也没说,下午就过来了”。尽管不喜欢这个不会说话的孩子,但他仍然“一手托起他的下巴,叫他(孩子)张嘴”。“要是牲口早该卖了”——父亲是个乡下人。

    叶瑞芬石头醒了

    2017/5/24 14:37:41
  • 她是一个挑着箩筐卖水果的“走鬼”,她的生活充满了艰辛和无奈,让读者也为她无限怜悯和心疼,但她依然坚强面对生活,她的眼睛里一片春色,那是对生活的希望,是永不放弃的信念。而“我”,结了婚生了子,并且拥有一个烧烤店,但并不幸福的“我”时常站在窗前发呆,是她的信念让“我”有所改变,也重新燃起生活的希冀。人的一生中,不如意十有八九,不能闷闷不乐萎靡不振,应调整心态,勇敢面对,懂得放下和忘记过去,你才会快乐!

    红月亮她的眼睛

    2017/5/24 9:12:34
  • 好的标题是文章传播成功的一半。比如说石渔老师的这篇微咖。“乡村奇闻”,“奇”在何方?“奇”到何种程度?一下子就能把读者们的阅读兴趣提上来。原以为是“聊斋”,可谁知是“大爱”。不过也没白来,因为在这里我们不仅遇到了令人万分敬佩的张老太,还学习到了石渔老师高超的闪小说创作手法。

    黄元罗乡村奇闻

    2017/5/24 8:55:33
  • 刚看到题目,以为是写一个爱情故事,真到最后才明白过来,故事里还有一个真正的故事,警醒世人。失恋,很多人都会遇到,如何冷处理,软着陆,每时每刻都有各式人等在做提醒。但红尘中多少男女又能真正听得下那些规劝?行文流畅,明写网恋,暗写陷入传销组织,这里提醒人们,让你误入传销的不单只是贪念一种,更还有一种是用虚情假义,把一些本来在感情上已经受到伤害的一些少男少女拖了进去。感情一时受挫也还要保持一颗明亮的心。

    宋劲松粉红色的公仔

    2017/5/23 11:25:48
  • 人嘛,总有优点,也有缺点。样样都出色的人,恐怕这样的人会很少很少。师傅张立军的经历,不能由此得出结论,他是一个好人或是一个坏人。人性使然,好与坏,或许只有当事人更清楚。关于他的婚姻,这里面的情感纠纷,我没有用秤去量。或许,人生有无奈,选择有困惑。不管怎么样,路还是要走的。人生路上的分分离离,对对错错,都交给时间吧。许多年之后,再回首,这段往事,或许心中就释然了。塑造 一个人,在于还原其真实性!好文

    吴春丽师傅张立军

    2017/5/23 11:19:03
  • 老郭心里的苦谁能明了?清清白白的师徒关系,却招来风言风语,更令人气愤的是老郭的子女们,不但不体谅自己的父亲,反而兴师问罪让父亲心寒。父亲是个好人,他对小方充满同情怜悯,并没有非分之想,这样的好人本应该受人赞扬,却遭到人们的捕风捉影,真让人气愤。难道说人和人之间,就没有一丝温暖和友爱互助吗?为什么非要把纯洁的友爱看成龌龊不堪?关爱老人,多了解和沟通,让他们真正的快乐幸福才對!很欣喜葵花,进步很大!

    红月亮黄昏恋

    2017/5/22 19:59:43
  • 初心不改,方得始终!人生,没有一帆风顺。想要成功,总会有跌倒的时候。历经考验,终会迎来满园春色!深圳的包容,给了来深闯者们适合成长的土壤。陈总的初心,就是想要守着创业的初心——把内衣厂当一份长久的事业来做大做强。虽然有过倒闭的惨败,但我更欣赏陈总面对挫折时重拾信念的那种勇气。从老板到催乳师,转换的是职位,更是心态。经得起重重考验的人,终能看到风雨之后的彩虹!致敬敢想、敢闯、敢创、敢干的陈总们!

    吴春丽初心

    2017/5/22 17:14:48
  • 《师傅张立军》是一篇很有意思的微咖。文章虽短,容量很大。至少包含以下几个情节:1、师傅迷恋比师母年轻漂亮的杨娟,致使家庭解体;2、师傅的师兄弟马宝忠与离婚后的师母有一腿,使师傅心生醋意;3、师傅原本不想与杨娟结婚,但最终还是结婚了,因为杨娟未婚先孕。将这三个情节浓缩在520字的微咖中,没有高超的文字功底,是很难办到的。作品只能满足阅读兴趣,至于巨大正能量和积极的社会意义的要求,那就难为它了。

    北国寒星师傅张立军

    2017/5/22 14:39:34
  • 毫无疑问的,居住在城市当中的人们,都患上了当代都市隔膜症!虽然人声偶尔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每天都站在防盗门、防盗窗、防盗网后面,紧张地警戒着他人,就怕他人闯入属于自己的一百平方米领地。由是,因此引发的紧张的人际关系也时有所闻,如上下楼互不认识,如突发急事找不到帮手等等。而从农村来的一个老人,他着手治理这种隔膜症,虽然异想天开,但最终却把自己给当成精神病给整进了疯人院。现实写照,悲乎?

    憨憨老叟病人

    2017/5/22 14:35:19
  • 时代发展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农村城镇化,土地减少,资源短缺,空气污染等等,然而最让人惋惜和担忧的是人性中善良、美好的东西正在一点点消逝。老王口中讲述的乡下人之间的不设防,其实不过是作者借乡下这个象征朴实的词语,来表达人和人之间渐渐缺失的和谐和信任,更可悲的是如今这种人和人之间的防备和冷漠成为了一种现代人理所当然的处世之道。如此荒唐,却又如此真实!

    夏花病人

    2017/5/22 13:50:20
  •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无巧不在,惟有“奇”与“巧”,才有“小说”和“戏剧”。正所谓“无巧不成书”、“无奇不入戏”。“奇”与“巧”是艺术的必备元素。 《姐被狗咬了》所以引人入胜,就是因为它具有“奇”和“巧”的情节。美女姐被村长家的恶狗破相,在男主人心中留下了此生必报的宿仇,当他要实施报复时,竟然发现往昔仇敌,竟然成为姐的恋人,而当年造祸的恶狗,如今也成为摇尾乞怜宠物。反映出世事难料、人生多变的复杂规律。

    北国寒星姐被狗咬了

    2017/5/22 13:02: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