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华强生意经
    兄弟反目、商场暗斗、狗血爱情,商场如战场……
  • [23] [1]


1

华发路背靠华强北,田哥的电子贸易公司就开在那里,沿街大厦的七楼,两间不大的办公室。田哥之前怂恿我加入时口吐莲花,说公司规模不小,有几十号人马云云。只有正式入了他的局,才知道全是他画的大饼,田哥几乎一身两手包打天下,他这公司根本就是个皮包公司。

不起大炉灶,不必招伙夫。也就是公司开到了华强北,单打独斗到了瓶颈,田哥三头六臂搞不定,不得不招兵买马,急切拉我入伙。后来我回头再想,田哥拢共只是虚胖,如果我早了解的话,还有没有跟他的胆量?所谓无知者无畏,反而有勇气上路吧。

不管是虚胖实胖,我是终于当上了白领,公司给统一配上名片,头衔赫赫就是“业务经理”。当然公司一共四人,田哥是老板老总,其余三个一律都是业务经理。每人一张桌子,每人一个位置,三个男的加上一个女,就是个“四人帮”,小公司,微企业。

公司唯一女的,我们都叫她华姐,基本就是坐镇看家,电话来接,生意来谈,声音甜美娇滴,公司最好的形象、门面。还有一个阿斌,田哥的老臣子,就当做勤杂差使,跑出跑进天天臭汗。而田哥和我所做,就是出外公关业务,一部手机联络各处,电话来去盯货源、盯客户,做的是中介性质的倒货生意,赚个差价。

当时大环境不是很好,刚经过2008年的经济危机,虽已翻过那一页,到下一年还是持续萧条,即便政府政策迭出,十大振兴计划,猛药虽然强灌,病去还须抽丝。工厂关的关停的停,电子元件行当严重冲击。不过市场规模虽然缩小,但是品类需求还是依旧,不会两脚改用三脚,有了A货保质,还需要B货C货保量。正因为许多工厂关停,市场货类货源反而紧缺,中介找货办货反而活路,我们的生意反而兴隆。正所谓同时不同命,人之逆境,我之顺境,地狱天堂冰火两重。

公司多添了辆二手小车,专属我开着跑到处,工作范围就圈定深圳几个工厂区,谁家的货源,锁仓的库存,哪哪找一目了然,心中大致有数。生意就要做成熟路,货物买来倒去,说到底是做关系,人脉多宽市场多大,中间串联就是利益。

亏着之前我在工厂积累的人脉,尤其后两年老板有意提携,我交道了许多工厂公司,谁家销售,哪里业务,多多少少熟了人头。不很相熟,却也面熟,往往一点熟,一包烟一瓶酒一顿饭,方便之门随后一打开。你给公好处,人给私便利,于公于私都肯兜底,人家仓库就是你仓库,人家货源就是你货源,你好散也好取。

往往市场一个叫单,消息随即四散去,各自源头各自扑货,各自报价各自胃口。同样一批货,不同人不同求,有你的关系近,有你的生意精,有时高价未必就成,有时信用反而中的。

就是这批货,一主几家求,场面上都是面子,都好说都应承,不过给量不等,给价也不同。报你个高价,还克扣你的量。给我个低价,还充足我的货。然后两边都报价买方,一出双簧唱,谁输谁赢谁赚钱,早也分晓。总之田哥公司一加入,我是一条鱼入了水,一双脚上了路,生意门道全活泛。

2

田哥是我老板,他却不愿我称老板,叫田哥,还叫田哥,公司里都叫他田哥。不过四个人的公司,三个人叫田哥,这一样“田哥”叫来,分明三种态度。

阿斌叫田哥,田哥是他老大铁定,他是田哥小弟铁杆,这田哥叫着就是老板。华姐叫田哥,田哥是她的外面,她是田哥的里面,公开生意秘书,私底生活秘书,虽然田哥老家有妻有子,但她的田哥叫着,就是比血亲还要亲的亲哥。而我小朱叫田哥,一半还是老板,一半就是兄弟,田哥拉我入伙,同生意共分利,他这田哥叫着,我们就是拍档。

邀我加入公司,田哥还算隆重正式,也签合同也买保险,十足权益保证。只是当时我还无知,政府鼓励小微,企业多用员工,这政策还可以避税。田哥跟我订协议,两千块钱底薪,其余按劳分配按利分红,按照上两年我跟田哥挣的外快计算,收入理应丰厚。但是一旦实际操作,劳多劳少如何界定?利厚利薄如何透明?所以两三个月一过,田哥大算盘一打,较之从前在工厂里做,我的收入虽然大为可观,但是具体公道不公?我的小算盘也是七七八八。

就我的经手出单看,一头的买一头的卖,几分的出几分的入,中间再几分的回扣,几分的纯利也就呼之欲出。就算依着田哥的说法说,公司的运营成本,公司的人力成本,公司这样那样隐性成本,到底几多成本?营业额多少?利润额多少?再怎样的成本消耗,我实际到手的钱数多少?口口声声亲兄弟明算账,田哥只是扮猪吃老虎吧,无怪乎人说十奸九商。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人家矮檐下,我就不得不低头吧。我有自知之明,像我这样的打工仔,深圳街头比比皆是。有些能力,却没有实力,真意气出了一家的门,未必就有下一家收留你的门。所以我必须是忍气吞声,而田哥也尽管谈笑风生,毕竟老板就是老板,伙计就是伙计,虽然他每天还勾肩搭背,人前跟我称兄道弟。

公司就是四个人的局,田哥跟我跟阿斌称兄道弟,其实就是老板和小弟关系。而田哥和华姐,职务是上下级关系,实际却有床上上面下面关系。华姐二十大好几了吧,按照网络时髦语言讲,到此还没结婚,就是剩女快成欲女。不过到这年龄,也是江湖历练,华姐可称御姐。每天坐在她的办公桌后,电话手机此起彼伏接讲,一边纤纤玉指色彩涂抹,指甲药水满公司浓烈。

华姐年龄大了,但田哥岁数更大了一轮,还是老牛吃嫩草。出门在外人遇人,男人碰上女人,女人好上男人,碍着内因外因,有时即便那种关系,往往也称没关系。公开不承认关系,也就是说俩人好在了明处,但凡旁人一说你们如何,又都矢口否认。

田哥和华姐就是这样的关系,平时双出双进,亲昵来可以一个水杯共着,胶漆来可以一个座位同着,但是田哥另有老婆孩子也是实际。华姐肯定有跟田哥同居,但她自己另外还有个房子租着,对外声明也是单吊一个,急切恨嫁不过,绣球明着往外抛着。其实就是公开不保障关系,一家有主一家无主,有主的可以假装无主,无主的可以暂时有主,如此临时配对临时搭,也是感情,也是爱情。

其实深圳就是一块临时地,人们临时来打工,人们也临时来爱情。这家的老公,那家的老婆,分别离开家打工,到了深圳这个际会地。打工时辛苦,打工后空虚,成家了的男女长期离开家,过剩就是情欲性欲。上班时诱发好感,下班后产生激情,人家的夫,人家的妻,孤男寡女临时配,在特区临时做了夫妻。

于是临时的生涯,有了临时的伴侣,也凑一起同居,也公母俩自居。心理的慰藉,生理的互济,宛若革命年代,地下工作产生挂名夫妻,称之为“革命夫妻”。只可惜临时夫妻也只能临时做,往往年头男女捉的对,每每年尾夫妻就生离,又各回家找自己的夫,又各回家寻自己的妻。临时夫妻搭配多了,而田哥和华姐,又是另一类的革命夫妻。临时夫妻临时配,打工男女多为生理,一个有鸟没窝,一个有窝没鸟,两下凑一起,就是鸟得了窝窝也得了鸟。田哥和华姐,虽然也是鸟窝窝窝窝鸟,但是更多为生意。田哥有商业的腕力,华姐有市场的脑力,他们才是真正生意的拍档,为了共同的赚钱目的,组合到了一起。

我是后来才获知内情,这表面田哥的公司里,其实也有华姐的参股,她也是老板,她也幕后隐身。也是听阿斌说,生意也好,生活也罢,华姐和田哥若即若离,都好两年了。华姐本身潮汕女子,男人的天下,她女人敢打拼,天生旺夫的命。田哥借由她顺风顺水,孤家寡人的公司,就此开到了华强北。

不过也正因为潮汕女子的执拗劲,肯于投入相信了田哥这个男人,而田哥这个男人到底又有多可信?田哥借她资金,也用她感情,公司里里外外,还倚重她的出力出勤。华姐呢?一则得不到名分,二则脱不开感情,既然进退不得,也就得过且过,和田哥临时保持关系不确定。

男跟女不确定关系,就会始终微妙关系,哪天华姐一身修饰容光焕发,哪天田哥边幅不修精神涣散,阿斌必定贼兮兮偷告诉我说:“昨晚肯定丢开田哥,跟别的男人约会去了。”

华姐是过了最适婚年龄,和田哥熬着到了大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却还没有嫁人,总时不时耍耍性子。而田哥呢?好处尽得了,便宜尽赚了,这女人究竟最后能不能留在手里?尽量留多手里一天是一天。

3

里面有华姐给镇着,外面有我给跑着,公司生意风生水起,田哥这老板做得滋润。人之春风得意,容易马失前蹄,那天是我所不知道的大晚上,田哥不知一股什么劲犯,说是开着华姐那辆电动车出门买烟,转头就听一声“咣当”,跟人摩托车横着撞邪。

电动车损了要修,人的腿脚折了要医,田哥小腿骨折打石膏,病大不大华姐贴身护理。谁想田哥家里老婆听消息,连夜赶上来伺候老公了,原本两头恒定的局,一颗石子搅局。伤筋动骨一百天啊,老婆来了就不会轻易离去。田哥家里养着,她就家里守着。田哥歇不住要上公司盯着,那老婆和华姐对头撞,机会也就等着。          

公开的老婆出面,公开的情人只得隐蔽,华姐是要强颜欢笑吧,“嫂子长嫂子短”,当面做到主动热切,侧脸就对你那丈夫横眉冷眼。田哥嫂子忠厚不忠厚,总也有女人的灵感敏觉,起先谁都不戒心,后来眉眼之间见颜色,有所不悟也就悟,于是老常拉起一张老脸。

家妻和野妻,对面又对头,华姐装无辜扮和睦,田哥嫂子没义务也没能耐充大度,一冷到底冷面冷脸冷言冷语。人家家务事清官难断,田哥这一断腿,影响最多还是生意,原先他要跑的不能跑,我只有替着跑,两担子一肩挑。

这一担一替问题就来了,做人有核心价值,做事有核心技术,行商就是买与卖最为主宰,买方卖方两手操盘,归到最后就是价格,具体钱数核心机密。我和田哥搭档,公司经营买与卖之间,我更多参与是买。买前是田哥拍板,卖后是田哥定夺,我是只知明的进不知暗的出,生意的最后赚钱环节,田哥永远跟我策略模糊。

然而田哥这一瘸腿,我必须一个人跑全线,市场的卖方那一端,多多少少机会切入。能保守尽保守,能保留尽保留,虽然多数还在田哥掌握,议价定价全在他一嘴,但是市场一旦入了眼,机密也就全露。田哥说公司负担重,运营成本高,所以答应给我的分成,大大掺了水分。我所不知的是,公司的业务多,利润更出奇的好,比我能想象的还要好,田哥的虚言就此全破。

以前他在外他主力,无所坦诚无所忌。现在我上手我摸门,门里门外自门清。酒桌上说是亲兄弟,酒桌下真就明算账?田哥江湖行到老,自然鉴貌辨色,知道他的底不漏也漏,马脚晚补不如早补好。所以赶紧单独找我重谈判,当然还是酒桌好说话,两杯酒下肚,开口先讲义气,田哥还是一贯方法。

  • 标签:华强北电子市场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庸之4900积分2014/08/04 00:32:57

    我一口气读完你的小说,被你诙谐有趣的语言打动,你能将枯燥无味、你争我斗的商场生意写得轻松愉快,活龙活现,只因你有文字功底独特的一面。猜想你可能是个生意人或者曾经经过商,又有如此文笔,甚是可贺。如果情爱的故事再独特一点或者是迂回一点或者是有悬念点,或许会更为优秀。

      回复
  • 分享到:春风妙语41340积分2014/08/03 11:45:30

    喜欢作者的文风,灰谐而风趣。华强北的生意,出门在外的空虚,男人跟女人的慰籍,打工者变成老板。小说道出“我”在华强北的脱胎换骨,心理成长。小说情偏重,生意经偏少,何不改为华强北的爱情? 结局不错,我在华强北找到了真爱。 如果是生意经,生意的成份还要加强。作者可能也是写出的第一小说吧,我们都在学写小说,再接再厉。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9/12 16:25:23

    华强北商战这个题材看似好写,其实很难。没有经历不行,没有好文字不行,没有构思情节讲故事的能力也不行。所以我看到好多都绕过商战,套了一个华强北的外衣,讲的却是爱情,和鸡毛蒜皮的家庭故事。这是篇正面强攻、没有回避的小说,写出了小商人的精明与糊涂、义气与薄情、大方与自私;有兄弟同心,也有分道扬镳,商场暗斗。虽然小说的格局还不大,写得不够深,但确有那么点商战的意思了。

    分享到:水去先生2013/09/12 20:48:26

    感谢费老师,感谢

      回复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4940积分2013/09/02 17:22:37

    这小子的文笔怎么又老道了那么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此话真矣。看他诙谐的语气描绘得绘声绘色,好一幅华强北的商战图。不过,气势上还与小说华北的要求有一定的差距,哥,看好你,力挺!

    分享到:水去先生2013/09/02 17:44:57

    嘿嘿,感谢

      回复
  • 分享到:文渊阁主29560积分2014/10/06 20:12:39

    华强北开电子公司,一般情况下先作店小二,门禁摸熟了,就像川剧之变脸,上位快得很,别看就那么三两条街,经济量相当于内地一座城,商业要做起来,一个是政策要对路,再就是人的思想要转的快,商机瞬息就失,没有人等你,最后就是有广泛的货源,深莞惠制造业基地保障,华强北生意经,相当的经典,祝贺水去先生生意兴隆。

    分享到:水去先生2014/10/06 21:31:20

    阁主也生意兴隆哈

      回复
  • 分享到:白木19350积分2015/01/29 16:31:04

    水去先生是否喜欢读慕容雪村?这文笔气势上与其有很多神似之处。读来让人欲罢不能。略显不足之处是,故事跌宕起伏矛盾冲突描写似乎少了些。不过做为一个短篇来讲,能完整的呈现这么一个故事已经是实属不易。特别是人物的内心活动描写,寥寥数笔之间,人物的性格就鲜明的跃然于纸上,如果不是有深厚文学素养,想做到这样是做不到的。至于有人说文章里的句子像对联,这样使文章节奏更轻快,我觉得这恰恰是本文精彩之处。继续加油!

    分享到:水去先生2015/01/29 22:09:40

    事之初,奇情怪事,夺睛吸眼,所谓冲突。事之中,大道小理,铺陈端正,所谓追求。事之后,不徐不急,不深不入,所谓寻常。此文,初也,莫奈何也。所以,还是读读我的古体诗吧,达后也。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1
  • 27300
  • 31
  • 39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