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护好老太太
  • 点击:2571评论:42017/09/18 23:19

1

熊熊火光和滚滚浓烟里,王三邪那双眯成一条缝的眼睛肿胖胖的,像吊着二两肉,关爷一样的黑红脸膛泛着油汪汪的光,圆溜溜的秃头上仿佛闪着油星,一晃一晃地转悠,手中的炒勺摔打得霹雳乓啷响。一盘溜肉段刚端上客人的桌,就传来了“哎哟喂”的叫声,“打死了卖盐的了吧?”

老板胖四赶紧奔过去点头哈腰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我再给您换一盘!”

菜端到后厨。王三邪把菜没好气地往锅里一倒,大菜椒拎过两个,没冲水,放到菜板上,哐哐几下剁成六段,用菜刀搂起来就下了锅,辣椒冒出了呛辣的味道,王三邪贼眉贼眼地往厨房门帘外张望了一眼,抄起大勺舀了一勺泔水倒进锅里,大勺顿时哧啦哧啦叫起来。

“好了。”王三邪瓮声瓮气喊道。

胖四把菜端回去,顾客尝了一口,说道:“这还差不多。”

王三邪在后厨阴阴地笑。

半小时前,胖四搓着手跟王三邪说了生意不景气的话,“就得烦劳哥哥回去歇俩月了,等生意好了,我一定再把您请回来。”

王三邪其实也清楚,胖四的这个饭店入不敷出。房租贵得惊人,这么一个三十多平米的饭店,每月就要三千元的房租。饭店利润低,四成的利润算高的了。王三邪琢磨,胖四常常是一个月下来白忙,还不如他赚得多。

王三邪之前自己开店,知道饭店经营的难处。胖四对王三邪尊敬有加,哥长哥短叫得欢。可是好景不长啊,这不,也支撑不住了。

胖四让王三邪回去休息俩月,这不是解雇,可是王三邪心里还是不舒服,毕竟是失业啊!

傍晚,王三邪扔下大勺,抬腿就走。胖四在身后喊道:“哥,这月的工资,我微信转你啊!”

王三邪说:“随便!”晃晃荡荡就走了。

昏暗的创业市场里,烟熏火燎,热闹非凡,泥炉烤肉、珲春烧烤、麻辣香锅、古风狗肉……,每家店都四溢着浓烈的肉香,王三邪心里骂:“这世道唯一能干的就剩下饭馆了?”是的,人们大碗喝酒吃肉,越来越重口味,那些烧烤啊,麻辣烫,越是口味重的越受青睐,像王三邪这种稀松平常的手艺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口味了。

田世海的烧烤大排档里人声鼎沸,每张桌上都放着大桶的扎啤,烤炉里烟气昂昂,田世海笑的像个弥勒佛一样坐在店门口,“吃串啊,三邪!”

王三邪本没好气,“不吃!”

“胖四的生意不咋地吧?”田世海像故意找茬一样。

“嗯。”王三邪气哄哄地,“好不好的也不关我鸟事咯!”

“嘿嘿。”身后是田世海得意的笑声。

这个城市刚刚发过一场洪水,破破烂烂的街边上残存着淤泥、塑料布,还有不知哪里漂下来的沙发、柜子和窗户框。可是这丝毫阻挡不了人们狂欢的兴致,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和猜拳拼酒的声音不绝于耳。王三邪骂:“他奶奶的,都哪里来这么多钱,整天吃吃喝喝?世界末日了?”

这条横贯吉林市江北街的热闹街市是最繁华的路段,周围密集的楼群都是泡子沿和金珠郊区回迁的住户,大多没有正式工作,靠小买卖和打零工生活,一场洪水过后,人们仿佛开始了劫后余生的狂欢。

王三邪狂欢不起来。他这几年命运不济,十年前,正值三十出头的他因为抢劫入狱,老婆离婚,女儿随老婆走了。出狱后,他住回郊区老妈的平房。这些年,拆迁的风日盛,开发商借着政府的势力,纷纷买地盖楼。王三邪老妈的平房地处丁字路口,是个显耀的位置,开放商几次登门商谈价格,都没谈妥。老母亲没见过什么世面,见到政府的人出面了,就想要点算了,多少是多啊?一旦把人要跑了,人家不拆了咋办?

可是,王三邪不那么想,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为何不狠狠宰上一刀?

“一百万,少一分都不行!”王三邪说话硬气,噎得开发商和政府工作人员半晌无语。

王三邪认定了这是个大买卖,就是不撒口。几次谈判下来,开发商和政府工作人员就泄气了,撇开这里,动工盖房子了,王三邪老妈的平房被搁置在高楼外的路边上,看起来像个弃婴一样。

王三邪对此也懊恼不已。

一年以后,新楼房盖起来了,崭新豁亮,让王三邪好不艳羡。而他的平房破烂不堪,没法住了,他只好抛弃破房子,带着老妈进了城,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每月租金一千块。而他,起先是做小买卖,不成,又开店,不成,只好给别人上灶。

这次的失业让他忧心忡忡,且不说已经二十岁的乡下女儿隔三差五问他要钱花,且不说韩萨丽经常约他出去吃麻辣串,单是病入膏肓的老妈的医药费,他都负担不起。


2

王三邪钻过铁栅栏进了温馨家园,各家楼宇的灯光照着这个破破烂烂的小区,楼房墙皮脱落,露出里面白森森泡沫,这地儿的房子简陋,租金比较便宜。这年头,哪租金便宜,哪里穷人扎堆。这里的住户冬天不进暖气,为的就是省点钱,一个冬天的取暖费要三千多块呢!

王三邪租住的这个四楼房子正对着楼梯,前面窗户正对着一家基督教的院落,总是能听到诵经的声音嗡嗡地传过来。王三邪自己想信基督,因为从韩萨丽妈妈嘴里得知基督是救人苦难的,而佛教是保佑人平安的。王三邪想:“我连饭都要吃不上了,这是苦难,信基督也许能转变我的苦难。佛能保我平安,平安却不当饭吃!”

但是,十分不巧的是,王三邪的老妈信佛,倒不是因为她多富贵,而是早年信奉的原因,一直没改,她对基督教格格不入。她常常唠叨:“咱这个楼正对着基督啊,阿弥陀佛,这怎么对得起佛祖啊!”为此,她让王三邪换一个房子,可是王三邪硬气得很,“别处都死贵,就这个吧,我可没那么多钱。”

王三邪并不是个孝顺的儿子,从小学到现在,他从没让老妈省心过。小时候招猫逗狗,整天打架,惹得老师常常往家捎小纸条。不读书了,就开始不三不四地招惹小姑娘,但是没一个正经货,玩几天就散了。老妈逼着他好歹学成了厨师, 他借此开个饭店,招了个服务员,勾搭成了自己媳妇,生了个女儿。可女儿出生不久,他饭店的生意就支撑不下去了,眼见了一家三口要挨饿,他突然萌生了抢劫的念头。那天他听说火电厂开工资,他就踅去了,财会去银行取钱,恰巧银行清算,没取到钱。王三邪设计好的抢劫计划落空了,心里窝火,回来路上,碰上个醉鬼,自行车撞倒了他,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打,结果把人打昏了……

王三邪进了监狱,老爸一气之下,一名呜呼。王三邪的老妈天天以泪洗面,一个寡妇舍业的老太太,有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她真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才好。

而王三邪呢,不怪自己混账,却总是怪自己命不好,明明是要去抢劫的,却没抢到,没抢到钱却还是进了监狱,这点得多背啊!总算盼来房子拆迁,开发商却被他要跑了。钉子户多了去了,咋就我这么倒霉?王三邪跟别人喝酒的时候,总是一迭声地说自己倒霉,比祥林嫂还招人烦。

王三邪垂头丧气地走到自家楼头上,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细高挑大高个儿,一件雪白衬衫在黑夜里显得十分醒目,这就是韩萨丽,每天晚上准时出现在楼下,等王三邪出去约会。韩萨丽有老公,老公比她大近十八岁。韩萨丽嫁给这个老头,不图别的,就是图他每月有七八千块工资,还有三套房子。韩萨丽不生育,也没给老头留下子女。

韩萨丽认识王三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这一片的单身男女通过微信联结,组成了一个中年单身联盟。韩萨丽起初没说自己有老头,就说自己单身,和玩三邪好上之后,才一点一点吐露给他的。但是王三邪不在乎,他说:“我管你单不单身,只要在一起好就行。”

韩萨丽也正是需要这样的一个男人。

王三邪一露头,就被韩萨丽勾住了脖子,“走,去吃麻辣串!”

要是以往,王三邪一定会痛痛快快地答应,可是今天,他心情不好,随口骂道:“吃个屁!工作都丢了。”

“怕啥?有我呢!”韩萨丽在酒店做服务员,每月能赚三千块钱,“我每月把工资分给你一半,咋样?”

王三邪也明白,韩萨丽这样的人就是个奇葩。可是他们毕竟不是夫妻关系,也肯定不能用正常过日子的目光来衡量韩萨丽。韩萨丽呢,她跟王三邪好,不图他长相,也不图他人品,却是图他光棍一根,省心……

王三邪也曾要求韩萨丽离婚,可是韩萨丽只需问他三个问题,王三邪就哑口无言了。

“你娶我可以,我们住哪?你能每月给我两千块零花钱吗?你妈同意吗?”

这三个问题就足够让王三邪望而却步,他一样都达不到。所以,只能和韩萨丽这么混着。


3

王三邪和韩萨丽在创业北路的路边摊上点了一盘麻辣串,吸溜吸溜吃着,王三邪心情不好,连续要了四杯散装鹿鞭白酒,喝着喝着就喝高了。往回走的一路上,里倒外斜骂骂咧咧,“我他妈就是倒霉鬼,不就是个拆迁吗?我看你能把我的房子放多久?等我有钱了,我他妈就取韩萨丽,指定娶她!”

韩萨丽扶着喝醉的王三邪,心里叫苦不迭,虽然她和王三邪的关系路人皆知,可是他仍然不希望被王三邪这么吆喝,怎么着偷人都不是光彩的事,可他对王三邪这个醉酒之下说的话也莫名涌现了幸福感。

王三邪的叫骂声引来路人的注意,田世海扯着脖子喊:“三邪,过来,过来!我有好事告诉你!”

“你滚犊子,你他妈还有好事?”

“有啊,有啊。你听不听?”田世海好像真的有一本正经的好事。

“有屁快放!”王三邪瞪着血红的眼珠子,骂骂咧咧一屁股坐在田世海摆在门口的塑料凳子上。

“我听说啊,这回,你那房子有的拆了,政府行为啊!要修路,正好连同你的平房在内,那一片的菜农的铁皮房、简易棚、危房,全都拆。不过这回不按面积给拆迁费了,是按照人头给安置费。”田世海一边说着一边拍打着王三邪的肩膀,好像安慰他一样。

“按人头?咋给法?”

“每人四十万!”田世海举着四根手指,“你老娘也有份,你要好好养着你老娘咯!”

“真的假的?”王三邪突然清醒了一般。

“千真万确!”田世海咧着青蛙嘴,毫不含糊,“我侄子在拆迁办,刚刚有信。”

一阵冷风吹来,王三邪突然醒了酒,“有这好事,那我可得好好孝敬我妈!”

站起身的一刹那,王三邪仿佛脚跟发软一般,突然猛地颤抖。

韩萨丽赶紧扶住他,“你说过有钱娶我的,说话算数不?”

“当然算!扶着老爷回家!”王三邪仿佛一下子有了地位,竟然摆起了老爷谱。

一路踉跄飘忽,王三邪感到灵魂重新回到了体内,心里就一个念头:“好好保护老妈,好好保护老妈,那可是四十万啊!”

王三邪一路痴癫般的激动,仿佛把一切都置身事外,他要赶紧回家告诉老妈,让病重的老妈赶快复苏。

王三邪被韩萨丽扶着进了小区,又里倒歪斜地上了楼。敲开门的一刹那,王三邪的笑声还没传出去,屋里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早知道他回来了,她转身抓起一根扫把杆劈将过来,没打到韩萨丽,竟然落在了王三邪身上,“扫把星,狐狸精,我打死你!你有多不要脸,竟然敢登上门来!”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小人物的忧患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狡猾贪财的王三邪,爱慕虚荣的韩萨丽,忠厚老实的老妈,个性截然不同的三个人物因为拆迁,展开了一场“保护老太太”的行动,及不符合王三邪人设的孝顺作风,看着滑稽,却又唏嘘不已。有点惋惜,要在深圳就完美了。
  • 回复
    • 瓜子1布衣2017/09/25 14:52:30
    • 分享到:
  • 聚焦当下拆迁热门问题,写出了社会上多见不怪的怪现象,让人感到荒诞,王三邪的人物形象刻画颇为到位传神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09/22 07:45:42
    • 分享到:
  • 拆迁,让人性丑陋的一面在金钱面前被不断地放大。文章中,不孝子王三邪为了多拿一份根据人口分配的拆迁安置费,竟然喊出了“保护好老太太”这一特殊年代才会出现的崇高口号!滑稽中透露出浓浓的悲情。这是怎么了?难道血浓于水的母子情在一叠叠毫无生命的钞票面前真的是不堪一击的微不足道吗?令人深思!
  • 感谢元罗,写作时正是看到时代的问题,包括经济转型期人们的生存问题,拆迁带给人们的悲喜恩仇,以及家庭中婚姻、亲情问题,都成了时代的诟病,值得关注!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当我敲击键盘的时候,我感受到文字的热度。
  • 当我敲击键盘的时候,我感受到文字的热度。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24340
  • 5
  • 104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