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护好老太太
  • 点击:3232评论:42017/09/18 23:19

1

熊熊火光和滚滚浓烟里,王三邪那双眯成一条缝的眼睛肿胖胖的,像吊着二两肉,关爷一样的黑红脸膛泛着油汪汪的光,圆溜溜的秃头上仿佛闪着油星,一晃一晃地转悠,手中的炒勺摔打得霹雳乓啷响。一盘溜肉段刚端上客人的桌,就传来了“哎哟喂”的叫声,“打死了卖盐的了吧?”

老板胖四赶紧奔过去点头哈腰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我再给您换一盘!”

菜端到后厨。王三邪把菜没好气地往锅里一倒,大菜椒拎过两个,没冲水,放到菜板上,哐哐几下剁成六段,用菜刀搂起来就下了锅,辣椒冒出了呛辣的味道,王三邪贼眉贼眼地往厨房门帘外张望了一眼,抄起大勺舀了一勺泔水倒进锅里,大勺顿时哧啦哧啦叫起来。

“好了。”王三邪瓮声瓮气喊道。

胖四把菜端回去,顾客尝了一口,说道:“这还差不多。”

王三邪在后厨阴阴地笑。

半小时前,胖四搓着手跟王三邪说了生意不景气的话,“就得烦劳哥哥回去歇俩月了,等生意好了,我一定再把您请回来。”

王三邪其实也清楚,胖四的这个饭店入不敷出。房租贵得惊人,这么一个三十多平米的饭店,每月就要三千元的房租。饭店利润低,四成的利润算高的了。王三邪琢磨,胖四常常是一个月下来白忙,还不如他赚得多。

王三邪之前自己开店,知道饭店经营的难处。胖四对王三邪尊敬有加,哥长哥短叫得欢。可是好景不长啊,这不,也支撑不住了。

胖四让王三邪回去休息俩月,这不是解雇,可是王三邪心里还是不舒服,毕竟是失业啊!

傍晚,王三邪扔下大勺,抬腿就走。胖四在身后喊道:“哥,这月的工资,我微信转你啊!”

王三邪说:“随便!”晃晃荡荡就走了。

昏暗的创业市场里,烟熏火燎,热闹非凡,泥炉烤肉、珲春烧烤、麻辣香锅、古风狗肉……,每家店都四溢着浓烈的肉香,王三邪心里骂:“这世道唯一能干的就剩下饭馆了?”是的,人们大碗喝酒吃肉,越来越重口味,那些烧烤啊,麻辣烫,越是口味重的越受青睐,像王三邪这种稀松平常的手艺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口味了。

田世海的烧烤大排档里人声鼎沸,每张桌上都放着大桶的扎啤,烤炉里烟气昂昂,田世海笑的像个弥勒佛一样坐在店门口,“吃串啊,三邪!”

王三邪本没好气,“不吃!”

“胖四的生意不咋地吧?”田世海像故意找茬一样。

“嗯。”王三邪气哄哄地,“好不好的也不关我鸟事咯!”

“嘿嘿。”身后是田世海得意的笑声。

这个城市刚刚发过一场洪水,破破烂烂的街边上残存着淤泥、塑料布,还有不知哪里漂下来的沙发、柜子和窗户框。可是这丝毫阻挡不了人们狂欢的兴致,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和猜拳拼酒的声音不绝于耳。王三邪骂:“他奶奶的,都哪里来这么多钱,整天吃吃喝喝?世界末日了?”

这条横贯吉林市江北街的热闹街市是最繁华的路段,周围密集的楼群都是泡子沿和金珠郊区回迁的住户,大多没有正式工作,靠小买卖和打零工生活,一场洪水过后,人们仿佛开始了劫后余生的狂欢。

王三邪狂欢不起来。他这几年命运不济,十年前,正值三十出头的他因为抢劫入狱,老婆离婚,女儿随老婆走了。出狱后,他住回郊区老妈的平房。这些年,拆迁的风日盛,开发商借着政府的势力,纷纷买地盖楼。王三邪老妈的平房地处丁字路口,是个显耀的位置,开放商几次登门商谈价格,都没谈妥。老母亲没见过什么世面,见到政府的人出面了,就想要点算了,多少是多啊?一旦把人要跑了,人家不拆了咋办?

可是,王三邪不那么想,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为何不狠狠宰上一刀?

“一百万,少一分都不行!”王三邪说话硬气,噎得开发商和政府工作人员半晌无语。

王三邪认定了这是个大买卖,就是不撒口。几次谈判下来,开发商和政府工作人员就泄气了,撇开这里,动工盖房子了,王三邪老妈的平房被搁置在高楼外的路边上,看起来像个弃婴一样。

王三邪对此也懊恼不已。

一年以后,新楼房盖起来了,崭新豁亮,让王三邪好不艳羡。而他的平房破烂不堪,没法住了,他只好抛弃破房子,带着老妈进了城,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每月租金一千块。而他,起先是做小买卖,不成,又开店,不成,只好给别人上灶。

这次的失业让他忧心忡忡,且不说已经二十岁的乡下女儿隔三差五问他要钱花,且不说韩萨丽经常约他出去吃麻辣串,单是病入膏肓的老妈的医药费,他都负担不起。


2

王三邪钻过铁栅栏进了温馨家园,各家楼宇的灯光照着这个破破烂烂的小区,楼房墙皮脱落,露出里面白森森泡沫,这地儿的房子简陋,租金比较便宜。这年头,哪租金便宜,哪里穷人扎堆。这里的住户冬天不进暖气,为的就是省点钱,一个冬天的取暖费要三千多块呢!

王三邪租住的这个四楼房子正对着楼梯,前面窗户正对着一家基督教的院落,总是能听到诵经的声音嗡嗡地传过来。王三邪自己想信基督,因为从韩萨丽妈妈嘴里得知基督是救人苦难的,而佛教是保佑人平安的。王三邪想:“我连饭都要吃不上了,这是苦难,信基督也许能转变我的苦难。佛能保我平安,平安却不当饭吃!”

但是,十分不巧的是,王三邪的老妈信佛,倒不是因为她多富贵,而是早年信奉的原因,一直没改,她对基督教格格不入。她常常唠叨:“咱这个楼正对着基督啊,阿弥陀佛,这怎么对得起佛祖啊!”为此,她让王三邪换一个房子,可是王三邪硬气得很,“别处都死贵,就这个吧,我可没那么多钱。”

王三邪并不是个孝顺的儿子,从小学到现在,他从没让老妈省心过。小时候招猫逗狗,整天打架,惹得老师常常往家捎小纸条。不读书了,就开始不三不四地招惹小姑娘,但是没一个正经货,玩几天就散了。老妈逼着他好歹学成了厨师, 他借此开个饭店,招了个服务员,勾搭成了自己媳妇,生了个女儿。可女儿出生不久,他饭店的生意就支撑不下去了,眼见了一家三口要挨饿,他突然萌生了抢劫的念头。那天他听说火电厂开工资,他就踅去了,财会去银行取钱,恰巧银行清算,没取到钱。王三邪设计好的抢劫计划落空了,心里窝火,回来路上,碰上个醉鬼,自行车撞倒了他,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打,结果把人打昏了……

王三邪进了监狱,老爸一气之下,一名呜呼。王三邪的老妈天天以泪洗面,一个寡妇舍业的老太太,有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她真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才好。

而王三邪呢,不怪自己混账,却总是怪自己命不好,明明是要去抢劫的,却没抢到,没抢到钱却还是进了监狱,这点得多背啊!总算盼来房子拆迁,开发商却被他要跑了。钉子户多了去了,咋就我这么倒霉?王三邪跟别人喝酒的时候,总是一迭声地说自己倒霉,比祥林嫂还招人烦。

王三邪垂头丧气地走到自家楼头上,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细高挑大高个儿,一件雪白衬衫在黑夜里显得十分醒目,这就是韩萨丽,每天晚上准时出现在楼下,等王三邪出去约会。韩萨丽有老公,老公比她大近十八岁。韩萨丽嫁给这个老头,不图别的,就是图他每月有七八千块工资,还有三套房子。韩萨丽不生育,也没给老头留下子女。

韩萨丽认识王三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这一片的单身男女通过微信联结,组成了一个中年单身联盟。韩萨丽起初没说自己有老头,就说自己单身,和玩三邪好上之后,才一点一点吐露给他的。但是王三邪不在乎,他说:“我管你单不单身,只要在一起好就行。”

韩萨丽也正是需要这样的一个男人。

王三邪一露头,就被韩萨丽勾住了脖子,“走,去吃麻辣串!”

要是以往,王三邪一定会痛痛快快地答应,可是今天,他心情不好,随口骂道:“吃个屁!工作都丢了。”

“怕啥?有我呢!”韩萨丽在酒店做服务员,每月能赚三千块钱,“我每月把工资分给你一半,咋样?”

王三邪也明白,韩萨丽这样的人就是个奇葩。可是他们毕竟不是夫妻关系,也肯定不能用正常过日子的目光来衡量韩萨丽。韩萨丽呢,她跟王三邪好,不图他长相,也不图他人品,却是图他光棍一根,省心……

王三邪也曾要求韩萨丽离婚,可是韩萨丽只需问他三个问题,王三邪就哑口无言了。

“你娶我可以,我们住哪?你能每月给我两千块零花钱吗?你妈同意吗?”

这三个问题就足够让王三邪望而却步,他一样都达不到。所以,只能和韩萨丽这么混着。


3

王三邪和韩萨丽在创业北路的路边摊上点了一盘麻辣串,吸溜吸溜吃着,王三邪心情不好,连续要了四杯散装鹿鞭白酒,喝着喝着就喝高了。往回走的一路上,里倒外斜骂骂咧咧,“我他妈就是倒霉鬼,不就是个拆迁吗?我看你能把我的房子放多久?等我有钱了,我他妈就取韩萨丽,指定娶她!”

韩萨丽扶着喝醉的王三邪,心里叫苦不迭,虽然她和王三邪的关系路人皆知,可是他仍然不希望被王三邪这么吆喝,怎么着偷人都不是光彩的事,可他对王三邪这个醉酒之下说的话也莫名涌现了幸福感。

王三邪的叫骂声引来路人的注意,田世海扯着脖子喊:“三邪,过来,过来!我有好事告诉你!”

“你滚犊子,你他妈还有好事?”

“有啊,有啊。你听不听?”田世海好像真的有一本正经的好事。

“有屁快放!”王三邪瞪着血红的眼珠子,骂骂咧咧一屁股坐在田世海摆在门口的塑料凳子上。

“我听说啊,这回,你那房子有的拆了,政府行为啊!要修路,正好连同你的平房在内,那一片的菜农的铁皮房、简易棚、危房,全都拆。不过这回不按面积给拆迁费了,是按照人头给安置费。”田世海一边说着一边拍打着王三邪的肩膀,好像安慰他一样。

“按人头?咋给法?”

“每人四十万!”田世海举着四根手指,“你老娘也有份,你要好好养着你老娘咯!”

“真的假的?”王三邪突然清醒了一般。

“千真万确!”田世海咧着青蛙嘴,毫不含糊,“我侄子在拆迁办,刚刚有信。”

一阵冷风吹来,王三邪突然醒了酒,“有这好事,那我可得好好孝敬我妈!”

站起身的一刹那,王三邪仿佛脚跟发软一般,突然猛地颤抖。

韩萨丽赶紧扶住他,“你说过有钱娶我的,说话算数不?”

“当然算!扶着老爷回家!”王三邪仿佛一下子有了地位,竟然摆起了老爷谱。

一路踉跄飘忽,王三邪感到灵魂重新回到了体内,心里就一个念头:“好好保护老妈,好好保护老妈,那可是四十万啊!”

王三邪一路痴癫般的激动,仿佛把一切都置身事外,他要赶紧回家告诉老妈,让病重的老妈赶快复苏。

王三邪被韩萨丽扶着进了小区,又里倒歪斜地上了楼。敲开门的一刹那,王三邪的笑声还没传出去,屋里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早知道他回来了,她转身抓起一根扫把杆劈将过来,没打到韩萨丽,竟然落在了王三邪身上,“扫把星,狐狸精,我打死你!你有多不要脸,竟然敢登上门来!”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小人物的忧患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狡猾贪财的王三邪,爱慕虚荣的韩萨丽,忠厚老实的老妈,个性截然不同的三个人物因为拆迁,展开了一场“保护老太太”的行动,及不符合王三邪人设的孝顺作风,看着滑稽,却又唏嘘不已。有点惋惜,要在深圳就完美了。
  • 回复
    • 瓜子1布衣2017/09/25 14:52:30
    • 分享到:
  • 聚焦当下拆迁热门问题,写出了社会上多见不怪的怪现象,让人感到荒诞,王三邪的人物形象刻画颇为到位传神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09/22 07:45:42
    • 分享到:
  • 拆迁,让人性丑陋的一面在金钱面前被不断地放大。文章中,不孝子王三邪为了多拿一份根据人口分配的拆迁安置费,竟然喊出了“保护好老太太”这一特殊年代才会出现的崇高口号!滑稽中透露出浓浓的悲情。这是怎么了?难道血浓于水的母子情在一叠叠毫无生命的钞票面前真的是不堪一击的微不足道吗?令人深思!
  • 感谢元罗,写作时正是看到时代的问题,包括经济转型期人们的生存问题,拆迁带给人们的悲喜恩仇,以及家庭中婚姻、亲情问题,都成了时代的诟病,值得关注!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当我敲击键盘的时候,我感受到文字的热度。
  • 当我敲击键盘的时候,我感受到文字的热度。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24340
  • 5
  • 104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