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则关于海的梦魇
  • 点击:2090评论:12017/12/16 00:31


当我来时,李小姐的咖啡只剩一半。我看了眼手机,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正是咖啡厅最清闲的时候。桌椅间的缝隙是固定的,我花了一些力气才使自己端庄地面对李小姐。

李小姐说,“早上好啊阿周。”

我说,“早上好,让您久等了。”

李小姐说,“先点杯咖啡吧,这么匆忙赶来,不着急的。”

李小姐实在是个善于交际的女性,她的声音时刻带着拭去谈话锐角的温和语调,如同夜里情人的轻声低语,这种声音即便在机要谈判时也不无优势。我看着她放在白瓷杯边的右手,指肚无规律地按着瓷面。我看见灰蓝海面起起伏伏,晨起的阳光掉在每一道波纹上,风一吹便推到远处。

服务员姗姗来迟,我指着菜单上第一个品目,“一杯卡布奇诺,谢谢。”

李小姐说,“这次辛苦你了,昨晚是不是在熬夜?”

我倏然将目光收回,谨慎地看着深棕木纹桌面,“没事,我那个,昨晚,稍微把一些地方完善了一下。”

李小姐说,“黑眼圈这么重,还是早点休息比较好,如果时间太紧,和我说一下也没事。”

我抬头看了一眼,李小姐正在用比声音更温和的眼神看着我,像一个母亲在看着她的孩子,担忧、责备、劝服糅杂在一起,散发着浓郁的美式咖啡味道。但我不喜欢太苦的咖啡,于是我又低下了头,“谢谢。”

服务员缓步而来,先铺上一张白色雕花镂空布垫,再将冒着热气的白瓷杯放在我面前,指法明快优美,缠绕着袅袅白气。“请慢用。”

正当我准备端起来喝时,李小姐制止了我,“你吃早餐了吗?”

“吃了一个面包。”

“那可不行,服务员!请再来一份三明治......喝咖啡前吃饱了才好,我猜你只吃了一个散装面包。”

“啊......是的,您猜得真准。”

李小姐将她那头棕色卷发撩到身后,那双明亮的眼睛蕴藏着某种力量,使人禁不住放下戒心。但我深知这并不是好兆头,于是在等待三明治的期间,我将电脑打开,准备尽早和她谈谈今天相见的关键事——一份产品概念图。

“我想可以不用这么急,你可以先吃早餐喝喝咖啡。”

“尽快谈完吧......我觉得,你们应该挺急的。”

“没有的事,经理很相信你的能力。”

“是吗......”

我忽然感到焦灼,有火在烧着梗在喉咙的字眼似的,此时组织语言促成谈话成了莫大难事,李小姐微笑着,闲适的模样仿若一块巨石压在我的神经之上。我打开界面将电脑推到她面前,除此之外,什么也没说。是的,我相当不擅长交谈,我是说与三维立体的人进行面对面的交谈。

李小姐滑动着鼠标,色彩从她瞳孔中左来右往,令眼球后方的位置隐隐发痛,于是我转动眼珠朝落地窗外看去。此时人海正如潮汐,涌来退去,在灼热的阳光下又如同沙漠中的沙粒,相互摩擦生热,终于组成荒芜大陆。尽管咖啡厅冷气充足,但我仍感到有汗珠即将从额头掉落,眼前像蒙上一层海水蒸腾的雾气。我听见有人说今天的海真漂亮,是个乘浪的好日子。情侣躺在沙滩上窃窃私语,他们说明天要去划艇,后天要去洗海水浴,总之不该浪费这漂亮的海。

“你做得很棒呢。”我回过神时李小姐才开口,她捧着咖啡,这样说道。她总是擅长观察别人的神色,从而找到合适的谈话时机。

我说,“谢谢。”

在我出神的期间,三明治也来了,我终于有理由保持沉默。

“这份概念图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销售部那边突然要求再增加另外两个产品的促销新包装,再和这个产品一起绑定销售,三个月后就要开始做活动了,找其他外包设计师不太合适,想来想去你是最了解这份产品,把这个活动的系列产品都交给你做应当是最好的选择。”说完她朝我笑了笑,十分温柔的神色“毕竟你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

三明治还剩一半,我说,“但是这份产品设计图的钱......你还没......”

李小姐将咖啡放下,双手交握支在下巴,她看着我说,“这个还需要担心吗?阿周我们合作了这么多次,哪次欠过你的酬劳,你是还不够信任我,还是说你对你的设计有所怀疑呢?我认为你是个很棒的设计师,并不像其他人一样钻到钱眼子里,却一点不关心自己的设计质量,我相信你也是这么想,关于这次的酬劳在设计全部做好后我会如实打到你账户上的,不用太操心。”

我不得不重新将三明治拿起来,以咀嚼代替言语,总之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谈判,其中一方不得不中途离场。

“听说你搬出家了,现在一个人住?”李小姐又捧起咖啡,目光悄然间凝聚起母性的慈爱。

三明治吃完了,我喝了口咖啡将喉咙中的干涩强压下去,浓郁的苦味一下子从喉道窜到鼻腔,随着进入的氧气流转到肺部,我忽然感到呼吸滞慢,李小姐温柔的语调坍塌成水雾,掺着海盐。

“是的,我搬了出来。”

“还习惯吗?你和你母亲的关系似乎不太好,其实你要理解你母亲,她做什么也是为了你好,等你再长大些,在城市打拼累了,你就知道家有多温暖。”

李小姐的咖啡见底,她开始全心全意看着我,看着我夹在桌椅间举步维艰的身体,以及用巧克力沫画上爱心的卡布奇诺。我看着白天进入黑夜,沙滩上的情侣与友人同相距甚远的人们一同回到居室,解下外衣,换上舒适的家居服,泡上一杯茶或者牛奶躺在沙发上,平静的一天又结束了,他们开始思考明天,于是打开电视,放空大脑,电子表走得飞快。而漆黑中的海面被强势起来的风推着,不得不往前再往前,浪花卷着沉睡中的鱼虾翻起一个又一个圈,白天中打盹的潜流层此时身形如梭,与风一同推着海浪往前再往前,不断逼近沉入睡眠的人类居所。

“我明白,谢谢。”

“阿周看起来还是个好孩子,这么腼腆乖巧怎么会对父母不孝顺呢?如果只是闹别扭还是尽早回去比较好。”

“我......我是成年人了。”

李小姐笑了起来,“阿周倒是真的很像刚出来的大学生,想不到现在已经二十六了。”

“我还不够成熟。”

“阿周只是社交能力不太好而已,我觉得也挺好的,你看你性格率真,是很多人所没有的。”

“谢谢。”

将咖啡喝完,我迅速结束了这段冗长的对话,当离开这家咖啡店时,我想我绝对不会再来第二次。我将永久远离这家开着充足冷气,却时刻令我感到炙热难忍的咖啡店。

当我意识到海浪化为了难逃的梦魇时,一切都准备就绪。我是说已经坍塌的现状。被铅笔划得乌黑的设计稿、乱七八糟的电脑桌面以及毫无间隔出现的东西方位的太阳。准备就绪的一切明晃晃地警告我必须引起重视。为了搞明白是怎样的海浪,我试图将频繁具象化在视网膜上的水合物,一滴一滴抓出来侦查再三,观察它们出现的时间以及掀起的高度。大脑永远不擅长储存自发出生的抽象印象,像驱逐跳蚤的黄毛犬,还不等主人仔细瞧瞧是怎么样的跳蚤,粉红肥大的肉垫已经将那一只只跳蚤扑棱甩开。如此监察本体的神经三天之久,在愈发难堪的睡眠之后,我不得不承认,看一次心理医生也许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

平岸这座城市有着笔直的海岸线,虽说只是视觉上的笔直,但从古至今的平城人将之奉为天赐,战战兢兢地将平岸二字沿用至今。当我乘车从市区来到远郊时,海岸短暂性地从层叠的房屋与树林中钻出,亮晃晃的阳光随着海水一股一股地朝沙滩涌去,没有后退。海水涨落是自然规律。我摘下眼镜,揉了数次眼睛,再戴上时,海岸又一次被树林遮掩住。我想我该尽快见一见医生了。

曼珠在齐医生诊所前等候,刚下车她便拎着lv挎包跑过来搂住我的胳膊,这位职场白领重新拾起学生时代的率真,没有粉底液掩盖的鼻翼两旁满是细小的雀斑,在我看来,曼珠是个格外可爱的女人。

“你怎么才来?本来人家齐医生晚上有事,我废了好大的劲才让人家空出时间!”

“不小心起晚了,这些天睡眠不太好。”

“呀!突然要看心理医生,你真的心理出问题了?”

“还不知道......”

曼珠的担心向来动作迅疾,说话间就将我领到门口,敲响这座日式双层别墅的门,在等待的期间她低声问了句“你钱带够了吗?齐医生的问诊费听说很高,虽然我和她侄女关系还不错,可该给的还是逃不了。”

“应该够。”我盯着门上格外透亮的猫眼,猜想这户主人的生活水准应相当高。以木原色为基调的复式建筑坐落在高地,既不会遭受滑坡与泥石流,从几净的落地窗内还能望到独特的美景。

很快门有了细微的动静,一个大致二三十岁的女人从门缝后悄悄露出身体,她梳着披肩的黑发,皮肤暗沉,浑然一体的灰色连衣裙,宛如顶着一片厚重乌云,她先是看到曼珠,后是我,语速颇慢地吐露字句,“请问你们是?”

曼珠说,“您好!我是前几天预约齐医生的张曼珠。”

女人将门与框的缝隙稍稍拉大,她的肩膀也耷拉下来,曼珠的回应像一副镇静剂,让紧绷的现状有了继续下去的理由。门与框的距离被拉到最大。她说,“请进来吧,他就在办公室。”我们从门槛跨入到玄关时,这位小姐从鞋柜取下了两双一次性白棉拖,摆正放在我们脚底。她的头发时时会因弯腰而垂到眼前,因此撩起头发勾至耳后成为惯性动作,这张暗沉而平淡的脸也在此动作下被赋予绝佳魅力。源于一种成熟的,对着谁俯下身的温顺姿态。

玄关直对的是一条望不见尽头的走廊,有着玻璃推门的房间分布在走廊两旁,并没有门牌之类辨识房间主人以及房间用途的事物,这位小姐再度缄默,或者说从一开始就对非必要的交流漠视着,就连身份姓名也未对我们两个客人提起,将我们领到走廊右边的某个房间,她停了下来,伸出手扣响玻璃门,轻声细语,“患者来了。”未等里面的人回应,她回过头对我们笑了一下,继续走那条长得不见底的走廊,并很快消失在视线中。像是某种家用幽灵。

“进来吧。”

像是水蚤在水面跳跃,曼珠走路的姿态轻盈又快捷,推开门,不时先于我抵达目的地,并利用她独有的微笑技巧说道,“真是太高兴您能在休假期间接受预约!”,这种笑容在职场极具优势,轻而易举取得信任,于是可以预料,齐医生即将更加宽容地对待另一个无礼者。

她说,“齐医生啊,我家阿周是做设计的,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精神特别差,睡眠质量也不好,您是专业的,可要好好看看,实在是感谢您。”

这间明净的办公室十分空阔,玻璃推窗开着,捎着凉意的风穿行周身,把皮肤一层层削去,似乎我的存在也不过是白色瓷砖上一抹淡影。

曼珠将我拉到办公桌前坐下,我得以与齐医生面对面相视。与那位小姐不同,齐医生是个苍老又轻快的中年人,两种不同重量的肉体姿态在他的身上完美糅合,他穿着白大褂,松弛的双肩显出更温和的力道,银细边框的眼镜后,那双眼瞧着我,说,“那么,这位是周梓小姐?”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梦非梦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晓霞囡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12-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暁霞囡4举人2017/12/21 14:13:18
    • 分享到:
  • 文字美,继续加油更新呀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5100
  • 2
  • 38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