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湖夜雨
  • 点击:23774评论:152018/03/21 01:37

在旅居新加坡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一有假期,我都独自背着背包,混杂在那些行色匆匆的背包客里,在许多新加坡周边国家游荡,吉隆坡的KLCC,曼谷的考汕路,雅加达的贾克萨路,胡志市的范五老街等著名的国际背包客集散地都留下我风尘仆仆的脚印。这些国家都不富裕,路过的背包客,在年青人和小孩的眼光里,满是羡慕和崇拜。我曾在爪哇中部的古城日惹那拥挤的公交车上,碰到两个小学生,她们看到我上车,硬是我给这个大男人让座;在通往泗水的老式火车上,在摇摇晃晃中我睡着了,醒来时,一个男孩子跑过来,告诉我,他等我了两个小时,就想和我说说话;在马六甲,我请当地一个穆斯林小伙喝了一杯饮料,第二天,小伙子用他的摩托车载着我逛遍了整个城市。这些国家,犹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那个时代,外国人在我们眼光,也像是天外来客,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后来,我又去了澳洲、迪拜、英国等发达国家,旅行中碰到许多有趣的人们,一直藏在记忆深处,不时从梦里跳出来,向你招手,把你带回过去的时光。


1. 洁兰

那一年春节,我没有回国,独自去了巴厘岛,住在库塔区坡辟斯街的巴林旅舍,那里是背包客的天堂。

巴林旅舍是一片很大的院落,房子都是一层楼高,围圃而建,中间一个小公园,葱葱郁郁,很有味道。大概是为了抗飓风海啸,房子都比较矮小,但房间很宽敞,我住的是一个二人间,二百千印尼盾一天。

库塔的勒甘路上,酒吧林立,人流如鲫。帕迪、波递、天空花园等巨无霸酒吧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欧美游客。这些巨无霸酒吧让我颠覆了对酒吧的认知,其规模能容纳数千人同时欢狂。

我白天睡觉,晚上在勒甘路上留连忘返。我到达库塔的第二天中午,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前台的侍者,领着一个清秀的中国女孩,侍者跟我礼貌地道歉,说他带客人来看看房间。他指着屋里的空床对女孩说,还剩下这一个床位,您看行不行?女孩拖着大行李箱,看看床,又打量了一下我,觉得我不像坏人,便点头同意。女孩把行李放置妥当后,伸出手,跟我说,你好,我叫洁兰。我说,我叫罗杰。握完手,我掐了一下自己,感觉到痛,看来并不是梦。

我们坐在床沿,互相做了简单的介绍,洁兰是江苏人,在新加坡国立医院做护士,住在金文泰,趁着假期出来旅游。印尼的治安口碑并不好,我问她一个女孩子,怎么那么大胆?她说,她已独自横穿爪哇岛,没碰到过坏人。我说,如果我是坏人呢? 她认真的打量了一个我,一本正经地说,我不会看走眼的。她的话说得高明,我想使坏也不好意思了。

洁兰提议我们合租一部车,一起去玩,我求之不得。我们下午去了情人崖,海神庙,最后是金巴兰海滩,那里沙质细柔,浪涛阵阵,海天一色,当地人把餐桌放好餐具,铺上餐布,直接摆在海滩上,乐队、歌手和舞者在海滩上载歌载舞。踏沙逐浪,看落日、听音乐、吃海鲜,别有一番味道。

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挎着一个小篓,篓里放着一支支的玫瑰花,在海滩兜售。走到我们在这桌,小女孩问我,先生,买支玫瑰花送小姐吧。小女孩错认为我们是情侣了,我有些难为情。买,怕被洁兰认为唐突;不买,又怕洁兰不高兴。我抬头看看洁兰,她双脸已绯红。小女孩锲而不舍,她说,就帮我买一支吧,我卖了花才有钱吃饭呢。我不得已,挑了一支颜色鲜艳的,递给洁兰,洁兰接过,放在餐桌边,脸颊更红了。

晚上九点半,我跟洁兰说起勒甘街夜场的盛况,邀她去天空花园。洁兰婉拒了,她说累了,想早点休息。于勒甘街的人们来说,夜才刚刚开始,我不想浪费这样美好的夜晚,便独自去了天空花园,碰到一伙澳洲的年青人,说起我和澳洲的渊源,他们邀我一起喝酒,我和他们玩到凌晨才回。

洁兰起床早,洗漱过后就来叫我,让我和她一起去乌布,我实在起不来,让她自己一个人去了。洁兰回来又很晚,看起来很累,我打消了拉她去天空花园的念头。洁兰只想多走些景点,多拍好好的照片做纪念。而我只想多认识些来自己世界各地的朋友,倾听他们的想法和故事。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都没有为对方让步,直到洁兰把巴厘岛的角角落落都走遍了,无处可走了,我才跟洁兰说,今天我也不去酒吧了,我们去库塔海滩晒太阳吧。那是我们计划在库塔的最后一天,我们俩在库塔海滩租了两个帐篷,戴着墨镜,躺在沙滩椅中,一边喝着新鲜的椰汁,一边享受印尼人的足部按摩,我幻想着让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下去。

天有不测风云,半夜时,洁兰老是翻来复去,浑身不舒服,我感觉不对,用手一摸她的额头,很烫手,原来洁兰发高烧了。我赶紧找到前台,前台说,要登巴萨才有二十四小时的医院,他从旅舍的备用药箱里找出一盒药和一支温度计递给我,让我不要担心,先吃药看看病情发展再说。我一看是退烧药,赶紧拿回房间,扶着洁兰吃下去。又量了体温,三十九度。我又用毛巾浸了冷水,敷在她额头上,我不敢入睡,半个小时给她换一次毛巾。过了几个小时,体温降到三十八度比较稳定了,我才昏昏入睡。

我睡到中午才醒来,洁兰也醒了,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我,说麻烦你了。我说换成了我生病你也会这样做的。我又给她量了体温,还是三十八度,没有再往下降。我有些担心,建议一起把返程日期推后,等康愈再回去。洁兰接受了我的意见,我们各自打电话给单位请了假后,我便带洁兰去了医院。医院的检查结果让我们吓了一跳:伊蚊感染,登革热。医生给我们开了药,让我给房间驱蚊,尽量不要出去,不要刷牙,不要刮伤,定期吃药,三五天就会退烧。我知道洁兰是护士,问她为什么不能刷牙,洁兰说,刷牙刷破牙唇就可能血流不止。她反问我,你不怕传染吗?我说我不怕,如果被传染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多待一周,让她来照顾我。洁兰举起她那虚弱的手来捶我,我跳开了。

说不怕是假的,回到旅舍,第一件事便是驱蚊,然后紧闭门窗。没有蚊子,确保洁兰不出血,便传染不到了。从医院回来不到二小时,政府的卫生部门官员也登门造访,察看了一下环境,叮嘱洁兰不要出门。他们走后,我跟躺在床上的洁兰开玩笑,说肯定是在乌布山村里传染的,听说那里的蚊子又大又肥,专咬外国人。洁兰没心情附和我的玩笑,她说,还好没有回新加坡,不然要被强制隔离。

洁兰的低烧一直持续了四天才消退,她说,这已算是快的了,有的人要六七天。烧是退了,只是食欲不振,病怏怏的样子,不过行动已无碍。我问她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她说,还不行,还得要等一周病毒清除了才行,不然回新加坡一样要被隔离。

我们在巴厘又待了一周,朝夕相处。我尽心尽力地照顾洁兰直到她康复,我们改签了到同一个航班回到新加坡,我送她到家楼下,坚持要送她上楼,她坚持不让。但我临走时,她抱了抱我,在我耳边说,谢谢你!

我们一直都保持着朋友关系,后来洁兰回了国,又辗转去了美国波士顿,嫁了当地一个华侨,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她去了美国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但我相信,那段巴厘情缘,我们都不会忘却。


2.凯特

新加坡地方很小,开车绕城一圈,一个半小时可以完成,待得久了,很无聊。我决心攻读硕士。我报读的南十字星大学主校区在新南威尔士洲的利斯莫市,新加坡有分校,有些课程需要在主校区完成。利斯莫距昆士兰洲的黄金海岸不远,不到二百公里,黄金海岸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我计划十一月去那里旅行。

十一月底的某一天,下午二点半,我抵达澳洲的黄金海岸,恰值春夏之交,外面下着小雨,风很大,我只穿了件单薄的外套,有些冷。我坐直达巴士到了市区,但没有提前订房,我认为如果一切都是提前做好安排,那旅行就失去了一种对未知的期待。

在市中心,到处能看到年轻的面孔和人流,他们充斥着大街小巷。一路都有迎面而来的男孩或女孩,不时伸出一只手,微笑着和你击掌,这样的场景让我兴奋,我喜欢年轻人的世界。

我喜欢这个城市,在街头溜达了好一会,才开始寻找住处。可所有的酒店和旅舍都告诉我:毕业季,成人礼,无房。这个季节,黄金海岸已被这些刚成年的年轻人们占据,他们用各种派对赤裸裸地表达需求,表达他们对生活,美酒和异性的欲望。

下午六时,我又冷又饿,精心准备的攻略也弄丢了,内心开始焦虑惶恐,不过我得打起精神,继续寻找住处,不然只能睡大街。天无绝人之路,半小时后,我找到了一家叫ISLANDER的背包客旅舍,那是我见过最大的背包客旅舍,共用二百多间房,一千多个床位。旅舍是一幢十层楼高的大楼,有停车场,独立的院子,宽敞的大堂,餐厅和酒吧。它有大酒店的配置和规模,只是没有设独立的单间,房间分为四人间和八人间,四人间三十澳元,八人间二十澳元,都是男女混合宿舍,整幢楼住的全都是背包客。这样的地方让我莫名兴奋,当旅舍前台确认他们还有少数床位时,我很庆幸。

我要了个四人间的床位,一楼二号房,室友为二男一女,长得高大帅气的男孩叫麦特,他戴着一个棕色的牛仔帽,嘴角一扬,有种坏男孩的味道,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西部牛仔。清秀的男孩子是杰米,刚满十八岁,来自英国,总是低着头,很害羞的样子。女孩是亚欧混血,名叫凯特,她身材匀称,脸蛋娇美,很漂亮,她的床位在我对面下铺,来自加拿大。凯特和杰米拿的是一年期的打工度假签证,可以边打工边旅行,麦特和我一样,短期游客,他一周后返回美国。我第一次听到打工度假签证,便向凯特打听,凯特说,这是澳洲政府面向全球青年推行的一项政策,三十岁以下都能申请,期限最长为一年,可以合法打工不用交税,但每个岗位不能超过六个月。难怪有这么多背包客聚集,我恍然大悟,澳洲地广人稀,却是背包客的天堂。我们随意坐在房间的地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谈着乱七八糟的见闻,大家都友善而热情,随后我们一起走上街头,一起探索这座城市的各种风情。

晚上,我们去了大堂左侧一家叫维加斯的清吧,各自买了自己的酒,喝了二三轮,那些坐在吧台上三三两两的男人们,看到凯特,都过来搭汕。凯特跟大家介绍我们是她的室友,这个称呼让我些尴尬,慢慢也就习惯了。男人们知道凯特单身,多了些放肆,我拉了拉凯特表示了我的担心。凯特说,你没看出他们都喜欢我吗?而且你也会保护我的,是吗?她用了保护这个词,我看看她身边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手臂都比我的大腿还粗。但我还是说,我会让你安全回房间的。尽管我和她也是刚认识,但她始终没有戒备我,这点让我认识到了“室友”这两个字的份量。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背包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谈一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3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0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09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8-03-26
  • 三玲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1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组充满诗意的随笔,读完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它们似乎是人生路上的一个个青春驿站。在这些驿站里演绎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只是,光阴流逝了,留下的是那些或深或浅的记忆。无论是在马来西亚遇到的中国女孩洁兰、还是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遇到的美国女孩凯特、亦或是在深圳遇到的英国女孩维姬、英国遇见的土耳其女孩艾玛,都曾在作者的心里荡起过涟漪。这些涟漪,也自然留在了读者的心里:美好、温暖……
  • 谢谢点评单身,年轻,则处处有涟漪

    回复

  • 必须说,标题,个人不喜欢,会让人误以为是一个阴谋与自伤的故事。实际上,作品整体基调阳光,堪称拿得起放得下;而且作者视野开阔,有一种“临大洋而天下小”的气度。一群年轻人,来自世界多国,对爱与哀愁的理解与表达,初看浅白,实则不失原则。在有礼貌的滥情与试探之下,有一颗颗渴望接纳的小心脏在怦怦跳动。如果说存在一种情感的全球化,那么他们,就是第一批勇敢的尝试者。当然,如果情绪表达能再深沉一些,就更完美了。
  • 谢谢点评!标题的确让人越看越别扭

    回复

  •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 回复
  •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3/26 15:06:41
    • 分享到:
  • 旅行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不仅开拓视野,还能体验生活,感受平时感受不到的乐趣。遇到的人物,发生的故事,还是人物背后的故事,都是值得收藏的回忆。旅行本身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和未知,值得作者去探索也值得读者去品味。
  • 谢谢,正是那种无限未知和可能才是旅行的魅力,可惜绝大部分人都受生活牵绊太多。包括我自己^_^

    回复

    • 红月亮5进士2018/03/22 05:40:08
    • 分享到:
  • 佳作不容错过,向老师学习!
  • 谢谢互相学习^_^

    回复

    • 三玲1布衣2018/03/21 09:15:45
    • 分享到:
  • 有的文字简洁,但是让人舒服,并且能铺展开画面。蛮好
  • 谢谢^_^我喜欢简单。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3/21 09:08:14
    • 分享到:
  • 像是欣赏完了一幅异域女子图
  • 好男人要懂得怎样去书写女人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04125
  • 17
  • 1600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当初来深第一站是布吉,这是读书时长辈们说起我以为不会到达的地方。当时对布吉的印象除了客家人多就是环境差,远比不上福田南山,渐渐明白了关内关外的区别。久而久之,我却习惯了这种环境,某天下班居然可以凭着身体记忆走到租房楼下,那一刻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把布吉当成半个家了。现在布吉也在做城市美化,我能见证它的成长,真好。

    嘲讽到坂田去

    2019/10/12 11:46:33
  • 小时候火车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长大后见识了高铁和飞机才发现火车是最慢的交通工具。即时如此,绿皮火车仍是承载许多人的梦和岁月。或是第一次南下,第一次败北,或喜或悲。日新月异,再方便的交通工具也取代不了火车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嘲讽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10/11 15:23:39
  • 元罗兄果真对邻家一片拳拳之心啊,每一点都发自肺腑。的确,如你所言,邻家是每个人的邻家,如一片森林,是由很多生态组成的,难免就有各种人等。而且邻家赛事决定了它的烟火气和锅焦味,互动互评是维持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邻家葳蕤向上的重要原因。的确,邻家人中有不少元罗说的各色人等,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有的文友可能线上不大喜欢点评,但线下活动积极主动,一样为邻家做出贡献。

    江飞泉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2019/10/8 10:59:24
  • 读到第十几页了,觉得作者一家很亲密,很纯真善良,互相理解,相互、包容、支持。家人特别支持她写作,为了她能参赛,竟然格外省吃俭用。她的梦想同样是家人的梦想,真幸福。可我等,即使对于家人,有时也瞒着秘密,比如当年高中热爱写作时,从不敢与父母说,担心自己不成功,让父母期望又失望。至今,父母只知我非常爱好看书,尤是历史故事。不知晓我偶尔也给报社投稿。但父母一直鼓励我学写作。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10/7 15:18:25
  • 这场笑中带泪的“逗你玩”,反映了节假日驾车出行的纠结。作者经历的这场“逗”,我也亲身经历过。而文中出现的那些不守规则的逆行,相信车主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要依法处理违规行为,这本身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平”的主张。而“只限单号”的说法,我个人以为是有歧义的,到底是“限制单号”还是“限于单号”?驾车出行,那些路标提示应当一目了然,不必过多思考,这样也是从细节上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

    雪候鸟“限行单号”逗你玩

    2019/10/7 11:39:38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黄元罗钢铁骨头

    2019/10/7 11:03:07
  • 来自小山村的我,在初中学了《大堰河----我的保姆》《致橡树》后,才知道有这现代诗歌的东西。语文老师让班上传阅了徐志摩与汪国真的诗集,看了后便爱上了诗歌,和同学们一起抄写自己喜欢的诗歌,也会胡乱涂鸦。那时大家玩得很嗨,乐此不疲,只是一直以来写诗歌总不得要领。上邻家,必看飞泉的诗,因为他现代感强,风格独特,灵感丰富,且像火山砰砰砰爆发出力量。飞泉在诗歌驾驭上算是成熟的,题目,题材,都能让人耳目一新。

    心灵拾贝​铜质玫瑰

    2019/10/6 21:57:19
  • 借物喻人的赋诗方式,总是百看不厌。作者家乡的牛卵坨其实就是一个个满怀理想的游子,带着理想,把自己的价值带给外面的世界。而那些世态炎凉和暗礁险滩,总难免把淳朴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可正如深圳一位作家所言,游子回归桑梓小住往往会满血复活。遍布诱惑与陷阱的“外面”,故乡亲娘贴心的缝补与粘合,初心才不会丢失,方向才会坚定。即便是想放弃,故乡的味道也是最好的灵丹妙药,让脆弱的游子重拾坚强。

    雪候鸟牛卵坨(又名八月炸)

    2019/10/6 9:00:15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心灵拾贝钢铁骨头

    2019/10/3 17:31:33
  • 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这个平台相遇,当时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抱着试一试,玩一玩的态度投了一篇稿,也没有想到咋地,但后来见到有人给留评,还入围了,当时心情就特别好,因为得到了关注与认可嘛。慢慢地就认识一帮热情高涨的师友,得到他们的指导/帮助,有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写作的动力就大了起来,写作的范围也就宽了。整体来说,邻家平台聚集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在打造文学生态圈中功不可没。

    心灵拾贝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10/3 16:57:22
  • 诗人的语言以一贯跳跃、激昂、新颖带点古怪的风格展现在这首诗中。读者在品诗时如对天鹅进行了一次观礼,朱红的掌、仙女的音符是极为唯美的。这么美丽的精灵,却有着多舛的命运,表达出了天鹅在人们对它们进行猎杀、大自然残酷的环境中仍是高洁,优雅、不屈、坚强的精神。我被点化成蛇也是一种意象,是相对于天鹅一种自嘲比拟,在对天鹅的赞赏中,思想砰出力量,人格逐渐提升,与天鹅在死亡的救赎中,完成人类的自我救赎。

    心灵拾贝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10/3 16:46:33
  • 开篇画面感十足的夸张写法,着实让人忍俊不禁。而笑过之后,有种知足常乐的快慰。我十几年前刚来深圳做销售时,出门行街经常被人称为“老板”。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窃喜在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自嘲神器再到如今的重任在肩,相信这个称呼见证了无数和我一样的人成长的心路历程。粤语中的老板娘叫做“事头婆”,事事领头的女强人。我有位文友便是这样“撸起袖子”拼命工作的事头婆。为母则刚的她有着男人一般的刚强,笑容却一直在脸上。

    雪候鸟遍地都是老板娘

    2019/9/29 14:54:46
  • “老三届”是那个时代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称谓,数百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经历过难忘的苦辣酸甜,以至多少年后久别重逢的团聚,也忘不掉刻骨铭心的情结,尽管那是一代知青一生中永远的隐痛,可在这首诗中,并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回顾和珍惜,并为曾经拥有的这段生活而骄傲,而激动不已。体现的基调是昂扬向上的,有对历史的解析,有对未来的渴望,读后令人振奋和鼓舞。

    君子伯牙永远的老三届(组诗之一)

    2019/9/29 9:17:58
  • 最后一句打动了我。让我想到朋友魏先和那首《那是我的父亲》,前面大段的铺陈,就为了送出最后一句的感叹:父亲啊,永远是那个让人遗憾却永远靠不近的人。作者用“慢”的意象,将父亲喝酒、下棋的过程呈现出来,给了慢动作回放的效果,让人动容。前两节的细节描写很美,光斑停在他的鞋面上,斜阳暗示着晚年暮秋,却并不让人感觉萧瑟肃杀,情感的容器装得下“父亲的慢”,却装不下时光的流转,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江飞泉父亲的慢

    2019/9/27 12:26: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