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湖夜雨
  • 点击:3774评论:152018/03/21 01:37

在旅居新加坡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一有假期,我都独自背着背包,混杂在那些行色匆匆的背包客里,在许多新加坡周边国家游荡,吉隆坡的KLCC,曼谷的考汕路,雅加达的贾克萨路,胡志市的范五老街等著名的国际背包客集散地都留下我风尘仆仆的脚印。这些国家都不富裕,路过的背包客,在年青人和小孩的眼光里,满是羡慕和崇拜。我曾在爪哇中部的古城日惹那拥挤的公交车上,碰到两个小学生,她们看到我上车,硬是我给这个大男人让座;在通往泗水的老式火车上,在摇摇晃晃中我睡着了,醒来时,一个男孩子跑过来,告诉我,他等我了两个小时,就想和我说说话;在马六甲,我请当地一个穆斯林小伙喝了一杯饮料,第二天,小伙子用他的摩托车载着我逛遍了整个城市。这些国家,犹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那个时代,外国人在我们眼光,也像是天外来客,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后来,我又去了澳洲、迪拜、英国等发达国家,旅行中碰到许多有趣的人们,一直藏在记忆深处,不时从梦里跳出来,向你招手,把你带回过去的时光。


1. 洁兰

那一年春节,我没有回国,独自去了巴厘岛,住在库塔区坡辟斯街的巴林旅舍,那里是背包客的天堂。

巴林旅舍是一片很大的院落,房子都是一层楼高,围圃而建,中间一个小公园,葱葱郁郁,很有味道。大概是为了抗飓风海啸,房子都比较矮小,但房间很宽敞,我住的是一个二人间,二百千印尼盾一天。

库塔的勒甘路上,酒吧林立,人流如鲫。帕迪、波递、天空花园等巨无霸酒吧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欧美游客。这些巨无霸酒吧让我颠覆了对酒吧的认知,其规模能容纳数千人同时欢狂。

我白天睡觉,晚上在勒甘路上留连忘返。我到达库塔的第二天中午,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前台的侍者,领着一个清秀的中国女孩,侍者跟我礼貌地道歉,说他带客人来看看房间。他指着屋里的空床对女孩说,还剩下这一个床位,您看行不行?女孩拖着大行李箱,看看床,又打量了一下我,觉得我不像坏人,便点头同意。女孩把行李放置妥当后,伸出手,跟我说,你好,我叫洁兰。我说,我叫罗杰。握完手,我掐了一下自己,感觉到痛,看来并不是梦。

我们坐在床沿,互相做了简单的介绍,洁兰是江苏人,在新加坡国立医院做护士,住在金文泰,趁着假期出来旅游。印尼的治安口碑并不好,我问她一个女孩子,怎么那么大胆?她说,她已独自横穿爪哇岛,没碰到过坏人。我说,如果我是坏人呢? 她认真的打量了一个我,一本正经地说,我不会看走眼的。她的话说得高明,我想使坏也不好意思了。

洁兰提议我们合租一部车,一起去玩,我求之不得。我们下午去了情人崖,海神庙,最后是金巴兰海滩,那里沙质细柔,浪涛阵阵,海天一色,当地人把餐桌放好餐具,铺上餐布,直接摆在海滩上,乐队、歌手和舞者在海滩上载歌载舞。踏沙逐浪,看落日、听音乐、吃海鲜,别有一番味道。

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挎着一个小篓,篓里放着一支支的玫瑰花,在海滩兜售。走到我们在这桌,小女孩问我,先生,买支玫瑰花送小姐吧。小女孩错认为我们是情侣了,我有些难为情。买,怕被洁兰认为唐突;不买,又怕洁兰不高兴。我抬头看看洁兰,她双脸已绯红。小女孩锲而不舍,她说,就帮我买一支吧,我卖了花才有钱吃饭呢。我不得已,挑了一支颜色鲜艳的,递给洁兰,洁兰接过,放在餐桌边,脸颊更红了。

晚上九点半,我跟洁兰说起勒甘街夜场的盛况,邀她去天空花园。洁兰婉拒了,她说累了,想早点休息。于勒甘街的人们来说,夜才刚刚开始,我不想浪费这样美好的夜晚,便独自去了天空花园,碰到一伙澳洲的年青人,说起我和澳洲的渊源,他们邀我一起喝酒,我和他们玩到凌晨才回。

洁兰起床早,洗漱过后就来叫我,让我和她一起去乌布,我实在起不来,让她自己一个人去了。洁兰回来又很晚,看起来很累,我打消了拉她去天空花园的念头。洁兰只想多走些景点,多拍好好的照片做纪念。而我只想多认识些来自己世界各地的朋友,倾听他们的想法和故事。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都没有为对方让步,直到洁兰把巴厘岛的角角落落都走遍了,无处可走了,我才跟洁兰说,今天我也不去酒吧了,我们去库塔海滩晒太阳吧。那是我们计划在库塔的最后一天,我们俩在库塔海滩租了两个帐篷,戴着墨镜,躺在沙滩椅中,一边喝着新鲜的椰汁,一边享受印尼人的足部按摩,我幻想着让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下去。

天有不测风云,半夜时,洁兰老是翻来复去,浑身不舒服,我感觉不对,用手一摸她的额头,很烫手,原来洁兰发高烧了。我赶紧找到前台,前台说,要登巴萨才有二十四小时的医院,他从旅舍的备用药箱里找出一盒药和一支温度计递给我,让我不要担心,先吃药看看病情发展再说。我一看是退烧药,赶紧拿回房间,扶着洁兰吃下去。又量了体温,三十九度。我又用毛巾浸了冷水,敷在她额头上,我不敢入睡,半个小时给她换一次毛巾。过了几个小时,体温降到三十八度比较稳定了,我才昏昏入睡。

我睡到中午才醒来,洁兰也醒了,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我,说麻烦你了。我说换成了我生病你也会这样做的。我又给她量了体温,还是三十八度,没有再往下降。我有些担心,建议一起把返程日期推后,等康愈再回去。洁兰接受了我的意见,我们各自打电话给单位请了假后,我便带洁兰去了医院。医院的检查结果让我们吓了一跳:伊蚊感染,登革热。医生给我们开了药,让我给房间驱蚊,尽量不要出去,不要刷牙,不要刮伤,定期吃药,三五天就会退烧。我知道洁兰是护士,问她为什么不能刷牙,洁兰说,刷牙刷破牙唇就可能血流不止。她反问我,你不怕传染吗?我说我不怕,如果被传染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多待一周,让她来照顾我。洁兰举起她那虚弱的手来捶我,我跳开了。

说不怕是假的,回到旅舍,第一件事便是驱蚊,然后紧闭门窗。没有蚊子,确保洁兰不出血,便传染不到了。从医院回来不到二小时,政府的卫生部门官员也登门造访,察看了一下环境,叮嘱洁兰不要出门。他们走后,我跟躺在床上的洁兰开玩笑,说肯定是在乌布山村里传染的,听说那里的蚊子又大又肥,专咬外国人。洁兰没心情附和我的玩笑,她说,还好没有回新加坡,不然要被强制隔离。

洁兰的低烧一直持续了四天才消退,她说,这已算是快的了,有的人要六七天。烧是退了,只是食欲不振,病怏怏的样子,不过行动已无碍。我问她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她说,还不行,还得要等一周病毒清除了才行,不然回新加坡一样要被隔离。

我们在巴厘又待了一周,朝夕相处。我尽心尽力地照顾洁兰直到她康复,我们改签了到同一个航班回到新加坡,我送她到家楼下,坚持要送她上楼,她坚持不让。但我临走时,她抱了抱我,在我耳边说,谢谢你!

我们一直都保持着朋友关系,后来洁兰回了国,又辗转去了美国波士顿,嫁了当地一个华侨,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她去了美国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但我相信,那段巴厘情缘,我们都不会忘却。


2.凯特

新加坡地方很小,开车绕城一圈,一个半小时可以完成,待得久了,很无聊。我决心攻读硕士。我报读的南十字星大学主校区在新南威尔士洲的利斯莫市,新加坡有分校,有些课程需要在主校区完成。利斯莫距昆士兰洲的黄金海岸不远,不到二百公里,黄金海岸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我计划十一月去那里旅行。

十一月底的某一天,下午二点半,我抵达澳洲的黄金海岸,恰值春夏之交,外面下着小雨,风很大,我只穿了件单薄的外套,有些冷。我坐直达巴士到了市区,但没有提前订房,我认为如果一切都是提前做好安排,那旅行就失去了一种对未知的期待。

在市中心,到处能看到年轻的面孔和人流,他们充斥着大街小巷。一路都有迎面而来的男孩或女孩,不时伸出一只手,微笑着和你击掌,这样的场景让我兴奋,我喜欢年轻人的世界。

我喜欢这个城市,在街头溜达了好一会,才开始寻找住处。可所有的酒店和旅舍都告诉我:毕业季,成人礼,无房。这个季节,黄金海岸已被这些刚成年的年轻人们占据,他们用各种派对赤裸裸地表达需求,表达他们对生活,美酒和异性的欲望。

下午六时,我又冷又饿,精心准备的攻略也弄丢了,内心开始焦虑惶恐,不过我得打起精神,继续寻找住处,不然只能睡大街。天无绝人之路,半小时后,我找到了一家叫ISLANDER的背包客旅舍,那是我见过最大的背包客旅舍,共用二百多间房,一千多个床位。旅舍是一幢十层楼高的大楼,有停车场,独立的院子,宽敞的大堂,餐厅和酒吧。它有大酒店的配置和规模,只是没有设独立的单间,房间分为四人间和八人间,四人间三十澳元,八人间二十澳元,都是男女混合宿舍,整幢楼住的全都是背包客。这样的地方让我莫名兴奋,当旅舍前台确认他们还有少数床位时,我很庆幸。

我要了个四人间的床位,一楼二号房,室友为二男一女,长得高大帅气的男孩叫麦特,他戴着一个棕色的牛仔帽,嘴角一扬,有种坏男孩的味道,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西部牛仔。清秀的男孩子是杰米,刚满十八岁,来自英国,总是低着头,很害羞的样子。女孩是亚欧混血,名叫凯特,她身材匀称,脸蛋娇美,很漂亮,她的床位在我对面下铺,来自加拿大。凯特和杰米拿的是一年期的打工度假签证,可以边打工边旅行,麦特和我一样,短期游客,他一周后返回美国。我第一次听到打工度假签证,便向凯特打听,凯特说,这是澳洲政府面向全球青年推行的一项政策,三十岁以下都能申请,期限最长为一年,可以合法打工不用交税,但每个岗位不能超过六个月。难怪有这么多背包客聚集,我恍然大悟,澳洲地广人稀,却是背包客的天堂。我们随意坐在房间的地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谈着乱七八糟的见闻,大家都友善而热情,随后我们一起走上街头,一起探索这座城市的各种风情。

晚上,我们去了大堂左侧一家叫维加斯的清吧,各自买了自己的酒,喝了二三轮,那些坐在吧台上三三两两的男人们,看到凯特,都过来搭汕。凯特跟大家介绍我们是她的室友,这个称呼让我些尴尬,慢慢也就习惯了。男人们知道凯特单身,多了些放肆,我拉了拉凯特表示了我的担心。凯特说,你没看出他们都喜欢我吗?而且你也会保护我的,是吗?她用了保护这个词,我看看她身边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手臂都比我的大腿还粗。但我还是说,我会让你安全回房间的。尽管我和她也是刚认识,但她始终没有戒备我,这点让我认识到了“室友”这两个字的份量。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背包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谈一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3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0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09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8-03-26
  • 三玲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1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组充满诗意的随笔,读完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它们似乎是人生路上的一个个青春驿站。在这些驿站里演绎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只是,光阴流逝了,留下的是那些或深或浅的记忆。无论是在马来西亚遇到的中国女孩洁兰、还是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遇到的美国女孩凯特、亦或是在深圳遇到的英国女孩维姬、英国遇见的土耳其女孩艾玛,都曾在作者的心里荡起过涟漪。这些涟漪,也自然留在了读者的心里:美好、温暖……
  • 谢谢点评单身,年轻,则处处有涟漪

    回复

  • 必须说,标题,个人不喜欢,会让人误以为是一个阴谋与自伤的故事。实际上,作品整体基调阳光,堪称拿得起放得下;而且作者视野开阔,有一种“临大洋而天下小”的气度。一群年轻人,来自世界多国,对爱与哀愁的理解与表达,初看浅白,实则不失原则。在有礼貌的滥情与试探之下,有一颗颗渴望接纳的小心脏在怦怦跳动。如果说存在一种情感的全球化,那么他们,就是第一批勇敢的尝试者。当然,如果情绪表达能再深沉一些,就更完美了。
  • 谢谢点评!标题的确让人越看越别扭

    回复

  •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 回复
  •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3/26 15:06:41
    • 分享到:
  • 旅行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不仅开拓视野,还能体验生活,感受平时感受不到的乐趣。遇到的人物,发生的故事,还是人物背后的故事,都是值得收藏的回忆。旅行本身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和未知,值得作者去探索也值得读者去品味。
  • 谢谢,正是那种无限未知和可能才是旅行的魅力,可惜绝大部分人都受生活牵绊太多。包括我自己^_^

    回复

    • 红月亮5进士2018/03/22 05:40:08
    • 分享到:
  • 佳作不容错过,向老师学习!
  • 谢谢互相学习^_^

    回复

    • 三玲1布衣2018/03/21 09:15:45
    • 分享到:
  • 有的文字简洁,但是让人舒服,并且能铺展开画面。蛮好
  • 谢谢^_^我喜欢简单。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3/21 09:08:14
    • 分享到:
  • 像是欣赏完了一幅异域女子图
  • 好男人要懂得怎样去书写女人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48987
  • 7
  • 800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孙行者​老村旧事

    2018/8/11 16:11:16
  •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张夏玫瑰贺词

    2018/8/11 9:18:35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葳儿九厘米

    2018/8/10 19:32:07
  • 灰常喜欢这组诗。如此空灵、优雅、丰盈、充满哲思,却有写得如此从容、匀称、字句纯净,当真难得。草木溪涧,飞鸟蝴蝶,蜗牛黄蜂,山间万物,皆是诗的材料,又是诗本身。经由诗人的心灵过滤,无不亲切可感,值得把玩再三。更难得打通古今,以古典之意韵交融现代之形式、思想,把汉语的优美与性感体现得相当到位,让人读起来仿佛在京基100的空中空中餐厅喝李白带来的美酒。梧桐山有此知己,必须很傲娇。这组诗应该在冲奖之列。

    笑笑书生梧桐书简

    2018/8/10 13:00:56
  • 非常棒的故事结构!一个大而无当的浴缸,怎么放置进越来越小的生活空间里?主人公为此不停地折腾,穷尽办法,直至运回老家去,变成一个烫猪用的大缸,让人啼笑皆非。一出黑色幽默剧。梦想大而无当,而现实小而无奈。巨大反差、矛盾的设计,使整个故事极其紧凑好看。这是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它有一个非常棒的结构。为什么现在的文章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是没有找到独特的题材,二是没有找到好的结构。而《至尊浴缸》找到了。

    费新乾至尊浴缸

    2018/8/10 11:29:40
  • 大道至简,这组诗简洁而有内蕴,有哲思,有禅意。以古典嫁接现代,邻家不乏高手,比如郭金牛、李双鱼,从他们的现代诗中,能读出唐诗宋词的味道。鲁子这组诗,也能让人读出宋词的婉约与高远。他下笔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每一句都很有力量,有四两拔千斤之妙。好的诗歌,大抵就是用最精炼的语言,直抵心灵深处。不可增一字,不可少一字。就像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费新乾梧桐书简

    2018/8/10 11:11:51
  • 性格粗粝,古道热肠的娟姨跃然纸上。一个痴呆的被妻儿遗弃的余伯风烛残年里得到义工和邻居的帮助,总算得到了最后的人道关怀。这是一座有情义的城市,但城市的边边角角里有着无数寂寞可怜之人。中国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独生子女家庭太了,养老,始终是个社会隐忧。余伯的今天也许是很多人的明天。本文直面现实,把义工助老题材以及关注孤老的悲悯情怀结合得很好,没有实际参与经验,绝对写不出这样具体又细腻平静的良心文字。

    张夏古城的等待

    2018/8/9 16:1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