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休难休,家乡已成故乡
  • 点击:1207评论:22018/06/05 15:46


1

阿云今年下半年就要退休了。

这实在是一件不值得高兴的事,对阿云来说。

阿云有两个年龄,一个是她的真实年龄,父母和她以及老洪都记得很真切。一个是她身份证上的年龄,这个年龄,是三十年前,父亲去派出所帮她改的,至于为什么要改年龄,我后面会讲。

也就是说,按照身份证上的年龄,从法律层面讲,阿云今年将满五十周岁。必须得退休。

而事实上,阿云的实际年龄,今年才四十七岁。


2

来深圳打工之前,老洪在湖南老家的一个煤矿上开吊机,不用下井,算是比较安全的工作了。煤矿一年中死一两个人本是稀松平常的事,煤矿的效益好,花钱摆得平,但再兴隆的煤矿也招架不住一次死七八个人,于是被关了。

老洪本想在湖南谋点事做,离家近,离娘近。阿云说,你胃不好,冷一顿热一餐的,身体会垮掉。

老洪就来了深圳。那时,阿云在工厂里做车间的统计员。

老洪是个老实人。圆脸,平头,笑起来很憨。

刚进厂的时候,老洪上唇留着胡子,看上去显老,四十二岁的老洪看上去有五十岁。多年前,家乡的一位算命先生给老洪看过相,说老洪面善性弱,留个胡子,杀气重一些。

老洪的胡子后来被阿云剃掉了。


3

细算起来,阿云在这家工厂里打了十七年工了。

时间进入到2018年,阿云的心里便忐忑不安,人事部随时都会找她谈退休的事。也就是说,阿云在这家五金厂的打工生涯即将划上一个让她看来很不完美的句号。这是阿云所不愿看到的。阿云还想在工厂里打多几年工。

至少,再打八年工。阿云想,五年也好。

假如,真的要退休了,离开这家工厂,那也要在外面找点事情做,打临工也行。阿云这样谋划着。

回家?哪是不可能的。阿云说。

老洪也这么认为。


4

一提起退休,阿云就叹气,老洪也叹气。老洪一叹气,阿云就一腔怨恨。

阿云怨父亲改大了她的年龄。

阿云恨不负责任的派出所将老洪的年龄弄小了一岁。也就是说,今年五十二岁的老洪,实际上是五十三岁。按照身份证上的年龄,老洪还有八年就六十岁了。

阿云觉得,这是一件很吃亏的事。多打一年工嘛。老洪也这样无可奈何地认为。

无论如何,总得熬到退休吧,退休了,好歹有养老金。阿云和老洪在工厂里交了社保,但是,阿云的只交了十年,而老洪这个顽固分子,仅仅交了三年。这实在是一件头疼事。

理想的状态是这样,阿云退休后,由工厂补齐前面未交的社保,才能拿到退休金。而老洪,则必须做到退休,他的工龄才够十五年。


5

阿云和老洪现在越来越在乎社保了。

阿云在工厂里做了七年以后,才开始交社保。起初,工厂只给管理人员交社保,后来,政府对社保的事抓得严了,工厂也让员工买,但大多数人不愿意买,一则收入少了,二来也认为将来未必有什么用。阿云在犹豫了一两年之后,从2007年开始,还是买了社保。

老洪是典型的顽固派,坚决不买社保,阿云也没办法。直到2014年,迫于政府的压力,工厂强制性给所有人买社保,这其中就有老洪。而那时已经有交满十五年社保的退休员工,开始拿退休金了,尽管每月才七百多块钱,但阿云认为,总归是有保障的。

现在,一提起社保,阿云就骂老洪是傻瓜。老洪也承认自己是傻瓜。老洪也认识到了社保的重要性。

阿云和老洪所担心的,是在他们退休之后,工厂会不会补交之前几年未买的社保。

阿云盘算着,即使今年退休了,工厂补齐所有的社保,那么,她每月可以领到一千元出头的养老金,再打一打临工,生活依然过得去。


6

父亲电话里说,这么早就退休啊,顿一顿又说,让弟弟帮帮你。父亲那一顿,应该是愧疚的,阿云能感觉得到。嘴上说恨父亲改大了她的年龄,心里从没恨过。

阿云嫁给老洪那一年,才十七岁,父亲跑去派出所,将阿云的年龄改到二十岁,才扯了结婚证。

阿云的姐姐是嫁在同村的,两口子偶尔吵架,言语间不免伤及阿云父母,所以阿云发誓要远嫁,尽管当时村里一个小伙正在疯追阿云。巧在一个亲戚从湘谭来,提及阿云,牵了一条线,将八百里外的老洪和阿云拴在了一起。

阿云出嫁的时候,弟弟才刚读小学,而现在,已经在深圳有房有车有公司,是个小老板。父亲曾力劝弟弟回家,说是外面风大浪大,生怕有个闪失。

如果阿云有困难,弟弟一定会帮。但是阿云觉得,就目前而言,她真的没什么困难。她和阿洪已经渡过了困难时期。

老洪也说,虽然是姐弟,经济上往来,还是生份一点好。老洪的意思是,两个人四只手,虽然挣得少,日子紧巴些,照样过得了。伸手问别人要钱,老洪觉得有点嗟来之食的意思。


7

阿云和老洪住在工厂外边的农民房里,是个一房,卫生间和厨房连在一起,没有阳台,从卧室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二十米外的广深铁路。过一列火车,房间也要咣当好一阵。阿云说,习惯了,晚上不觉得吵。

租金每年都涨,现在都要五百六一个月了。阿云说,现在什么都涨,就是工资不涨。去年,工厂里没给工人加工资。

阿云做了两年普工后被提为车间统计员,其实工资差不多,不过不用在生产一线做了,相对轻松一些。老洪一直做普工,工厂里叫杂工。

老洪偶尔发朋友圈,晒阿云炒的菜或煮给他的药补蛋,很幸福的样子。老洪发了一张阿云的背影照,说,看美女了。不得不承认,阿云的身



  • 1
  • 关键词:底层老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6-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6/06 09:00:12
    • 分享到:
  • 人到中年,不堪重负身心疲倦,上须养老下须抚小,或打拼有成或依然草根,几多艰难几多辛酸?几多期许几多不甘几多盘算?老洪阿云,阴差阳错的一对夫妻,乡村踌进都市谋食,纠结退休年龄,恍惚家乡故乡,迷茫中透着凄凉。老痴先生以“非虚构”架构的文笔,或有原形,亦或就是身边的朋友,甚至就是自己的感受与经历。在一日千里的城镇化进程中,恍惚迷茫的感受或经历,绝非孤立的个别,或有普遍的代表性呢!问好先生
    • 老痴2018/06/09 14:24:19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留评,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老痴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2钻
  • 喝酒,写字。
  • 喝酒,写字。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5
  • 9153
  • 38
  • 8900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