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 点击:22729评论:72018/10/23 19:14

不敢相信,在6年前,我还一无所知的上沙村,转眼竟占去我一辈子十分之一的时光——如果一辈子按60年计算的话。

这和家乡的那个村庄不同,回过头再去看看上沙村的人,每一张面孔,竟然全部是生疏的,甚至,我叫不出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也许, 这都缘于上沙村是别人的村庄吧!

可是我的记忆里,分明认识过那么多人。


二房东


二房东是梅州人,是我在上沙村接触到的第一个人,6年时间,见面不足百次,但就这频率,已经是我在上沙村见面最多的人了。虽然和她见面全都是因为交租金的事情,而且每次时间不超过3分钟,但我仍记住了她穿着长裙气喘嘘嘘地跑到7楼的场景,记住她一边敲着隔壁的房门,一边嗓门很高地问,“家里有人吗?”的样子,也记得偶尔开玩笑后,她咧着嘴,昂着头,花枝乱颤的大笑……

二房东很爱笑,这是我跟她面对面沟通时,感觉到的。在其他场合遇到她的时候,倒是很少看她笑,常常一副愁眉不展的表情。那种表情,我并不陌生,因为,我也见过——在她提出涨租,我又提出抗议的时候。但往往的结果是,她嘟着嘴说,”我也没有办法啊,大房东要涨租,我只有服从安排。大房东时不时会打听这边的房租市场,房子能租多少钱,他比我还清楚……你如果不接受,那就只有搬家了……”

居无定所的人都知道,搬一次家有多麻烦。也正是这个原因,我一次一次妥协,一次一次接受了她涨租的要求。其实,这房租虽然涨了150块,比起周边来说,差不多户型的房子,并不算贵。

有天晚上,我在外面上课。回到住处时,才发现钥匙丢在办公室了。我试着联系二房东,去拿她家的备用钥匙。看到我的信息后,她马上回复说,“我在陪女儿练琴,大概半个小时后回来,我打车回,很快的,你到10巷4号102等我……”

那是我第一次去她的住所。和大部分城中村楼房的首层一样,一楼是饭厅和厨房,二楼是卧室。看我到了门口,她赶紧从沙发后面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看上去很有历史的月饼盒子,打开来看,里面是一串串钥匙。“都在这里,3号楼的钥匙都在这里,你自己找一下,上面贴着标签,704。”她说着,就把装钥匙的月饼盒递给我。

二房东,三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很高,一头染过色的头发,做成大波浪的效果,走起来路,波浪一起一伏。有时候会在小巷里看到她和她的大女儿,很漂亮。她也总是很骄傲地揽过她,说,“这是我女儿,大提琴拉得非常棒……”每每这时,我总是很客套地回应,“厉害,厉害!”我实在找不出什么词来夸奖她。

二房东的两个女儿,都高挑漂亮,虽然只有10岁左右,但已经出落得相当俊俏。而她的儿子,相比之下,倒有些逊色——皮肤黑黑的,身子壮壮的,不过也算是个帅气的小男生。后来,见到二房东的老公,才发现,基因真的是个奇迹。

前不久,在二房东的朋友圈,看到她女儿获得了全国比赛某个奖项的消息,我点了一个赞。点评了一句:恭喜恭喜棒棒哒!

二房东很快回复:谢谢!

这样的形式,像极了我们的关系。有着合作关系的客套,也有着普通朋友间的适当迎合。我相信,她不看微信,不看租房合同,一定想不起我的名字。就像我,总不记得她姓甚名谁一样。



卖鱼佬


楼下有一家菜店,200平方的面积,蔬菜、水果、鸡鸭鱼肉、海鲜等等,一应俱全。

和附近的大型超市比起来,这里的蔬菜新鲜而且价格便宜。很多人会被店门口标注着“0.29元一斤的大白菜,0.69元一斤的大萝卜”的广告牌给“惊”住了。确实很难想象,在深圳这样的城市,还有这么便宜的蔬菜。

住在上沙的6年,我的餐桌上的菜肴,基本上都来自这里。一来二去,就和里面的整菜员、收银员熟络了。

这种熟络仅限于我是顾客,他们是店员的关系。在路上遇到,我能认出他们,他们未必会认得我。所以,有时候,在路上遇到,我会故意走进路边的其他商店。

有些关系,离开了特定场合,打招呼都尴尬。

他是那个菜店里的卖鱼佬,经常听到他牛哄哄地对讨价还价的顾客说“不讲价,讲价请去别处买。”我心里暗想,啥时候卖鱼的,也这么拽了?

有次,我去买海鲜,正遇上他跟一个大妈吵架——据说是大妈在装虾的水池里,一只一只捏虾,然后捏了十几分钟,说一句不新鲜,就将挑出来的几十只虾,一股脑儿又倒进了虾池。

这下卖鱼佬不愿意了,要她把那些奄奄一息的虾全买走。“这虾也不多,就三斤,你这么大力气,一只一只都捏得差不多了,买回家好好补补……”

不少人围上来看热闹,大妈就摆出了“我是上帝”的架式,“我买活虾,难道我看看虾是死是活错了吗?这虾本来就不新鲜,如果活蹦乱跳的虾,我拿一下就会死了?”

“这虾都是一早上岸的,你这样一个一个捏,水都让你搅浑了,能不死啊?废话少说,你不买这个虾,今天你就不要走了……”

我赶紧走开了,因为我一直信奉,看热闹的,从来没有好意外。

有天上午,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要来吃饭,还特别强调要吃那次吃的“干煸鱼”。我一看时间不早了,赶紧下楼去买鱼。结果,进了菜店,一摸口袋才发现,钱包没带,手机也没有带。我可是住在没有电梯的7楼啊,这可如何是好?我试着给那个卖鱼的说了一下,“老板,我想来买鱼的,结果刚才才发现,手机钱包都没有带,能不能先赊给我,等一下我再还你? ”

“没事,你要啥鱼?大的小的?”仍是往日那听起来牛哄哄的腔调,但此刻,竟然有些豪放。

“来条鲳鱼,一斤半左右就好。”朋友点名要吃的“干煸鱼”,就是不加水干煸闷成的“鲳鱼”。锅里加入适量的食用油之后,葱姜爆锅,将鱼放入油里煎两分钟,然后加入大料、蒜瓣、香菇等,继续干煸,然后加入酱油和醋,小火闷烧片刻即可出锅。因为时间短,且不加水,只能选取肉薄的鱼。鲳鱼肉薄,煎两分钟就差不多熟了,点了酱油醋再闷烧一下,就可以熟透了。因为是快烧烹制,鱼肉外焦里嫩,分外美味。

正陷在做鱼的回忆里,鱼就杀好了,“这鱼一斤四两,21元,再给你9块,你买配料。”卖鱼佬说着,一手递过来一张五元的纸币和四张一元的纸币,一手递过来装鱼的胶袋,“你回头还我30块就好。”

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不停地点着头,收下了卖鱼佬的钱。那一刻,我想,我们在有时候看到的所谓的“坏人”,也许并不坏,甚至是一个好人。

当我摘除那个有色眼镜,再去菜店买菜的时候,远远看到他在那里,人还是那个人,表情也还是那表情,却明显地感觉到比以前有了很多亲和力。

也许, 有些距离,是因为不了解。只是,有些了解,永远没有机会。

他肯赊鱼给我,一定把我当作认识的人,或者是觉得我是个面熟的人。同样的,他换掉那个菜店的工作服,再做个酷酷的发型,在路上遇到,我未必能认出他。

我认识的,只是那个菜店里的卖鱼佬。其他信息,一概不知。

若有缘相见,不必问你的名字;若明日天涯,又何必问你的名字?我想,我们很多人,都因为这个原因,把很多疑问吞回了肚里。

真的,很多问题,不必问。


理发师


住处附近有个发廊,店名纤手。店主原是一个江西小伙,30岁左右的年纪,相貌普通,常常身着小镇青年的服装。在深圳,哪怕是在城中村,看起来,都有一些和深圳格格不入的感觉。发廊生意一直不太好,到他店里剪发的,多是快递小哥、搬运工、各种临时工等,我来来去去经过那里数十次,也不过看到两三次有女宾在洗头。

我在那里理发的时候,店里只有我和他。他感叹深圳的花销太大,说这里的姑娘都很物质,说自己工作多年,还没有攒到钱,说自己的女朋友因为自己穷,跟了别人……从他的嘴里,我没有听到过一条好消息。他的每一条信息里,都包含着怨气。

最后一次去理发的时候,他说他的侄子要跟他妈妈一起来深圳了,他要去看看她们。“他们过来了,很烦的,小侄子又超级调皮。只能住我哥那里,我这里住不下的……”

几天之后,经过那家发廊,看到了一个衣着鲜亮的时尚小伙,正在帮一个美女烫发。仔细一看房间布局也有调整,设施也有增加,就连灯光也美了不少。我这才明白,原来,这发廊被江西小伙转让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衣着光鲜,面容白皙的理发师,很快吸引了众多女顾客和白领阶层。虽然价格比以前贵了三分之一,人却比以前明显多了起来——至少,我每次去的时候,前面至少要等三到五位。

和江西小伙不同,这个东北小伙有着开朗的性格,室内的音箱里一直放着流行歌曲,都是大家可以跟着哼的那种。东北小伙爱聊天,讲他们那里的二人传,讲东北人谈恋爱的风俗,讲自己闹的笑话……

有次他问我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快餐,我推荐了一家砂锅饭。“只是不知道你这个东北人,是否能吃得习惯了,我个人感觉是不错的。”后来,我去了那家砂锅店,给他拿来了订餐小卡片。再去理发的时候,东北小伙告诉我,“那砂锅不错,尤其是腊肠双拼,贼香……”

和他聊理发行业的规则,他说,“理发,是美的需要,更是基本生活的需要。不修边幅,怎么说,也都是贬义词。如果条件允许,我相信,没有人会不修边幅。 我们做这行的,就更要把自己装扮得好好的,我想,你肯定不会到一间看起来脏乱差的发廊理发,也不敢将你的发型交给一个外表看起来很邋遢的理发师……”

我突然想到了之前的那个理发师。很多岗位,都要从对自己有要求开始的。

前不久,经过那家发廊,看到东北小伙仍和以前一样忙着,边上多了一个洗头的小工。对面二手家具店老板告诉我,“生意太好,忙不过来,他请了一个小工,专门帮客人洗头,吹风……”

这是我见到的,关于“好项目,好地段,还需要适合的人去做”的最好证明。

我扫码付款给他,知道他叫小军。而对我,他亲热地叫“哥”。这应该是他对所有成年男性的称呼。走出他的发廊,他不一定会记得,或者是他愿意认我这个“哥”。


馒头店老板


在塘宴七街,有一条长约500米的小巷子。之所以,叫它小巷子,因为它不足四米宽,蜿蜒在林立的民房间。在这小巷两旁,却密集地排列着上百家店铺。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

作为一个北方人,对馒头的感情一直很深厚,这种感情只属于那种有弹性有韧性的北方馒头,像南方那种软软的,跟面包一样的馒头,北方人多数吃不习惯。而在这个狭长的巷道一旁,就开着一家北方馒头店。

每次经过,我都能闻到小麦的香味,那种香味,时常能让我想到年少时,在厨房里母亲掀开蒸馒头锅盖的场景。

“老面馒头,不用发酵粉。”第一次光顾,老板就这样告诉我。老板是安徽人,黝黑的皮肤,眼睛很亮。我相信他说的话,从此,我成了他家店铺的常客。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上沙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30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18-10-29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 小宇2018/10/26 15:15:12
    • 分享到:
  • 离开上沙几个月了,这篇文章,算是对那5年半的一个总结。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一转身,就再也不见了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10/23 20:13:29
    • 分享到: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 小宇2018/10/26 15:14:07
    • 分享到:
  • 作为一名生活在深圳的打工者,日常接触的人群,就是这些啊,是他们组成了我的生活,成就了我的日常。感谢黄老师!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10/23 19:31:35
    • 分享到: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 回复
  • 反应真快,下次再来篇真正的访谈。
    • 小宇2018/10/26 15:15:46
    • 分享到:
  • 应该会有一篇真正的访谈。待我找到“精彩”的人选。

    回复

  • 最近来访
  • 李玉
  • (江湖无名号)
  • 5进士
  • 4星
  • 3钻
  • 爱生活,爱奋斗!背井离乡的70后。个人公众号:id:li39894951不可理玉
  • 爱生活,爱奋斗!背井离乡的70后。个人公众号:id:li39894951不可理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1
  • 124832
  • 48
  • 22330
  • 第一次参加深圳的文学比赛,第一次投稿亦是7.27号,第一次还知道有一个睦邻文学,对于一个文学爱好者能见证各位大咖的杰作是很大的荣兴,元罗老师亦是杰出的推行者,一年花开花落,睦邻大奖作品亦是开花结的果,可谓大获丰收,硕果累累。开启深圳美的篇章,当然亦有一群默默的评论者,互动者积极点燃了深圳的文明之火🔥

    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22 21:09:27
  • 在丰收节即将到来之际,非常有幸品读到这篇由“新邻家人”书写的歌颂躬耕在农田之上的父母的短诗。在我看来,诗歌虽然短小,感恩气息却处处飘香。尤其难得的是,在深圳这座以快节奏著称的大都市中,尚有不少人有意改变行走方向,登上凤凰山,为农作物丰收祈福,为在田间辛勤劳作的父母祝福,顿时给人一种“不忘初心”的感觉。

    黄元罗千万年的愿

    2019/9/22 10:40:56
  • 作者刻画的这个“老小孩”,其实是一位老英雄,是一位眷恋故土的抗战老兵。和很多当年离开祖国大陆的老兵一样,他们心中深藏着满满的家国情怀,他们有功于那场伟大的抗战,即便是在海峡那边,仍心心念念故乡。这是一种最纯粹的情感,正如同孩子眷恋他的娘亲一般简单到让人震撼。 余光中诗中的那份乡愁,朴实无华,血浓于水的那份割舍不断的感情,会在不远的将来让曾经的天堑变通途。 既然我们共享着太平洋的风,就让它吹过一切。

    百姓读者老小孩

    2019/9/21 11:58:55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