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遗失
  • 点击:22703评论:22018/12/25 11:16

1

这是一次看似寻常的旅行。

第一次坐飞机,张高科有些小紧张。但真正令他不安的,是返程过安检时,他才想起把电脑遗失在高铁上了。

导游周小影一边打电话挂失,一边安慰他。

那台国产电脑跟他四五年了,不值几个钱,但他仍有些着急,毕竟电脑跟手机一样,用得越久越不该丢失。张高科非官非商,更不是明星大腕儿,但他写过不少小说和传记。自己的故事丢了就丢了,可别人的故事,特别是那些虚虚实实的文章和受访者信息,若被人大白于天下,怎么讲都挺麻烦的。更揪心的是,里面还有安以琪的照片和一篇尚未完成的写周小影的稿子。

“电脑怎么就丢了呢?”妻子李笑笑在电话里问。

是啊,电脑怎么就丢了呢?面对妻子的责问,张高科自己也搞不明白。如果真要找原因,恐怕只能怪黄山那场大雪加重了他的感冒。服了感冒药,人就恍惚了,云里雾里了。在云里雾里把电脑丢了,似乎又挺正常的。

登机返回深圳前,他只能这么给李笑笑解释了。他说:“本来是去学习的,谁晓得会这样呢?谁愿意丢呢?你说怎么办?当自费旅游呗。我写多两个稿子买个新的咯。”

“你以为你是莫言啊?随便写个稿子就能卖钱?你怎么不把人丢了呢?感冒了?怕是吃错药了。老娘今晚加通宵,懒得说你。究竟怎么弄丢的,你自己好好想想。”李笑笑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过完安检,同伴们说说笑笑向登机口走去,脸上虽有疲态,内心却是满足的。大家在南方待久了,能在黄山上见到雪,怎么说也算缘分。电脑确实落在高铁上了,能否失而复得,不是你李笑笑吵了闹了所决定的。

落机后,张高科走在队伍最后面,情绪低落。机场离家不远,过几站地铁再转一次大巴就到了。有一站地铁从地面经过,他站在车厢里,望望窗外的小雨,再看看别人的装束,能明显感受到温暖的深圳在他离开后也开始降温了。

这是个周六,时值下午,车厢里较为拥挤,一个小女孩大概发现他真的病了,站起来让座,张高科便坐下了。

这条经过机场的地铁是深圳众多地铁中车速最快的。看着窗外的景物,他觉得人回到了深圳,心仍在高铁上,脑海里便浮现出这近一周的历程。

这次外出学习本来要求各下属单位领导去的,领导说年底忙,就安排了张高科去。按常理,这样的机会确实轮不到临时工张高科。有那么一两天,他几乎不敢看同事们的脸。特别是老王和老黄,还当着面问领导怎么不按常理出牌?领导说你们去的地方还少吗?又不是上月球游太空!人家老张来单位好几年了从没出去走走,这文化部门组织的培训就得文化人参加嘛,你们也真是的!

第一次坐飞机,免费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这对于年近五十的张高科来说,确实难得。第一次坐飞机谁都会紧张的,那种悬空的紧张与好奇犹如古时出嫁的姑娘胸口藏着的兔子,慌乱与惊喜随时都会从心窝里蹦出来。住处离机场不远,常有飞机从头顶掠过。婚后二十多年来,夫妻俩还从未有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游,所有的长途旅行都是回家。回家多在年末岁尾,春运,你离机场再近人家也不会少收一块钱。平时呢,李笑笑又爱唠叨,说人家开着奔驰宝马满世界跑了,老娘连飞机都没坐过,白活了。张高科说不就飞机嘛,过年去坐呗。但真到过年了,女人又不停催他抢火车票,说坐飞机钱都扔空气里了,来来回回得一个月工资呢。

两口子过日子,女人怎么说似乎都有道理。临行前,李笑笑一边收拾行李一边交待张高科:“出去了少喝酒少说话,少发朋友圈少加微信好友,别给老娘惹事。”张高科用枕头垫着屁股,双脚搁在床架上,正躺着给大脑“充血”。年初体检时医生说他脑子缺氧,睡觉时最好双脚高过脑部,让血液倒流,让大脑充分休息。想到得在空中飞两小时,飞机起降时特别难受,群里说还要爬黄山,前前后后折腾好几天,他便觉得临行应该给脑子充充血补补氧。

他一边补氧一边看学员名单,过了一阵儿才说:“人家都是领导,我一临时工能不陪酒?陪酒能不说话吗?酒局上说得越多喝得就越少,你是想我多喝酒呢还是多说话?”

“陪酒?你都陪过谁呀?你那么会陪怎么还是个临时工?”李笑笑拍拍背包,接着嚷,“带上羽绒服哈,那地方离黄山近,万一上山呢?”

“去黄山?想得美哟!叫你平时多看点新闻联播吧你偏偏要玩抖音。”

“去不去也带上厚衣服,电脑搁家里。出去就安心学习,几十年都荒废了,不信这么几天你还能写出个经典来。”

“衣服能塞几件塞几件,电脑我挎肩上。行李太多得托运,没坐过飞机,事情别整复杂了。”

“托运要钱吗?”李笑笑企图把那件蓝色羽绒服塞进去,没成功。

“钱不是问题,主要是嫌麻烦,羽绒服就别塞了。要是真冷,上完课我就在酒店里写东西,免得你东想西想。”张高科躺了半个多小时,觉得头不怎么昏眼不怎么花了,气儿也顺畅了。他坐起来,一边点烟一边说:“电脑是一定要带的,年底单位事多,万一有紧急材料要写呢?”

“你是怕电脑丢家里被我偷看吧?老娘才没那闲工夫呢。”李笑笑笑了笑,又说,“不跟你废话了,我得去车间了。”

出发前,他又看了一遍行程安排:周一上午大家在深圳机场集合,抵达合肥用午餐,下午现场教学,参观李鸿章故居;第二天举行开班典礼后,专家课堂授课;第三天上午现场教学,参观战争博物馆及安徽名人馆,下午专家课堂讲授;后三天去黄山,现场教学,学习徽州文化,然后原路返回深圳。

黄山在深圳与合肥之间,干吗要绕一圈呢?张高科不太明白。


2

那是十二月初的一天,天气晴朗。张高科坐在F位,靠窗。第一次悬在空中,第一次在蓝天白云中穿梭,第一次看到生活多年的城市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第一次觉得珠江像一条腰带广深高速像安以琪的一根白发,第一次感受到云海苍茫恍若梦境,第一次面对空姐甜蜜的微笑和亮闪闪的眼眸,他时而盯着窗外,时而望着舱顶,时而凝视着椅背上“你的救生衣就在座位下方”的提示。后来,他有些困了,便拉下窗罩闭上眼睛,以缓解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飞机突然颠簸了两下,额头上突然冰冰的,滑滑的,似乎有一只手在眼前晃动。他睁眼一看,左侧的导游周小影正微笑着看他。

“张老师,您发着烧呢,我这里有药,下机后给您。”

无论长相还是微笑,这周小影看上去都跟那些空姐差不多,只是妆化得浓了些。她的脸看起来很白,眼影很重,笑起来眼角两条鱼尾纹,偏瘦,年龄让人难以猜透。她语速很快,安检前,关于旅行安全和沿途景点讲得头头是道,赢得到了同伴们的阵阵掌声。张高科做了一个深呼吸,确实感冒了。他朝周小影点点头,舔舔嘴唇,看了看那双白白的、冰冰滑滑的手,突然打了两个寒战。

他再次闭上眼睛,摸了摸额头。手心发热,额头发烫,口干,舌燥,鼻塞。是的,下机后要点药,他想。

这飞机比张高科想像的要小。周小影看上去有些疲惫,登机后便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搭在略微浮肿的眼胞上,口红鲜艳,嘴角的绒毛令人时不时颤动两下,白衬衫上的胸花微微起伏,那齐耳短发又让人觉得她是一位严肃的中学老师。躺在“哄隆隆”的机舱里,张高科浑身发紧,偶尔睁眼斜她一眼。

午餐时,周小影醒了。她只吃了两口米饭和几粒萝卜丁。为了赶飞机,张高科没吃早餐,提前三小时到了机场。他是真饿了,一盒饭没几下便扒拉光了,还打了一个嗝。饭后一支烟,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但火机被安检收掉了。就算有火机这飞机上也是不能抽烟的,这一点他还算清楚,而且广播里还不时传来安全提示和行程播报。

这将是一次怎样的旅行呢?会特别难受特别无聊吗?他又看了看旁边的导游周小影,然后拉开窗罩。云海不见了,脚下的山河不见了。飞机在茫茫迷雾中穿行,机翼时不时颤抖两下,有时轻微有时剧烈。机舱内座无虚席。他们团有四十多人,此外多是小学高年级女生。孩子们闹哄哄的,讲着标准的普通话,很难分辨她们是从深圳出发还是返回合肥。她们在机舱里来去自如,时不时跟身边的同伴或空姐开着玩笑,似乎早已习惯了飞行。看着她们无拘无束的样子,张高科想起了老家的两个女儿。

他结婚比较晚,大女儿刚上高三,从未出过远门,连火车都没见过,就别说坐飞机了。小女儿刚上大班,是李笑笑早年在深圳怀上的。李笑笑在老家坐完月子,又带着她返回深圳一边喂奶一边上班,半年后又送回了老家。大女儿便常常取笑妹妹是出过远门坐过火车的人,怎么就那么调皮呢?除了调皮,小女儿也特别爱笑。这些年里,心情不好时,张高科就翻出她们的照片看看。但手机关了,这整个飞行过程他要么盯着窗外要么闭上眼睛。身旁的周小影比他安静。或因登机前她讲了太多的话,只有这时候她才可以眯一会儿。大女儿明年就高考了,成绩不太理想,将来做个导游合适吗?不太合适,张高科想,她跟老子一样,天生不爱讲话,似乎跟这世界隔着一层厚厚的皮。

这么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后他又想,如果飞机有足够多的油一直飞下去会是什么感觉呢?会象MH370那样无影无踪吗?其实这些问题登机前他就想过了,此时不过又重复想了几遍。后来他似乎又想明白了。这些空乘人员,那些跨国公司老总,还有身边的导游周小影,飞行已成为他们的日常生活,且来去自如。天空如此辽阔,云海如此苍茫,人浮于云层之上,那些人世间的纷争计较便显得虚无飘渺了。

飞机穿过云层降落时,张高科看了看胸前的电脑包。电脑里不是也有她们的照片吗?电脑里不但有孩子们的照片,还有高中同学安以琪的照片。只是,自己和安以琪已半年没再联系了。这半年里,他常常想念她,特别是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比如半夜醒来坐在客厅里抽烟,或者独自走在雨里,或者呆坐在办公里,那种想念就更为强烈。

张高科没打开电脑看照片,飞机急速下坠的瞬间,女儿们不见了,脑海里全是安以琪的影子。

飞机平稳落地。

天空下着小雨,时不时刮着北风。未等张高科开口,导游周小影给了他一把伞和两包感冒冲剂,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酒店备有姜汤,到时记得多喝两杯。

时间已是午后一点过,抵达酒店前,一行人在中途先用了午餐。据领队讲,这几日的住行及大小事务周小影均已安排妥当,大家一切行动听指挥。看她轻车路熟的样子,作为导游,显然经常跑这条线。酒水也是小影提前为大家备好的,她把自己安排在了张高科同桌。午餐比张高科预想的要丰富。餐厅坐落在一个山窝里,大巴进山时,路旁的树枝被挂得“吱啦啦”响。这是一处极为雅致的徽派庭院,白墙青瓦,红门雕窗,院内天井左侧有一株杜鹃,右侧是一盆老茶树。就餐前张高科去了洗手间,出来发现只有上席还有个空位,便坐了。那正好对着天井,院内景致尽收眼底。小影背靠天井,着一袭白绒大衣,粉色丝巾扎在胸口里,恰好映衬着屋外的绿影和天空细密的雨丝。张高科吃一筷子菜,看一眼屋外的杜鹃,目光掠过小影长长的睫毛时,脑子里便闪现出安以琪年轻时的模样。

  • 1
  • 2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安以琪周小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6000,共计46000
  • 2018-12-31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2-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8/12/26 15:51:50
    • 分享到:
  • 想想第一次座飞机起初有点小激动,一路平稳跟高铁别无二致,就没了兴头。文章不错,后面还会关注。
    • 米欣2018/12/26 17:06:16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米欣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5542
  • 5
  • 65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