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遗失
  • 点击:33251评论:22018/12/25 11:16

1

这是一次看似寻常的旅行。

第一次坐飞机,张高科有些小紧张。但真正令他不安的,是返程过安检时,他才想起把电脑遗失在高铁上了。

导游周小影一边打电话挂失,一边安慰他。

那台国产电脑跟他四五年了,不值几个钱,但他仍有些着急,毕竟电脑跟手机一样,用得越久越不该丢失。张高科非官非商,更不是明星大腕儿,但他写过不少小说和传记。自己的故事丢了就丢了,可别人的故事,特别是那些虚虚实实的文章和受访者信息,若被人大白于天下,怎么讲都挺麻烦的。更揪心的是,里面还有安以琪的照片和一篇尚未完成的写周小影的稿子。

“电脑怎么就丢了呢?”妻子李笑笑在电话里问。

是啊,电脑怎么就丢了呢?面对妻子的责问,张高科自己也搞不明白。如果真要找原因,恐怕只能怪黄山那场大雪加重了他的感冒。服了感冒药,人就恍惚了,云里雾里了。在云里雾里把电脑丢了,似乎又挺正常的。

登机返回深圳前,他只能这么给李笑笑解释了。他说:“本来是去学习的,谁晓得会这样呢?谁愿意丢呢?你说怎么办?当自费旅游呗。我写多两个稿子买个新的咯。”

“你以为你是莫言啊?随便写个稿子就能卖钱?你怎么不把人丢了呢?感冒了?怕是吃错药了。老娘今晚加通宵,懒得说你。究竟怎么弄丢的,你自己好好想想。”李笑笑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过完安检,同伴们说说笑笑向登机口走去,脸上虽有疲态,内心却是满足的。大家在南方待久了,能在黄山上见到雪,怎么说也算缘分。电脑确实落在高铁上了,能否失而复得,不是你李笑笑吵了闹了所决定的。

落机后,张高科走在队伍最后面,情绪低落。机场离家不远,过几站地铁再转一次大巴就到了。有一站地铁从地面经过,他站在车厢里,望望窗外的小雨,再看看别人的装束,能明显感受到温暖的深圳在他离开后也开始降温了。

这是个周六,时值下午,车厢里较为拥挤,一个小女孩大概发现他真的病了,站起来让座,张高科便坐下了。

这条经过机场的地铁是深圳众多地铁中车速最快的。看着窗外的景物,他觉得人回到了深圳,心仍在高铁上,脑海里便浮现出这近一周的历程。

这次外出学习本来要求各下属单位领导去的,领导说年底忙,就安排了张高科去。按常理,这样的机会确实轮不到临时工张高科。有那么一两天,他几乎不敢看同事们的脸。特别是老王和老黄,还当着面问领导怎么不按常理出牌?领导说你们去的地方还少吗?又不是上月球游太空!人家老张来单位好几年了从没出去走走,这文化部门组织的培训就得文化人参加嘛,你们也真是的!

第一次坐飞机,免费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这对于年近五十的张高科来说,确实难得。第一次坐飞机谁都会紧张的,那种悬空的紧张与好奇犹如古时出嫁的姑娘胸口藏着的兔子,慌乱与惊喜随时都会从心窝里蹦出来。住处离机场不远,常有飞机从头顶掠过。婚后二十多年来,夫妻俩还从未有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游,所有的长途旅行都是回家。回家多在年末岁尾,春运,你离机场再近人家也不会少收一块钱。平时呢,李笑笑又爱唠叨,说人家开着奔驰宝马满世界跑了,老娘连飞机都没坐过,白活了。张高科说不就飞机嘛,过年去坐呗。但真到过年了,女人又不停催他抢火车票,说坐飞机钱都扔空气里了,来来回回得一个月工资呢。

两口子过日子,女人怎么说似乎都有道理。临行前,李笑笑一边收拾行李一边交待张高科:“出去了少喝酒少说话,少发朋友圈少加微信好友,别给老娘惹事。”张高科用枕头垫着屁股,双脚搁在床架上,正躺着给大脑“充血”。年初体检时医生说他脑子缺氧,睡觉时最好双脚高过脑部,让血液倒流,让大脑充分休息。想到得在空中飞两小时,飞机起降时特别难受,群里说还要爬黄山,前前后后折腾好几天,他便觉得临行应该给脑子充充血补补氧。

他一边补氧一边看学员名单,过了一阵儿才说:“人家都是领导,我一临时工能不陪酒?陪酒能不说话吗?酒局上说得越多喝得就越少,你是想我多喝酒呢还是多说话?”

“陪酒?你都陪过谁呀?你那么会陪怎么还是个临时工?”李笑笑拍拍背包,接着嚷,“带上羽绒服哈,那地方离黄山近,万一上山呢?”

“去黄山?想得美哟!叫你平时多看点新闻联播吧你偏偏要玩抖音。”

“去不去也带上厚衣服,电脑搁家里。出去就安心学习,几十年都荒废了,不信这么几天你还能写出个经典来。”

“衣服能塞几件塞几件,电脑我挎肩上。行李太多得托运,没坐过飞机,事情别整复杂了。”

“托运要钱吗?”李笑笑企图把那件蓝色羽绒服塞进去,没成功。

“钱不是问题,主要是嫌麻烦,羽绒服就别塞了。要是真冷,上完课我就在酒店里写东西,免得你东想西想。”张高科躺了半个多小时,觉得头不怎么昏眼不怎么花了,气儿也顺畅了。他坐起来,一边点烟一边说:“电脑是一定要带的,年底单位事多,万一有紧急材料要写呢?”

“你是怕电脑丢家里被我偷看吧?老娘才没那闲工夫呢。”李笑笑笑了笑,又说,“不跟你废话了,我得去车间了。”

出发前,他又看了一遍行程安排:周一上午大家在深圳机场集合,抵达合肥用午餐,下午现场教学,参观李鸿章故居;第二天举行开班典礼后,专家课堂授课;第三天上午现场教学,参观战争博物馆及安徽名人馆,下午专家课堂讲授;后三天去黄山,现场教学,学习徽州文化,然后原路返回深圳。

黄山在深圳与合肥之间,干吗要绕一圈呢?张高科不太明白。


2

那是十二月初的一天,天气晴朗。张高科坐在F位,靠窗。第一次悬在空中,第一次在蓝天白云中穿梭,第一次看到生活多年的城市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第一次觉得珠江像一条腰带广深高速像安以琪的一根白发,第一次感受到云海苍茫恍若梦境,第一次面对空姐甜蜜的微笑和亮闪闪的眼眸,他时而盯着窗外,时而望着舱顶,时而凝视着椅背上“你的救生衣就在座位下方”的提示。后来,他有些困了,便拉下窗罩闭上眼睛,以缓解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飞机突然颠簸了两下,额头上突然冰冰的,滑滑的,似乎有一只手在眼前晃动。他睁眼一看,左侧的导游周小影正微笑着看他。

“张老师,您发着烧呢,我这里有药,下机后给您。”

无论长相还是微笑,这周小影看上去都跟那些空姐差不多,只是妆化得浓了些。她的脸看起来很白,眼影很重,笑起来眼角两条鱼尾纹,偏瘦,年龄让人难以猜透。她语速很快,安检前,关于旅行安全和沿途景点讲得头头是道,赢得到了同伴们的阵阵掌声。张高科做了一个深呼吸,确实感冒了。他朝周小影点点头,舔舔嘴唇,看了看那双白白的、冰冰滑滑的手,突然打了两个寒战。

他再次闭上眼睛,摸了摸额头。手心发热,额头发烫,口干,舌燥,鼻塞。是的,下机后要点药,他想。

这飞机比张高科想像的要小。周小影看上去有些疲惫,登机后便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搭在略微浮肿的眼胞上,口红鲜艳,嘴角的绒毛令人时不时颤动两下,白衬衫上的胸花微微起伏,那齐耳短发又让人觉得她是一位严肃的中学老师。躺在“哄隆隆”的机舱里,张高科浑身发紧,偶尔睁眼斜她一眼。

午餐时,周小影醒了。她只吃了两口米饭和几粒萝卜丁。为了赶飞机,张高科没吃早餐,提前三小时到了机场。他是真饿了,一盒饭没几下便扒拉光了,还打了一个嗝。饭后一支烟,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但火机被安检收掉了。就算有火机这飞机上也是不能抽烟的,这一点他还算清楚,而且广播里还不时传来安全提示和行程播报。

这将是一次怎样的旅行呢?会特别难受特别无聊吗?他又看了看旁边的导游周小影,然后拉开窗罩。云海不见了,脚下的山河不见了。飞机在茫茫迷雾中穿行,机翼时不时颤抖两下,有时轻微有时剧烈。机舱内座无虚席。他们团有四十多人,此外多是小学高年级女生。孩子们闹哄哄的,讲着标准的普通话,很难分辨她们是从深圳出发还是返回合肥。她们在机舱里来去自如,时不时跟身边的同伴或空姐开着玩笑,似乎早已习惯了飞行。看着她们无拘无束的样子,张高科想起了老家的两个女儿。

他结婚比较晚,大女儿刚上高三,从未出过远门,连火车都没见过,就别说坐飞机了。小女儿刚上大班,是李笑笑早年在深圳怀上的。李笑笑在老家坐完月子,又带着她返回深圳一边喂奶一边上班,半年后又送回了老家。大女儿便常常取笑妹妹是出过远门坐过火车的人,怎么就那么调皮呢?除了调皮,小女儿也特别爱笑。这些年里,心情不好时,张高科就翻出她们的照片看看。但手机关了,这整个飞行过程他要么盯着窗外要么闭上眼睛。身旁的周小影比他安静。或因登机前她讲了太多的话,只有这时候她才可以眯一会儿。大女儿明年就高考了,成绩不太理想,将来做个导游合适吗?不太合适,张高科想,她跟老子一样,天生不爱讲话,似乎跟这世界隔着一层厚厚的皮。

这么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后他又想,如果飞机有足够多的油一直飞下去会是什么感觉呢?会象MH370那样无影无踪吗?其实这些问题登机前他就想过了,此时不过又重复想了几遍。后来他似乎又想明白了。这些空乘人员,那些跨国公司老总,还有身边的导游周小影,飞行已成为他们的日常生活,且来去自如。天空如此辽阔,云海如此苍茫,人浮于云层之上,那些人世间的纷争计较便显得虚无飘渺了。

飞机穿过云层降落时,张高科看了看胸前的电脑包。电脑里不是也有她们的照片吗?电脑里不但有孩子们的照片,还有高中同学安以琪的照片。只是,自己和安以琪已半年没再联系了。这半年里,他常常想念她,特别是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比如半夜醒来坐在客厅里抽烟,或者独自走在雨里,或者呆坐在办公里,那种想念就更为强烈。

张高科没打开电脑看照片,飞机急速下坠的瞬间,女儿们不见了,脑海里全是安以琪的影子。

飞机平稳落地。

天空下着小雨,时不时刮着北风。未等张高科开口,导游周小影给了他一把伞和两包感冒冲剂,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酒店备有姜汤,到时记得多喝两杯。

时间已是午后一点过,抵达酒店前,一行人在中途先用了午餐。据领队讲,这几日的住行及大小事务周小影均已安排妥当,大家一切行动听指挥。看她轻车路熟的样子,作为导游,显然经常跑这条线。酒水也是小影提前为大家备好的,她把自己安排在了张高科同桌。午餐比张高科预想的要丰富。餐厅坐落在一个山窝里,大巴进山时,路旁的树枝被挂得“吱啦啦”响。这是一处极为雅致的徽派庭院,白墙青瓦,红门雕窗,院内天井左侧有一株杜鹃,右侧是一盆老茶树。就餐前张高科去了洗手间,出来发现只有上席还有个空位,便坐了。那正好对着天井,院内景致尽收眼底。小影背靠天井,着一袭白绒大衣,粉色丝巾扎在胸口里,恰好映衬着屋外的绿影和天空细密的雨丝。张高科吃一筷子菜,看一眼屋外的杜鹃,目光掠过小影长长的睫毛时,脑子里便闪现出安以琪年轻时的模样。

  • 1
  • 2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安以琪周小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6000,共计46000
  • 2018-12-31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2-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8/12/26 15:51:50
    • 分享到:
  • 想想第一次座飞机起初有点小激动,一路平稳跟高铁别无二致,就没了兴头。文章不错,后面还会关注。
    • 米欣2018/12/26 17:06:16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米欣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5542
  • 5
  • 65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