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雪的春天
  • 点击:10960评论:42018/11/05 18:08

旧历闰六月,春节比常年来得早。正月初六早上,北风里仍飘着雪花。一场春雪,不大,偶有几片落到阳台上眨眼就不见了。

8点不到,小区里、大街上已有人放起了炮竹。年节热闹之处于这座小县城就是放炮竹,团年要放,商铺开业要放,司机出车要放,活人祭拜先人也要放,前前后后闹腾腾的,二十来天。城市一年年变大,大街小巷禁放焰花炮竹的公告没少贴,到头不过一纸空文,难以阻挡人们的习俗和热情。白雪住的小区与乡下仅隔着一条不宽的西滩河,就算哪天城里人真文明到不放炮竹了,对岸的乡下还是会放的。那些响声仍会钻进耳心里,硝烟也会侵入鼻子里,翻飞的红纸屑还是会从对岸飘过来落在阳台上,白雪依然会生出一串感叹:一个又一个冬过了,一个又一个春来了,孩子们转眼就大了,那些年前才染过的白发又从发根里冒出来了,这脸上的粉霜是越来越厚剩下的日子也越来越薄了……

小区位于西滩河东岸。阳台面西,斜对着渡口。渡口泊着一条木船。先前撑船的是个老艄公,起锚靠岸时都会吼几声号子。号子词儿和腔调随着时令和艄公心情的不同而变化,白雪听到的味儿也会随之变化。老艄公有时吼船工号子,有时吼石工号子,时而悠长时而高亢,时而欢快时而忧伤。把号子听出忧伤来,白雪觉得这世上恐怕只有自己了。那些号子她小时候听过,长大就忘了词儿。住进小区后她每天听几遍,有些词儿又活了。她喜欢把其中的一些“荤词儿”混在一起:“妹妹门前一道坡,别个走少你走多,嘿佐嘿佐。哥哥你用劲搬噢使力拗,喝二两烧酒睡觉觉,嘿呀个佐……”。其中有一段她觉得蛮有意思,单独列了出来,生意清淡时,就常常坐在店铺里哼给自己听:“隔山隔林又隔坡,我听见小郎在唱歌,心想陪你唱两个,声音不和小情歌。大田栽秧栽上梁,劳神情歌来帮忙,莫得啥子待承你,苞谷粑粑蘸蜂糖”。哼着哼着,她会自个儿对着试衣镜嘿嘿笑一阵子。

那些年,无论早起还是中午回家做饭,艄公一上船,白雪就会听到号子。晚上她从铺子里回来,艄公收船了,那河面便没了动静。木船泊在西岸,东岸的灯影落在河面上,夜风一起散如金片,波光粼粼的。那时河西村尚有成排的养猪场,猪场南端有个屠宰场。每年冬至后,白雪就叫母亲过河买些猪舌猪肚背去乡下用柏丫熏制,然后寄一些给远在深圳打工的男人。十六岁初中毕业后不久,白雪就去了深圳,二十四岁结婚后,男人也去了深圳,三十岁生下第三个女儿时,她回到老家买了县城河边的房子,一住就是十多年。十多年来,她一边打理时装店一边照顾孩子,总觉得生活少了点什么。有那么几年,男人独自在深圳,过年时特忙,就年后三四月才回一趟家睡几天,若有若无的样子。后来最大的孩子快上初中了,男人说身体吃不消了,不再出远门,那河西村的屠宰场也拆了,母亲就没去对岸买猪舌猪肚了。渡口的木船还在,爱吼号子的老艄公退休了,新来的艄公没再喊过号子,那些下着雨雪的早晨或深夜,白雪仍会望着对岸,想念一个人,那个据说仍在深圳的李天平。

十多年没见了,天平还好吗?仍在深圳吗?回家过年没?今儿都初六了,回来了恐怕又返回深圳上班了。站在阳台上,白雪听着新年里的炮竹声,望着对岸。雪渐渐停了。她搓搓手,再放嘴边吹了吹。左手的冻伤仍红肿着。春节休息三天,男人不太情愿地干着家务,那右手上的冻伤总算结疤了。她知道,这疤是暂时的,夜间捂被窝里仍会骚痒,迷迷糊糊一抓,开工后洗衣煮饭又会裂开的。她皮肤天生细白,只要待在老家,再温润的冬天双手也会冻伤。男人的铺子在城东,离家远,午餐和家务都得她回家操劳,这些冻疮得桃花开时才会痊癒。

男人会做饭,但不爱下厨房。他每晚都先下班,到家也不洗澡,躺沙发上看电视,连孩子们的作业也懒得瞧一眼。从深圳回老家时,最小的女儿都五岁了,这七八年里他很少跟她们交流。白雪的铺面在丽人步行街,位置好,人气旺。她收工晚,回家吃点东西哄哄孩子再洗个澡就临近午夜了。夫妻间的交流也就说说生意上的事,哪种款式好走哪件衣服少赚了旁边哪个鞋店也挂上衣服了烦死人了……男人一边说着生意一边摸她,没几下她就从了。对于性爱她有说不出的敏感,即使男人隔着衣服触动到三点中的某一点,她也会情不自禁立瞬间燃烧,然后就要死要活化为灰烬。为此她去看过心理医生。医生说你这种“一摸就想死”的女人属于典型的“婚外恋”易感人群,我碰到不少,男人也有,也没啥不好,只要对方能承受。当然,生活中遇到别的男人你还是要尽量避开敏感部位接触,如果你不是真的喜欢他,如果你的婚姻还过得去的话。结婚快二十年了,似乎也没啥过不去的,再过不去的都过来了,再别扭的日子也习惯了。这些年里,无论男人说着什么做过什么,一主动她就会忘乎所以全力以赴直到气喘吁吁软瘫如泥。完事后,男人跟她一样瘫床上,连清洗的力气都没有了。待体力慢慢恢复,她睁开眼睛最想看到的是男人伸手拉她一把,扶她去洗漱,然后拥抱,轻吻她的脖子。他却总是裹着被子缩着腿,猪一样打着呼噜。男人在外打工的时间太长,身子确实不太好,干不干活都很疲惫的样子。刚从深圳回来时,一周他还会要两次。这些年里,平均下来一周顶多一次,大部分还是她要的。当然,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他,毕竟自己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记得刚结婚时,男人埋着头,一钻进被窝就骑了上来,整个过程一声不吭。后来,她就这么带着他喘息,扭动,尖叫。他似乎很需要她的带动,很快就学会了一切,但很快又令人沮丧。他一尖叫就会吻她,抓她,撕她,咬她,猴一样急躁。但她的舌头偏偏喷射着毒素,当他的唾液漫过来,流进她的口腔,没怎么搅和事情就结束了。

于是她期待着,期待有那么一次都别那么激切。她需要一次完整的过程:想念,期待,凝视,拥抱,抚摸,亲吻,试探,推进,绞缠,撕咬,慢慢进入,轻轻退出,然后……尖叫。无论她怎样调配,这样的过程从未有过,期待总是落空。是啊,这事儿能怪谁呢?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你又怎么去要求别人?有那么几年,男人在深圳,那些曾经的男友,有过性爱的牵过手的没牵过手的,她都细细回味过,想像着假如经历一次会是怎样的过程与结果。后来有两个还联系上了,见过面,吃过饭,坐在西滩河畔说过不少旧事,也有过一点点感觉,却不是曾经的感觉,更不是她想要的感觉。她觉得他们都是为性而来,要真的做了,既非旧爱的延续,亦无新欢的宠爱。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并非真正关心自己当前的状况和真实的感受。他们带着面具,用试探和好奇的目光打量一个中年女人。他们只看到了她脸上厚厚的粉底和化妆后的样子,无法真正感受到她沐浴后的憔渴与热度。由此她觉得这些四五十岁的男人大体就这个样子了,似乎有钱了,发福了,油腔滑调了,喜欢抽着烟喝着酒摸大奶子捏大屁股了。她觉得自己年轻时虽然也这么瘦但胸并不小,屁股也是有弹性的。有几个女人不是在35岁之后突然发现自己老化了呢?作为时装店老板,她必须把干瘪的乳房用物件撑起来,撑得恰到好处,必须保持少女时代的体型,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必须每天化妆,不能太浓也不能太淡,必须热情大方地笑,必须在女顾客面前显得超凡脱俗,还必须在店门口反复播放不同年代的情歌以吸引路人的目光。当然,无论商业头脑还是外在形象,她都得到了女友们不同程度的赞赏。但面对旧时男友时,她又心虚了。这种心虚源自对他们的一目了然,源自对那种期待的失望,源自对自身的了解以及由此产生的焦虑。她似乎搞明白了,这些恰到好处的装扮和行头不过是设计师的想像。面对熟悉自己的那些中年男人,她无法让他们一览无余,无法坦然。她害怕见到这些男人捏着她干瘪乳房时的神情,害怕他们触碰到她剖腹产留下的两道疤痕,害怕他们在酒后咬掉她的舌根,更害怕事情败露后看到三个孩子无助的眼神以及他的鱼死网破。

尽管她觉得自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但她依然心存期待。在那些焦燥的日子里,她觉得唯一能让她怒放的是李天平,她想像着跟他在县城的街头或某个角落偶遇,然后……然后怎样呢?他想怎样就怎样呗。于是她试着打探他的消息,侧面问过两个同学都一无所知。铺子位于县城最繁华的地段,她想,总有一天你会从店门口经过。她这样想了十来年,从春天到冬天,从花开到叶落。但想的时间长了,似乎也慢慢淡了。说不准人家早把自己给忘了呢。

忘了也好,有时她又想。

期间也发生过一次意外。那时男人尚在深圳打工,临近年尾的一个冬天,凌晨四五点,在去省城进货的路上,车子出了毛病。司机等修车师傅时,放起了令人心动的音乐,好像是《撕夜》。在先前,他也会放类似的情歌,但那是在路上,车子奔跑着,她坐在后排就那么静静地听着。有几次她以为会发生点什么,结果啥也没有。而那一次,车子停在应急道上,窗外飘着雪花,司机开门来到后座,在面包车厢里就做了。她记得她是叫出了声的。司机也叫了。后来那司机就不做她的生意了,连手机号都换了。他说他心脏有毛病,孩子又小,怕事后开车出事,不能再开玩笑了。

呵呵,原来不过是一个怕死鬼的玩笑,你们这些男人啊,白雪一想起来就好笑,笑完又想吐,后来就不想它了,就开始想念那个李天平了,想得最多的是他们的过去。从初中开始,她就被他深深爱恋了8年,即使婚后在深圳见过两次面,她也未曾把手伸向他。她觉得那时候真是纯真得傻里傻气,在那么美好的年华里,面对那么真挚的情感竟心如磐石。回头细想,当时他不过就穷了点丑了点嘛。这些放入人的一生中又算得了什么?

站在阳台上,白雪又看了一眼手上的冻疮,然后望着对岸笑了笑。对岸的山坡快被推平,渡口废了,船也停了。楼下将拱起一座公路桥,木船和渡口终将成为记忆。

这时男人已起床。他没招呼白雪也没叫醒睡梦中的孩子们。他趴在桌子呼啦呼啦吃早餐。孩子们正在寒假里,难得睡个懒觉,谁也不想在这么冷的天被叫醒。前天她们去乡下给姥姥拜年受了风寒,其中两个细把戏感冒了仍发着烧。那天白雪本来也想去乡下看看的。男人说每年都是初四开张的,今年你怎么了?大年三十才去吃过团年饭过几天他们就进城了,开张第一天你就关门背户以后怎么做生意呀?白雪没跟他顶嘴,心里说,是啊,开张第一天呢,你哪来这么大的怨气啊?不去就不去呗。但她内心还是想去的。大年二十九他们早早收了档,然后请来双方至亲在幸福酒店摆了三桌。大年三十,住在城里的一大家子又去乡下吃了团年饭。娘家的老屋还在,只是年节时他们才备上酒菜返乡下聚聚。对于老人和孩子们来说,去乡下已成为一种仪式,但在白雪看来,那是一种怀念。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米欣1布衣2018/11/09 11:05:47
    • 分享到:
  • 我以为能挣点邻家币呀
  • 坚持写,多交流。

    回复

    • 勿语。6探花2018/11/06 09:31:26
    • 分享到:
  • 文笔蛮好呢,要是把主背景放在深圳会更好一些哦。
    • 米欣2018/11/06 10:33:51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米欣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53600
  • 3
  • 39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