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雪的春天
  • 点击:845评论:32018/11/05 18:08

旧历闰六月,春节比常年来得早。正月初六早上,北风里仍飘着雪花。一场春雪,不大,偶有几片落到阳台上眨眼就不见了。

8点不到,小区里、大街上已有人放起了炮竹。年节热闹之处于这座小县城就是放炮竹,团年要放,商铺开业要放,司机出车要放,活人祭拜先人也要放,前前后后闹腾腾的,二十来天。城市一年年变大,大街小巷禁放焰花炮竹的公告没少贴,到头不过一纸空文,难以阻挡人们的习俗和热情。白雪住的小区与乡下仅隔着一条不宽的西滩河,就算哪天城里人真文明到不放炮竹了,对岸的乡下还是会放的。那些响声仍会钻进耳心里,硝烟也会侵入鼻子里,翻飞的红纸屑还是会从对岸飘过来落在阳台上,白雪依然会生出一串感叹:一个又一个冬过了,一个又一个春来了,孩子们转眼就大了,那些年前才染过的白发又从发根里冒出来了,这脸上的粉霜是越来越厚剩下的日子也越来越薄了……

小区位于西滩河东岸。阳台面西,斜对着渡口。渡口泊着一条木船。先前撑船的是个老艄公,起锚靠岸时都会吼几声号子。号子词儿和腔调随着时令和艄公心情的不同而变化,白雪听到的味儿也会随之变化。老艄公有时吼船工号子,有时吼石工号子,时而悠长时而高亢,时而欢快时而忧伤。把号子听出忧伤来,白雪觉得这世上恐怕只有自己了。那些号子她小时候听过,长大就忘了词儿。住进小区后她每天听几遍,有些词儿又活了。她喜欢把其中的一些“荤词儿”混在一起:“妹妹门前一道坡,别个走少你走多,嘿佐嘿佐。哥哥你用劲搬噢使力拗,喝二两烧酒睡觉觉,嘿呀个佐……”。其中有一段她觉得蛮有意思,单独列了出来,生意清淡时,就常常坐在店铺里哼给自己听:“隔山隔林又隔坡,我听见小郎在唱歌,心想陪你唱两个,声音不和小情歌。大田栽秧栽上梁,劳神情歌来帮忙,莫得啥子待承你,苞谷粑粑蘸蜂糖”。哼着哼着,她会自个儿对着试衣镜嘿嘿笑一阵子。

那些年,无论早起还是中午回家做饭,艄公一上船,白雪就会听到号子。晚上她从铺子里回来,艄公收船了,那河面便没了动静。木船泊在西岸,东岸的灯影落在河面上,夜风一起散如金片,波光粼粼的。那时河西村尚有成排的养猪场,猪场南端有个屠宰场。每年冬至后,白雪就叫母亲过河买些猪舌猪肚背去乡下用柏丫熏制,然后寄一些给远在深圳打工的男人。十六岁初中毕业后不久,白雪就去了深圳,二十四岁结婚后,男人也去了深圳,三十岁生下第三个女儿时,她回到老家买了县城河边的房子,一住就是十多年。十多年来,她一边打理时装店一边照顾孩子,总觉得生活少了点什么。有那么几年,男人独自在深圳,过年时特忙,就年后三四月才回一趟家睡几天,若有若无的样子。后来最大的孩子快上初中了,男人说身体吃不消了,不再出远门,那河西村的屠宰场也拆了,母亲就没去对岸买猪舌猪肚了。渡口的木船还在,爱吼号子的老艄公退休了,新来的艄公没再喊过号子,那些下着雨雪的早晨或深夜,白雪仍会望着对岸,想念一个人,那个据说仍在深圳的李天平。

十多年没见了,天平还好吗?仍在深圳吗?回家过年没?今儿都初六了,回来了恐怕又返回深圳上班了。站在阳台上,白雪听着新年里的炮竹声,望着对岸。雪渐渐停了。她搓搓手,再放嘴边吹了吹。左手的冻伤仍红肿着。春节休息三天,男人不太情愿地干着家务,那右手上的冻伤总算结疤了。她知道,这疤是暂时的,夜间捂被窝里仍会骚痒,迷迷糊糊一抓,开工后洗衣煮饭又会裂开的。她皮肤天生细白,只要待在老家,再温润的冬天双手也会冻伤。男人的铺子在城东,离家远,午餐和家务都得她回家操劳,这些冻疮得桃花开时才会痊癒。

男人会做饭,但不爱下厨房。他每晚都先下班,到家也不洗澡,躺沙发上看电视,连孩子们的作业也懒得瞧一眼。从深圳回老家时,最小的女儿都五岁了,这七八年里他很少跟她们交流。白雪的铺面在丽人步行街,位置好,人气旺。她收工晚,回家吃点东西哄哄孩子再洗个澡就临近午夜了。夫妻间的交流也就说说生意上的事,哪种款式好走哪件衣服少赚了旁边哪个鞋店也挂上衣服了烦死人了……男人一边说着生意一边摸她,没几下她就从了。对于性爱她有说不出的敏感,即使男人隔着衣服触动到三点中的某一点,她也会情不自禁立瞬间燃烧,然后就要死要活化为灰烬。为此她去看过心理医生。医生说你这种“一摸就想死”的女人属于典型的“婚外恋”易感人群,我碰到不少,男人也有,也没啥不好,只要对方能承受。当然,生活中遇到别的男人你还是要尽量避开敏感部位接触,如果你不是真的喜欢他,如果你的婚姻还过得去的话。结婚快二十年了,似乎也没啥过不去的,再过不去的都过来了,再别扭的日子也习惯了。这些年里,无论男人说着什么做过什么,一主动她就会忘乎所以全力以赴直到气喘吁吁软瘫如泥。完事后,男人跟她一样瘫床上,连清洗的力气都没有了。待体力慢慢恢复,她睁开眼睛最想看到的是男人伸手拉她一把,扶她去洗漱,然后拥抱,轻吻她的脖子。他却总是裹着被子缩着腿,猪一样打着呼噜。男人在外打工的时间太长,身子确实不太好,干不干活都很疲惫的样子。刚从深圳回来时,一周他还会要两次。这些年里,平均下来一周顶多一次,大部分还是她要的。当然,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他,毕竟自己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记得刚结婚时,男人埋着头,一钻进被窝就骑了上来,整个过程一声不吭。后来,她就这么带着他喘息,扭动,尖叫。他似乎很需要她的带动,很快就学会了一切,但很快又令人沮丧。他一尖叫就会吻她,抓她,撕她,咬她,猴一样急躁。但她的舌头偏偏喷射着毒素,当他的唾液漫过来,流进她的口腔,没怎么搅和事情就结束了。

于是她期待着,期待有那么一次都别那么激切。她需要一次完整的过程:想念,期待,凝视,拥抱,抚摸,亲吻,试探,推进,绞缠,撕咬,慢慢进入,轻轻退出,然后……尖叫。无论她怎样调配,这样的过程从未有过,期待总是落空。是啊,这事儿能怪谁呢?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你又怎么去要求别人?有那么几年,男人在深圳,那些曾经的男友,有过性爱的牵过手的没牵过手的,她都细细回味过,想像着假如经历一次会是怎样的过程与结果。后来有两个还联系上了,见过面,吃过饭,坐在西滩河畔说过不少旧事,也有过一点点感觉,却不是曾经的感觉,更不是她想要的感觉。她觉得他们都是为性而来,要真的做了,既非旧爱的延续,亦无新欢的宠爱。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并非真正关心自己当前的状况和真实的感受。他们带着面具,用试探和好奇的目光打量一个中年女人。他们只看到了她脸上厚厚的粉底和化妆后的样子,无法真正感受到她沐浴后的憔渴与热度。由此她觉得这些四五十岁的男人大体就这个样子了,似乎有钱了,发福了,油腔滑调了,喜欢抽着烟喝着酒摸大奶子捏大屁股了。她觉得自己年轻时虽然也这么瘦但胸并不小,屁股也是有弹性的。有几个女人不是在35岁之后突然发现自己老化了呢?作为时装店老板,她必须把干瘪的乳房用物件撑起来,撑得恰到好处,必须保持少女时代的体型,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必须每天化妆,不能太浓也不能太淡,必须热情大方地笑,必须在女顾客面前显得超凡脱俗,还必须在店门口反复播放不同年代的情歌以吸引路人的目光。当然,无论商业头脑还是外在形象,她都得到了女友们不同程度的赞赏。但面对旧时男友时,她又心虚了。这种心虚源自对他们的一目了然,源自对那种期待的失望,源自对自身的了解以及由此产生的焦虑。她似乎搞明白了,这些恰到好处的装扮和行头不过是设计师的想像。面对熟悉自己的那些中年男人,她无法让他们一览无余,无法坦然。她害怕见到这些男人捏着她干瘪乳房时的神情,害怕他们触碰到她剖腹产留下的两道疤痕,害怕他们在酒后咬掉她的舌根,更害怕事情败露后看到三个孩子无助的眼神以及他的鱼死网破。

尽管她觉得自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但她依然心存期待。在那些焦燥的日子里,她觉得唯一能让她怒放的是李天平,她想像着跟他在县城的街头或某个角落偶遇,然后……然后怎样呢?他想怎样就怎样呗。于是她试着打探他的消息,侧面问过两个同学都一无所知。铺子位于县城最繁华的地段,她想,总有一天你会从店门口经过。她这样想了十来年,从春天到冬天,从花开到叶落。但想的时间长了,似乎也慢慢淡了。说不准人家早把自己给忘了呢。

忘了也好,有时她又想。

期间也发生过一次意外。那时男人尚在深圳打工,临近年尾的一个冬天,凌晨四五点,在去省城进货的路上,车子出了毛病。司机等修车师傅时,放起了令人心动的音乐,好像是《撕夜》。在先前,他也会放类似的情歌,但那是在路上,车子奔跑着,她坐在后排就那么静静地听着。有几次她以为会发生点什么,结果啥也没有。而那一次,车子停在应急道上,窗外飘着雪花,司机开门来到后座,在面包车厢里就做了。她记得她是叫出了声的。司机也叫了。后来那司机就不做她的生意了,连手机号都换了。他说他心脏有毛病,孩子又小,怕事后开车出事,不能再开玩笑了。

呵呵,原来不过是一个怕死鬼的玩笑,你们这些男人啊,白雪一想起来就好笑,笑完又想吐,后来就不想它了,就开始想念那个李天平了,想得最多的是他们的过去。从初中开始,她就被他深深爱恋了8年,即使婚后在深圳见过两次面,她也未曾把手伸向他。她觉得那时候真是纯真得傻里傻气,在那么美好的年华里,面对那么真挚的情感竟心如磐石。回头细想,当时他不过就穷了点丑了点嘛。这些放入人的一生中又算得了什么?

站在阳台上,白雪又看了一眼手上的冻疮,然后望着对岸笑了笑。对岸的山坡快被推平,渡口废了,船也停了。楼下将拱起一座公路桥,木船和渡口终将成为记忆。

这时男人已起床。他没招呼白雪也没叫醒睡梦中的孩子们。他趴在桌子呼啦呼啦吃早餐。孩子们正在寒假里,难得睡个懒觉,谁也不想在这么冷的天被叫醒。前天她们去乡下给姥姥拜年受了风寒,其中两个细把戏感冒了仍发着烧。那天白雪本来也想去乡下看看的。男人说每年都是初四开张的,今年你怎么了?大年三十才去吃过团年饭过几天他们就进城了,开张第一天你就关门背户以后怎么做生意呀?白雪没跟他顶嘴,心里说,是啊,开张第一天呢,你哪来这么大的怨气啊?不去就不去呗。但她内心还是想去的。大年二十九他们早早收了档,然后请来双方至亲在幸福酒店摆了三桌。大年三十,住在城里的一大家子又去乡下吃了团年饭。娘家的老屋还在,只是年节时他们才备上酒菜返乡下聚聚。对于老人和孩子们来说,去乡下已成为一种仪式,但在白雪看来,那是一种怀念。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米欣1布衣2018/11/09 11:05:47
    • 分享到:
  • 我以为能挣点邻家币呀
  • 回复
    • 勿语。6探花2018/11/06 09:31:26
    • 分享到:
  • 文笔蛮好呢,要是把主背景放在深圳会更好一些哦。
    • 米欣2018/11/06 10:33:51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米欣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0星
  • 0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1
  • 26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