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铁人
  • 点击:7352评论:02019/02/08 02:20

铁人是一位乡村妇女,她的父亲是湘南人,因为当了逃兵跑到赣北安城县成了家。在铁人三四岁时,她的父亲带着她一个兄弟和姐姐回了湘南,铁人则和一个兄弟与姐姐留了下来。

到了铁人入学之际,铁人的母亲因实在无力抚养三个小孩,遂将她领给安城县山区一户农家,所以铁人成了人家养女。说是养女,却并不一定会当作亲生女对待,铁人除了要勤快干活外,还在上二年级时,就被养父母把书本给藏了撕了,他们不让她上学,任凭老师说她如何会读书都无济于事,于是铁人的一个希望便这样破灭。

铁人所嫁之处位于与安城县交接的临县辖区橡树村,这是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去本县反而更远。见面的头天,铁人就不想嫁在此处,或者说是她以后的丈夫,她似乎是凭心感觉到,闹得汹汹不快还是嫁了。婚后没几天,铁人便独自走上河边,她差点儿就跳下去了。

铁人生第一个儿子时,因为难产,别人都说要送去医院,可她的丈夫却说:“别人都是在家生,就她要上医院,她是金子命吗?”就这样她第一个儿子便眼睁睁看着夭折,过后亲朋好友没有人不说他。铁人记得好长段时间,家里连鸟儿都不会再飞来;还有无数个夜晚,她觉得房间里有东西,她仿佛认为那是死去的儿子,等到另盖了新瓦房家时,她已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母亲。

时代变革时,村里许多人都去了外面务工,可是铁人的丈夫,除了老是坐在桌上摸摸算盘外,其他似乎都懒得干——哪儿有那么多可算,就村里一小会计,铁人每每看到丈夫的懒惰和不思进取都恨的牙根痒痒。铁人终究也外出务工了,不出去行吗?用她的话说,子女那么多,眼看着一个个都要面临上学,家里却拿不出丁点钱来——别说读书的钱,就是孩子们衣服都没件像样的穿。

铁人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她的叫阿木的小儿子甚至都被人笑说,你是从树里滚出来的,你妈一定嫁人了,你是个没娘的孩子。等到铁人回家时,已经读二年级的阿木都不知道叫妈妈,见了她还闪闪缩缩的害怕。家里屁股债欠了一大堆,牛也卖了,田还在那里呢;一分七的小卖部利息,都要铁人去还,孩子们的读书钱,铁人是寄给了的。又一年铁人回来时,阿木已经学坏了,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偷窃,只知道铁人刚下车到她娘家时,阿木正被娘家那边的人围着批斗呢,甚至还有个亲戚也跟着逼阿木交出钱来。铁人一气之下,关起门来在房间里好好教训了顿阿木,可阿木竟然还还着手,并咬牙切齿地望着如仇人似的母亲,父亲却从小到大都依惯着他,就像是这回做坏事骂也没骂。

阿木上初中那会儿,铁人回家了,他父亲却去了叔叔农场。这次铁人回家,是要带阿木的。阿木读书不稳定,跟了二爷跟外婆,跟了外婆跟姑姑,跟了姑姑又跟堂爷,环境换了又换,他的变化铁人哪里洞悉。铁人早起晚归的弯在田地上,夏季还拼命去山里摘枫树叶卖钱,真把自己晒成个铁人。她知道女儿大儿子都没上成学,尤其是女儿那么会读书,中考时考了六百多分,就差几分要保送农专院她姐都不肯找人帮忙,她丈夫也不肯找钱,弄到最后还是女儿自己说不读了,给两个弟弟读;大儿子则是因为在学校好玩赌博,还和人半路拦截打老师,连个中学都没混毕业。

阿木都不知母亲是怎么干活,每次从学校回家,大门永远是锁上的,总是待到天完全黑,也不见母亲回来,很多时候他还要去田地到处找。有次他从学校回来,发现母亲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肿了很大的包,母亲却连膏药都没贴,也舍不得去买,还说过两天就会消,她是被昨夜狂风吹倒梯子砸伤的。铁人也不是很胆大,也怕鬼,常说不做坏事就不怕。

阿木也没能读好书,初三上学期成绩还行,在班上勉强还能排到前五名,班主任也说过前几名进重点高中问题都不大;然而到了下学期,阿木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成绩一落千丈,他迷上了报刊杂志上的快速学习资料,但他又没钱买;后来发展到更为荒谬,有次他从同学的抽屉里看到本发财致富项目的资料,于是居然想到翘课坐车想到实地去,最后止步于火车站茫然而返。等到中考结束,是三百多分呢,还是两百多分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不在乎,只记得快到开学时父亲和母亲在家里,一个争论着要他去奶奶曾养过的人办的职校里读书,一个争论着要他念高中,哪怕是普通高中,但阿木还是选择上了职校。

阿木在职校还不到一个月就跑回家了。他站在田地里跟母亲言辞凿凿似乎还蛮带理的说,我不想读了,学校里也学不到什么,老师又过来问学费。铁人望了望儿子,边低下头边干活说,不读就不读了,可你不能乱说。后来的证明是,阿木的一位堂姐,便是在出外务工一年多上了那所职校,不对是更名后的卫校,并借此因素进了某医院做护士。

次年正月里,阿木也去了母亲去过的地方工作,跟表姐学裁缝,但没学多久,他就以学校学到的微毛,找了份闲散的打字员工作;铁人则在他姨妈家那带孙女和照料儿媳待产。铁人的儿媳生的不顺,投胎是女儿,次胎也是女儿,这已经是第三胎了,自然要避着点。但她跟儿媳不和,似乎天底下好的婆媳没几个?等到第三胎下来,还是个女儿。这时候她儿子和儿媳寻思着把人送掉,铁人硬留了下来,说三个也不多,送人不如随她姓。这年阿木没有回家,新年后他去了远方。远方说远也不远,也就几个小时的飞机时辰,但他很想去,那念头仿佛在读书时代就已经有了,何况他是在失恋过后。他奇怪的是,他和那个女朋友,究竟是因为他写了几篇文字给她看,还是因为有次他换衣她不经意地在店后台撞到而缘分牵手,总之到了远方,在往后的短暂时间,他竟然很疯狂地写起了文字。一百多页十来万字跟她有关的文字,后来还是在另一个远方还没写完便烧之于尽,这算是以后发展的溯源?这年阿木回到家里,梦想着像余华一样,去写小说,他熬了些天外,也没写出什么。铁人见了,便对阿木说,你想写,就在家写吧。不过阿木还是无法在家写,他还是得出外,这年阿木没有回家。

又一年临近除夕,阿木在县城买鞋子时接到姐的电话,说母亲在人家楼上摔下来,昏迷了。阿木在医院照顾母亲还不到一个月,铁人往后便时常对人说道他多么孝顺,心里老念着他的好,铁人越说,阿木心里越觉惭愧。

这年阿木没有回家,他又去了远方,连特别疼他的外婆去世都不知,铁人事后也没有说他。

当这年阿木回家时,铁人却在安城县工作。而且不仅是工作,竟然还做着两份工作,一份在小区做保洁,一份又在酒吧做打扫,同时住处还收集了不少纸皮胶罐,阿木见了心里感到有些愧颜,他觉得母亲越老越不服老,或是自己根本就年轻无用,他望着母亲说,妈,明年不如跟我去鹏城吧。

鹏城算是许多人的梦想地,阿木本想着带母亲来能让自己安稳些,受到些约束管教,母亲也不用像在家那么累,可是后面发展事与愿违,也或说是某种偶然必然的因素。铁人在鹏城玩了没几天,便就闲不住,她硬说自己还能做,于是阿木给她找了份餐馆洗碗工作,不理想的一面是,路程稍微有些偏远,三四里地,在乡村,或者是小县城这自然不算什么,那是没见过铁人的脚力,可是在迅猛发展日新月异的大城市里,路口红绿灯很多,路途又纷繁蜿蜒变化,阿木很是担心。有回阿木和母亲过马路,她竟然坚持以为红灯行,绿灯停,争的阿木也没法。虽然餐馆有提供住宿,但母亲时不时总不听劝回来,神出鬼没,有时候还是在大半夜,都没个时间准;还有一点,母亲不知是因上了岁数的缘故,还是头脑曾被摔过的问题,她不懂坐公交,很多时候阿木都怀疑母亲是走着回来还是怎么回来,而且每次回来时都会提着东西,还常常夹带着饭菜,要不就是餐馆的小吃。铁人不懂用手机,只会接听,有时候来电话时还会按错挂断,所以阿木在她的手机接听键上特别贴了个标识。

铁人在餐馆工作没多久,阿木便辞掉了厂里的工作,他没有告诉母亲。其实阿木虽然没做几个月,但对厂里的工作还是蛮熟悉,各个岗位都做过,与同事们上级处的也还可以,就是因为他想写东西,他日思夜想,有时候做梦都想,所以干脆又把工作结束掉。尽管近两年来鹏城屡有他的豆腐块发表,但阿木想写小说,他的这种异想,后面看来还是显然不够,等到他把心里所思写完,又没经济来源,他总是这样,死性不改,所以一直没有积蓄,很多时候还要为日常生活发忧,用家人的话说,阿木这些年来所挣的一点钱和许多时间,都花费在旅途和心性中。

阿木赋闲在租房的两个月后,铁人在餐馆与人产生了口角。事情是这样,餐馆里洗碗的原有两个人,走了一个,新进了个比较年轻的,跟铁人处的不顺和,于是便产生了些矛盾,还差点打了起来。那人说铁人多事,不是她做的也要做,直接冲突便是因为她帮人抬了下米,那人没见铁人在厨房,发性子说她偷懒;铁人自然也不会忍让,又一番争吵过后,那人便说要找人修理她,于是铁人就在身上藏了把刀,阿木为这事也跑了餐馆好几次,跟老板嘱咐了再嘱咐,所幸是没再发展出事,再后来,那人便没干了。阿木事后都有些苦笑的对姐说,我真佩服母亲,竟然硬是把人家给干跑了;而更佩服铁人的是店里的员工,有次一位领班对阿木说,我在店里好几年了,就没见过谁像你母亲一样从没买过吃的,还总是下完班看见她在捡瓶子;阿木那才明白,原来为什么每次母亲交给他的工资里头总会多出散碎零钱来,原来母亲都不曾为自己花过一分钱。

阿木很快就写不出什么,年内前前后后也找了几份工作,可没一份做得下来,他似乎是忍受不了厂里的约束,又或是他由性惯了,于是后面都是待在租房内。书倒是看得少,游戏却玩的多,时光在他,就好像是今天望明天,明天还是不变,尽管说有着心。直到年底,眼看着人们都预备着回家,阿木也提前跟餐馆老板打过招呼,可是临近过年没几天,老板竟然说什么都不放人,推没招到人。餐馆自从那人走后竟有两三个月时间,洗碗的工作都是铁人自己一个人在扛,虽然老板也意思加了些工资,说忙时有人帮,但可想而知,用铁人自己的话说,从早到晚根本没停过,有时到凌晨一两点。阿木火了,态度也表现的很坚硬,他实在不想母亲明年再做了,出了事他过不去不说,母亲也已老,她的手常年泡在水里浮肿不好,体质也会欠佳,于是便要告老板。没想到老板居然说,告就告吧,反正他只跟他说过,没和老板娘谈,她才是餐馆的真正老板。这可恶的老板,阿木和母亲都为这种无耻的狡辩感到无比气愤,激烈争吵了几次三番,阿木抓起电话就要打劳动局电话,后面还是没打,还是他母亲见好说不成,直接跑到对面公安局述说,老板才不得已在回家的昨天同意放人。到了要走的次日,眼看好不容易才买到的下午一点半的车票,都中午十二点多了,阿木还不见母亲回来,打了许多电话也没人接,又打了老板电话,老板说人早就离店,这可把阿木吓死,去接母亲吧,自己又刚回来不知她在路上哪里,不去接母亲吧,又担心路上出啥事,大年底的,后来还是等不住,头皮发麻的悬着颗心仿佛要有大事般匆忙跑出了租房,打了个的,正驶到大道路口,却见母亲正挑着两大麻布鼓鼓包的东西站在那里和个陌生妇女交谈,他生气又舒心的对母亲说,妈,你不知道时间啊,这都几点了,等下都赶不上车了,还在跟人聊;又问道,哪里还有这么多东西,衣服不都昨晚拿回来了吗。他母亲说,我在家店外捡了许多衣服,都是新的,人家不要的丢在那,捡来可以带回家里穿。待到他们赶至车站时,时间是下午一点二十,吃个饭都来不及。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铁人母亲阿木文学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3600
  • 17
  • 1870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