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铁人
  • 点击:4070评论:02019/02/08 02:20

铁人是一位乡村妇女,她的父亲是湘南人,因为当了逃兵跑到赣北安城县成了家。在铁人三四岁时,她的父亲带着她一个兄弟和姐姐回了湘南,铁人则和一个兄弟与姐姐留了下来。

到了铁人入学之际,铁人的母亲因实在无力抚养三个小孩,遂将她领给安城县山区一户农家,所以铁人成了人家养女。说是养女,却并不一定会当作亲生女对待,铁人除了要勤快干活外,还在上二年级时,就被养父母把书本给藏了撕了,他们不让她上学,任凭老师说她如何会读书都无济于事,于是铁人的一个希望便这样破灭。

铁人所嫁之处位于与安城县交接的临县辖区橡树村,这是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去本县反而更远。见面的头天,铁人就不想嫁在此处,或者说是她以后的丈夫,她似乎是凭心感觉到,闹得汹汹不快还是嫁了。婚后没几天,铁人便独自走上河边,她差点儿就跳下去了。

铁人生第一个儿子时,因为难产,别人都说要送去医院,可她的丈夫却说:“别人都是在家生,就她要上医院,她是金子命吗?”就这样她第一个儿子便眼睁睁看着夭折,过后亲朋好友没有人不说他。铁人记得好长段时间,家里连鸟儿都不会再飞来;还有无数个夜晚,她觉得房间里有东西,她仿佛认为那是死去的儿子,等到另盖了新瓦房家时,她已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母亲。

时代变革时,村里许多人都去了外面务工,可是铁人的丈夫,除了老是坐在桌上摸摸算盘外,其他似乎都懒得干——哪儿有那么多可算,就村里一小会计,铁人每每看到丈夫的懒惰和不思进取都恨的牙根痒痒。铁人终究也外出务工了,不出去行吗?用她的话说,子女那么多,眼看着一个个都要面临上学,家里却拿不出丁点钱来——别说读书的钱,就是孩子们衣服都没件像样的穿。

铁人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她的叫阿木的小儿子甚至都被人笑说,你是从树里滚出来的,你妈一定嫁人了,你是个没娘的孩子。等到铁人回家时,已经读二年级的阿木都不知道叫妈妈,见了她还闪闪缩缩的害怕。家里屁股债欠了一大堆,牛也卖了,田还在那里呢;一分七的小卖部利息,都要铁人去还,孩子们的读书钱,铁人是寄给了的。又一年铁人回来时,阿木已经学坏了,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偷窃,只知道铁人刚下车到她娘家时,阿木正被娘家那边的人围着批斗呢,甚至还有个亲戚也跟着逼阿木交出钱来。铁人一气之下,关起门来在房间里好好教训了顿阿木,可阿木竟然还还着手,并咬牙切齿地望着如仇人似的母亲,父亲却从小到大都依惯着他,就像是这回做坏事骂也没骂。

阿木上初中那会儿,铁人回家了,他父亲却去了叔叔农场。这次铁人回家,是要带阿木的。阿木读书不稳定,跟了二爷跟外婆,跟了外婆跟姑姑,跟了姑姑又跟堂爷,环境换了又换,他的变化铁人哪里洞悉。铁人早起晚归的弯在田地上,夏季还拼命去山里摘枫树叶卖钱,真把自己晒成个铁人。她知道女儿大儿子都没上成学,尤其是女儿那么会读书,中考时考了六百多分,就差几分要保送农专院她姐都不肯找人帮忙,她丈夫也不肯找钱,弄到最后还是女儿自己说不读了,给两个弟弟读;大儿子则是因为在学校好玩赌博,还和人半路拦截打老师,连个中学都没混毕业。

阿木都不知母亲是怎么干活,每次从学校回家,大门永远是锁上的,总是待到天完全黑,也不见母亲回来,很多时候他还要去田地到处找。有次他从学校回来,发现母亲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肿了很大的包,母亲却连膏药都没贴,也舍不得去买,还说过两天就会消,她是被昨夜狂风吹倒梯子砸伤的。铁人也不是很胆大,也怕鬼,常说不做坏事就不怕。

阿木也没能读好书,初三上学期成绩还行,在班上勉强还能排到前五名,班主任也说过前几名进重点高中问题都不大;然而到了下学期,阿木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成绩一落千丈,他迷上了报刊杂志上的快速学习资料,但他又没钱买;后来发展到更为荒谬,有次他从同学的抽屉里看到本发财致富项目的资料,于是居然想到翘课坐车想到实地去,最后止步于火车站茫然而返。等到中考结束,是三百多分呢,还是两百多分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不在乎,只记得快到开学时父亲和母亲在家里,一个争论着要他去奶奶曾养过的人办的职校里读书,一个争论着要他念高中,哪怕是普通高中,但阿木还是选择上了职校。

阿木在职校还不到一个月就跑回家了。他站在田地里跟母亲言辞凿凿似乎还蛮带理的说,我不想读了,学校里也学不到什么,老师又过来问学费。铁人望了望儿子,边低下头边干活说,不读就不读了,可你不能乱说。后来的证明是,阿木的一位堂姐,便是在出外务工一年多上了那所职校,不对是更名后的卫校,并借此因素进了某医院做护士。

次年正月里,阿木也去了母亲去过的地方工作,跟表姐学裁缝,但没学多久,他就以学校学到的微毛,找了份闲散的打字员工作;铁人则在他姨妈家那带孙女和照料儿媳待产。铁人的儿媳生的不顺,投胎是女儿,次胎也是女儿,这已经是第三胎了,自然要避着点。但她跟儿媳不和,似乎天底下好的婆媳没几个?等到第三胎下来,还是个女儿。这时候她儿子和儿媳寻思着把人送掉,铁人硬留了下来,说三个也不多,送人不如随她姓。这年阿木没有回家,新年后他去了远方。远方说远也不远,也就几个小时的飞机时辰,但他很想去,那念头仿佛在读书时代就已经有了,何况他是在失恋过后。他奇怪的是,他和那个女朋友,究竟是因为他写了几篇文字给她看,还是因为有次他换衣她不经意地在店后台撞到而缘分牵手,总之到了远方,在往后的短暂时间,他竟然很疯狂地写起了文字。一百多页十来万字跟她有关的文字,后来还是在另一个远方还没写完便烧之于尽,这算是以后发展的溯源?这年阿木回到家里,梦想着像余华一样,去写小说,他熬了些天外,也没写出什么。铁人见了,便对阿木说,你想写,就在家写吧。不过阿木还是无法在家写,他还是得出外,这年阿木没有回家。

又一年临近除夕,阿木在县城买鞋子时接到姐的电话,说母亲在人家楼上摔下来,昏迷了。阿木在医院照顾母亲还不到一个月,铁人往后便时常对人说道他多么孝顺,心里老念着他的好,铁人越说,阿木心里越觉惭愧。

这年阿木没有回家,他又去了远方,连特别疼他的外婆去世都不知,铁人事后也没有说他。

当这年阿木回家时,铁人却在安城县工作。而且不仅是工作,竟然还做着两份工作,一份在小区做保洁,一份又在酒吧做打扫,同时住处还收集了不少纸皮胶罐,阿木见了心里感到有些愧颜,他觉得母亲越老越不服老,或是自己根本就年轻无用,他望着母亲说,妈,明年不如跟我去鹏城吧。

鹏城算是许多人的梦想地,阿木本想着带母亲来能让自己安稳些,受到些约束管教,母亲也不用像在家那么累,可是后面发展事与愿违,也或说是某种偶然必然的因素。铁人在鹏城玩了没几天,便就闲不住,她硬说自己还能做,于是阿木给她找了份餐馆洗碗工作,不理想的一面是,路程稍微有些偏远,三四里地,在乡村,或者是小县城这自然不算什么,那是没见过铁人的脚力,可是在迅猛发展日新月异的大城市里,路口红绿灯很多,路途又纷繁蜿蜒变化,阿木很是担心。有回阿木和母亲过马路,她竟然坚持以为红灯行,绿灯停,争的阿木也没法。虽然餐馆有提供住宿,但母亲时不时总不听劝回来,神出鬼没,有时候还是在大半夜,都没个时间准;还有一点,母亲不知是因上了岁数的缘故,还是头脑曾被摔过的问题,她不懂坐公交,很多时候阿木都怀疑母亲是走着回来还是怎么回来,而且每次回来时都会提着东西,还常常夹带着饭菜,要不就是餐馆的小吃。铁人不懂用手机,只会接听,有时候来电话时还会按错挂断,所以阿木在她的手机接听键上特别贴了个标识。

铁人在餐馆工作没多久,阿木便辞掉了厂里的工作,他没有告诉母亲。其实阿木虽然没做几个月,但对厂里的工作还是蛮熟悉,各个岗位都做过,与同事们上级处的也还可以,就是因为他想写东西,他日思夜想,有时候做梦都想,所以干脆又把工作结束掉。尽管近两年来鹏城屡有他的豆腐块发表,但阿木想写小说,他的这种异想,后面看来还是显然不够,等到他把心里所思写完,又没经济来源,他总是这样,死性不改,所以一直没有积蓄,很多时候还要为日常生活发忧,用家人的话说,阿木这些年来所挣的一点钱和许多时间,都花费在旅途和心性中。

阿木赋闲在租房的两个月后,铁人在餐馆与人产生了口角。事情是这样,餐馆里洗碗的原有两个人,走了一个,新进了个比较年轻的,跟铁人处的不顺和,于是便产生了些矛盾,还差点打了起来。那人说铁人多事,不是她做的也要做,直接冲突便是因为她帮人抬了下米,那人没见铁人在厨房,发性子说她偷懒;铁人自然也不会忍让,又一番争吵过后,那人便说要找人修理她,于是铁人就在身上藏了把刀,阿木为这事也跑了餐馆好几次,跟老板嘱咐了再嘱咐,所幸是没再发展出事,再后来,那人便没干了。阿木事后都有些苦笑的对姐说,我真佩服母亲,竟然硬是把人家给干跑了;而更佩服铁人的是店里的员工,有次一位领班对阿木说,我在店里好几年了,就没见过谁像你母亲一样从没买过吃的,还总是下完班看见她在捡瓶子;阿木那才明白,原来为什么每次母亲交给他的工资里头总会多出散碎零钱来,原来母亲都不曾为自己花过一分钱。

阿木很快就写不出什么,年内前前后后也找了几份工作,可没一份做得下来,他似乎是忍受不了厂里的约束,又或是他由性惯了,于是后面都是待在租房内。书倒是看得少,游戏却玩的多,时光在他,就好像是今天望明天,明天还是不变,尽管说有着心。直到年底,眼看着人们都预备着回家,阿木也提前跟餐馆老板打过招呼,可是临近过年没几天,老板竟然说什么都不放人,推没招到人。餐馆自从那人走后竟有两三个月时间,洗碗的工作都是铁人自己一个人在扛,虽然老板也意思加了些工资,说忙时有人帮,但可想而知,用铁人自己的话说,从早到晚根本没停过,有时到凌晨一两点。阿木火了,态度也表现的很坚硬,他实在不想母亲明年再做了,出了事他过不去不说,母亲也已老,她的手常年泡在水里浮肿不好,体质也会欠佳,于是便要告老板。没想到老板居然说,告就告吧,反正他只跟他说过,没和老板娘谈,她才是餐馆的真正老板。这可恶的老板,阿木和母亲都为这种无耻的狡辩感到无比气愤,激烈争吵了几次三番,阿木抓起电话就要打劳动局电话,后面还是没打,还是他母亲见好说不成,直接跑到对面公安局述说,老板才不得已在回家的昨天同意放人。到了要走的次日,眼看好不容易才买到的下午一点半的车票,都中午十二点多了,阿木还不见母亲回来,打了许多电话也没人接,又打了老板电话,老板说人早就离店,这可把阿木吓死,去接母亲吧,自己又刚回来不知她在路上哪里,不去接母亲吧,又担心路上出啥事,大年底的,后来还是等不住,头皮发麻的悬着颗心仿佛要有大事般匆忙跑出了租房,打了个的,正驶到大道路口,却见母亲正挑着两大麻布鼓鼓包的东西站在那里和个陌生妇女交谈,他生气又舒心的对母亲说,妈,你不知道时间啊,这都几点了,等下都赶不上车了,还在跟人聊;又问道,哪里还有这么多东西,衣服不都昨晚拿回来了吗。他母亲说,我在家店外捡了许多衣服,都是新的,人家不要的丢在那,捡来可以带回家里穿。待到他们赶至车站时,时间是下午一点二十,吃个饭都来不及。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铁人母亲阿木文学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2600
  • 14
  • 164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