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大王
  • 点击:9874评论:22019/10/13 18:28

找山

月色尚未褪去,天边红晕微微露起,清风在山间徐徐拂来,多么舒爽与惬意!在这个崭新的晨曦,昨日的疲劳已经淡去。

这是晓风来到高原的第三天,他准备去往不远处一座无名山上。他似乎还没怎么适应,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攀临。

在来的途中,他看到那些此起彼伏脉络分明的群山,气势雄厚,碧绿成幽,像一幅幅妙手丹青的国画时,他就向往的如痴如醉,这多么不一样!跟家乡的山多么不一样! 家乡的山是那种平缓式的,长满了茂密的松树,低矮得跟高原的山比起来就像个小草垛。

他约了个朋友想同去,他是和朋友一道来高原。不过朋友却说要去珠峰那,他早已将行程安排好,他只好自己动身。

当他来到山脚下,他看到满山的枯草石头与白沙,感觉不一样,跟坐在车上时看到的不一样,显得无比荒凉。他有些犯怵,他不是攀登家,也没带任何应急物品,随身只有一个背包,包里仅两本书和一张多年前为母亲照的相,以及一瓶喝剩了的水。

他都不知如何下脚,就直直地沿上攀爬。他发现有一条路引,但那是通往别山的,他只好继续沿上攀爬。

还不到山腰时候,他又饥又渴,他连早饭都没吃,他看了下瓶中之水,一半还不到;阳光热辣辣的照的他浑身发烫,他想了想,还是继续往上爬。他差一点就在一片白沙区域滑下,他回头往去,禁不住胆战心惊,冷汗冒起。

快到山顶了,他看到起伏的山间小树上挂着许多通红的小果实,他从未见过,也不认识,他想了下,摘了一两个尝道,还挺甘甜;于是吃了许多——这当然不是好习惯,他也想了想,不过后来他发现,有人在市集摊上卖那东西,方知那也是能吃的果实。

在山顶,他看到满是迎风招展的幡旗,上面还有许多祝福语;他还看到有个人站在凸起的石头上,向下遥望,他也跟着遥望,他知道那不易。俩人眼神相望间,似乎都感到了些什么,他们在幡旗上写下了祝福语。

找水

入冬之时,晓风来到一条河边,河床两旁结满了厚厚的冰层,还有崎岖的河石。他踩着冰面向河床中央水流湍急的地方而去,感受着那如螺旋如云层般的冰面,脚下滋滋作响,如乍现的交错盘植细根。

他还没来得及沿冰面而下,突然,他给人叫住了。那是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正下河床朝他而来。

他急忙赶回去。他们问他干什么。他说没事就走走。

没事就走走,这多危险啊!大清早的,跑到河里边来。随后他被带到了警务室,是领导过来保释了他。

没过多久,他又回到了河边,但这次并没有下河去,而是沿河堤岸上走着,他在一块竖起的石碑上看到:“某某河段,某某鸟保护区。”

他想到有一年来到某地方,也是只身下河去。当时是个炎热的夏天,他在河里面游泳。他越游越往河中央,水流湍急,把他冲到了领国的边境,他被一个姑娘救起。

那是个少数民族的姑娘,背着他走了一两里的路,又将他送回工作之地。

那时他爱慕公司里一位打暑假工的女生,她来找他几次都没搁在心上。后来有人告诉他,说她喜欢他,结果那女生没追到,救他的姑娘也给弄丢了,或许是错过了,他离开了公司,从此再没能相见——就像家乡房子边的小水沟,他打小就泡在里面,给了他太多美好记忆,长大了就不见了。

多么怀念!那些曾经遇过的水面,那些在心间激荡开的浪花,陆地也荡起阵阵涟漪。他似乎爱上了水,无论走到哪里,总会去水边看看,或是期望别的发现。

找寺

晓风对寺庙的向往,似乎是受母亲、老庄式的影响;又或者是偏爱寺庙的那种建筑气息,他老爱往寺庙跑,不管是有名的还是无名的,他都想要去。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或者说是一直以来,他都有过想在寺庙生活段时间的想法,尤其是在看了林清玄散文的美感后。他曾经有个朋友跟他说,如果哪天你进了寺庙,我一定来看你。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只记得他去过一座寺庙,那是座很小很小的寺庙,坐落在一座香火旺盛的大寺庙不远处的僻静山脚处,依山而建,几乎鲜有外来人会知道,他在里面却别有感触:

在那座寺庙里,有一条左进右出的崎岖弯形窄道,黑漆漆的,光线暗弱,只能容得下一个成年人顺序而过;道两旁全是黑釉岩石,岩石上面刻有各种佛像,经文,还镶嵌着舍利等;墙面尽皆光滑溜湫,过那条道,就仿佛由一条曲折的黑暗小路进入到光明宽敞的大道,很是洗涤人心。他仿佛想起:“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事实上,他也有段时间算是在寺庙里待过。当时他住在寺庙的旁边,跟随着一个年龄比他小的大佛爷了解有关佛学——他开始都不怎么相信,怎么还会有年龄比他小的当大佛爷,后来才了解,原来那大佛爷从五岁起就开始入寺庙学佛经,经过层层修行考试被选上。

他每天都会来寺庙,有时候在寺庙里听经课,有时候问东问西。有一天,他问大佛爷为何要当和尚。大佛爷说,可能是喜欢吧。他又问,你难道不想成家吗?或是过多数人一样的生活。大佛爷说,或许有天会还俗,或许有天会去远方修行。这话不假,因为他有认识还俗的大佛爷,他住在寺庙边的时间里,大佛爷也曾去过邻国寺庙学习。

晓风还对寺庙里的花草树木感兴趣。大佛爷也带着他一一详加介绍:这株是治疗创伤的,这株是治疗头痛的,这株果实可以清热解渴,这株果实可以洗涤,这株是寺庙的必栽......

找狗

寒冬时候,晓风和朋友们在路上闲逛,有条模样像狼的大黄狗跟着他们,从这个路口跟到那个路口,又从那个路口跟回到这个路口。后来到了小区,它还跟了进来,晓风便动了恻隐之心。他知道它准是饿了,要不然为何跟着陌生人走了连路又连路,于是他买了些食物给它吃。

没想到次日下班归来,它竟蹲在小区门口,或是一直就蹲在小区门口,见了他,跳步地摇尾迎上,好像见了主人一样。晓风都感到诧异,便对朋友们讲,这狗怕不是跟着我吧!朋友们都说,有狗跟着是福气,狗会给人带来财运。他苦笑了下,是吗,我连自己都过得不好,哪里还能照顾好它。

说归说,心里还是挺欢喜。它那棕白相间的毛色,忧郁不失锐气的眼神,低沉俯视的尖脑袋,无不透露出一种野性,如果不是嘴角边有道细微疤痕,凭它又高有长的身段,真可算的上条雄壮之狗。

他用食堂的饭菜喂养它。别人见了,都用异样的眼神打量他,他的饭碗怎么突然增大。

也不知真是狗带来的福气,还是领导同属他家乡人的关系,没过多久,晓风便由车间调到了行政办公室,负责着两千多人的生产计划,待遇自是有加,这算是种财运吗?

后来有人说它长了只“天眼”,原来是那狗的脑门正中白毛处长了个黑色如眼睛似的杏仁状,这让晓风越加欢喜,多只眼睛岂不显得更有灵性,遂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野狼”。

野狼很乖,晓风往往一声口哨,一个手势,它就能明白他意思。但不久后他又为难的感到,它会不会有主人呢,在寒冬越来越冷之时,他渐感到无力照顾它,因为他曾看到它在墙角冷的瑟瑟发抖的模样,他连个温暖的住处也难以提供给它;有时候还是在朋友值夜班时他才急切的把它引入房间内,那可能是它最温暖时刻吧。于是他领着它各个街道角落去寻找,找了几次,仍然没有期望的人来认领。

渐渐的,他似乎对它产生了某种情感,有时回来不见会到处寻找,它去哪儿了,它有没有冷冻受饿。好在他所住的小区不会有人去赶外来之狗,甚至还有人特地给流浪狗盆中留食。

寒冬慢慢过去,晓风也要回去家里,他极想将野狼带回去,哪怕是包车也行,他前面已经跟它说了,并说家里可比这儿好,有吃有住,还有茂密的花草树木。它听了摇摇尾巴,似乎是懂了,但到临行的那一天,野狼就再没有出现,它如同消失了般,因为他找遍了每个它常去、可能会去之处,都没有找到。

找不到也罢,只是担心它出事,就像小时候家里养的那条小黄狗般,突然有天放学回来就不见了,他是那么的喜欢它,甚至睡觉时还要抱着它。有人说可能被抓狗的给偷走了,因为他们有来过。那失落的记忆,仿佛又加深一层。

找树

在去原始森林的路上,晓风听人说见过那种住在树上的人,是吗,那是鸟吗,或许绝对不能这么说!但之后,他真实见到了。

他们的房子,还犹如原始森林般原始,是那种搭在树与树之间的茅草竹树枝构成,远看更像座简易瞭望塔,东一边,西一边,零零散散的没有几座,却也是个村寨。

他极想走近他们,但他们却把他当作仇人般,拿木枝丢他。他发现他们的生活就是刀耕火种,捕获猎物,难道这就是自己想要寻求的宁静吗,他很是怀疑;他更加怀疑的是,曾经兴旺的印迹是否早先有人迁出去,或者被历史所淘汰。

他们不与外界联系,他们似乎想在原始森林中原始生活下去,任何外族人的打扰,似乎都像侵入他们的领地,连许多山外的本地人都不知。

他们这样生活幸福吗?他不禁发问。

树人的滋味可不好当(非指他们),晓风自己曾经当过被人称作为“树生的人”,那是由于他小时好几年没见着母亲。多年以后,他总是来回穿梭于树林间,甚至想在树林安生,不知是否因此有关。

就像许多还在坚持之人,坚持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对与错,如果这种坚持也算可贵的话,不知是否也是种美好。

“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

找花

曾经在山中看过一种花,那是一种形状像五角的花,称之为“五星花”;曾经在地里看过一种花,那是一种形状像太阳的花,称之为“向阳花”;曾经在屋檐看过一种花,那是一种形状像月亮的花,称之为“月光花”;曾经在餐桌看过一种花,那是一种形状像五彩的花,称之为“五味花”;曾经在梦里看过一种花,那是一种形状像透明的花,称之为“心之花”,而此刻,晓风更想找的是“心之花”。

何为“心之花”,或许是他脑海里那团所思所想不灭之花。

这种花可以说是一种情感,也可以说是一种信念,她会在心头不停的绕啊绕,有时候会绕到过去,有时候会绕到现在,有时候会绕向未来。但山间的花,他觉得难以齐全;乡村的花,他又感到不够;城中的花,他又怕纷杂,所以这种花是极难找的。

有时候还会把他弄得模糊不清,看花不是花,看不是花又像花,心之所迷。就像眼前的花吧,有红有绿,有黄有紫,间杂其中,神态各异,很难分辨所要寻找的是何种花,也极易坠入花雾丛中。

可花是在那儿的,不用他去质疑,也不随他喜怒爱恶。在每一片土地中,在每一方水流里,她都屹立绽放着,能不带欣赏的眼光去看吗,所以他又想,世间之花,有大有小,有艳有淡,都含有别样的芬芳,也不再去刻意寻找,就用心浇灌好自己这一株。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找山找水找人找自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找山找水是为了寻求寄托吧?最后找自己走出困顿,改变自己。
    • 张屯2019/10/14 11:23:48
    • 分享到:
  • 感谢评论与赞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1600
  • 34
  • 3660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