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飞的狗
    一只狗眼中的人类世界,天堂如何变成地狱……
  • [15] [0]


当贵伯带着我从蔡家的大货车跳下来时,天色已经蒙蒙发亮。晨雾又轻又薄的,像湿漉漉的纱巾荡扫过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又打了个喷嚏。喷嚏响亮,传出去好远,把马路对面的麻雀都给吓跑了。

蔡大富是贵伯的老伙计。他从驾驶室里探头看看我,对贵伯说:虽说是儿子请你来深圳享福,可这陈皮还不知要怎样连累你呢。到时万一不好管,就把狗东西扔大街上算啦。

我气得朝他龇牙咧嘴。

但蔡大富不怕,自以为很有风度地与贵伯握手,说要忙事业去,到时咱哥俩就手机联系吧。说吧,他就随儿子的车走了。

江湖郎中蔡大富常跑深圳。可他能忙什么事业呢?贵伯不解,张着嘴,目送着货车远去,消失。他就带我顺着一道高高的围墙走啊走,没多久便到了一扇黑色的弧形大门前。旁边竖着一块巨石,上写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于是贵伯仰头高声念道:香—蜜—花—园

这香蜜花园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兔子牙,一个是金鱼眼。他们都一言不发,面无表情。

贵伯悄悄嘀咕,这两人跟南天门的哼哈二将有一比嘛。陈皮,咱很快就要见到我儿建国啦。说罢,他朝我咧嘴一笑,将绳子一勒,我便摇摇尾巴,舒展身体,撒开腿随他往院里走。就在这时,一声软绵绵的吆喝传来。那个泡泡眼哟哟叫着,嘴巴鼓起,像一条吐气泡的金鱼。兔牙则一伸手就将我们拦住了。

守门嘛,原本不该是人类担当的责任。他们的势利与怨气,难以自抑。作为狗类,我闻一闻,就心知肚明。于是我紧张起来,就拿嘴蹭着贵伯的腿,恨不得钻到他的裤裆里去。贵伯其实比我还扭捏,但他却嘲笑我,土包子,不就是进一回城吗,别没出息啊,既来之则安之吧。

贵伯声音发虚,在教训我的同时,也是给自己壮胆。那个兔牙小伙凶巴巴地问他找谁。陈贵爹头一昂,说找我儿子。但这兔牙上下打量着,满脸不信,说这是高档小区呀,哪有这样牵着条脏兮兮的狗,满身汗臭来找儿子的?陈贵爹就赶紧摸出手机来打,声音响得像打雷,把兔牙吓了一跳。贵伯说:“建国啊,我就在你屋门口!”

半个小时之后,跑过来一个大肚子男人,头昂着,屁股翘着,做足了奔跑的姿势,却没有奔跑的速度。才半年不见,建国又发福不少,越发派头十足了。但兔牙保安似乎对他毫不稀罕,虎着脸对贵伯说:“有证件吗?”贵伯赶紧掏出身份证来。兔牙慢吞吞地登记了,又指着我:“这狗有没有身份证?”贵伯不服了,囔道:“一条狗要啥身份证?走遍天下都没这个理!”建国脸色一沉,说爸,你走你的。那保安拿眼瞪着我们。金鱼眼笑嘻嘻地出来打圆场:没事,没事,说着玩呢。

我们这才进了大门。建国嘀咕一句:“混蛋!”然后叫了一声“爸”。他嘴里喘着粗气,对我视而不见。我冲他嗷嗷地打了个招呼。建国这才注意到我,瞪大了眼:“爸,你真把这黄狗带来了?你们怎么来的?”

贵伯笑得嘴角几乎裂到耳根:“一接到你的电话,我就跟着蔡大富坐他小子的便车过来了。反正那车运生猪时有防疫站的证明,顺便就把陈皮也带上了,也没谁查一条狗。怎么着,就兴你在深圳享福,不许我带着陈皮到深圳遛遛?”

建国皱皱眉,然后微笑起来:“随便你吧,你是老太爷,爱打雷就打雷,爱下雨就下雨。”

贵伯说,管打雷下雨的是老天爷,我可没那能耐。我到你家,只想好好给大孙子做饭。

但是建国却告诉他,彬彬去姥爷家了,这会儿正随他姥姥在少年宫上钢琴课。孙子不在家。贵伯一愣,点点头表示理解,说那是,乡下人乱弹棉花,深圳人乱弹琴。不等建国答话,贵伯就转换了话题,说你媳妇去美国要呆多久?好家伙,有出息啊。

建国微微皱眉,说半年吧,她愁死了,生活上不习惯呢。

贵伯就呵呵笑起来,说那是,美国佬吃生牛肉,最容易得疯牛病。说罢,狠狠一口痰吐在地上,说了句:他娘的!

建国再次皱眉,说爸,我警告你啊,这是深圳,你可不能把老家的习惯带过来。尤其是这个又丑又蠢的东西,你得管好,千万别让它随地大小便。说罢,就朝我摇摇头。

嗷嗷,我赶紧解释,我大名叫陈皮,既不丑又不蠢。我的眼睛像杏仁一眼秀美,我的睫毛又弯又长,每当我风度翩翩地站在巷口嗷嗷哼几声,整个村庄的母狗便要得相思病,公狗们便被妒火折磨得几乎要发疯呢。而且我还会从1数到10,会自己上厕所。但是建国轻蔑地朝我举起了巴掌,作势要拍死我。见我吓得将头偏在地上,他就嘿嘿直笑。

贵伯也笑了,还对他儿子毕恭毕敬,不住点头回应建国的话:那是,那是。

我们走在花园里,我四下张望:深圳这地方真是不赖。一条小路曲折悠长,没完没了地朝前延伸。碧绿的草地上,一簇一簇的芭蕉、竹子,像被水洗过似地一尘不染。建国替我们介绍:假山、喷泉、游泳池、运动设施,还有音乐广场。有一群老头老太在那里打拳击剑舞扇子,又跳舞又唱歌的,闹腾得不行。

走着走着,我突然看到,一条穿着毛线衣裤的小母狗躲在一丛竹子后面,冲我扭着屁股。我一惊,朝贵伯脚边躲着,嘴里嗷嗷的。贵伯把我绊了个嘴啃泥,嘲笑我说:陈皮啊,你到底是个乡巴佬啊,你怕啥怕呢?可他话音未落,我就撒着欢地凑过去,与那条城里小母狗调起情来。不料建国一把扯住我颈上的绳子,毫不留情地将我勒了回来。贵伯不明就里,跟着他一溜小跑:“咋的啦?咋的啦?”

建国脸色铁青,带着我们迅速进入电梯。他说:“爸,那条狗很娇贵,千万别让陈皮跟它在一起,不然,狗主人会找麻烦的。”

嗷嗷,我犟着脖子,冲建国抗议着。真是多管闲事呀,在我们狗类中,不在乎血统,不在乎贫富贵贱。你有什么权利干涉我自由恋爱?

但是建国对我狠狠喝道:“闭嘴!狗东西!”

贵伯说:“那有啥麻烦好找的?难道畜生也讲城乡差别?你早就是堂堂正正的深圳人了,还怕人家欺负?”国庆阴着脸说,不是这个理,爸,你扯哪里去了。

父子间出现一阵静默。

电梯门打开了,建国家住在20层楼。

建国走在前面,贵伯屏住气,猛跨一步,出了电梯,跟了上去,却随即调转了头,因为我吓坏了,死活不肯出电梯。贵伯只得窜回来,想把我拉扯出去。不料他刚走到我身边,电梯门就合上了,任他怎么扒拉,也严丝合缝的开不了。电梯好像在急速运动,贵伯慌乱之中也分不清是上是下。小小的空间里,只剩下贵伯与我。我想,糟了,我闯大祸了。我弓着背,竖着耳朵,吓得两股战战。贵伯倒不怕,告诉我,这电梯是高科技的东西,定会保平安。

果然,不一会,电梯停了,又开了门。我急不可待地窜了出去,贵伯紧紧跟上,却发现这是十楼。他赶紧喝住我,铁青着脸,狠狠扇了我一个耳光:蠢东西,你要磨死老子?

我眨着眼睛,嘴里嘟嘟咕咕的,很不服气。但是我很快就窜跳起来,因为我看到了刚才在花园里邂逅的小母狗。这才多会功夫,小母狗又换了套牛仔装,显得俊秀活泼,风骚带劲。

我当下不顾自己一身脏,毫不扭捏地迎了上去。我俩刚一接触,就听到一声嘶叫。只见一个瘦不拉叽的年轻女子冲了过来,一脚就把我踢开了,还狠狠地骂了一句:“没家教!”

我傻眼了,我吓得屁滚尿流。偷眼一瞧,这个女人涂脂抹粉,披头散发像个鬼。她衣着暴露,妖艳无比,但她皮肤粗糙,手指粗大,普通话很生硬。我壮起胆子朝她翻白眼,又呲牙咧嘴以示不屑。那条小母狗就赶紧小声告诉我:这是我麻麻。

那麻麻却使劲儿瞪着我。她的眼睛是三角眼,凶巴巴的;她的下巴尖得像匕首,寒光凛冽。

骂我陈皮没家教,是把狗当人看,可关键在于,是这条小母狗先勾引我呀!

我无限悲凉地仰头看着我的主人,我主人的眼里也蓄满了愤怒。贵伯那个心疼呀,嘟囔一句:“这不是打狗欺主吗?咋不管好你家的!”

那麻麻上下打量他,皱着眉头,摆摆手,显出一副不跟他计较的样子,然后对着那条狗尖声呵斥一句:“波比,No! ”

波比在我耳边温柔地呢喃:“你身上有我从没闻过的味道哦!”然后就恋恋不舍地跟着她的麻麻回屋了。

贵伯冲着那个麻麻的背影“呸”了一口,就接到了建国的电话。得知贵伯在十楼,建国叹口气,说你老真麻烦,快点上来吧。

可是我怎敢再坐电梯?贵伯也不敢。那大家伙一上一下没个准,见识有限、反应迟缓的贵伯可操作不来。于是贵伯只好牵着我,一步一步地爬楼梯上去。我这会儿勇猛无比了,带着贵伯晃晃荡荡地上楼,每上一层,就回过头去等着,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前行。楼梯里光线昏暗,可是我的眼睛一定亮如明灯。虽然我自个儿腰椎酸痛,但我跳跃着不住舔着贵伯的鞋子,鼓励他不畏艰难,坚持到底。

贵伯提起精神,喘着气说:“好样的,咱上深圳啦,到天堂啦。”我乐得尾巴直转圈儿,就这么等了一程又一程,终于到了二十楼。建国在电梯门口等着,看到他爸带着我从步行楼梯口冒出来,简直要倒抽一口凉气:“咋不走电梯呢?害我老等。”

贵伯与我,走进建国的新居时,顿时傻眼:天神呀,这地方简直跟海底龙宫有得一比呀。但贵伯随即乌云罩面,说就这么个房子,值得你欠下银行两百多万?建国却答得像吐瓜子皮似的轻松:欠就欠呗。贵伯长叹一声,眼圈红了,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壳子本本来。建国扬扬眉,问他爸:这是啥意思?贵伯说:这是我支援你的!建国啊,我清楚,你这些年不容易呢。建国眼圈红了,竟真的接过存折,说谢谢爸。

贵伯这才心情好起来,背着手满屋子转转,变得笑吟吟的,感叹道:这屋子确实不赖!要不,我待会就给蔡大富打电话,让他过来参观参观!也好让他知道,你这个大学生不是白混的!

建国却满脸不耐烦,说那个老江湖,前年来找我,借钱蹭饭烦人得很,还到处说我当官发财,弄得常有老乡来找我帮忙办事。爸,到了北京知道官小,到了深圳知道钱少。咱可千万要低调哇。

他说得如此头头是道。于是贵伯就把他的感叹压在喉咙里,赶紧低调了。

我兴奋得跟喝了酒似地,跳起来好高。建国慌忙叫住四处转悠的贵伯:“赶紧给狗洗澡!”

贵伯就吆喝住我,把我提溜起来,问建国:“茅厕呢?”

建国又笑,说只有卫生间。一进那卫生间,我就头晕目眩。面对如此豪华的排便场所,我瞬间拘谨起来,羞羞答答地贴在马桶边,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贵伯呵呵笑着,把我按坐在马桶里,捣鼓了好久,才放出那神奇的热水来。我被淋了一身水,抹了几层香波,慌神了,拼命挣扎着要窜出去。建国在一边看着,嘻嘻直笑,挽起袖子要来帮忙,却被我龇牙咧嘴吓住了。贵伯就哄我说,陈皮呀,到了深圳,也给你去买套花衣裳来穿,逛航母,去海边!

  • 标签:裸官情人望子成龙幻灭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钰涵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乘风无痕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秋寒妞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4/10/01 11:51:44

    狗眼看人低!张夏这篇视角独特,用拟人化的狗眼来仰视这个人的世界。这条从乡下来的狗跟着主人进到深圳城,被这座国际化大都市光怪陆离的生活场景所惊骇,狗眼里的人类,人和狗的际遇又是何其相似,要融入这个高速发展的城市,要选择物欲虚荣难免会丧失一些做人的纯良本真,生存的逼仄时时烤灸着你的灵魂。作者从狗眼的客观深入到人的灵魂深处,张看和剥离他们的苦痛、悲哀、压抑、扭曲的生存困境,读来颇有新意。

      回复
  • 分享到:钰涵2920积分2014/07/21 09:46:07

    一只狗随乡下的主人进了城,各类人物渐次登场,热闹无比。狗和主人对这个花花世界由初来乍到的充满期许到最后的幻灭,从一只狗的角度来看深圳的人生百态,更能够发出一些我们人所不能发出的声音,这个立意不禁让人拍案叫绝。张夏的书写是老道的,把狗的动作行为甚至是心理写得活灵活现,文风是一贯的诙谐,调侃,却总让我想到人心向暖这个词,对深圳的爱恨交织引起了深深的共鸣。

      回复
  • 分享到:陈彻8420积分2014/07/21 09:29:36

    立意很新颖,应了那句俗语:“狗眼看人低”,但这个看人低的狗眼,不是主观视角的偏见,而是看出了人们在逼仄的大城市生活中那些无法掩藏的悲苦、尴尬、扭曲、堕落。这个角度是直立行走的自以为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难以看到的。作者的语言一如既往地没有什么温度,但语言后面流动的温情和天真却令人感动。我现住的小区还真有一只黑白花的可卡叫波比,它因为常年关在房间导致精神有了问题,偶尔出来就对任何人狂吠,也很可怜。

    分享到:张夏2014/07/21 11:36:23

    陈彻对我语言的评价很到位。谢谢你的关注。

      回复
  • 分享到:乘风无痕16710积分2014/07/21 09:24:50

    作品以一条狗的眼光去看人类的世界,农村来城市的贵伯,天桥卖艺的蔡大富,裸官、二奶,“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小兔牙,一系列的人物粉墨登场,像社会万花筒一样,他们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缤纷呈现在读者面前。农村孩子王建国进城后,摇身变成裸官,包二奶,城市与乡村之间的观念差异,特物质悬殊,使得人的心理发生巨大的变化。是当下社会的写照,前天就看了这个作品叫《飞翔的狗》,现在换的题目,感觉像言情小说。不如不换的好。

    分享到:张夏2014/07/21 11:34:07

    谢谢乘风关注与解读。你的意见有道理,这不,题目又改回来了。再次麻烦编辑了。

      回复
  • 分享到:秋寒5870积分2014/07/20 23:21:18

    小说抓住了当今的深圳某些存在的一些”阴暗“的问题:情妇、贪官、圈养狗。一只乡村的狗的视角,向读者描述各个角落的人群的深圳。有天桥上的假乞丐,有好逸恶劳保安兔牙,有相互冷眼旁观的邻居······“波比嗤之以鼻:什么狗屁大都市,那些所谓的个性化现代建筑,要么杂乱无章,要么盛气凌人,早让我倒胃口了。”一只对深圳失望的可卡长毛狗对深圳的概括。不过,各花入各眼。角度不一样,美感与丑感会一一样呈献。交给时间!

    分享到:张夏2014/07/21 11:38:48

    秋寒妞妞说的很对,"交给时间"。你的那篇把写作比作做鞋令我很感动,透着一种厚道客观与正直,是个温和的是非观念执着者。

      回复
  • 分享到:心灵拾贝33790积分2015/01/24 22:28:43

    贵伯养出一个大学生不容易,本以为可以享儿子的福,到了深圳发现儿子的种种丑怒事情,这个儿子不但比没有文化的女儿春梅差远了,连狗都比不上,让这个好强、骄傲的老人深受打去,看清了深圳的贵伯走了,忠于爱情的狗飞了,做小三的女人去自立了,那些像建国贪污腐化的人呀,你们淯醒了吗,你们还敢继续悲剧么?

    分享到:张夏2015/01/25 21:21:16

    谢谢解读。问好。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门槛
  • 红星社区 @七里老塞
  • 69
  • 10247
  • 54
  • 988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广博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