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天你拉着我的手
  • [119] [1]


2014年5月,我准备写历史纪实《岗厦村文氏的前朝后代》,岗厦股份公司文总交给我一个微微发黄的纸袋。里面是一叠手写的信笺,信笺上清隽洒脱的字体,吸引了我的眼球。看到上面水滴旧印和颤抖笔迹,我不禁为之动容。这是一份迟到的、沉甸甸的爱,半个多世纪的情缘,跃然纸上。笔卷年轮,字曲柔肠,我无法理解那份心碎与绝望。年华的斑驳、黑白的回忆,岁月将他孤独的背景拉得太长太长……

十四年前的一个早上,我去公司上班。一进大门,走廊长凳子上坐着一位约莫七十多岁、满头银发、红光满面的老人。老人家身材高大、气质不一般、腰板笔直,颇有些英国绅士的味道,年轻时一定是女人的梦中情人。从他骨子里透出来的那股子英气,我断定他不是岗厦村民。见到我,他立即站起身,朝我微笑着,眼睛里闪着几分童贞,是我喜欢的那种不混浊、深沉睿智的眼神。他很礼貌地说了句:“hello!Good morning!”我习惯地脱口而出:“早晨!”老人家像孩子般地笑了,他转用白话问道:“小姐,你唔系岗厦人吧?你知道吗?你有一双好靓的眼睛。”Oh,my god! 自从到岗厦工作,老少都称我王姐。这声“小姐”真让我有些不适应,再说初次见面,怎么有如此肉麻的赞美。出于礼貌,我强迫自己嘴角向上抬了抬,回他一句:“我唔系岗厦嘅!我在公司上班,您坐吓先。” 说完转身进了办公室。

几分钟后,我出来打开水泡茶,老人家还坐在那里,孤单的身影像一座雕塑,我有些自责。见我出来,他又站了起来,弯弯腰没说话,朝我点了点头。我给老人家端去一杯热茶,他礼貌地千恩万谢。随后我又忙工作去了。大约十点多钟,我再走出办公室,阳光洒满了整条走廊,暖暖的,公司员工进进出出,好像谁也不认识这位老人家。他还是默默地坐在那里,满头银发在光照下格外亮眼。或许是坐时间久了,他笔挺的背有些弯了,脸上也添了几分疲惫。我心头一热,急忙上前问道:“阿伯,您老来左杠么累了,揾边个呀?”他抬起头满脸慈祥地笑道:“我搵组织!”找组织?!我没听错吧?难道老人家走错了地方,上岁数的人,难免犯糊涂。他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我恐来不及了,要尽快揾到组织。” 我问:“阿伯,你找什么组织啊?” 他眼眶有些湿润了,仍笑着问:“你系党员?” 我点点头。他笑出了声,两滴泪珠溢出来,在皱纹中穿行滚落。他上来一把抓住我的手,使劲地摇着说:“我都系!我都系!”我被他的大动作惊呆了!党员多的是,犯得着这么激动吗?

我当知青时入的党,才20岁,那时候觉得入党是件特别神圣的事,党员不计报酬,吃苦在先,开河渠、插秧割谷什么苦活不是共产党员冲在前啊。如今,我这个有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看到一些党员贪污受贿,贪图享乐、封官许愿、仗势欺人。说实话,我不再为自已是党员而自豪了。我拉着老人家坐下,安慰他说:“阿伯,你我都系党员,宜家党员唔似从前了,你唔晒激动!慢慢地讲,你揾组织做么嘢啊。” 他噙着泪水,拉着我不松手,伤感地说:“我真系党员!五十几年了,党系边度我都唔知啊!”这时,文书记走了进来,招呼了他一声,他起身跟在书记身后走进办公室,还回头说了声:“小姐,唔该晒你了,我先揾书记啊!”

从那以后,我再没见过这位老人家。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十多年前,看上去顶多70多岁的老人家,已经90岁高龄了。他叫文伙寿,1911年出生在岗厦村。

上世纪二十年代,廖仲恺奉行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工农” 的三大政策,密切与中国共产党人合作,支持工农革命运动,天天到工会、农会、学生会等团体去开会、演说。文伙寿的叔父文以博在广州追随廖仲凯闹革命,经常到粤东各地组织农民协会,发动农民与封建势力抗争。有一年,文以博一身戎装、脚蹬马靴、佩戴驳壳枪、跨着高头大马,带着四名骑马的警卫员,威风凛凛地回到岗厦村,岗厦村男女老少都出来迎接。文伙寿当时还是个十岁的孩子,和一帮小学生站在岗厦村“五房祠”(清朝年间建的文氏宗祠)门口拍手唱歌,欢迎文氏宗亲回乡。叔父威风凛凛的英姿让童年的文伙寿羡慕不已。到了“五房祠”,文以博急忙下马,除下配枪,跪地磕头,点上香烛,祭拜文氏先祖。回到家吃饭时,文伙寿缠着叔父,要求参加革命,也想骑大马。叔父拍着他的头笑着说:“听话,等长大了再参加革命好吗?”

1925年,廖仲凯先生被国民党右派暗杀,文以博为躲避迫害逃到香港定居。

文伙寿的父亲去世早,他17岁就出来在香港当了海员。1931年文伙寿跟随公司海轮到了荷兰,通过文氏宗亲引见,曾去监狱探望过廖仲凯之子廖承志。当时廖承志在荷兰鹿特丹,领导中国海员工作。廖承志告诉文伙寿他们,自已没犯任何事就被国民党中国领事馆人员和两位白人警察关进了监狱。昨天已有两名共产国际人士来过,告诉他可以出狱了,明天乘意大利邮船到公海,再换乘日本邮轮直达香港回国。文伙寿担心地说:“安全吗?”廖承志说:“既然革命,就不怕丢命,一切随缘吧,明天走。”短暂一席对话,就此告别。文伙寿听了很感动,更加坚定了参加革命的决心。

1933年,22岁高大英俊的文伙寿,经工友王森(中共地下党员)介绍加入了共产党。随后他又见到了党小组长胡海,胡海一见到他就直夸奖:“好青年!好青年!你会写字,识英文吗?”文伙寿回:“会说英文不会写。”胡海说:“可以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的革命同志了!”

年轻的文伙寿激动地热血沸腾,在两位党员的见证下,在香港中环娱乐戏院附近一间凉茶铺里举行了简单的入党宣誓,他举起右手庄严宣誓:“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宣誓完毕, 胡海说:“今后大家要齐心合力,无论走到哪里要为党多做工作,你最好不要用原名了,以免拖累家人,我记下你的名字和公司,以后好联系。”

文伙寿从此改名文秀。

第二天,文秀要随公司海轮离港赴英国,胡海说:“你去英国要经过一些国家海关检查,我暂不发党证给你,我会通过你留的地址联系你。”

一个多月后,公司海轮到达英国利物浦码头,船刚靠岸,就有人在下面打听,有没有叫文伙泰的船员。原来是地下党派陈天赐来接他,陈天赐直接把他带到总部开会,会上有党员讲国际形势和工作安排。随后,文秀配合地下党到英国华侨社团和留学生中演讲,宣传中国共产党和工农红军事迹,大家对共产党抗日主张非常拥护。两年后,陈天赐告诉他朱德同志已到达陕北,目前工农红军经济上非常困难,连桌椅都没有,写字时要把同志的后背当成桌子,希望海外党员捐款。文秀回到船上告诉了其他船友,自已带头捐了五英磅(当时一个月的工资),船友们也积极响应,共筹款350英磅。文秀按照陈天赐提供的地址寄往“中国南京市南京路十号宋庆龄收”。他好奇地问陈天赐:“给共产党的经费为什么要寄给国民党的国母那里呢?”陈天赐说:“不要问,按上级要求办。”

过了一段时间,文秀果然收到了朱德、宋庆龄辗转寄来的收条,他心情异常激动,感觉自已迎来了一种全新的生活,第一次为党做了件很有意义的事。

第二年,文秀随船到达美国纽约,在异国他乡又见到了入党介绍人王森,他们兴奋地拥抱在一起。王森带他认识了地下党员严清荣,严清荣又带他去见了纽约《美洲华侨时报》总编辑唐明照先生(解放后中国首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唐先生见到帅气的文秀很高兴,当面赠诗一首:文秀同志惠存

识时务者是英雄,坚持一德自成功。

伤痕感事怜骚客,到处苍桑诗境同。

《美洲华侨时报》唐明照勉

不久,纽约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华人海员事件。文秀与350名海员被纽约当局非法囚禁在一个孤岛监狱里,被囚禁的日子苦不堪言,监狱条件极差,许多海员生病,被白人警员殴打,文秀在狱中写下许多诗词,表达心中的悲愤。大约过了20多天,文秀看准时机,花钱托一个黑人带信给严清荣。严清荣赶到移民局,要求释放所有华人海员。经过交涉、保释,全部海员乘上唐明照事先安排好的船只,被接到纽约海员新居。海员们在纽约中华海员联合会开会选举,文秀是唯一党员,经严清荣提议,大家一致同意选举文秀为海员工会主席。当上工会主席后,文秀开始为300多名因囚禁失业的海员找工作,还在《美洲华侨时报》读者论坛上发表了《中国海员被囚禁的痛苦》文章,揭露海员被纽约当局囚禁的经过。

唐明照知道文秀不会写英文,找来一位叫刘良模的学生当他秘书,代他为海员们与各公司签定劳工合同。唐先生对文秀说:“你还年轻,最好学一门手艺,将来才有出路。”

当时,美国一些工业学校拒收有色人种入学。1941年12月,日本轰炸美国珍珠港,一些工厂急需修船工人,学校才取消招收学员限制。文秀立即在纽约一所学校报名参加了培训,几个月后他拿到技术证书,进了当时世界最大的太阳船厂当了三年工人。在这三年里,文秀没有忘记自已是一名共产党员,多次在《美洲华侨时报》上发表抨击国民党的文章,还与纽约国民党总部主席进行辩论。国民党主席恼羞成怒,以1000美金悬赏文秀,要把他投进监狱。在唐明照先生和一位宗亲文光的帮助下,文秀躲过了牢狱之灾。但美国当局宣布将他驱逐出境,并收缴了他全部行李和资料,朱德、宋庆龄给他的收条同时被没收(多年后老人家提及此事伤心不已)。

文秀被驱逐后去了缅甸,本想绕道回国与妻子团聚。当时国内刚解放,他听说留住深圳上步村的妻子因地主成分被揪斗,不堪屈辱而自杀,他只好留在缅甸,进了一家英国船厂工作,另娶台山籍女子为妻,努力打拼养家糊口。期间,已经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的唐明照先生曾委托文秀同乡文镜湖先生找文秀,希望他到美国工作,可惜文秀在缅甸,并不知道此事,错失了良机。直到他回乡听文镜湖提及,文秀懊悔万分,写到:“一念之差,后悔莫及!!”

1961年,缅甸排华,文秀举家返回香港,一到香港他就托人打听入党介绍人王森、胡海的消息,可惜已联系不到他们。由于港英政府排华、仇视共产党,文秀始终无法与大陆党组织取得联系。

1979年,大陆改革开放后,文秀已68岁,历尽磨难的他终于踏上了祖国土地,落叶归根,回到岗厦村建了房屋,并恢复原名:文伙寿。回家后,他多次找党组织有关部门反映自已情况,希望重回党的怀抱。但因无法找到证人而一次次“搁浅”。1998年底,当他得知铁道部国际合作司司长唐闻生就是唐明照女儿,急忙通过各种关系与她联系,可惜唐明照先生已经过世。1999年,文伙寿将自已资料寄往香港新华社,新华社回复:“经调查确有胡海其人,系上海海员俱乐部地下党组织派往香港的,现况不详。”

  • 标签:福田区岗厦村老华侨寻党五十年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王国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小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雅风打赏了1000邻家币
  • 谭家幺少打赏了1000邻家币
  • 莫寒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莫寒打赏了1000邻家币
  • 牛叉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成茂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成茂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海那边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深沉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海那边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秋寒妞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真水无香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因特虎老亨打赏了100邻家币
  • 无天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方华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道长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丁丁打赏了100邻家币
  • 丁丁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镜子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隆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牛叉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十十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盛菲打赏了1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悠悠竹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梦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只因不才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夏打赏了100邻家币
  • 文渊阁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小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每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雅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兴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知乎者也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深沉 共计打赏1000邻家币
  • 莫寒 共计打赏1000邻家币
  • 分享到:唐成茂评委690积分2014/09/29 21:11:50

    无意间瞥了一眼别人的评论,以为这是篇“正能量”的东西——说起来,我绝少看“心灵鸡汤”之类的东西。乍一看,又似乎是篇情感类的作品(特别是这题目)——我一直认为出色的作家是可以通过训练出来的,训练他如何跟别人拼语言,拼结构,拼故事,拼细节,可作者的这篇东西颠覆了我的想象——没有那些“穷”讲究,有的是浓烈的个人情感渗透于字里行间,正是最直接的情感打动了我。

    分享到:道长2014/09/29 21:40:59

    写岗厦村前朝后代四个月了,当我看到文老先生一生苦苦寻党材料时,完全按捺不住冲动,未等岗厦村史出炉,便抽空写了这篇纪实文章,真情实感!叩谢唐评委!

    分享到:道长2014/09/29 22:43:44

    感动!感激!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4/09/29 16:58:34

    很难得。现在深圳不少村都在做一些史志,但很少有挖得这么深这么细。大都从沿革、宗谱、名人小传等进行硬邦帮地描述,没有具体的人,具体的事,千篇一律,没有骨血。愚以为,深圳的村史志,除了纪事,还要纪人。像《史记》那样,人物形象生动,耳熟能详,才能彪炳春秋。

    分享到:道长2014/09/29 18:25:05

    多谢廖老师!我从5月起开始写历史纪实《岗厦村文氏的前朝后代》,已完成三万多字,国庆节后发表,也是由许多故事串起来的,这一篇只是其中一个故事,希望廖老师届时指导!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4/09/15 12:09:33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下丹青照汗青”,很多人都知道这是当年文天祥表达爱国情怀的壮美诗句。似乎,作为文氏后人的文伙泰骨子里遗传了先人忠心爱过的基因。只是,历史有时候也会让人无奈。文伙泰老人家的无私和纯粹,是共产党人的标本。在当下欲望横流的社会,共产党人该以他为镜子,更不能将他遗忘。这样的文字不但有史料价值,更有一定的文学性。耐读,且有趣。

    分享到:唐兴林2014/09/15 12:27:50

    抱歉,打错了一个字,“爱过“因是“爱国”。

    分享到:道长2014/09/15 12:28:33

    职业快枪手唐老师!我要向你学习写作,多谢多谢!

      回复
  • 分享到:小意8680积分2014/10/16 12:03:32

    看到最后为之动容,苦苦寻觅,文老最终还是抱憾离世,他这一生都在追寻着党,追寻着他那的赤诚的信仰,其实在那个年代,像文老先生这样为党奉献一生的不在少数,虽然最终他们因各种现实因素无法正名。但在我们心中,他们是真正的国家英雄好汉。这种爱国情操值得我们所有后辈学习及敬仰。

    分享到:道长2014/10/16 13:27:29

    谢谢小意宝贝!写这篇文章或许没有政治意义,只是被文老的执着和信仰所感动!为他的沧桑经历惊叹。

      回复
  • 分享到:莫寒10460积分2014/10/10 13:51:35

    起初抱着一目十行的态度去读,但读着读着,变成了逐字逐句的读。这篇作品之所以令人为之触动,个人认为有两点特质。第一是得益于原汁原味、淳朴感人的通俗语言;第二则是向这个时代展示了一种大情怀。而这种大情怀恰恰落在我们这个时代最容易忽略的部位。读罢此文,我居然掉了一行眼泪,在朦胧的屏幕上,我在为自己情绪失控感到尴尬的同时,也为这个世界高尚的美竖起了大拇指。

    分享到:道长2014/10/10 14:22:00

    谢谢莫寒才子!我看到这材料时震撼,写到最后自己也掉了泪。现在再唱这首歌时仍会哽咽!感谢你!紧紧握住你的手!知音!

    分享到:道长2014/10/10 14:28:10

    感谢莫寒的打赏!感动!

      回复
  • 分享到:牛叉叉7630积分2014/09/29 23:18:03

    恭喜入决!道长果然不负众望凭此篇纪实率先获得了入决,这是她的努力,也是她的众望所归。大家不用问我为何这么说,因为在邻家,道长的名与望,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她凭着她的热心和一腔情怀,默默地感动着一位位文友,当然,她还用她永不停辍的春秋大笔,写下了一篇篇的妙文佳章。而这篇作品,记述着一位深圳文氏后人的感人故事,更是作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的近半个世纪的近乎悲壮悲凉的寻根故事。为唐成茂评委慧眼识珠点个赞!

    分享到:道长2014/09/30 04:50:49

    多谢叉叉再获精!叉叉一直活跃在邻家,为邻家文学平台奉献不少,是我和大家学习的榜样!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89
  • 200
  • 41
  • 348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广博评》
  • 夏花评》
  • 撩妹的女子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