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荣格的一次雨中约会


你说,你爷爷在民国三十一年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在妓院里打得头破血流。你在复述那个场面时,特别强调了那一场大雨。对方是一个军人,没有动刀也没有用枪,而是粗鲁地用了一块青砖,青砖与你爷爷的额头碰撞发出的声响和妓女们的尖叫声,在大雨中,显得很不和谐。你说,这场架打到最后还是你爷爷胜了。你爷爷满脸是血地抱着妓女望着军人狼狈而逃的背影哈哈大笑。

你其实很在乎你爷爷是不是个英雄。你说你血管里流着你爷爷的血,血浓于水。但你接下来的讲述却颠覆了人们对你爷爷的印象。关于你爷爷的死,说实在,真的很窝囊。在一九七六年的九月初,对每个都沉浸在悲伤之中的人们来说,你爷爷的死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又是如此的令人难堪,他上茅厕时竟失足跌入大粪坑里淹死!这一点令人难以至信。你也不相信。你说,红卫兵都没有斗死你爷爷,一个大粪坑怎能淹死爷爷,他肯定是自杀的。你爷爷自杀前还在茅厕里读荣格的书――《本能与无意识》。你在无法避开你爷爷死于茅厕这个事实时,你选择了另一种质疑的方式。对,是荣格。你说,只有荣格才能解释清楚你爷爷为什么死得这么难看。你在爷爷遗留下来的那本发黄的《本能与无意识》里找到了蛛丝马迹。在这本书的第二十一页,你看到了你爷爷写下的短短两行字:毛主席他老人家去了,一切还有意义吗?

你对爷爷的死一直耿耿于怀。若干年后,你远离故土,独自外出谋生。在异乡的某天早上,恰好也碰上了下雨,你坐在窗前读荣格的《心理学与宗教》。你发现一个别人没有发现的问题,由此,你得出一个结论:荣格是个极其狡猾的老头。他给出的每一个问题,都似是疑非,从来没有准确的答案。

事实是,你根本就没有心情看书。一条短信搅得你心神不宁。发短信的是个女孩,你和她相识于一次聚会。那次聚会,你站在女孩的后面,趁着幽暗的灯光,让勃起的生殖器顶着女孩肥大的屁股,然后轻声赞美她长得比小燕子赵薇还漂亮。你看到女孩的脸红得像一只熟透了的苹果。在如此近的距离,你对着那只熟苹果,平生第一次有了想啃一口的冲动。

曲终人散,临别,女孩走到你面前,很大胆地问了你一句:我这么胖,你真的喜欢吗?你望着远处闪烁不定的霓红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女孩留下一个手机号码便心满意足地飘然而去。你环顾四周,空空荡荡。这到底是一场什么聚会,你从头到尾都不清楚。你唯一的印象便是,女孩肉乎乎的屁股,让你感到一种全所未有的安全感。这种感觉深入骨髓,你再一次强调,是安全感,而不是性冲动。

你说,没错,就是这样,你和那女孩相识了。你和她约好了今天见面。你几乎一夜未眠,临天亮时,沉暗的天空沥沥淅淅地下起雨来。你习惯在起床后,读两页荣格的书。你才翻开书就收到女孩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很简单:亲爱的,请带上安全雨衣。

雨衣就雨衣,没必要加上安全这个定语吧。什么叫安全雨衣?你疑惑不定的眼神盯着手机屏幕。此时此刻你无来由地想起了你爷爷。爷爷看上的妓女是否也长得倾国倾城?那妓女的屁股也会肥厚多肉的吗?你暗笑起来,肥厚多肉与倾国倾城是如何联系上的?

我们当然很难理解最崇高的和谐感为什么竟会来自这样一种抽象的结构。但如果我们想到柏拉图《提麦奥斯》中的双圆圈,想到他的神性的和谐氛围,我们就可能发现我们走上了理解的坦途。

荣格在眼前一闪而过。他振振有词的解说,仿佛一个欲盖弥彰的陷阱,每个从这里走过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掉进去。

肥和美是和谐的吗?

你忽然找到了答案。雨衣为什么是安全的。你的心跳突然开始加速,眼前一阵迷乱,以至把T恤穿反了,出门时才发现胸前那只巨大的问号不见了。把T恤翻过来时,你又轻声读了一遍问号下面那一行黑色的小字:你问我为什么爱?你自嘲般笑笑说,爱有时候就是一个问号,永远没有答案。当人们知道答案时,爱就完了。


佳美宜是一间士多店,它座落在凤凰城小区入口的左边。店的主人是一个瘦子。右边是一间早餐店。对过便是马路,沿着马路向左,大概五十米,有个公交站台。我每次出门,总是习惯性地到这个站台坐公交车。

雨还在密密地下。我站在柜台前,不知道如何开口,也许我根本就羞于开口。瘦子坐在柜台里,戴副深度近视镜,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我,我浑身不自在。

“小伙子,想要点啥?”

我抬起头,发现瘦子的鼻子很特别,和他的瘦脸很不成比例,准确地说,他长了一个狮子鼻。鼻头几粒通红的粉刺暴露了他内心强烈的欲望。

他伸出竹枝一样的手指,手指做成一个手枪状。

“小伙子,你是想要这个吗?” 

我点点头。目光斜视着一个叫冈本的品牌。瘦子笑了笑,指指我,又指指冈本说:“有眼光,超薄的。”

说实在话,我从没用过这些东西。厚或者薄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只看到冈本两个字,以为是日货,心理上便觉得日货比国产的好。如此而已。但瘦子却热情起来。他一口气给我介绍了五六个品牌。每个品牌的质量和口碑如何他都不厌其烦地一一作了详细的说明。

“小伙子,其实选防水雨衣很简单,你只须记住一点就够了,能防水才是正道!”

哦。原来果真如此。我松了一口气。

在这一刻,我又想起我爷爷,当年没有防水雨衣,他靠什么避孕?难道所有的传说都是真的?他当年真的娶了那个妓女做老婆?我突然觉得我有必要向人们澄清,那个传说是假的。我爸爸也肯定不是婊子养的。但瘦子却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断我要讲故事的话头,并把我拉进里间,要亲自示范如何戴防水雨衣。

老实说,瘦子真的很瘦,当他褪下裤子露出白生生的屁股时,我为他感到难过。大概也只有在六十年代初大饥饿时的人才会瘦成这样。看来这年头,生意真的难做。谁的日子也好过不到那里去。我原本羞耻的心立马收了起来。我爷爷倘若真娶了个婊子,那也没什么,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宁为太平狗,不做乱世人。

当我感到屁股后面有硬梆梆的东西顶着时,我才意识到瘦子和我一样犯了同样的错误。只是我和瘦子有些许区别,他顶男我顶女。是的,我承认我是个胖子。但凡胖子,屁股都一样肥厚多肉。难道胖子惹顶?

我的脸慢慢地也像苹果一样红了起来。我听到身后的瘦子说:“嗯,很好,好。有味道。”

我听我父亲说,我爷爷的口头禅就是“有味道”。他吃了一道好吃的菜,他会说有味道。某人对他脾气,他说有味道。传说他带了那妓女回家,一夜风流后,也说有味道。

眼下瘦子轻抱着我,用他身体上某个部位顶住我的屁股时,也说有味道。但是我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屈辱。

“对吧,明白了吧,就是这样用的。先用手捏住这个部位再慢慢套上去,避免里头有空气,这一点务必要记住,当然你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如果有空气,便容易破裂。破裂的雨衣就防不了水啦。”

我回头看了一眼瘦子,他的鼻子此刻已经红得像颗辣椒。我心里一动,想起当年爷爷未必是失足掉下茅厕。也许在茅厕里还不止他一个人,这个人说不定也是个瘦子。我只能说瘦子的爱好也挺特别的。在这种情况下,谋杀会不会也顺理成章呢?这完全有可能。谋杀者对时间和地点的选择足见是密谋已久。

谁和爷爷有这么深的仇恨?那个和爷爷抢妓女的军人?这个可能性非常小。部队不是常驻性质的,不过是一群溃败之兵。败军之将无可言勇,也不可能在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后,再来寻仇雪恨。不就是一个人皆可夫的妓女嘛。后来的人之所以取笑我爷爷,说我爷爷是个傻瓜,大部分原因也在于此。

问题在于,我现在是来买雨衣的又不是卖屁股的?瘦子凭什么拿他那玩意顶我?难道仅仅因为我是个胖子吗?幸亏这时门外响起叫买东西的声音,否则我会让瘦子死得比我爷爷难看。

“老板来包烟。”

是个穿红戴绿的女人。

瘦子极不情愿地拉起裤子,出去前,还用力捏了一把我肥厚的屁股说:“雨衣免费送你。祝你快乐。”

我拿起冈本,掏出十块钱,扔到柜台上,表示我不接受瘦子的恩惠。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士多店。我要尽快赶到瘦狗岭,迎接我人生中和女孩的第一次约会。


刘浪一上到公共汽车便有些后悔,车上人实在多到无处放脚。车厢里各种各样的气味扑面而来,一时令人作呕。才过了两站,刘浪便想下车了。一个女孩挤到他的面前,让他暂时又打消了下车的念头。女孩长得不高,背对着刘浪站着,她的头刚好顶到刘浪的下颔。女孩一头刚洗过的头发散发着洗头水的清香。刘浪脑子清醒了一些。车子在不停的来回颠簸中,刘浪感觉他的下身慢慢地热了起来。他习惯性地让硬梆梆的生殖器顶到女孩的屁股上。他闭着眼睛,脑袋里是一片辽阔的海洋,海水温暖柔润,他感到安详而幸福。一行热泪悄然从刘浪的脸上滑落。

“你哭啥?”女孩转过头,望着刘浪,一脸不解的表情。

“我欺负你了吗?”女孩又问。

“没有。”刘浪挤出一丝笑容。

“没有就好。”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悄悄伸手往后摸,最后她很自然地握住了。

“我带你到天堂去,好吗?”女孩吹气如兰。

“天堂快乐吗?”刘浪问。

“当然,那还用说吗?”女孩白了他一眼。

“我爷爷去了天堂。”刘浪的目光转向车窗外,雨还在密密地下,雨水一股股地从车窗的玻璃上流下来,一张张闪过的脸模糊不清。坐在靠车窗边的一对小情侣在旁若无人地接吻,男的一边吻一边把手伸到女孩鼓涨的上衣里摸她的奶子。刘浪的目光回到女孩的身上,发现她的胸部也很丰满。她没有回头,她柔若无骨的手还在。她的轻声细语传过来:你快乐吗你快乐吗你快乐吗你快乐吗?声音如唱歌一般。

刘浪没有回答。他又想起了他那死因不明的爷爷。他很想和女孩说一说他爷爷的故事。但女孩却陶醉于另一种境界。他叹了一口气,感觉身体上某个部位正在慢慢疲软,像一条泄了气的鱼,在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车到落马洲站时,女孩说:“老公,我们到站了,下车吧。”刘浪心里一惊:老公?女孩不由分说地拉着他的手下了公交车。女孩指了指路边一栋楼房说:“天堂就在那边。我们快乐去。”刘浪顺着女孩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就立在那楼顶,“天堂沐足”四个闪光的大字在雨中显得特别醒目。

几分钟之后,当刘浪躺倒在天堂沐足城里一张看上去污迹斑斑的软床时,女孩熟练地一边脱他的衣服,一边说:“老公,你挺坏的,还在公交车就就那么猴急了!”脱到裤子时,刘浪猛地按住了女孩的手。

“你要自己脱吗?”女孩问。

  • 标签:荣格 爷爷 爱情 历史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东橙西柚打赏了100邻家币
  • 风居住的街道打赏了1000邻家币
  • 隐词打赏了100邻家币
  • 柏亚利打赏了10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更多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朱铁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白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江飞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孙夜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郭建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唐兴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石路强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郭建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兴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红月亮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冰凌花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孙夜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朱铁军评委970积分2015/09/27 23:10:20

    连续两年看到楚桥这种带有浓烈个人标签的作品,已经不觉得新了。看到“荣格”,又看到“爷爷”和“你”,便惯性地想要找找有没有佛洛依德,有没有“弑父”和“长子的背叛”等精神线索。然而试图解读的过程,无疑是个否定/怀疑/揣度的循环。循环两遍,不禁虚无漫生。索性,剥光。可剥光了“荣格的新衣”之后,得到的,竟是一种失去。这种失去让我的阅读充满忧伤。从评委立场,这个提名没有异议。但转读者身份,我的内心是嘈杂的。

      回复
  • 分享到:陈彻评委730积分2015/09/14 14:27:25

    荣格是“整体人格论”的创始人,他提出人格分三个层次,自我意识、个人潜意识、集体潜意识。对应本文中“你”“刘浪”“我”三种人称。楚桥对于语言与结构的把控能力已臻大家境界这不用说了,本篇小说他罕见地用出了超过七成的功力,效果非常漂亮。但我仍然要说,最后一段并没有完整地实现你的意图,“集体潜意识”是爷爷的死因,蝴蝶效应是推动爷爷以及刘浪命运的波纹,你并没有写出这种无法预知其走向的命运的诡谲性,略感可惜。

    分享到:曾楚桥2015/09/14 19:14:54

    最后一段其实我是不想要的,准备删掉,后来想了想,又留了下来。谢谢彻彻的肯定。

      回复
  • 分享到:郭建勋评委1650积分2015/09/14 11:58:22

    读楚桥的小说有点像捉泥鳅,要小心地抄了手去,气都不能出大了。没错,稍分心,泥鳅就跑了,从指缝间跑了。这样说,楚桥挺会玩儿的,再来一个比喻,打牌的高手,一副烂牌,却能赢钱。接着夸,楚桥不是那种竹筒倒豆的事儿爷作家,——当然,事儿爷也有事儿爷的好——他把事儿退到了后面,把人生的痛楚悲凉递给你,也不直接递,不断换手法,这是在文体上有野心的人才敢弄的,我就不敢,一门心思做事儿爷。或许,高下就在这里吧。

    分享到:曾楚桥2015/09/14 19:16:48

    老郭说得我飘飘欲仙起来,忽又沉下去,用他惯说的一句话:这是骂人不带脏字哪。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5/09/13 17:40:18

    楚桥的小说我一直比较喜欢。他是一个具有独立思考和探索意识的作家。以往读他的小说,会有一种撕裂的疼痛和焦灼感。而这一篇小说在饱满的故事中,展现了一种温暖的精神情结。更可贵的是,这篇小说所托起的担当精神。在这个欲望无处不在的世界,担当,更是一种品格。情怀是一个作家最重要的才华,也是最不容易流失的才华。无疑,楚桥关注了当下人们的情感世界,并赋予一种积极的主题意义。这是楚桥的情怀。

    分享到:曾楚桥2015/09/13 20:58:26

    感谢唐老师精到的点评。

      回复
  • 分享到:白木19350积分2015/09/24 16:18:00

    楚桥的这篇与荣格约会和书生那篇蜜月旅行一样,读来都是烧脑的作品。相较而言我可能更喜欢段作文的写作风格,因为很容易就能被他带入他所讲的故事中去,然后以他的第一视角去感受主人公所经历的苦乐哀愁。而这篇文章明显不是这样风格,每次读到刚入佳境,总是被作者镜头一转,就像文艺片中飘忽的慢镜头,把时间都拖慢了。做为贯穿始终的荣格这个符号,可以看出作者并不是只想单纯的讲故事,而是要把这个故事上升到探讨人性的高度。

      回复
  • 分享到:石路强2880积分2015/09/14 23:32:53

    一直这样的认为,人是具性灵有着灵魂需求的。当然人的这种所需可以通过很多种方式获得:打麻将,K歌,网游等。只是这样浅显的方式过后,做为有着灵魂,不是只单单具有着肉体躯壳的人,有时不免陷入更大的无聊虚空。如此来说,只要人的灵魂不去,文学就不会死。还好有着楚桥这样的探索者。

      回复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满足
  • 人民桥社区 @言默然
  • 54
  • 7857
  • 24
  • 575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