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哈的膝盖
  • 点击:497评论:42017/11/07 15:19

他的左手总是自然地曲起,约成30度角竖立在肩膀一侧,手掌微微向后,五个指头极不自然地竖直,时而抽搐似的动几下,像极了长坏了胚子的树苗。但是,他的右手很灵活,他还会画画。母亲每次看到他在地上纸上画东西,都会角欣慰地笑,继而默默地落泪。他的嘴角也总控制不住,时不时地向左边抽搐几下。他走路比常人要慢许多,或许是因为左脚比右脚步子要慢一些有关系。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放弃要去城里找工作的决心。

镇上他倒是去过,但没去过县城。——据说,他父亲在他变傻之后就走了,去了县城,过上了好日子。但他从没想过要去找父亲。他知道他是个坏人,不应该找他。他只想去城里找个工作,挣钱给母亲盖新房子。这样母亲就不会哭着骂他了。

这是初冬,天微冷。已是傍晚,他才走到镇上。他许久没有跟母亲来过镇上了,眼前的一切都是新鲜的,车、人、房子,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是新鲜的。他差一点就被这些新鲜的事物迷住了,忘了他此行的目的。

他看到有几个人在一个屋里吃饭,才感觉自己也饿了。在村里,赶上谁家吃饭,他都会走进去,村里的婶娘们都会打饭给他吃。也有被赶出来的经历,那是七婶,他记得。他犹豫了好久,还是一踮一踮地走进去了。

有位穿着漂亮的姐姐就走过来,笑盈盈地问他,老板,吃什么?

吃饭!他直勾勾地看着漂亮的姐姐说。

我问你吃什么菜呢!

吃饭!

她看出来了,他是个二哈(傻子),就没再多问,进去跟父母说了几句话,然后就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饭菜过来。

吃吧。她说。

看到漂亮姐姐端上来的饭菜时,他瞪大眼睛说,姐姐,这菜,漂亮,和你一样,好看!说完就抓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吃完饭,他就要走。可他看到有人给漂亮姐姐钱。他想起昨天卖盐的事,就问:姐姐,吃饭还要给钱吗?

先前他叫她姐姐时,就招来店时的食客们哄堂大笑了,弄得她好不尴尬;这回,他又这般叫唤,她脸立即红了起了,生了气,但见他这副可怜样,又不便发作,便冲他甩甩手,干巴巴地吼一句:不收你钱,你走吧。

其实她比他还小,他28,“姐姐”25。

此时,外面已经麻麻黑了。他不怕黑。每次母亲外出做事没回来,他都一个人坐在黑夜里,静静地等着母亲回来,也不拉灯。他怕费电。但今天,他不能在黑夜里等着县城朝他走过来。他知道,只有他自己走,才能到县城。他不管天色多晚,出了门就继续走。他只想快点去城里找一份工作。

一路上,他只要一想到妈妈那个哭声,他就不开心。

昨天,田文妹妹来家里买盐,他母亲不在,他就给了她一包盐。她拿了盐不走。他问,还要吗?她说,海哥哥,我没钱,我爸爸几个月没寄钱了。他就说,不要钱,拿去吧。那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爸爸,想起妈妈每次看到爸爸的照片就偷偷地落泪。他在想,哪天要是让他碰见那个坏人,他一定狠狠地打他一顿。他找了一支笔,把他画成了一个怪物的模样。母亲回来以后,田文妹妹又来了,带了一张纸条,那是一张欠条。——他不识字,但听田文妹妹跟妈妈的说话,他知道那是欠条。田文妹妹走了之后,他母亲就开始哭,然后就骂他。从来都只有别人骂他,比如七婶,比如那些调皮的弟弟妹妹,但他母亲从来不骂他。他从来没见妈妈哭得这么伤心过,也从来没有听妈妈那样骂过他:

刘海青啊刘海青,你傻就算了,还这么败家,人家刘新泽和你一样大,他都挣了两座房子了,你呢,傻巴拉几的就知道吃,什么事都干不了!……

妈妈骂了好多话,他记不住那么多。他只记得妈妈伤心的样子。他看了,心里好痛好痛。

刘新泽就是七婶的儿子,他去过几回刘新泽家的新房子。那新房子跟他家没办法比。他家还是土砖屋,是他父亲自己砌的房子,一点都不好看,而且一下雨就漏水。

于是,有一个傻子居然失眠了!这说给谁听都不会信的事。

大爷,城里还有多远?他拉住一位大胡子男人问。

那大爷看他是个二哈,眼珠子一转,说,不远,就在眼面。

他信了,继续走。

可没走多远,路就被黑夜吃掉了似的看不见了。他在原地呆呆地站了好久,然后开始想办法。要是在家里,他一定去把妈妈的电筒找出来。这里到处是山和树,哪里有电筒呢?他继续想。终于,他想到办法了:可以借。田文妹妹可以借盐,那么他也可以借光。

他往回走,走到一户老人家屋前。这屋外灯火通明,外面还摆了些新做的木质家具,有些还雕了花,鸟等等图案。他看到这样图案,就忘了自己要做什么了,脸上展开了一朵并不好看的花。他蹲下去,用右手抚摸着眼前的新奇,继而左手也艰难地降落下来了,落到那些好看的图案上。

这时,屋里走出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问他有事没事。他并没有听到这些动静,直到老人走近他,拍拍他肩膀。他沉迷其中,突如其来的动静把他吓了一跳。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右手撑地,左手立即复了原。

你有事吗?

他看着老人,结结巴巴地说,爷爷,我……我……

喜欢这些玩意儿?

他点点头。

你是哪里的,怎么一个人?

我……我是河间村的,我……要去城里……找工作。

你先起来。进屋坐,外面风大。

我就借一个……我可以借一个……电筒吗?

你借电筒做什么?老人把他扶起来。

我要去城里。

老人也一眼就看出他是个二哈,但看不出他眼里的故事。老人把他领到屋里,——老人是个木匠,屋里摆满了他做的家具。老人让他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温水,说,崽啊,去城里有一百多里路呢,要走两天呢!

走十天我也……我也要去!

老人问他为什么要去城里打工。他就七零八碎地把昨天的故事讲给老人听了。老人听完几乎掉泪了。他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老人老来得子,更幸运的是儿子很争气,读完大学就去了城里政府部门上班了。老伴走后,他一个人继续经营这家店,有时想儿子了,就去城里看看他。但是,上回他去看儿子的时候,儿子说,爸,以后你就不要来这里丢人了。想到这话,他真想一巴掌扇死这王八犊子。

崽啊,你别去城里了,就在我这里打工吧,我给你活干。

真的吗?

真的!

他高兴得拍着屁股跳了起来。跳完喊完,他立马又安静了,然后噗通一下双膝跪地,哭着说:爷爷,你是好人,我一定好好干活……老人听着那些耳生但热乎的话,像有人给他披了件暖和的棉袄。老人任由他跪在那里……

突然,老人发现他膝下一片鲜红,那是血!

害得喊(感叹词,同唉呀),跪到钉子上了,快起来!

这是几年前的故事了。现在的二哈是这个镇上的名人了。老头当年收他做义子,教他做雕木,做家具。他虽然一只手不灵活,但学得快,手上的活做得精致,几年下来,他就能自己揽活了。河间村里很多人家的家具都过过他的手,连七婶都对他刮目相看,新换家具时也要去他这里定做。他母亲也终于可以抬起头来面对所有人了,再拿起他父亲的照片时,不再哭了。但是,他父亲始终再没有出现过,据说是进了高墙。

第十个年头,二哈的义父突然病重过世。城里的儿子回来时,老头已经出山了。老头的身后事务都是二哈的母亲跟二哈操办的。

下葬那日,二哈跪在老头的坟前,哭得像个泪人了。膝下的泥土被他跪成两个凹坑了,他的额头上也瞌满了泥土。他母亲蹲在身边扶着他,让他哭,时不时地帮他擦去额头的泥,她自己也禁不住呜呜咽咽地抽泣着,两行热泪擦了又有擦了又有。

老人的儿子听说老头走前立下遗嘱,把店和所有遗产都给刘海青,愤然离去。第二日,又回来了,因为他妻子不服老头的安排,叫他回来夺回老头的财产。他到了镇上,下了车,却不敢走近屋,远远地看见二哈母子坐在店门口。二哈看见他,便起身朝他走去。——此时的他,左手基本上能控制了,但还是自然地曲起,从腰间摊开,手掌朝上,五个指头微微曲起,但走路还是一踮一踮地,嘴角也还会抽搐。二哈走近老头的儿子,把手里握着的那个破旧的本子递给他。

哥哥,给你,爹是你的,这个是你的,这个店也是你的,你拿着,我们要回去了。

二哈的母亲随后跟了过来,在二哈身后说,遗嘱还给你,这些都是你的。他打开本子,上面全是老头的账目,还夹着一封短信:

吾儿刘定山,

你是我最珍贵的财富,我把你捐给了党和人民,你要一要造福子孙!

                                                                       贱父  刘开业  留字

刘定山无声地蹲下去,单膝着地,随即开始抽泣……

二哈的母亲上前一步,轻轻地蹲下去,扶起刘定山,哽咽着说,贤侄,你命好,二哈的命也好,有他这样一个好爹好师傅……




  • 关键词:二哈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有些人看起来是“二哈”,其实品质不差,如文中的“刘海清”,虽然身体上存有先天缺陷,脑袋也不太好使,但孝顺、懂得感恩,最终傻人有傻福,遇上了好人,并学得一技之长;有些人看似功成名就,实则连“二哈”也不如,像文中的“刘定山”,跃出农门的他,在城里穿上了官袍,却忘了本!鲜明的对比,让文章生色不少!
  • 谢谢黄兄支持。问好。

    回复

  • 二哈虽然是个脑子有问题的人,但心地善良,心中有爱,并且孝。善良的人遇上了对的人,于是有救了。
  • 谢谢姐姐来访留评,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17910积分
  • 3星
  • 3钻
  • 文以载道!
  • 文以载道!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3
  • 10004
  • 116
  • 1791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