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哈的膝盖
  • 点击:1026评论:42017/11/07 15:19

他的左手总是自然地曲起,约成30度角竖立在肩膀一侧,手掌微微向后,五个指头极不自然地竖直,时而抽搐似的动几下,像极了长坏了胚子的树苗。但是,他的右手很灵活,他还会画画。母亲每次看到他在地上纸上画东西,都会角欣慰地笑,继而默默地落泪。他的嘴角也总控制不住,时不时地向左边抽搐几下。他走路比常人要慢许多,或许是因为左脚比右脚步子要慢一些有关系。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放弃要去城里找工作的决心。

镇上他倒是去过,但没去过县城。——据说,他父亲在他变傻之后就走了,去了县城,过上了好日子。但他从没想过要去找父亲。他知道他是个坏人,不应该找他。他只想去城里找个工作,挣钱给母亲盖新房子。这样母亲就不会哭着骂他了。

这是初冬,天微冷。已是傍晚,他才走到镇上。他许久没有跟母亲来过镇上了,眼前的一切都是新鲜的,车、人、房子,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是新鲜的。他差一点就被这些新鲜的事物迷住了,忘了他此行的目的。

他看到有几个人在一个屋里吃饭,才感觉自己也饿了。在村里,赶上谁家吃饭,他都会走进去,村里的婶娘们都会打饭给他吃。也有被赶出来的经历,那是七婶,他记得。他犹豫了好久,还是一踮一踮地走进去了。

有位穿着漂亮的姐姐就走过来,笑盈盈地问他,老板,吃什么?

吃饭!他直勾勾地看着漂亮的姐姐说。

我问你吃什么菜呢!

吃饭!

她看出来了,他是个二哈(傻子),就没再多问,进去跟父母说了几句话,然后就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饭菜过来。

吃吧。她说。

看到漂亮姐姐端上来的饭菜时,他瞪大眼睛说,姐姐,这菜,漂亮,和你一样,好看!说完就抓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吃完饭,他就要走。可他看到有人给漂亮姐姐钱。他想起昨天卖盐的事,就问:姐姐,吃饭还要给钱吗?

先前他叫她姐姐时,就招来店时的食客们哄堂大笑了,弄得她好不尴尬;这回,他又这般叫唤,她脸立即红了起了,生了气,但见他这副可怜样,又不便发作,便冲他甩甩手,干巴巴地吼一句:不收你钱,你走吧。

其实她比他还小,他28,“姐姐”25。

此时,外面已经麻麻黑了。他不怕黑。每次母亲外出做事没回来,他都一个人坐在黑夜里,静静地等着母亲回来,也不拉灯。他怕费电。但今天,他不能在黑夜里等着县城朝他走过来。他知道,只有他自己走,才能到县城。他不管天色多晚,出了门就继续走。他只想快点去城里找一份工作。

一路上,他只要一想到妈妈那个哭声,他就不开心。

昨天,田文妹妹来家里买盐,他母亲不在,他就给了她一包盐。她拿了盐不走。他问,还要吗?她说,海哥哥,我没钱,我爸爸几个月没寄钱了。他就说,不要钱,拿去吧。那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爸爸,想起妈妈每次看到爸爸的照片就偷偷地落泪。他在想,哪天要是让他碰见那个坏人,他一定狠狠地打他一顿。他找了一支笔,把他画成了一个怪物的模样。母亲回来以后,田文妹妹又来了,带了一张纸条,那是一张欠条。——他不识字,但听田文妹妹跟妈妈的说话,他知道那是欠条。田文妹妹走了之后,他母亲就开始哭,然后就骂他。从来都只有别人骂他,比如七婶,比如那些调皮的弟弟妹妹,但他母亲从来不骂他。他从来没见妈妈哭得这么伤心过,也从来没有听妈妈那样骂过他:

刘海青啊刘海青,你傻就算了,还这么败家,人家刘新泽和你一样大,他都挣了两座房子了,你呢,傻巴拉几的就知道吃,什么事都干不了!……

妈妈骂了好多话,他记不住那么多。他只记得妈妈伤心的样子。他看了,心里好痛好痛。

刘新泽就是七婶的儿子,他去过几回刘新泽家的新房子。那新房子跟他家没办法比。他家还是土砖屋,是他父亲自己砌的房子,一点都不好看,而且一下雨就漏水。

于是,有一个傻子居然失眠了!这说给谁听都不会信的事。

大爷,城里还有多远?他拉住一位大胡子男人问。

那大爷看他是个二哈,眼珠子一转,说,不远,就在眼面。

他信了,继续走。

可没走多远,路就被黑夜吃掉了似的看不见了。他在原地呆呆地站了好久,然后开始想办法。要是在家里,他一定去把妈妈的电筒找出来。这里到处是山和树,哪里有电筒呢?他继续想。终于,他想到办法了:可以借。田文妹妹可以借盐,那么他也可以借光。

他往回走,走到一户老人家屋前。这屋外灯火通明,外面还摆了些新做的木质家具,有些还雕了花,鸟等等图案。他看到这样图案,就忘了自己要做什么了,脸上展开了一朵并不好看的花。他蹲下去,用右手抚摸着眼前的新奇,继而左手也艰难地降落下来了,落到那些好看的图案上。

这时,屋里走出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问他有事没事。他并没有听到这些动静,直到老人走近他,拍拍他肩膀。他沉迷其中,突如其来的动静把他吓了一跳。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右手撑地,左手立即复了原。

你有事吗?

他看着老人,结结巴巴地说,爷爷,我……我……

喜欢这些玩意儿?

他点点头。

你是哪里的,怎么一个人?

我……我是河间村的,我……要去城里……找工作。

你先起来。进屋坐,外面风大。

我就借一个……我可以借一个……电筒吗?

你借电筒做什么?老人把他扶起来。

我要去城里。

老人也一眼就看出他是个二哈,但看不出他眼里的故事。老人把他领到屋里,——老人是个木匠,屋里摆满了他做的家具。老人让他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温水,说,崽啊,去城里有一百多里路呢,要走两天呢!

走十天我也……我也要去!

老人问他为什么要去城里打工。他就七零八碎地把昨天的故事讲给老人听了。老人听完几乎掉泪了。他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老人老来得子,更幸运的是儿子很争气,读完大学就去了城里政府部门上班了。老伴走后,他一个人继续经营这家店,有时想儿子了,就去城里看看他。但是,上回他去看儿子的时候,儿子说,爸,以后你就不要来这里丢人了。想到这话,他真想一巴掌扇死这王八犊子。

崽啊,你别去城里了,就在我这里打工吧,我给你活干。

真的吗?

真的!

他高兴得拍着屁股跳了起来。跳完喊完,他立马又安静了,然后噗通一下双膝跪地,哭着说:爷爷,你是好人,我一定好好干活……老人听着那些耳生但热乎的话,像有人给他披了件暖和的棉袄。老人任由他跪在那里……

突然,老人发现他膝下一片鲜红,那是血!

害得喊(感叹词,同唉呀),跪到钉子上了,快起来!

这是几年前的故事了。现在的二哈是这个镇上的名人了。老头当年收他做义子,教他做雕木,做家具。他虽然一只手不灵活,但学得快,手上的活做得精致,几年下来,他就能自己揽活了。河间村里很多人家的家具都过过他的手,连七婶都对他刮目相看,新换家具时也要去他这里定做。他母亲也终于可以抬起头来面对所有人了,再拿起他父亲的照片时,不再哭了。但是,他父亲始终再没有出现过,据说是进了高墙。

第十个年头,二哈的义父突然病重过世。城里的儿子回来时,老头已经出山了。老头的身后事务都是二哈的母亲跟二哈操办的。

下葬那日,二哈跪在老头的坟前,哭得像个泪人了。膝下的泥土被他跪成两个凹坑了,他的额头上也瞌满了泥土。他母亲蹲在身边扶着他,让他哭,时不时地帮他擦去额头的泥,她自己也禁不住呜呜咽咽地抽泣着,两行热泪擦了又有擦了又有。

老人的儿子听说老头走前立下遗嘱,把店和所有遗产都给刘海青,愤然离去。第二日,又回来了,因为他妻子不服老头的安排,叫他回来夺回老头的财产。他到了镇上,下了车,却不敢走近屋,远远地看见二哈母子坐在店门口。二哈看见他,便起身朝他走去。——此时的他,左手基本上能控制了,但还是自然地曲起,从腰间摊开,手掌朝上,五个指头微微曲起,但走路还是一踮一踮地,嘴角也还会抽搐。二哈走近老头的儿子,把手里握着的那个破旧的本子递给他。

哥哥,给你,爹是你的,这个是你的,这个店也是你的,你拿着,我们要回去了。

二哈的母亲随后跟了过来,在二哈身后说,遗嘱还给你,这些都是你的。他打开本子,上面全是老头的账目,还夹着一封短信:

吾儿刘定山,

你是我最珍贵的财富,我把你捐给了党和人民,你要一要造福子孙!

                                                                       贱父  刘开业  留字

刘定山无声地蹲下去,单膝着地,随即开始抽泣……

二哈的母亲上前一步,轻轻地蹲下去,扶起刘定山,哽咽着说,贤侄,你命好,二哈的命也好,有他这样一个好爹好师傅……




  • 关键词:二哈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3秀才2017/11/10 08:25:54
    • 分享到:
  • 有些人看起来是“二哈”,其实品质不差,如文中的“刘海清”,虽然身体上存有先天缺陷,脑袋也不太好使,但孝顺、懂得感恩,最终傻人有傻福,遇上了好人,并学得一技之长;有些人看似功成名就,实则连“二哈”也不如,像文中的“刘定山”,跃出农门的他,在城里穿上了官袍,却忘了本!鲜明的对比,让文章生色不少!
  • 谢谢黄兄支持。问好。

    回复

  • 二哈虽然是个脑子有问题的人,但心地善良,心中有爱,并且孝。善良的人遇上了对的人,于是有救了。
  • 谢谢姐姐来访留评,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17930积分
  • 3星
  • 3钻
  • 文以载道!
  • 文以载道!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3
  • 10004
  • 116
  • 17930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陈彻消失的女儿

    2018/2/7 0:38: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