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扶桑
  • 点击:1974评论:92017/12/28 15:10

杜曼去碧水云天会所消遣之前,先到银行里兑换了一些港币,在柜台买单时嘴边时不时冒出几个蹩脚的英文单词。有那么一个短暂瞬间,他感觉收银员和咨客都对自己另眼相看了。实际上,除了他自己,根本无人在意这些虚头巴脑的细节。咨客的热情招呼和引路,收银员的微笑,女技师的调情,凡此种种,不过是职业性的表演,并不带任何感情投入。当他意识到这一点,一切都变得索然寡味,只剩下感官上肤浅的享乐。

初冬的一天,杜曼躺在会所一张可以调节弧度的按摩椅上,闭着眼睛悉心感受她的抚摸。她像其他技师一样,没有名字,只有一个数字代号。他问她的名字时,她说她叫731,下次来提到这个数字,就能找到她。这个数字他一下子就记住了,因为这是一支臭名昭著的日本侵华部队的番号。一刻钟前,他向她提起这段历史的时候,她迷惘地摇摇头,说自己初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工了。他觉得自己作为一名时常出没于欢场的家伙,谈论历史担当和家国责任分外可笑。这些不应该是为人师表的文科教授在课堂上向呆头鹅一样的大学生们讲述的吗?不是油嘴滑舌的空头政治家通过媒体喉舌向普通民众鼓动的吗?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大嫖客来探讨这些严肃的命题?

她说她的家乡温暖如春盛产椰子,他说他的家乡已经冰封雪飘。他说自己喜欢喝个大水多的青色大椰子,不喜欢白色小椰子。她笑话他没见识,说小椰子是大椰子剥掉外壳的样子,其实是一回事,就像人脱掉衣服一样。他就死皮赖脸地挑逗她,如果点她到包间服务,是不是可以见识个大水多的椰子。她那双紫葡萄一样的黑眼睛诧异地望着他,期待着他的解释。他赶紧把目光投向别处,心里觉得失礼,意识到她还不懂得这些下流的成人玩笑。过了一会,她说自己只在大厅里做事,从来不去包间,那些穿短裙的姐姐们才在包间上钟。杜曼心里一阵自责,觉得自己刚才实在冒失,一问年龄才知道她只是一个孩子。他这才认真地打量起她来,细高挑的身材,微微外翻的嘴唇,一双乌黑秀气的眼睛,典型的热带女孩。虽然在欢场上班,成人之门还未向她打开。她就像一颗天然的珍珠,生活在蚌壳里,还未见识外界的污秽和险恶。这时候,杜曼注视着一名纯净天真的少女给自己按脚,心中升起一种帝王般的荣耀与满足。他索要了她的名字,以代替那串冰冷风干的数字。陈小雨,她轻快地回答。一位邻家女孩的名字。直觉告诉他,这是她的真名。他也见识过一些夜店女郎,像作家取笔名一样取个艺名。

椰子的话题不便再谈,杜曼就问起她的家乡。她说那里一年四季开满了白色花,那花不香,却很美,但她不知道那种花的名字。从她的描述中,他揣测是扶桑,当他说出“扶桑”二字,她不置可否地摇摇头。扶桑像极了她,花瓣苍白而颀长,洗尽铅华,没有劣质的香味。

有一次,她提起她很喜欢读小说。杜曼来了兴致,问她喜欢读哪一类,是不是莎士比亚。她夸张地摇摇头,说根本不知道谁是莎士比亚,自己喜欢读手机上的小说,不上钟的空闲时间,她就看“百度阅读”上的小说,尤其喜欢古装宫廷类的爱情小说,接着说了几个他不知道的书名。他的希望化作失望,转念一想,一个初中未毕业的小姑娘,喜欢读书,已经难能可贵了。足浴完,杜曼心事重重下了楼,在人行天桥徘徊了一会,钻进国美电器,花了一千块钱买了一台墨水屏的电子书阅读器。回到办公室,接通电脑,往阅读器里塞了许多古装宫廷类的小说,打算下次见面时送给她。旋即他又觉得自己是蠢货,明明只是萍水相逢,说不定明天人家就不干了,像记忆中失踪的那些人一样,犯不着花这冤枉钱,况且自己手头并不宽裕。可一想起她那双乌黑灵秀的美目,实在不忍心它们像自己的双目一样因为近视失去光彩。

她在确定杜曼没有过分的要求后,接受了礼物。他给她示范了用法。她小心翼翼地把宝贝包进一条白毛巾了,也许是怕被监工看到接受客人的礼物吧。要知道,在上钟的时候,监工禁止她们使用手机和告诉客人私人联系方式,简直就是新时代的婢女,给有钱的老爷们提供消遣。想到这,他不敢再细究,生怕发现这个社会更多更大的秘密。她像个有了糖吃的孩子,开始对杜曼袒露心扉,她谈起她附近的家有超大的洒满阳光的阳台,有一条乖巧的短尾黑狗,还有一群每天都下蛋的母鸡。这里可是东门,虽然只是鸟城没落的旧中心,她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条件?不过,他还是为她能为自己透露更多的私人生活而暗暗高兴。毕竟,他的内心很是寂寞,跟陌生女人东拉西扯浮光掠影地闲聊已经消解不了这种寂寞,他期待的便是这种与异性推心置腹的交谈。

在大堂里按摩要比包间里实惠得多,单纯的足浴也比全身按摩实惠得多,这跟杜曼的钱包相匹配。她摆弄他那双涉足过不少鸟城隐蔽之地的大脚的时候,他切实感受到自己真实地活着,意识到自己每天都需要女人的抚摸,就像每天都需要吃饭睡觉一样。如果哪天没享受到女人的抚摸,他立刻变得焦灼不安,觉得生存是一种煎熬,或许还会换上时髦的忧郁症。

一年前,杜曼有班可上的时候,每天按时上下班,跟她每天按时上下钟是一回事。她服务的是花钱享乐的流水男人,他服务的则是一架散播谎言的舆论机器。去年夏日的一天,是自谋职业的冲动和追逐自由的天性蛊惑了他,让他摆脱了单位集体中那些永无休止的集体会议和政治斗争,成了一名小企业主。

每次去消遣,杜曼总是找她,有时去的时机不凑巧,她正上钟,服务着别的男人,他就耐心地等待,坐在大堂舒适的沙发上,读一读随身携带的莎士比亚戏剧,玩味着那些绅士与贵妇相互追逐的故事,默读穿插其间的十四行诗

,恍惚间也觉自己是一位新时代的绅士了。

这些年,鸟城不断扩张领地,经济中心不断偏移至新城区,老城区落寞下去。有的楼盘盖到一半就停了,成了灰黑的烂尾楼,在风雨中伫立多年,成了老鼠和蟑螂的豪宅。新城区到处是摩天大厦,繁华若曼哈顿,将老城的低矮建筑衬托得更加陈旧。若说新城是新贵,老城则是没落的贵族了。杜曼偏偏喜欢老城,一辞职便从新城搬到老城。他讨厌高楼大厦整齐划一的新城,喜欢丰富而芜杂的老城,就连那些裹着棉被蹲在街头的流浪汉都让他觉得这里充满人间烟火味,更何况老城遍布欢场,只要他一时兴起,随时可以消解心头的落寞。

在得知她的下班时间后,杜曼就在楼下等着,边等边想象她穿便装的样子。暗暗观察是他的拿手好戏,在试探性的闲聊中得知他想要的信息并非难事。临近冬至,深夜的人行道上穿行着紧裹大衣脚步匆匆的人。路边的门面都已打烊,冷风裹挟着白日热闹后的塑料袋之类的遗物,在街道上打着旋儿飘舞,平添几分世界末日的光景。午夜已至,楼门口闪现一位身材颀长穿着粉色齐膝羽绒服的姑娘。虽然她一出楼门就套上了羽绒服带兔毛边的罩帽,还是没逃过他的眼睛。他不远不近地跟在她的身后,若是预感到她要回头,他就倏然躲到榕树后面或者闪到墙角的阴影里。他紧紧盯着她的背影,有那么一个片刻,他想起自己也曾爱慕过一个身材颀长的姑娘。有次他约那姑娘去游泳,发现她是平胸,便停止了追求。他想着青春时代的那些荒唐事,想笑话自己又不敢出声,生怕惊动不远处的少女。

她从主干道蹩进一条昏暗的窄巷。杜曼站在巷口愣怔了一会,因为往前走就是一年四季散发着鱼腥味的河贝村,穿行其间,带着鱼鳞的污水会时不时溅脏鞋子。他意识到再犹豫就会跟丢她,便也钻进巷子里七拐八绕。她钻进一道锈迹斑斑的铁楼门,不见了身影。铁门轻轻一推就开了,门上的密码锁不知道坏了多少年,污垢尘封了按键。他蹑手蹑脚,野猫一样无声尾随,竖着耳朵分辨她的脚步,直到判定她去了楼顶。

第二天,杜曼执笔在办公室墙上的鸟城地图上勾勾画画,俨然专业的特务或窃贼,锁定了她家的位置。那栋只有五层高的城中村旧楼并不远,站在他办公室的窗台外望,恰在视野之内。他在淘宝上购置了一台望远镜,架设在窗边,一有空就变态狂一样偷窥。就这样,那姑娘在他眼里的秘密越来越少了。一般说来,当一个女人在他的眼里失去了秘密,也就失去了魅力。可是,冬天快过去了,他还对她的生活兴致勃勃呢。可能,这就是周敦颐“远观而不亵玩”的妙处吧。

她家原来是一户楼顶居民,住在用石棉瓦帆布之类的廉价建材搭起的房屋里。杜曼发现她并没有说谎。可不是吗?整个楼顶都是她家的院子,一条大概从来没洗过澡的黑狗来回踱步,不知观望着什么,一群芦花鸡闲庭信步安然觅食。在楼顶的一角,甚至种着几畦蔬菜。他调整望远镜的焦距,看到门口盆栽的扶桑,正开着白花,大概是要把异乡变故乡吧。

这家人的生活,简直可以算得上田园牧歌了。那时候,肇始于北地的城市达尔文主义还没有蔓延到鸟城。不然,她家也会被驱逐出城。

一些阳光灿烂的冬昼,杜曼透过望远镜久久凝视着楼顶晾晒杆上随风飘动的床单,想着她下班就睡在那条阳光味道的床单上。

你的手不会起茧子吗?有次杜曼注视着那双细长忙碌的双手问。她的手指,在他脚上的穴位和脉络间游走,坚韧有力,偶尔拂过小腿肚的时候,却又无比轻柔。

只有一个茧子,在这。用这里给足心点穴。她勾起右手食指的关节给他看。

这工作很累,下班一回去就睡喽,哪有时间逛街啊。说这话的时候,她点墨般的眼睛里依然无忧无虑。她总是开怀谈笑,开心事不过是刚从淘宝上买了新耳坠之类微不足道的小事。她提起新耳坠的时候,他才注意起它来,那是一弯月牙儿,在她粉白的耳垂上摇摆不定,并且只有一只。才有一只嘛!他说。我的长发是偏分,这边的耳朵遮掩住了,戴了也是白戴,干脆不戴了嘛。她乐呵呵地说。有几次,他还发现几只漆成银色的小星星和三瓣花点缀在她纷披的发间,材质大概是塑料的,看起来也美好。

有那么一两个月,杜曼没有去找她。闲暇的时候,便观望她家的院落,每天都有或多或少的新发现。那个楼顶有整整十架锅炉形状的巨大空调通风设备,建筑怪兽就是靠它们沉闷喘息。鸟城的冷日极少,一年当中的很多天都需要开空调。空调开启的时候,外机便像巨兽一样嗡嗡作响,会不会吵到她呢。

杜曼透过望远镜不仅看她,还看路口的流浪女。他下楼吃饭经过路口时对流浪女只是短暂一瞥,害怕引起路人的注意,返回办公室后,却用高倍望远镜肆无忌惮地贪婪观望。流浪女蓬头垢面,看起来三十多岁,如果洗洗脸再施以女人化妆术,或许可以给人二十来岁的感觉。她总是翘着屁股伏在路边脏兮兮的棉被上,没有腰带的牛仔裤褪得很低,屁股沟上方有一处玫瑰纹身。纹身诉说着她可能的过去,以及经历过的黑夜与爱情。在发疯之前,她或许是写现代诗的文艺女青年。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鸟城爱情东门少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电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03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03
  • 雪川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1-02
  • 520周冠打赏37000,共计37000
  • 2018-01-01
  • 暁霞囡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12-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1/02 10:18:30
    • 分享到: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 谢黄老师鼓励。新年安好!

    回复

    • 电击4举人2017/12/29 19:40:23
    • 分享到:
  • 扶桑花,一年四季开白花,不香但很美。像极了这个身材修长的会所按摩女子。而我这个文化小企业的小领导在庸常生活中找寻着意外的男欢女爱。如果说以前包养女学生作小情人,自己总感觉是随波逐流的庸俗。现在接触到的扶桑花按摩女只在大堂按足,从不到包间过火服务。从偷窥到现在总结。那么她确实是出污泥而不染,似乎是一股清流,代表着纯洁。然而她变了。我心里的美好被打碎了。揭露了世风日下,表达作者呼唤清纯世界的美好愿望。
  • 谢电击妹妹鼓励。新年快乐!

    回复

  • 17年马上过去,大家都忙着祝福,祝新年,发红包,抢红包。而我,准备走出庸常,写两篇评论。这个小说写得极好,小雨是个不错的姑娘,在作者眼里,她就像扶桑花,是清纯而干净的,以至于自己掐灭了自己肮脏的念头,给喜欢看电子书的她送了一个礼物,她和小怪兽是不一样的人,但她最终还是走进了包房。这是现实和社会给他的压力导致的。总之,结局让人感到悲凉。清纯而干净的人,在当下,为什么越来越少,这值得我们深思。
  • 谢森林兄鼓励。新年安康!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7/12/29 18:46:47
    • 分享到:
  • 文字更浪了
  • “垂翅狂蜂方出户,寻芳浪蝶又登门”
    • 勿语2018/01/02 16:17:59
    • 分享到:
  • 浪浪浪浪浪浪。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4
  • 101700
  • 28
  • 345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