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钢琴之恋
  • 点击:1872评论:02018/07/13 16:10

过了一段日子后,萧雨有了自己的住宿。房子就在王老板附近,许多服务员都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她们疑惑,为何一个刚到来的服务生,会得到这么好的待遇。萧雨也听到了一些风声,但老板必定是王瑞,他没有任何办法。

王瑞经常在晚上外出,甚至一夜都不回来。他不理解,一个己经结过婚的女人了,怎么还在外面那么久。她每次回来,好像都是很疲惫的样子,一下子就蹲在了沙发上。

“萧雨,你能进来一下吗?”萧雨刚擦过地板,正想入睡,就听到她在叫。

“王老板,这么晚了你还有事吗?”王瑞就在门口,他想,她会听到他的声音。

“当然有事!你先进来再说!”王瑞用命令的口气说。

萧雨穿整了衣服,向她的房间走去。但走到门口,他又站住了。

“为什么不进来?”王瑞站在门口,望着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不用了,你有事就赶紧说吧,我听得见。”萧雨不敢正视她。

“我就长得这么丑吗?你从来就不正面看我一眼。” 她从茶几上取了一杯咖啡,双眼还不时地望着他。

“不……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作为一名服务员,他怎敢反抗。

他缓慢地走进了她的房间。他想听到她的分付之后,再尽快地离开。

“你多大了?男孩子还这么羞涩!”王瑞把咖啡放在茶几上,走到床前,抱着一个枕头,像是一个孩子在抚弄玩具。

“王老板有什么事?你尽快说吧!”看她始终不入正题,萧雨加紧追赶问。

“餐厅里的地板都抹好了吗?”王瑞漫无边际地问。

“早就抹好了。”他没想到她让他来就是为了这些事。

“那好,我这里也脏了,你帮我抹一下。”

“好的—”萧雨走出去拿抹布。

当他再次回来时,王瑞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也许是由于天气太热,她穿着一双凉鞋,下半身也完全在外面露着。她所有的内衣就在她的头顶上挂着,像展览似的。他默默无闻地为她抹着地板。让她疑惑的是,地板上根本没什么尘埃,而且己被擦得光亮。只有一股充满脂粉味的房间。

“你为何不正面看我一眼呢,我真的就那么丑吗?”她好像有点不耐烦。

“我没有啊!是我身份不够,王老板的美貌应当有那些地位高的人来欣赏。”萧雨激动地说。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在鄙视她。这样对他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王瑞“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灿烂的笑容,但是,谁知道这笑容里面又蕴藏着什么。

“那能呢?难道你就不能欣赏吗?你也是男人。男人都说不近女色,其实……”王瑞乐意地说。

“王老板,我可以走了吗?”萧雨不知她接下来还会说什么,总之,他是不想再听到了。

“你真令我失望。”她像是受了极大的侮辱,心中充满了痛苦。她怎么也不曾想到一个堂堂的老板,竟然会受到他如此冷落。难道说是她长得差吗?还是她没有魅力?为什么他就不曾动心?

“对不起,王老板,我要休息了。”萧雨轻快地说,“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了。”

“今晚别走了好吗?”她走上前去用双手挽住了他。“你在这干的不错,我会给你长工资的。”

“对不起!我明天还要工作,我想早点休息。”萧雨将她推开,勿勿走出了房间。

“萧雨,你这样很让我失望。难道我就……”王瑞被冷落在了房间。

这一夜她没有睡好。她心中充满了对他的渴望,但只能停留在心中。他也一样。

第二天清早,餐馆的客人很多,服务员们都在紧张地工作。王瑞一直在住宿睡眠,天亮了还没起床。

正在生意红火时,李祥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怒发冲冠的样子,像是受了侮辱。一进办公室,李祥就大声向着王瑞叫道:“你昨天到哪去了?”

王瑞在床上躺着,没有半点反应,似乎这声音并不是冲着她来的。

“我到哪去有我的自由!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还是先管理好自己吧!”

“今天你就得给我说清楚!你是我老婆,我有权问你。”李祥大声吼着。

“走开!”王瑞大声说着。“你做到了一个丈夫的职责吗?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丑事我就不知道吗?”

“那好,我问你,住在你隔壁的那个男人是谁?”李祥像是得到了证据,进一步逼问。

“男的又怎样?是我特意安排的,我们己没有空着的房间,我总不能让我的员工睡在大街上吧!”王瑞无奈地说。

李祥没有听下去,把萧雨叫了过来。然后,挥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他本想反抗,但看他们已闹得天翻地覆,又止住了。

“你干吗要打他?他有什么错?他只是一名员工而己。你凭什么?说啊!”王瑞推着他向门外走去,脸上充满了泪水。

“我要他给我滚出去!永远也不要回来。”李祥大声说。

萧雨在一边站着,心中充满了不快,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老板必竟是李祥的。再多的委屈、耻辱、他也只能忍耐着。王瑞也正在用充满惭愧的眼睛注视着他。

“对不起!是我让你受委屈了。”王瑞同情地望着他,心里却是一种内疚。

“这不能怪你。”萧雨告诉自己不要流泪。他相信,他是那么地坚强。

他怀着一颗痛楚的心走了出来,王瑞最后说了什么,他不知道。他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大哭一场。王瑞揉着凌乱的头发在门口呆着,带着愁绪、苦恼、郁闷……      

从旅馆出来之后,萧雨在广安门找到了一份搞装修的工作。他知道,像他这种连中专毕业证也没有的外地人,想找份像样的工作实在是太难了。

七月灼热的太阳照在整个建筑工地上,发出耀眼的光芒。工人们在不停地忙碌着,身上的汗雨水一样,不停地流下来。

“快点!快点!谁又在偷懒啊?”钟启军发出大声的恐叫。

没有人敢出声说话,因为老板有一样法宝,那就是“扣除工资”。这让他们永远也不会顶嘴。

“唉!天无情,这人也无情,这生活真是没法过了。”在老板走之后,是他们唯一可以发泄痛恨的时候。

“今天6号楼上又掉下来一个安徽的油漆工,肯定又是小命不保。”

“也是啊!干我们这种活,就是玩命的。”

太阳依然是那么灼热,干燥,让人感到有一种疲倦的样子。

他们总是就这么一直劳碌着,因为他们需要钱来给他们的家人。

很清静的晚上,他来到了一幢具有欧洲风格的建筑物附近。这是一个相当富饶的地方,具有“璀璨家园”之称。前面是一个漂亮的花园,附近还设有商业街,超市和娱乐城。萧雨在这里经过时,经常会听到一阵钢琴声。就喜欢停留在这里,聆听从楼上面传来的声音,不由得就被感动了。

她总是不停地弹着,一首结束,另一首又开始了。

风雨中的花儿是否记得,阳光曾经那样温暖。迷途中的脚步是否记得,道路曾经那样平坦。Live and let it live .风雨过后,天空更蔚蓝。Nice and

made it nice.心情就该天天都灿烂。

让我们和花儿一同期盼,阳光依旧那样温暖,让我们的脚步相依相伴。旅途永远不会孤单,live and let it live.风雨过后天空更蔚蓝。Nice and made

it nice.心情就该天天都灿烂。

楼上又传来了那悠美的音乐声。那纯朴的音质,婉转动听、扣人心弦、给人一种思乡的感觉。

萧雨静静地聆听着,完全被感化了。他很久没听过这么悠美的音乐了。就顺着音乐飘来的方向来到了楼上。也许别人会接受他,让他弹上几曲,虽然这种说法不太现实,但他还是想试一下。他蹒跚着,总算来到了楼上。钢琴声依旧在不停地响着,那音律还是那么委婉动听。

楼梯窗户上的玻璃己经被风吹掉了,空气干燥得像是要让人窒息。萧雨打了一个寒颤,安稳地在楼梯旁边坐着。不久,大门突然被打开了,一名中年妇女从里面走了出来。见萧雨在楼梯旁坐着,惊奇地问:“你找谁啊?”

萧雨深切地望着她,她高挑的身材,身穿一件网丝状黑色礼服,肌肤白皙,圆胖娇艳的脸庞,浓厚的睫毛。再加上她身上佩带的手饰,珠环,针绣,完全一个典型的富家女形象。

“我不找谁。”萧雨有些尴尬地说。

“不找人,那你在这干什么?神出鬼没的样子,想干啥呀?”她的眼里散发出一种疑问,上下打量了萧雨一番,惊奇地问:“去去!到别人家门口去,别老是站在这儿!”

萧雨失落地点点头,向她说了声对不起,向后面走去。

“妈妈,谁在跟你说话?”林凯芹听到外面的说话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林母见她还要问下去,看了看萧雨,脸上呈现出一种怒色,“你快走开,还站在这干吗?”

“对不起!我只是想聆听一下这里的琴声而己,并无恶意。”萧雨用缓和的语气向她解释。

“别走—”林凯芹在后面叫住了他,惊奇地问:“你会弹钢琴吗?”

她注视着他,双眼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他是那种比较英俊的男孩。高大的身材,浓厚的睫毛及一双忧郁的眼睛,深深地吸引了她,使她再也无法让他离去。他的每一个举动,她都在仔细地观察着。

“对不起!我不该来这里。”萧雨郑重地说。

“你进来吧!”她神采奕奕地说,“我己在家待了几天,也没什么事做。”

林凯芹深情注视着他,凝视了很久。她对他总有那么一种特殊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一时又想不起来。

“芹儿,跟妈回去,别站在这儿了。”她终于忍不住让女儿再和他待下去了。

萧雨看着她一幅为难的样子,向着楼梯走下去。

“你叫萧雨对吗?”林凯芹想了想,终于喊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萧雨完全惊呆了。

“那就是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出现?”她脸上露出了神秘笑容。“我真没想到会是你,我们曾在火车上见过一面,你还帮我关上了火车上的窗帘。”

萧雨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见林母己走出了楼下,他才缓慢地走进了她的书房。他仔细打量着,靠窗的地方是一条窗帘,中间是一张棕色大床,上面放有两个布娃娃,床头上面是两幅古老的壁画,茶几上摆满了红白色的鲜花。整个房间装饰得有条有序,让人看上去有一种舒服感。

“真不知道还能再见到你,真是不打不相识,多亏了上次的巧遇。”她心中充满了喜悦。

“我也感到很意外。”他郑重地看着她,脸庞白皙洁净,身穿着浅绿色的洋装,两条纤细的带子盘旋在腰际,散发出优美的曲线。

“你不是会弹琴吗?弹一曲让我听听好吗?”林凯芹试问。

萧雨神秘地微笑,在钢琴旁边坐了下来,把手指放在琴键上,不停地移动着。一股优美的音律顿时散发出来。

忘不了那些生生死死,不记得那些血火缠绵,俯看花开花落,观日照苍原。日照苍原,雁过蓝天,人字大写天地间。心在旅途,惊天动地总无言。总无言。

忘不了那些恩恩怨怨,还记得那些风雨同眠。仰望云舒云卷,观雁过蓝天,雁过蓝天,人字大写天间。心在旅途,心在旅途,惊天动地天动地总无言。

“好个惊天动地总无言!”林凯芹沉醉其中,兴奋地说。

他停下来,坐在了沙发上。看到她桌面上放着一本杂志,禁不住问:“你也喜欢看这种杂志吗?”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北京爱情故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0星
  • 0钻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17
  • 130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