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钢琴之恋
  • 点击:1120评论:02018/07/13 16:10

过了一段日子后,萧雨有了自己的住宿。房子就在王老板附近,许多服务员都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她们疑惑,为何一个刚到来的服务生,会得到这么好的待遇。萧雨也听到了一些风声,但老板必定是王瑞,他没有任何办法。

王瑞经常在晚上外出,甚至一夜都不回来。他不理解,一个己经结过婚的女人了,怎么还在外面那么久。她每次回来,好像都是很疲惫的样子,一下子就蹲在了沙发上。

“萧雨,你能进来一下吗?”萧雨刚擦过地板,正想入睡,就听到她在叫。

“王老板,这么晚了你还有事吗?”王瑞就在门口,他想,她会听到他的声音。

“当然有事!你先进来再说!”王瑞用命令的口气说。

萧雨穿整了衣服,向她的房间走去。但走到门口,他又站住了。

“为什么不进来?”王瑞站在门口,望着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不用了,你有事就赶紧说吧,我听得见。”萧雨不敢正视她。

“我就长得这么丑吗?你从来就不正面看我一眼。” 她从茶几上取了一杯咖啡,双眼还不时地望着他。

“不……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作为一名服务员,他怎敢反抗。

他缓慢地走进了她的房间。他想听到她的分付之后,再尽快地离开。

“你多大了?男孩子还这么羞涩!”王瑞把咖啡放在茶几上,走到床前,抱着一个枕头,像是一个孩子在抚弄玩具。

“王老板有什么事?你尽快说吧!”看她始终不入正题,萧雨加紧追赶问。

“餐厅里的地板都抹好了吗?”王瑞漫无边际地问。

“早就抹好了。”他没想到她让他来就是为了这些事。

“那好,我这里也脏了,你帮我抹一下。”

“好的—”萧雨走出去拿抹布。

当他再次回来时,王瑞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也许是由于天气太热,她穿着一双凉鞋,下半身也完全在外面露着。她所有的内衣就在她的头顶上挂着,像展览似的。他默默无闻地为她抹着地板。让她疑惑的是,地板上根本没什么尘埃,而且己被擦得光亮。只有一股充满脂粉味的房间。

“你为何不正面看我一眼呢,我真的就那么丑吗?”她好像有点不耐烦。

“我没有啊!是我身份不够,王老板的美貌应当有那些地位高的人来欣赏。”萧雨激动地说。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在鄙视她。这样对他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王瑞“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灿烂的笑容,但是,谁知道这笑容里面又蕴藏着什么。

“那能呢?难道你就不能欣赏吗?你也是男人。男人都说不近女色,其实……”王瑞乐意地说。

“王老板,我可以走了吗?”萧雨不知她接下来还会说什么,总之,他是不想再听到了。

“你真令我失望。”她像是受了极大的侮辱,心中充满了痛苦。她怎么也不曾想到一个堂堂的老板,竟然会受到他如此冷落。难道说是她长得差吗?还是她没有魅力?为什么他就不曾动心?

“对不起,王老板,我要休息了。”萧雨轻快地说,“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了。”

“今晚别走了好吗?”她走上前去用双手挽住了他。“你在这干的不错,我会给你长工资的。”

“对不起!我明天还要工作,我想早点休息。”萧雨将她推开,勿勿走出了房间。

“萧雨,你这样很让我失望。难道我就……”王瑞被冷落在了房间。

这一夜她没有睡好。她心中充满了对他的渴望,但只能停留在心中。他也一样。

第二天清早,餐馆的客人很多,服务员们都在紧张地工作。王瑞一直在住宿睡眠,天亮了还没起床。

正在生意红火时,李祥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怒发冲冠的样子,像是受了侮辱。一进办公室,李祥就大声向着王瑞叫道:“你昨天到哪去了?”

王瑞在床上躺着,没有半点反应,似乎这声音并不是冲着她来的。

“我到哪去有我的自由!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还是先管理好自己吧!”

“今天你就得给我说清楚!你是我老婆,我有权问你。”李祥大声吼着。

“走开!”王瑞大声说着。“你做到了一个丈夫的职责吗?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丑事我就不知道吗?”

“那好,我问你,住在你隔壁的那个男人是谁?”李祥像是得到了证据,进一步逼问。

“男的又怎样?是我特意安排的,我们己没有空着的房间,我总不能让我的员工睡在大街上吧!”王瑞无奈地说。

李祥没有听下去,把萧雨叫了过来。然后,挥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他本想反抗,但看他们已闹得天翻地覆,又止住了。

“你干吗要打他?他有什么错?他只是一名员工而己。你凭什么?说啊!”王瑞推着他向门外走去,脸上充满了泪水。

“我要他给我滚出去!永远也不要回来。”李祥大声说。

萧雨在一边站着,心中充满了不快,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老板必竟是李祥的。再多的委屈、耻辱、他也只能忍耐着。王瑞也正在用充满惭愧的眼睛注视着他。

“对不起!是我让你受委屈了。”王瑞同情地望着他,心里却是一种内疚。

“这不能怪你。”萧雨告诉自己不要流泪。他相信,他是那么地坚强。

他怀着一颗痛楚的心走了出来,王瑞最后说了什么,他不知道。他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大哭一场。王瑞揉着凌乱的头发在门口呆着,带着愁绪、苦恼、郁闷……      

从旅馆出来之后,萧雨在广安门找到了一份搞装修的工作。他知道,像他这种连中专毕业证也没有的外地人,想找份像样的工作实在是太难了。

七月灼热的太阳照在整个建筑工地上,发出耀眼的光芒。工人们在不停地忙碌着,身上的汗雨水一样,不停地流下来。

“快点!快点!谁又在偷懒啊?”钟启军发出大声的恐叫。

没有人敢出声说话,因为老板有一样法宝,那就是“扣除工资”。这让他们永远也不会顶嘴。

“唉!天无情,这人也无情,这生活真是没法过了。”在老板走之后,是他们唯一可以发泄痛恨的时候。

“今天6号楼上又掉下来一个安徽的油漆工,肯定又是小命不保。”

“也是啊!干我们这种活,就是玩命的。”

太阳依然是那么灼热,干燥,让人感到有一种疲倦的样子。

他们总是就这么一直劳碌着,因为他们需要钱来给他们的家人。

很清静的晚上,他来到了一幢具有欧洲风格的建筑物附近。这是一个相当富饶的地方,具有“璀璨家园”之称。前面是一个漂亮的花园,附近还设有商业街,超市和娱乐城。萧雨在这里经过时,经常会听到一阵钢琴声。就喜欢停留在这里,聆听从楼上面传来的声音,不由得就被感动了。

她总是不停地弹着,一首结束,另一首又开始了。

风雨中的花儿是否记得,阳光曾经那样温暖。迷途中的脚步是否记得,道路曾经那样平坦。Live and let it live .风雨过后,天空更蔚蓝。Nice and

made it nice.心情就该天天都灿烂。

让我们和花儿一同期盼,阳光依旧那样温暖,让我们的脚步相依相伴。旅途永远不会孤单,live and let it live.风雨过后天空更蔚蓝。Nice and made

it nice.心情就该天天都灿烂。

楼上又传来了那悠美的音乐声。那纯朴的音质,婉转动听、扣人心弦、给人一种思乡的感觉。

萧雨静静地聆听着,完全被感化了。他很久没听过这么悠美的音乐了。就顺着音乐飘来的方向来到了楼上。也许别人会接受他,让他弹上几曲,虽然这种说法不太现实,但他还是想试一下。他蹒跚着,总算来到了楼上。钢琴声依旧在不停地响着,那音律还是那么委婉动听。

楼梯窗户上的玻璃己经被风吹掉了,空气干燥得像是要让人窒息。萧雨打了一个寒颤,安稳地在楼梯旁边坐着。不久,大门突然被打开了,一名中年妇女从里面走了出来。见萧雨在楼梯旁坐着,惊奇地问:“你找谁啊?”

萧雨深切地望着她,她高挑的身材,身穿一件网丝状黑色礼服,肌肤白皙,圆胖娇艳的脸庞,浓厚的睫毛。再加上她身上佩带的手饰,珠环,针绣,完全一个典型的富家女形象。

“我不找谁。”萧雨有些尴尬地说。

“不找人,那你在这干什么?神出鬼没的样子,想干啥呀?”她的眼里散发出一种疑问,上下打量了萧雨一番,惊奇地问:“去去!到别人家门口去,别老是站在这儿!”

萧雨失落地点点头,向她说了声对不起,向后面走去。

“妈妈,谁在跟你说话?”林凯芹听到外面的说话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林母见她还要问下去,看了看萧雨,脸上呈现出一种怒色,“你快走开,还站在这干吗?”

“对不起!我只是想聆听一下这里的琴声而己,并无恶意。”萧雨用缓和的语气向她解释。

“别走—”林凯芹在后面叫住了他,惊奇地问:“你会弹钢琴吗?”

她注视着他,双眼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他是那种比较英俊的男孩。高大的身材,浓厚的睫毛及一双忧郁的眼睛,深深地吸引了她,使她再也无法让他离去。他的每一个举动,她都在仔细地观察着。

“对不起!我不该来这里。”萧雨郑重地说。

“你进来吧!”她神采奕奕地说,“我己在家待了几天,也没什么事做。”

林凯芹深情注视着他,凝视了很久。她对他总有那么一种特殊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一时又想不起来。

“芹儿,跟妈回去,别站在这儿了。”她终于忍不住让女儿再和他待下去了。

萧雨看着她一幅为难的样子,向着楼梯走下去。

“你叫萧雨对吗?”林凯芹想了想,终于喊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萧雨完全惊呆了。

“那就是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出现?”她脸上露出了神秘笑容。“我真没想到会是你,我们曾在火车上见过一面,你还帮我关上了火车上的窗帘。”

萧雨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见林母己走出了楼下,他才缓慢地走进了她的书房。他仔细打量着,靠窗的地方是一条窗帘,中间是一张棕色大床,上面放有两个布娃娃,床头上面是两幅古老的壁画,茶几上摆满了红白色的鲜花。整个房间装饰得有条有序,让人看上去有一种舒服感。

“真不知道还能再见到你,真是不打不相识,多亏了上次的巧遇。”她心中充满了喜悦。

“我也感到很意外。”他郑重地看着她,脸庞白皙洁净,身穿着浅绿色的洋装,两条纤细的带子盘旋在腰际,散发出优美的曲线。

“你不是会弹琴吗?弹一曲让我听听好吗?”林凯芹试问。

萧雨神秘地微笑,在钢琴旁边坐了下来,把手指放在琴键上,不停地移动着。一股优美的音律顿时散发出来。

忘不了那些生生死死,不记得那些血火缠绵,俯看花开花落,观日照苍原。日照苍原,雁过蓝天,人字大写天地间。心在旅途,惊天动地总无言。总无言。

忘不了那些恩恩怨怨,还记得那些风雨同眠。仰望云舒云卷,观雁过蓝天,雁过蓝天,人字大写天间。心在旅途,心在旅途,惊天动地天动地总无言。

“好个惊天动地总无言!”林凯芹沉醉其中,兴奋地说。

他停下来,坐在了沙发上。看到她桌面上放着一本杂志,禁不住问:“你也喜欢看这种杂志吗?”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北京爱情故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0星
  • 0钻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17
  • 1300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孙行者​老村旧事

    2018/8/11 16:11:16
  •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张夏玫瑰贺词

    2018/8/11 9:18:35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葳儿九厘米

    2018/8/10 19:32:07
  • 灰常喜欢这组诗。如此空灵、优雅、丰盈、充满哲思,却有写得如此从容、匀称、字句纯净,当真难得。草木溪涧,飞鸟蝴蝶,蜗牛黄蜂,山间万物,皆是诗的材料,又是诗本身。经由诗人的心灵过滤,无不亲切可感,值得把玩再三。更难得打通古今,以古典之意韵交融现代之形式、思想,把汉语的优美与性感体现得相当到位,让人读起来仿佛在京基100的空中空中餐厅喝李白带来的美酒。梧桐山有此知己,必须很傲娇。这组诗应该在冲奖之列。

    笑笑书生梧桐书简

    2018/8/10 13:00:56
  • 非常棒的故事结构!一个大而无当的浴缸,怎么放置进越来越小的生活空间里?主人公为此不停地折腾,穷尽办法,直至运回老家去,变成一个烫猪用的大缸,让人啼笑皆非。一出黑色幽默剧。梦想大而无当,而现实小而无奈。巨大反差、矛盾的设计,使整个故事极其紧凑好看。这是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它有一个非常棒的结构。为什么现在的文章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是没有找到独特的题材,二是没有找到好的结构。而《至尊浴缸》找到了。

    费新乾至尊浴缸

    2018/8/10 11:29:40
  • 大道至简,这组诗简洁而有内蕴,有哲思,有禅意。以古典嫁接现代,邻家不乏高手,比如郭金牛、李双鱼,从他们的现代诗中,能读出唐诗宋词的味道。鲁子这组诗,也能让人读出宋词的婉约与高远。他下笔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每一句都很有力量,有四两拔千斤之妙。好的诗歌,大抵就是用最精炼的语言,直抵心灵深处。不可增一字,不可少一字。就像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费新乾梧桐书简

    2018/8/10 11:11:51
  • 性格粗粝,古道热肠的娟姨跃然纸上。一个痴呆的被妻儿遗弃的余伯风烛残年里得到义工和邻居的帮助,总算得到了最后的人道关怀。这是一座有情义的城市,但城市的边边角角里有着无数寂寞可怜之人。中国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独生子女家庭太了,养老,始终是个社会隐忧。余伯的今天也许是很多人的明天。本文直面现实,把义工助老题材以及关注孤老的悲悯情怀结合得很好,没有实际参与经验,绝对写不出这样具体又细腻平静的良心文字。

    张夏古城的等待

    2018/8/9 16:1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