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都是深二代
  • 点击:1229评论:32018/08/20 16:22

1、到底谁赢了

中考是我生命里遇到的第一个十字路口,我的内心是矛盾的,既希望被第一志愿录取,又担心被第一志愿录取。那并不是我最喜欢的学校,可我偏偏又不听妈妈的劝告将它填报为第一志愿,嘴上说我非他莫属,心里清楚的很,这只是我与妈妈的又一场较量,妈妈说她知道我故意和她对着干。结果是,我中彩了,妈妈有些吃惊,我有些事与愿违的沮丧,本想被第二志愿录取,怎么就走了狗屎运呢。妈妈常说别人夸她培养了一个好女儿,而她感觉自己越来越不知如何当妈了。她说我叛逆期没完没了,我反唇相讥她更年期提前报到。我不承认叛逆,她更不会承认更年期,并有事实为依据。这场较量,我和妈妈到底谁赢了,也许我们之间永远没有输赢,而较量却一直在继续。

直到现在我都清楚记得从小到大妈妈总是让我做个听话的乖孩子,她喜欢为我包办一切,母爱泛滥到生活里的每一处缝隙。我明明喜欢黄色的连衣裙,妈妈非说蓝色更显文静乖巧,我心里不情愿,当着外人面也只能任她摆布,我也许就是她眼中的芭比娃娃,她想怎么给娃娃换装是不需要征求娃娃意见的。我想养小猫小狗,妈妈说那些小动物身上又是跳蚤又是细菌,对身体不好,坚决不许我养。我曾带回家一只小朋友送的小猫咪,黑白花纹活泼好动,妈妈看到它时发出一声尖叫,小猫咪吓得躲到了沙发下面。其实她怕小动物,才找各种借口不许我养。

如果说这些都是小矛盾,那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妈妈打碎了我的艺术梦。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妈妈就负责接送我上学放学,双休日去大家乐学习舞蹈、主持人表演、独唱甚至珠心算。大家乐是青少年活动中心,小孩子的各种兴趣班汇集之处,收费相对低,有各种表演机会。我嗓音好形象好,喜欢跳舞唱歌,妈妈从牙缝里省钱也要满足女儿的愿望。爸爸曾为此质疑,问妈妈想将我往什么路上引领,在爸爸眼中,唱歌跳舞将来艺考不是正路,实打实学有用的珠心算才会开发智力有益学习。妈妈观点不同,认为女孩子学习唱歌跳舞只是培养气质,不一定非要艺考,还说自己从小喜欢这些却没条件学,来到深圳就是为了培养女儿全面发展,不能心疼教育投资。

我唱歌跳舞包括朗诵都不错,可惜没能坚持到最后,小学四年级时听说班里的同学都去邦德学习英语和奥数,妈妈狠下心断了我在大家乐的兴趣班,转而进入邦德,那时妈妈可能希望我考入深外,就能避免没有学位房进普通初中的现实。我哭过求过,妈妈说小孩子不懂现实的残酷,学以致用就是为了学有用的,唱歌跳舞吃青春饭养不了自己一辈子。我说跳舞也不会影响学习英语和奥数,妈妈则认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学得杂而不精就是浪费时间和金钱。为了断我的念想,她甚至将我的舞鞋和舞裙偷偷扔掉。为了报复妈妈,我在邦德逃过课,被细心的老师发现及时告诉妈妈,后来我去上课,妈妈就守候在教室门口,哪怕她发烧到39度都没放松对我的监督。我又改变策略,故意考低分气她,老师又不答应了,主动给我讲解到我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来为止。

我没能如她所愿考入深外,只进了一所普通初中,于是初中开始妈妈将我盯牢在邦德的课堂上,除了数学英语还有物理化学,目的性很明显,就是为了冲刺四大名校。邦德的费用加起来上万元,对于我家并不算小数目,妈妈曾经逗我说,你是千金,如果照这样算下来,从小学到高中毕业补课费用会有近20万,房子的首付都够了。我在心里冷笑,谁稀罕补课,谁稀罕当这个千金,明明就是你赤裸裸的绑架。

绑架也好,胁迫也罢,我的成绩一天比一天进步,到后来不用妈妈监督看管,我都像一只拉磨的驴子自己围着磨盘转个不停歇。因为我又有了新的梦想,而实现梦想的唯一途径就是成绩好。


2、大当家“黄蜂”

开学第一天,我们高一3班的男生女生伸长脖子翘首以待,即将带领我们走进高中生活的班主任大当家是男是女何许人也,高矮胖瘦且不论,任教的科目决定了这个班的未来发展,有人认为教语文的老师适合当班主任,感性思维下会让班级呈现文艺浪漫气息,有人却认为教数学的老师更适合做班主任,严密的理性思维会让大家头脑清晰战无不胜。

一股呛人的烟草味从敞开的教室门钻入郝报的鼻孔里,像一只毛毛虫在黑洞洞的鼻腔里蠕动,阿嚏——郝报响亮地打了个打喷嚏,教室里刚才还嗡嗡声成片,仿佛被一巴掌拍死的蚊子,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没有份儿了。

“我敢打赌,咱们的班主任肯定是个男的!”郝报一边将食指竖在嘴边做嘘状,一边对我拍胸脯。我小声“切”了一下,旁边座位的李雨露给了郝报一个大白眼,嘀咕道,“用脚指头都能猜对,还用打赌?”

“嚓嚓——嚓嚓”,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郝报继续分析,“一定是个老男人”。李雨露又抢白他,“你是柯南看多了吧!”“没错,我是柯南死粉,我的梦想就是以后当个比柯南还牛的侦探。”门外嚓嚓声戛然而止,继而一声意味悠长的咳嗽,同学们个个正襟危坐,知道这是老师即将进来的信号。

“我是黄锋”,来人这四字介绍将故意绷紧面孔的同学们逗笑了,班主任大手大脚大眼大鼻大块头,怎么也不能和身材微小的黄蜂类比啊。黄锋也笑了,露出一排烟熏的板牙,“可惜我辜负了爹妈的美意,越长越离谱”,同学们更是爆笑,有人问,“老师你是教语文的吧,忒幽默。”黄锋道,“我对语文是爱在心头口难开,无奈只有勾三股四弦五了。”同学们明白了,原来是个充满幽默细胞的数学老师啊。

“我介绍过了,下面同学们开始轮流介绍自己吧,说说你是哪里人,你们家乡都有哪些美食,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十足吃货而且吃多少都不长肉。”班里最胖的张玉临马上站起来讨教光吃不胖的秘方,黄锋神秘摇头说,“暂时保密,等毕业之时我再告诉你。”

同学们三言二语都做了自我介绍,有四川的,有湖南湖北的,有安徽江西的,有广东的,还有东北的,美食更是多得数不完。已经打下课铃了,黄锋咽了咽口水,说“这么多美食听着都口水三千丈了,以后谁回老家都要带一份回来给老师解解馋。大家虽然来自四面八方,可你们还有一个共同点,有句口号叫做——来了,就是深圳人。你们都是深圳人,是深圳的未来,高中生活是成就你们未来的关键,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共同加油!”


3、卧谈会

一个星期下来,男生女生从陌生人变成了同学和朋友,功课不算太紧张,晚上熄灯后躺在床上,女生们就开始了卧谈会。这是一所被民间称为深圳四大名校的高中,能考进来的自然都是佼佼者,每个人脸上嘴里都带着自信和骄傲。学校的住宿环境也不错,四人间,上床下桌大衣柜,堪比大学。我叫何田田,与李雨露、尹林玉瑶同班同寝,还有一个5班的鲁岳。我们叽叽喳喳一会八卦明星绯闻,一会又聊到特色小吃,聊得一个个直咽口水,嚷着周末回家一定要敞开肚皮吃个够。

说到回家,黑暗的寝室里变得寂静无声,我在心里长长叹息,听妈妈说房东又要涨五百,理由竟然是住这房子能考进四大名校,好房自然要好价相匹配才行。房东鬼精,将九十平的房子改造成两户小两房,而我家租的这套不到五十平米的两室一厅涨到每个月3500元了,还是与隔壁家共用一个门廊和卫生间,小小的阳台被当作厨房,卧室又暗又小,家里的书和衣物多是放在纸箱里靠墙叠放,就这样差的条件房东还变本加厉,妈妈气得与房东争论,那个老太婆满不在乎地说你们不想住没关系,很多人排队等着住吉房呢,限你们一个月时间,如果再不答应就赶快搬走,别耽误我赚钱。不知还要不要搬家,记忆中已经搬过三四次了,每次搬家妈妈都会和爸爸吵一次,话题就是不买房的后果。妈妈经常说对不起我,没给我像别的孩子一样舒适的家。

“我巴不得早点离开那个家。”李雨露的话打断了我的回忆,也让其他两人睡意全无。我们不明白李雨露为什么这样说。“是不是你父母关系不好?”鲁岳大咧咧地问。“才不是,他们关系好着呢,再说我爸爸也不敢和我妈关系不好。”尹林玉瑶接茬笑嘻嘻问,“因为你妈妈是母老虎吗?”李雨露说,“母老虎算什么,我妈是猎人,猎物敢不听话,猎人会放过他吗?”我也暂时忘记了自家的烦恼,问,“当年是你妈追求你爸吧?”李雨露说,“是我爸追我妈,他当年一个穷小子,非要追班花,我妈可能被他打动了,不顾家里反对和我爸私奔,气得我外婆和她断绝母女关系。直到我爸从穷小子变成包工头,又开工厂盖别墅,外婆他们才回心转意。”“原来你是白富美,典型富二代呀!”我们齐声尖叫。“这样有钱的家庭,怎么还不高兴呢?”“是不是你爸包二奶,你妈一哭二闹三上吊?”李雨露不耐烦地说,“你们惯性思维啊,再说我妈当年因为我爸和一个女下属眉来眼去,差点将我爸废了,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了。我讨厌回家是因为他们自从有了我妹妹,就不太关心我了。你们这些独生女能理解吗?”众人沉默片刻,尹林玉瑶说,“我有时希望有个妹妹玩呢,一个多孤单啊。”李雨露没好气地说,“如果有个弟弟妹妹与你抢夺父母的爱,还要抢夺本来属于你一个人的家产,你就不这样想了。凭什么我生下来就与父母一起吃苦受罪得不到外婆承认,她一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受到全家人众星捧月的呵护,现在父母给我每个月零花钱一千,给她这个才八岁的小屁孩竟然八百。”我和玉瑶又是惊呼,“哇塞,土豪就是不一样啊,我们的零花钱还不到你妹妹的一半呢。”

想到房东每月涨五百对于妈妈都是负担,我心里打翻五味瓶似的,谁说人与人生而平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那里,这就是社会的残酷现实。于是闭上眼睛假装睡觉,现实里难以解决的,睡梦可以获得短暂的逃避。


4、这个同桌太放肆

入学后第一次期中考试,我的数学大受打击,明明“黄蜂”讲课挺不错的,自己这个学习委员却拉了全班后腿,太没面子了。而我的同桌郝报,平时嬉皮笑脸没个正行,数学居然考了全班第一,我不得不对这个家伙刮目相看了。我问郝报,“你父母是不是数学老师啊?”他也不正经回答,只是说,“无论做啥都是为人民服务嘛。”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儿,估计不是教育之家,也许做小商贩的不好意思说。在深圳经常能看到路边、学校门外、天桥有各种小商贩,卖水果蔬菜的、烧烤串的、日用品的、麦芽糖糯米糍的,顶着烈日受着寒风,冒着被城管遣散或没收商品的危险,四处流动打游击。以前放学路上我会花上两块钱买一盒现场压出的糯米糍,那首悦耳的曲子很熟悉,糯软香甜的口感更让我久久不忘。我有时还开玩笑,让妈妈也去做个小商贩,妈妈不情愿地回绝说,“我好歹也是大家闺秀,怎么能去与小商贩为伍。”妈妈所说的大家闺秀是她的家族曾有几个当官的长辈,她还是大学毕业,要不是为了爸爸的理想,妈妈也不会放弃工作来深圳做个家庭主妇,她的心气高,与房东理论已经觉得跌落尘埃里了。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深二代大当家白雪公主筒男换师风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冰凌花3秀才2018/08/24 16:24:40
    • 分享到:
  • 感谢打赏此文的各位朋友
  •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8/20 17:33:45
    • 分享到:
  • 不是深二代的二代发来贺电。
  • 感谢您的阅读并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我愿做那小小冰凌花,柔弱中有傲骨在挣扎……
  • 我愿做那小小冰凌花,柔弱中有傲骨在挣扎……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6
  • 17014
  • 22
  • 503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