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文友
  • 点击:15874评论:32018/08/27 11:46


雪笛


上午十点半左右,文友雪笛兄如约而至。这是雪笛兄第三次到我这里来。

雪笛兄老家湖南永州。我们是湖南老乡。和雪笛兄相识,是《江门文艺》牵的线。雪笛兄是《江门文艺》的老作者,对《江门文艺》有着很深的感情。《江门文艺》未停刊前,有好几年,雪笛兄的新浪博客里,都会第一时间发布最新一期的目录。我最早给《江门文艺》投稿,发表小东西,是在2000年。当我的肚子饿得叽里咕噜,批评它的兄弟脑子进水,癞蛤蟆想吃天鹅时,我特意撒了泡尿照了照自己,结果自己被自己的面目丑得吓倒了。文曲星高挂天空,我只是地上的一条虫。逢场作戏的资格都不配,我只好丢下钢笔,老老实实做起了可以确保小家庭糊口的小生意。钢笔一丢十年整。到了2010下半年,经济方面稍微好过一点儿,我又有点不自量力,心痒手痒。于是又开始给《江门文艺》投稿,并通过百度,敲开了雪笛兄博客的门。

2012年第3期的《江门文艺》上,刊发了我一篇5000来字的散文。雪笛兄首先看到,很欣喜地告诉我。不只是告诉我,他还舍得花上宝贵的时间,认认真真反复阅读了那篇作品。雪笛兄毫不吝惜他的夸赞,却也真诚地指出了文中的几处不当。接下来的休息日,他又特意拿了样刊,跑到我这里来,与我深入交流。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缘起。

雪笛兄其实出生于新疆,并在新疆生活了13年。多年前,开发新疆需要从内地调进大量人才和劳务人员。那些满腔热情,支持边疆建设的青年中,一个女知青来自上海,一个知青则来自湖南永州。来自湖南永州的男知青有支生花妙笔,来自大都市上海的女知青则对生花妙笔满怀崇拜。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天造地设的一对,就是雪笛的爸爸妈妈。文学的基因,想必在雪笛出生前,就已经种在他的身体里了。

后来,雪笛的爸爸妈妈为了照顾在湖南老家年迈的奶奶,不得不双双舍弃在新疆的工作,回到湖南老家。回到老家后,家庭收入大为减少。雪笛因此只读完初中,就辍学了。辍学后的雪笛,还是想读书。可是家里哪有闲钱给他买书看?那时,街市上卖的面条,许多是用过期的报纸包装。实在找不到书读,雪笛就把自己家里那些包过面条的报纸小心展开,如获至宝,细加品读。报纸副刊上的文学作品,雪笛读完后,又小心地把它们一一剪下来,再贴到之前用过的作业本子上,方便经常翻阅。

学习过一段时间报纸副刊作品后,雪笛按捺不住,也迈开了自己的写作之路。

“那时,我收到的退稿信,一共有1999封,装满了一个大纸箱。”雪笛微笑着,心平气和地告诉我。

丘吉尔说过:成功就是从失败到失败,也依然不改热情。1999封退稿信,也不能阻止雪笛继续他追求缪斯女神的脚步。这种执著和勇气,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肃然起敬。而我,同样一个中学时代就开始学习写作,主动参加学校文学社的人,至今一封手写的退稿信都没收到过。不是我的习作写得好,一投出去就刊用了,而是我根本就没敢多投,也懒得多写。所以,我只能算是一个伪文学爱好者,断断续续码字多年,仍然难有长进。

收到第1999封退稿信后,雪笛离开了家乡,开始了他的漂泊打工之旅。他随身的行李箱里,妈妈给他塞了本从亲戚家借来的《三毛全集》。他乡落稳脚跟后,雪笛迫不及待地捧读厚厚的《三毛全集》。书中有妈妈深沉的爱,雪笛心潮起伏,热泪慢慢盈满眼眶。千言万语在心中奔突。雪笛合上书,拿起笔,一口气写下一首两百多行的长诗。不久,这首经过几番删改的诗歌终于在湖北的一家刊物发表了。不仅仅是发表,这首诗后来经编辑推荐还获了奖。挺过了黎明前的黑暗,雪笛终于看到缪斯女神富有魅力的一笑。

2016年第17届深圳读书月活动:深圳十大劳动者诗人手迹展,雪笛兄名列其中。超过千万的深圳劳动者当中,业余写作的人,数以万计。雪笛兄有此成绩,实为孜孜以求,不懈努力的结果。

祝福雪笛兄!愿缪斯女神赐给他更多、更美丽、更灿烂的笑颜!



春丽


去年4月份的一天晚上,春丽在我的QQ留言:“林涛大哥,我以后可能没有机会跟你说话了。我的情况很不乐观。虽然没有拿到结果,但我身体已经出现不适症状。我感觉离死亡近了。”

看到这段留言,我的心陡然一沉。足足发了十分钟呆后,我才回复:“会好起来的。”

好在,这到底只是一场虚惊。检查结果出来后,春丽的身体并无大碍。

我和春丽初识在邻家社区。春丽除了自己勤奋写作外,点评文友们的作品,也非常卖力,非常诚恳。她给文友们的作品点评,一定是认真阅读,反复琢磨后才动笔。因此她的点评往往非常中肯,不只是给作者简单的鼓励,还一一列举具体好在哪里,也不乏善意的批评和建议。文友之间,光是敷衍和相互吹捧,无益于写作长进。我于是对春丽刮目相看。

第一次与春丽见面,是在邻家举办的2016年520微咖大赛作者代表及工作人员代表聚会活动上。春丽衣着质朴,素面朝天。我第一眼就认出了她。很瘦的一个人,精神却不错。话不多,对谁都是一张笑脸,极其友善。一年后,同样是520微咖大赛的一次聚会活动,我第二次见到春丽。那次,她主动坐到我旁边,提出跟我合影留念。

算起来,我与春丽的交流,其实也不是很多。最值得记录的,还是她生病后,等待检查结果出来的那十来天。春丽之前就提出过要跟我学习写闪小说。我呢,自知只是徒有点虚名,写作底子一点也不扎实,更无天分可言,哪敢带学生?春丽生病后,甚至是她自己猜测的绝症,依然放不下向我学习闪小说写作的心愿。“很早之前,我想拜你为师。现在迟了,不会有机会了。”这样的话,至真至诚,我再不好意思敷衍和推辞。春丽把我当成值得信赖的大哥,跟我讲她的病情,讲她的家人,讲她的家事。我为之感动,也为之担忧。春丽跟我讲得最多的,还是闪小说写作。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每写好一篇习作后,就发给我,要我提建议。如果哪天没有新作,她就翻出之前的旧作。我则尽自己所能,把自己对闪小说的点滴认识,毫无保留地跟她交流。我不能确定,我能帮助春丽提高哪怕一点点写作水平。但以心交心,我们都做到了。

天道酬勤,我注意到,今年里,春丽在许多征文比赛中,都有出色的表现。祝贺她!同时也提醒她要多保重身体,劳逸结合。身体健康,一切美好追求才有归依。



小崔


几年前,《深圳晚报》副刊开辟了一个“小崔逛书店”专栏。此小崔当然不会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前央视一哥主持人崔永元。

有一天,小崔电话里说要来我们小书店采访。约定的时间到了,我正在店门口的电脑桌旁引颈远眺,店里面突然转出一个女孩。女孩微笑着,双手握着一张名片,恭敬地递给我。原来她就是晚报记者小崔,已不声不响把我们巴掌大的小书店看了个遍。她何时进书店的,我居然不知道。记者就是记者!

小崔采访完,临走时,递给我钱,为她选好的一本《老照片》买单。那样一本薄薄的书,我们的售价也就2元,我自然不肯收她的钱。她坚持要给,不收她就把书放下。最后我只好老老实实把书款收下。

小崔采访我时,我有意告诉她我喜欢闪小说。我心里的小九九,是希望通过她的报道,顺便给闪小说这种新兴文体做做宣传。我的手边甚至早就准备了一本闪小说刊物。待小崔付完她要买的那本书的书款后,我拿起那本刊物,说送给她。我说刊物里有我的一篇习作,请她多指教。小崔很高兴地接收了这份不怎么像样的礼物,并执意要我在刊物里签上大名。

小崔这次采访我的内容,刊登在2013年9月29日的《深圳晚报》。文章的最后一段是这样的:

“还有一点很特别。谢林涛除了喜欢读文学书,也喜欢闲时在网站和报章上写些文字,曾发表过不少。他钟爱闪小说,一种比小小说篇幅还短的体裁。我在一本闪小说杂志上读过他的文章,文字简洁,思维独特。”

呵呵,我的阴谋得逞了。

我称小崔为文友,其实不太恰当。毕竟,我们之间并不像其他文友那样,在写作上经常有沟通交流。倒不如称她为贵人。她推介我们的小书店总是不遗余力。因为她的介绍,深圳电台、电视台都来采访过我们。有了这些采访报道,我们小店的日子,自然会好过一些。

我的一篇闪小说作品,侥幸获得2013年中国闪小说总冠军大赛冠军,当我把这个喜讯告诉小崔,并希望她能在晚报发条消息时,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正是因为有了她在《深圳晚报》的报道,后来的《南方都市报》记者才能获得信息,也来采访我。

小崔后来因故离开了《深圳晚报》。当我获得这一消息时,很是遗憾。她一离开,我能攀得上的这一宣传闪小说的好阵地,基本上就丧失了。

小崔虽然不在晚报社干了,就依然不忘通过QQ和微信朋友圈的点赞和点评,时时给我生意上和创作上以鼓励。非常感谢她!也祝愿她及她的家庭幸福甜蜜!



元海


和我有交集,且至今保持联系的文友,交往最久的就是元海。二十多年前,我们是家乡小镇一个化肥厂的同事。那时的元海写诗歌。诗歌创作需要天分,需要激情。元海这些方面都比我强。

老家的化肥厂处境越来越艰难,元海先知先觉:守着半死不活的厂子,混下去没有出路。他毅然辞职,南下打工。元海外出打工后,有好几年,我们断了联系。等到化肥厂彻底垮后,我沦为失业者,也不得不南下打工糊口。我先是在珠海打了半年零工,接着摆了半年地摊,然后在2000年春节后,来到深圳。

再与元海联系上,则是2006年的某天。我回老家办事,在街上碰到一个前同事,终于在他手里问到了元海的手机号码。

我很快拨通元海的手机,才知道他又回了老家,在县城一家饲料厂做仓管。我赶紧跟他约好,说去看他。

再见元海,他举止沉稳,显得比以前成熟多了。只是他抽烟很凶。我想,这个习惯,一定跟他长期熬夜写作有关。元海把我带到他的宿舍,费力从一张空床上抡下一个大麻袋。麻袋里,装的都是他发表作品的样报样刊。短短几年里,他写作上取得如此大的成绩,而我则早把这事丢到爪哇国去了,真是惭愧。

元海微笑着告诉我,其实前些年,他也一直在深圳。我以为元海在深圳打工的日子,一定过得非常滋润。他跟我提及的,都是些打工文学中大名鼎鼎的人物。他光稿费一个月就能挣到五六千,隔三差五跟文友们喝酒聊天,吐槽吹牛,逍遥赛过神仙。

我回到深圳后,迫不及待的在网上搜索元海的相关情况。我惊讶地发现,元海在深圳的生活,并不完全像他本人描述的那样幸福满满。有过风光是不错的,但失意,无奈,落寞,似乎也不少。人生在世,沉沉浮浮,本是常情。熬过的夜,受过的累,吃过的苦,蒙过的冤,锁在心里。呈现在亲友面前的,永远都是阳光灿烂的一面。这未免不是一种好的品格。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文友深圳闪小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8/08/27 14:23:26
    • 分享到:
  • 文学圈里有这么一句话:文友相亲。生活中,我们总会遇到困难,人在困境中,当然希望有文友给予鼓励。我最难熬的时光,是我大哥确诊为肺癌晚期的时光。当时,我自己也感觉到不舒服。在这种情况下,曾经误以为,自己也将成为癌症患者。好在,这个时候,得到过文友们的安抚,其实除了林涛大哥,还有红红的雨,春风妙语,也给过我非常多的精神上的鼓励和关爱。感谢他们,因为有他们及时的言语上的陪伴,我渡过了那个最艰难的时光。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8/31 17:13:36
    • 分享到:
  • 时间真快,今天是睦邻文学奖投稿最后一天啦,赶紧再上来写个评再挣个盒饭,不然又要等一年才能等到下一届睦邻。一直都关注邻家,即使有颈椎病,还是顶着痛每天来邻家签到。这里说的签到并不只是进来打混一下就走的。虽然没有给每一位作者一一写评论,但今年睦邻的大多数作品还是一一地花时间去阅读了。遇到心仪的作品,也学投资商黄元罗的投资手法——送上定金1000邻家币。一直喜欢读、写、评的氛围,一场赛制,重在交流和学习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8/30 18:37:05
    • 分享到:
  • 永不服输、热情有加的雪笛,勤奋不已、与人为善的春丽,锦上添花、不求回报的小崔,积极乐观、渐趋理性的元海,心存高远、矢志不渝的野哥,博学多才、一诺千金的五爷,这些曾经甚至是一直坚守在深圳的文友们,身上的亮点着实不少!难能可贵的是,有诸如作者这样的有心人进行整理并将之形成文字,让更多的人深切体会到:在深圳,文人相亲不是神话。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闪小说爱好者。
  • 闪小说爱好者。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33279
  • 37
  • 747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