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抹微笑
  • 点击:5598评论:22019/05/19 17:33

我小的时候相当害怕亲戚过来。每次家里来亲戚,母亲叫我问候各种称谓的亲戚时,我总是躲在她身后,或者跑进房间。母亲说我屁股顶着灶膛,一个男孩子见到生人,说话连气都不敢大声。大人于是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含羞草”。

我最害怕的亲戚莫过于姑妈了。

十二岁那年,姑妈有天来我家,身后竟然还跟了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女孩子。我一见到那个大眼睛、脸颊白里透着微红的女孩,脸马上就红了。

她没有正眼瞧我,见到母亲就喊表姨好,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在眼眶里精明地轮来轮去。

“哟,几年不见,明慧都长这么高了。”母亲走过来拉过她的手。

我像个傻子似的杵在厨房门口。

“怎么,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姑妈笑着问我。

我一脸懵然,眼珠子也不知道转动了。

姑妈跟母亲坐下来家长里短聊天,说生产(农作物收成)怎样了,村里又发生了什么稀奇事。姑妈家有很多田,种了一百多亩的甘蔗。我家砍甘蔗一般都不超过三天,姑妈家一砍就是一两个月。她们大人聊的话题小孩子插不上嘴,我们两人便像两根木头傻傻立在旁边,久了也不是一回事。姑妈于是亲切地叫我们俩出去外面玩。

“跟表哥出去外面玩吧。”

她居然也很害羞,身体左右摇摆了两下,两只手擒住姑妈的左臂,身体更加挨近姑妈,简直像磁铁似的吸附在姑妈旁边。姑妈摆一下左臂,头往后侧,盯着眼皮跟她说害什么羞,跟表哥出去玩吧。

但她还是立在原地,四根手指轻轻捏着姑妈的衣袖。估计微风都可以把她四指吹得脱掉。

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微微抬头快速瞥了她一眼,这一瞥发现她也在压着眼皮瞥我!我霎时被电击似的,差点晕了过去。登时无比希望地上有个缝让我钻进去。

谁料到,姑妈竟叫我带她出去走走!还朝我走过来,一把抓住我右手,硬塞给我两块钱,然后弓着腰坐回原位,压根不问我我愿不愿意。我五指只是象征性地弯曲一下,不让两块钱落下,想起方才迷迷瞪瞪瞥人家的事,心里羞愧到了极点,好像姑妈“看穿”了我的心思,于是想成人之美。

我的脸更红了,仿佛泄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连手里的两块钱也不敢握紧。

如此一来,我对自己也不信任了,以为自己的内心其实是很想跟人家出去玩的,只不过因为害羞不敢开口罢了。姑妈洞悉我的心思,我想钻进地缝的心更加强烈了。

她一开始还不肯,拽着姑妈的衣袖摇摆,嗯嗯地拉着细声,像夏夜在耳边萦绕的硕大蚊子的叫声。我知道那是女生表达“不”的意思。

不肯更好!我巴不得她这样。她要是一开始的害羞是在假装小女生(她虽然的确是小女生),故作姿态,而后默许姑妈的话,没等我就自己先出去,逼着我也出去才要命呢。

可是,当我的余光发现她的手停下来的时候,我的好奇心又像蚂蚁在心窝爬动。头又不听使唤了。抬头前,我大脑神经中枢给我发出的指令是快速瞥一眼,可当视线落在她红润的左脸颊上时,发现她柔顺、刚过耳垂的鬓发把她精致的五官托出来,眼神定在了她小巧挺直的鼻子上。直到放在天井下面脸盆上的水,阳光下反射上飘梁的圆形闪光晃动一下,才把视线收回来。

一低头,仿佛心情也跟着跌落。隐隐有些失落,好像是自己是安徒生笔下的那只丑小鸭,可怜兮兮地跟在别的小天鹅后面。

姑妈不耐烦了,其实也不是不耐烦,一副看透你心肝脾肺肾的样子,先是偏向母亲,再偏到后面朝上翻看她,讪讪地说:“自己的表哥怕什么!你三四岁时来表姨家,跟表哥玩都不舍得回去呢。”

“可不是嘛。”母亲接了一句,笑着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当时回去了,哭的稀里哗啦,在家一听说去表姨家,赶紧穿最喜欢的那件衣服,一路上到了没有到了没有地问个不停,恨不得长翅膀飞过来了。”

“你还记得那件事嘛?”姑妈对母亲说。

“怎么不记得,是他们俩一起坐在一个桶里洗澡那件吧。”

“对对对,我当时差点笑岔气了。现在大个女了,学会害羞了。”

我和姑妈的女儿——她竟然一起洗过澡!两个人光溜溜的挤坐在一个桶里,塑料桶那么小,那两人岂不是互相抱在一起了?!我听到姑妈的话,心头一凛,不敢往下想了。

关键是这件事的记忆像给明矾澄过的清水,一点杂质也没了。如果只是姑妈一个人说,这件事的可信度会大打折扣,可能是她的一面之词,为了诱使我们两个出去玩而随口撒的一个谎,大人骗小孩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他们撒一千个谎也不用负一点责任。可是没等她揭开谜底,母亲就心照不宣,准确说了出来,俩人的神情一点也不像是事先串通好的。毋庸置疑这是真的了。

我又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迫切想看一下曾经在一只桶里洗澡的女孩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从她现在的脸上,能不能勾起当年的回忆,哪怕是一丝一缕也好。念及此,不知从哪里得到一股勇气,还没抬头就准备这次要看个明明白白。

可是,我发现她的嘴角在上扬!

长着细细茸毛的的左腮挂在一抹浅浅的笑痕。

原来她在笑!

脸变成红润了。

我吓得赶紧把头低下,满腹疑窦。她这个笑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表示她还记得三四岁的事,抑或是只觉得两小无猜的幼年做的那些事好玩又有趣?

内心迷已经乱的我又搜索枯肠地追思三四岁的记忆,可还是无果。不仅是姑妈说的那些事,连其他事也是一片空白。

我想不明白,越想越害羞,站在原地,就像一个被剥光了衣服的人,那个没有穿衣服的“皇帝”,于是蹑手蹑脚出去。一出门就跑了。跑了五六米远我停下来,像忍不住瞥她一样回头看家门口。过了一会,她像个跳沙池似的立在门口。看见我就蹙着眉走过来,准备跟在我后面。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跑为上。可是她跑得比我还快,只不过没有我熟悉路,每次她快追上我时,我一个拐弯,她便落在我后面了。

不知道跑了几条巷子,她突然叫道,“停下来,我······”

我听不清她说我什么,但如此对待一个亲戚,实在说不过去,于是慢慢停下了下来。我害羞地低着头,双手垂挂着等她走上来。

她急急忙忙走到我身边,一把抓住我的手,二话不说直接脱下裤子,蹲在地上,原来是撒尿!我顿时吓得气都喘不过来。

还好当时是在一个很小的巷子,四周没人经过。我想挣开她的手,手腕在微微转动,可是她拽得死死的。任我怎么暗示也没用。

她气喘吁吁地说:“别动!我怕”我虎口那里鼓突鼓突地振动,但感知不出来是她的脉搏还是我的脉搏。

方才只顾着跑,连我都不清楚我们已经跑进古巷了。古巷住的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平时都很安静,只有风声,母亲多次告诫我小孩子不要去古巷。

她这么一说,连我也跟着害怕了。

“快点。”我说,如立针毡。

“别催我嘛,你催我我都撒不出来了。”

我听到嘘嘘的水声,脸热烘烘的,仿佛搁在火炉边烤。

水声还没断,她心跳平复了不少,说:“你也撒尿吧。”。

我心扑通扑通地乱跳,趁她放开手提裤子,一溜烟跑了。等到她不再跟上来,长长的巷子只剩下我时,我才想起自己走出家门的原因。那时,我除了把它压死在大脑里还能怎么样呢。




  • 1
  • 关键词:少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咦,这就结束了?毫无预兆。
    • 一叶2019/05/23 18:28:08
    • 分享到:
  • 写废了,不好意思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7088
  • 16
  • 5690
  • 相较于往常,今年的“睦邻文学奖”更热闹。个人认为,原因有三:一是,充分发挥“传帮带”作用,扶持鼓励文学新人。该举措招惹来一群新面孔,为邻家注入新力量,增添新活力;二是,主办方不断为我们提出新的命题,例如“发现马峦”、“70�40计划”,等等,命题作文有效激发写作兴趣,丰富写作题材;三是,值班工作人员及时送上热腾腾的“盒饭”,这一福利不断烘托“读”、“写”、“评”良性互动的氛围。

    黄元罗“70·40”:我们的拓荒记

    2019/8/20 13:20:42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小林兄的文字之途,起步艰辛,但一路走来,也充满了风景、花朵与阳光。喜欢文学的人,总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他一手抓物质,一手抓精神,两手都不闲着,两手都要硬。这样的人生,是相对平衡的,常将明月照金樽,胜于污淖陷渠沟。世界太大,每个人只能守护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园地,只要经营好了,也就无憾了,“因为我认真地生活过”,这就够了。

    笑笑书生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1:33:14
  • 你把生活看在眼里,揉进心里,渗进诗里。生活里的诗,诗里的生活,都是那么厚重,这从首长诗里看到芸芸众生,看到世界的角角落落。

    平溪慧子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1:03:04
  • 读罢,感同身受一词自动跳出来,眼睛里有点潮。我和小林兄年龄差不多。我晚一年参加高考。那时挤独木桥,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第一年,我们班一个也没考上。后来考上的,都是通过复课。文学爱好,是我们的共同点。小林兄提到的《业余作者》,也曾发过几次我的习作。在深圳谋生后,大概是2000年,有一次,我在书摊上看到一本《江门文艺》,上面刊登了我的习作,那种惊喜与激动,亦如小林兄看到自己的的作品发在《大鹏湾》上一样。

    淘书乐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0:52:29
  • 读老段的“作文”:放心——他很少留下破绽,出现硬伤;他的文字,都能保持相对平稳的水准。这篇也一样。几个人物的生活交集与感情纠葛,占据了他们人生的核心部分,他们相互纠缠,撕扯,伤害,损耗,生者如死,死者如生——即使是一个骨灰盒,也仍然在影响着他们的人生。“所有的欢愉都注定有一个悲凉的结局。”所有的空中花园都是没有根基梁柱的,漂浮在空中,一推就倒,一戳就烂。老段把人生写得如此悲凉和绝望,真是个狠角色!

    笑笑书生空中花园

    2019/8/20 10:48:04
  • 石头的耐心足够辨别人间。我开始大量她 第二页第四句,应该是打量她吧。 很久没去过八卦岭了,这回跟着诗作者神游一次八卦岭有一种别样感觉。

    悠悠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0:47:43
  • 曾经苦过的就懂得生活的不易,比方:父亲,他总是关注生活在困境中的人。虽然作者所生活的年代及生活的处境远远超过了父亲那时的年代,但遗传了父亲血脉里善良的DNA分子,以及小时候那刻在骨子里受过的痛疼。浪人就是曾经的父亲、街头的流浪者以及过去的自己,只要看到那现象便想到过去的父亲及自己的影子,引起读者内心的颤栗。

    红红的雨浪人

    2019/8/19 20:02:46
  • 空中花园:没有了实实在在的东西,一切都是虚幻。比方:健康没有了,像猫猫一样,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了,宝马也好,几套房产也罢,仅一个骨灰能代表她了。平时听人常说的一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太有钱的把生活也是过得成一团乱麻。在深圳这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通过老段的小说,让我看到了有钱人的烦忧,婚姻的不幸,便是人生的最大的不幸。或许真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红红的雨空中花园

    2019/8/19 17:04:22
  • 听过最多的段子,就是段先生的段子。又黄又辣。当然,段先生牛的不只是男欢女爱的段子讲得好, 小说也是一流,虽然其中少不了激情四射的场景。只是,段先生的这场情爱演绎有一个悲凉的背景。最要命的情爱就是这样吧——镜中花,水中月,却为此耗尽一生。 这种婚姻在现代社会里,并不少见,多少中年男女在其中度日如年。可是,又无力逃离。

    小宇空中花园

    2019/8/19 16:52:00
  • 喜欢看这样的故事,每一个大小人物都鲜活无比,谁也不知道这些大小人物,在下一段里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揣着揭开面纱的“目的”,就会有一直读下去的冲动。有故事的人,是幸福的人,尤其是爱好文字的人。这些生活中,经历的事,遇到了人,他日的某刻,跃然笔下,就成了永远的存在。 生命,因为这些存在而深刻。

    小宇下梅林上人

    2019/8/19 16:41:32
  • 雨夜里的醉酒,加一段偶遇,代驾男和瘦女人猫猫,没有太多的铺垫,粗暴而直接地介入了男主的生活,把男主本来就一团乱麻的生活搅得支离破碎。最终代驾和妻子去了西藏,猫猫呢,唯一的愿望没有达成,成了一个骨灰盒,这个过程,没有人能引起我的一丝同情。世界在作家眼里是一团糟糕的。作为读者,完成这样一次阅读,也如台风过境一样凄凉,难以述说的五味杂陈。。。。。。

    曾楚桥空中花园

    2019/8/19 16:38:07
  • 这是一篇反映都市生活中年男女情感的小说,读来令人叹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段却写得有滋有味。无论男女,当婚姻难以为继,其实任何人的任何决定都无所谓对错。人有七情六欲,何况是中年男女,还生活在深圳。作者没有选边站队,没有刻意批判谁,似乎所有结局都没有结局,任何选择都在情理之中。空中花园,如空中楼阁,写的就是中年男女虚无的情感和难以把握的人生。

    梦蝶空中花园

    2019/8/19 15:43:29
  • 随着城市不断的改革创新,有的人急流勇退,回去故乡。有的人随着工厂撤退,而离开深圳,转到离深圳较近的一些城市工作。坚持就是胜利,有梦真好。你的梦想是你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在深圳的每一个日子里,都离不开心中的已经树立的目标。梦想,梦想需要努力,梦想成真还需要脚踏实地去做事。梦想不会忘了勤恳,上进的那个人,有付出就有收获。为你有今天的收获而开心!

    梦蝶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19 14:35:26
  • 看完了,很消沉。主人公一度卑微到尘埃里。如果单身时期只是平凡的姑娘,婚后就是一颗渺小的尘埃,可有可无,无爱无痛,无声无息。是她不善管理婚姻吧,出了问题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一味迁就,一心只为儿子而丧失了爱的资本。

    放学别走木子的心事

    2019/8/19 14:23:11
  • 认识荣姐,是在第一届的草根赛。荣姐对文友非常热情,忙里忙外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给熟悉和不熟悉的文友拍照。介绍自己,也介绍文友相识。荣姐在邻家网的付出有目共睹,给不认识的文友写评,评论文章态度和蔼,意见中肯,更多时候,有鼓励,有支持,更有爱护!荣姐,是邻家网的亲人,是邻家网的荣姐,我们向你学习!

    梦蝶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19 13:4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