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钢铁骨头
  • 点击:17217评论:22019/09/30 15:22

1982年的深圳还籍籍无名,一切百废待兴。正是那一年,谢祖明决定去深圳,其中原因,即使放在今天,纵然有两千万个选项,应该也可以归为独特的那一类。此前一年,像《春天的故事》里唱的,邓小平将深圳圈定为经济特区,意欲将岭南边陲之地推上国际舞台。这一天,临近收工之际,谢祖明所在连队突然召开紧急会议,宣布了将选派人员参与建设特区的决定。

战友们纷纷打听,深圳有多远,深圳有什么?有人说,深圳在祖国的南方。还有战友给出了更具体的数据,从鞍山到深圳,要跨越7个省,行程3000公里,坐火车要几天几夜。也有人说,深圳是一个小渔村,那地方靠海,人们多以渔猎为业。但又因为临近香港,电视、收音机、唱片等内地城市难以买到的物件,都可以在深圳拿到货源。计划经济年代,能弄来这些商品,代表一个人办事的能力,要么有身份,要么有地位。然而,这还不足打动谢祖明。

这次征调是优中选优,并非人人都有机会。被选中者由组织出面做工作,但并不一刀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也给予选择生活的权利。最终结果,以本人意愿为准。谢祖明兵龄超10年,老实诚恳,是合适的人选。教导员找到他,希望他带头入深圳。

不同于初初入伍的新兵,谢祖明已随部队在鞍山驻扎多年,他的气息、人脉都在这片土地扎下了根系。鞍山如同他的第二故乡,突然要他抛弃一切,去往陌生的南方,犹如拦腰把他的生活砍断一截。对任何人来说,这都不容易。但谢祖明答应考虑考虑。

教导员善于作思想工作,他又找来别的战友,动员他南下。在教导员描述的亮丽画卷里,美好明天似乎触手可及。临到未尾,教导员特别叮嘱,叫他千万莫声张,尤其不要告诉谢祖明。这一招有点欲擒故纵的意思,其实他担心谢祖明影响战友作决定。偏偏巧的是,这位战友和谢祖明交好,他心中揣着个秘密,像怀揣一枚炸弹,浑身不自在。回宿舍不久,战友找到谢祖明,将事情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谢祖明是支部委员,和教导员算搭档,平时相处融洽、配合默契。按理说,他应该和教导员一起做工作。但教导员把他撇在身后,悄悄摸摸,犹如在他身上插了一刀。别的都好说,但教导员的不信任,让他难以接受。他没作多想,当即下了决定,离开鞍山下深圳。当时他三十一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坐在闷罐似的火车里,枕着铁轨撞击发出的咣当之音,谢祖明来到了深圳。时令已进入冬季,但这片土地散发出温润之气。谢祖明当时并不知道,正是在这片热土之上,他将和两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基建工程兵一起,掀起风云激荡的时代大潮。拉开几十年的时空距离回头再看,两万名基建工程兵,更像被时代选中的人。他们在改变深圳的同时,也让自己的命运发生了转折。当年那个赌气般的决定,也彻底改写了谢祖明的人生剧本。

1949年7月,谢祖明出生于重庆合川。合川是嘉陵江、渠江、涪江三江汇流之地,煤炭、岩盐、天然气储量丰富。刚解放那会,谢祖明父亲是一名售油小贩,挑着油桶穿街走巷,卖食用油为生。谢祖明爷爷是农村人,种地干活的好把式,但他父亲长大后,来到县城,拥有了城市户口。解放后不久,大概在55还是56年——谢祖明记不清了,县里给拥有城市户口的人员安排工作,谢祖明父亲被分配到一家煤矿厂,从此成为一名工人。不久,谢祖明一家随父亲搬迁到煤矿厂宿舍。

在煤矿厂待了两年,上山下乡的时代潮涌在合川掀起。谢祖明一家听从号召响应指挥,回到爷爷所在的农村,再次从工人子弟变成农村孩子。此后,谢祖明在这片广阔天地里生长、读书、生活,并最终成为一个壮劳力。

山城重庆是棒棒之乡,极盛之时,川渝棒棒有几十万之众。作为土生土长的重庆人,谢祖明对棒棒这个职业太熟悉不过。入伍当兵前,他也当过棒棒。不过,他不是职业棒棒。谢祖明十七岁那年,中国正处于特殊时期,书念不成了,谢祖明回到公社干活。冬季临近,生产队稍有空闲,便组织壮年劳力前往重庆挑粪,用船运回生产队,供施肥之用。生产队的船靠人工拉纤,从合川往重庆,要两天。装满船粪,从重庆返回来,则需要六天。这活儿既苦又累还脏,但作为生产队的一员,他们没有选择。

暗夜里,谢祖明也想了很多。在公社干活只能谋得几个工分,几无改变命运的可能,而当兵则完全不一样。入伍当兵也因此成为大部分村镇青年鱼跃龙门的最佳选择。然而在当时,整个合川县,每年只收500名新兵。大伙儿一哄而上,羊肠小道挤满了人,难度之大不亚于今天考取985。

军人需要好身体。谢祖明对此很有信心,他跑去报了名,也按规定作了体验。但那一年,他落选了,原因不得而知。失望在所难免,但生活不允许他有太多时间悲伤,没隔几天,他便收拾好心情,继续随生产队去重庆挑船粪去了。转眼一年过去,又到应征季节。谢祖明心灰意冷,觉得去年不行,今年肯定也没机会。他冷了心,没再报名。

生活的剧本充满波澜曲折,也给予人们意外之喜。这正是人生的意义所在。谢祖明随生产队劳动力在重庆挡桃夫,一则好消息却悄然传送到他合川的家中。

公社叫人通知谢祖明父亲,让谢祖明去一趟合川县武装部。武装部是负责收兵的,武装部来人找,岂不证明他要成为一名军人了么。喜从天降的消息让谢祖明父亲欣喜不己,他要去找谢祖明回来,但他人在重庆,随船队回合川,得好几天后。这么好的机会,岂可耽搁?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是打电话,可打给谁呢?谢祖明父亲从谱系图按图索骥,找到一个嫁作重庆妇的远房亲戚。

那通电话,从合川邮局打到重庆。辗转反复,终于让合川和重庆隔空对上了话。当兵是人生大事,在电话感受到谢父激动的心跳,远房亲戚也为他高兴,挂掉电话,她跑到江岸找人。江边如同市场集散地,来来往往宾客人众多,棒棒也多,混杂在人流中。远房亲戚有点恍惚,偌大一片地方,哪里找得到人?好在码头有广播室,她找人帮忙,在扩音广播里喊:合川县的谢祖明,请速来广播室。有好消息,有好消息,县武装部传书带信让你回家。这一番折腾,才终于找到谢祖明。

谢祖明回到合川,撞开门,看到父亲喜笑颜开:“收兵的领导想看看你,我儿快去县武装部找教导员。”谢家就在县城边上,离城区很近,弄清了缘由,谢祖明二话不说,跑到合川县招待所,去找教导员。教导员的房门敞开着,谢祖明闯进去,发现屋里有三个人,都穿军装,他一个也不认识。一个人问,你是谁,你来干什么?谢祖明报上名字,又说,你们通知我来当兵。中间那个人说,哦,你是谢祖明呀,前几天你去哪里了?谢祖明把在重庆挑粪的事说了。教导员说,去找你们公社的武装部长吧。说罢,摆了摆手,示意他回去。

从招待所出来,谢祖明心凉掉半截。他本以为,来县武装部是说当兵的事,结果教导员啥也不讲,只叫他去见武装部长,害他白欢喜一场。那时,谢祖明并不知道教导员是多大的官,干些什么工作。又因为觉得不认识公社武装部长,贸然去找,怕也是瞎子点灯白费工夫。一时郁郁而归,竟把教导员的话抛到脑后,也不去公社找武装部长了。

一晃十余天。生产队的船从重庆满载而归,开回合川县城。谢祖明又加入挑夫行列。这天,谢祖明发现,各区、乡来往合川县城的年轻人多了起来。原来,征兵工作开始了。谢祖明又想起教导员,到底心有不甘,决定去县里看看情况。他挑着一担空粪桶,走在大街上,他要去合川县招待所,找上次见面的教导员。

也是机缘巧合,正好走到招待所门口,碰到教导员从招待所出来。见到谢祖明,教导员主动打招呼,还问他有没有去找武装部长。谢祖明嗫嚅作答,说没有。教导员急了:“那你还挑着个桶杵在这里干什么?快去呀!”谢祖明一听有戏,赶紧找地方把桶放好,飞身奔往公社武装部。

公社挨着县城,很快就到了。找到武装部长,谢祖明说教导员让他来的,武装部长也不说话,只在纸上写了十一二个名字,让谢祖明通知他们一起来开会。具体什么事,谢祖明也不知晓,但他隐约觉得应该和当兵有关联。名单上的人散布在公社各个大队,谢祖明全公社跑一遍,用时五六个小时。“名单上的人都是农村娃,听到武装部通知开会,没有一个不高兴。不管在干什么,都不顾了,东西一甩就来了。”

后来,谢祖明才知道,他们这一批人属补充兵源。当时,只有县城才能照X光。只有通过了这一关,才算拿到入伍通知书。X光有一人不合格,便需要一人来替代。武装部从往年的征兵名册里,挑选出一部分候选。谢祖明他们公社离县城近,近水楼台先得月。那时交通全靠一双腿,其他公社离得远,即便给他们机会,也赶不及。

开完会,武装部长他们编了号码,叫他们在附近等待。检查出一个不合格的,就从他们中间选派一个人。那十几个人个个领到一个号码,像领了一张通往未来的通行证,个个兴高采烈。正是中午时分,他们去附近饭馆吃饭,一些人还特别奢侈地加了餐。他们一边吃,一边等待被好运砸中。早在教导员看过谢祖明的检查单时,好运便已经降临到他身上。

谢祖明也拿到了一个编号,但其实那时,已经有三个名额定了下来,谢祖明是其中之一。1969年4月,谢祖明换上军装,和其他新兵一起,先坐汽车到重庆,再从重庆坐火车到绵阳,开启了军旅生涯。

名单上补充兵源那十来号人,谢祖明后来再没见到过。他们有没有当上兵,后来命运如何,成了谢祖明心中永远的谜。

在部队,谢祖明只干过一件事。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两件。第一件是跳舞。谢祖明面容清秀,身体灵敏,善于跳舞。初中时,在学校跳过,而且还不错。到了部队,班长知道他有这特长,觉得应该人尽其才,便推荐他去宣传队。谢祖明先去了连队,紧接着,又到营部。跳了两年舞,宣传队有新安排,谢祖明重新返回连队。连队领导认为他搞过两年宣传,去的地方多,接触的人也多,便让他当材料员,采买各种基建材料。和宣传队一样,也是先连队,又营部。后来,工程兵全部转业,谢祖明成为一建公司的一员,分配的岗位,还是材料员。

采买材料需要走南闯北,寻找质优价良的上品材料。部队改制成公司不久,不断上马各类基建项目,需要大量钢筋材料。谢祖明不断扩大搜寻目光,从广东到了湖北。武钢赫赫有名,他要去谈购一批钢材。没人带路,也没人引荐负责人见面。今天,采买官大权在握,但八十年代内地尚在实施计划经济,不同的供需关系,决定了采买官的地位。购买紧俏商品需要托人求情,更何况钢材这样的大宗物料。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钢铁骨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08
  • 520周冠打赏43000,共计43000
  • 2019-10-07
  • 心灵拾贝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9/10/07 11:03:07
    • 分享到: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 回复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 回复
  • 最近来访
  • 李我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2钻
  • 河的第三条岸。
  • 河的第三条岸。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5400
  • 5
  • 71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