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钢铁骨头
  • 点击:10341评论:22019/09/30 15:22

1982年的深圳还籍籍无名,一切百废待兴。正是那一年,谢祖明决定去深圳,其中原因,即使放在今天,纵然有两千万个选项,应该也可以归为独特的那一类。此前一年,像《春天的故事》里唱的,邓小平将深圳圈定为经济特区,意欲将岭南边陲之地推上国际舞台。这一天,临近收工之际,谢祖明所在连队突然召开紧急会议,宣布了将选派人员参与建设特区的决定。

战友们纷纷打听,深圳有多远,深圳有什么?有人说,深圳在祖国的南方。还有战友给出了更具体的数据,从鞍山到深圳,要跨越7个省,行程3000公里,坐火车要几天几夜。也有人说,深圳是一个小渔村,那地方靠海,人们多以渔猎为业。但又因为临近香港,电视、收音机、唱片等内地城市难以买到的物件,都可以在深圳拿到货源。计划经济年代,能弄来这些商品,代表一个人办事的能力,要么有身份,要么有地位。然而,这还不足打动谢祖明。

这次征调是优中选优,并非人人都有机会。被选中者由组织出面做工作,但并不一刀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也给予选择生活的权利。最终结果,以本人意愿为准。谢祖明兵龄超10年,老实诚恳,是合适的人选。教导员找到他,希望他带头入深圳。

不同于初初入伍的新兵,谢祖明已随部队在鞍山驻扎多年,他的气息、人脉都在这片土地扎下了根系。鞍山如同他的第二故乡,突然要他抛弃一切,去往陌生的南方,犹如拦腰把他的生活砍断一截。对任何人来说,这都不容易。但谢祖明答应考虑考虑。

教导员善于作思想工作,他又找来别的战友,动员他南下。在教导员描述的亮丽画卷里,美好明天似乎触手可及。临到未尾,教导员特别叮嘱,叫他千万莫声张,尤其不要告诉谢祖明。这一招有点欲擒故纵的意思,其实他担心谢祖明影响战友作决定。偏偏巧的是,这位战友和谢祖明交好,他心中揣着个秘密,像怀揣一枚炸弹,浑身不自在。回宿舍不久,战友找到谢祖明,将事情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谢祖明是支部委员,和教导员算搭档,平时相处融洽、配合默契。按理说,他应该和教导员一起做工作。但教导员把他撇在身后,悄悄摸摸,犹如在他身上插了一刀。别的都好说,但教导员的不信任,让他难以接受。他没作多想,当即下了决定,离开鞍山下深圳。当时他三十一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坐在闷罐似的火车里,枕着铁轨撞击发出的咣当之音,谢祖明来到了深圳。时令已进入冬季,但这片土地散发出温润之气。谢祖明当时并不知道,正是在这片热土之上,他将和两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基建工程兵一起,掀起风云激荡的时代大潮。拉开几十年的时空距离回头再看,两万名基建工程兵,更像被时代选中的人。他们在改变深圳的同时,也让自己的命运发生了转折。当年那个赌气般的决定,也彻底改写了谢祖明的人生剧本。

1949年7月,谢祖明出生于重庆合川。合川是嘉陵江、渠江、涪江三江汇流之地,煤炭、岩盐、天然气储量丰富。刚解放那会,谢祖明父亲是一名售油小贩,挑着油桶穿街走巷,卖食用油为生。谢祖明爷爷是农村人,种地干活的好把式,但他父亲长大后,来到县城,拥有了城市户口。解放后不久,大概在55还是56年——谢祖明记不清了,县里给拥有城市户口的人员安排工作,谢祖明父亲被分配到一家煤矿厂,从此成为一名工人。不久,谢祖明一家随父亲搬迁到煤矿厂宿舍。

在煤矿厂待了两年,上山下乡的时代潮涌在合川掀起。谢祖明一家听从号召响应指挥,回到爷爷所在的农村,再次从工人子弟变成农村孩子。此后,谢祖明在这片广阔天地里生长、读书、生活,并最终成为一个壮劳力。

山城重庆是棒棒之乡,极盛之时,川渝棒棒有几十万之众。作为土生土长的重庆人,谢祖明对棒棒这个职业太熟悉不过。入伍当兵前,他也当过棒棒。不过,他不是职业棒棒。谢祖明十七岁那年,中国正处于特殊时期,书念不成了,谢祖明回到公社干活。冬季临近,生产队稍有空闲,便组织壮年劳力前往重庆挑粪,用船运回生产队,供施肥之用。生产队的船靠人工拉纤,从合川往重庆,要两天。装满船粪,从重庆返回来,则需要六天。这活儿既苦又累还脏,但作为生产队的一员,他们没有选择。

暗夜里,谢祖明也想了很多。在公社干活只能谋得几个工分,几无改变命运的可能,而当兵则完全不一样。入伍当兵也因此成为大部分村镇青年鱼跃龙门的最佳选择。然而在当时,整个合川县,每年只收500名新兵。大伙儿一哄而上,羊肠小道挤满了人,难度之大不亚于今天考取985。

军人需要好身体。谢祖明对此很有信心,他跑去报了名,也按规定作了体验。但那一年,他落选了,原因不得而知。失望在所难免,但生活不允许他有太多时间悲伤,没隔几天,他便收拾好心情,继续随生产队去重庆挑船粪去了。转眼一年过去,又到应征季节。谢祖明心灰意冷,觉得去年不行,今年肯定也没机会。他冷了心,没再报名。

生活的剧本充满波澜曲折,也给予人们意外之喜。这正是人生的意义所在。谢祖明随生产队劳动力在重庆挡桃夫,一则好消息却悄然传送到他合川的家中。

公社叫人通知谢祖明父亲,让谢祖明去一趟合川县武装部。武装部是负责收兵的,武装部来人找,岂不证明他要成为一名军人了么。喜从天降的消息让谢祖明父亲欣喜不己,他要去找谢祖明回来,但他人在重庆,随船队回合川,得好几天后。这么好的机会,岂可耽搁?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是打电话,可打给谁呢?谢祖明父亲从谱系图按图索骥,找到一个嫁作重庆妇的远房亲戚。

那通电话,从合川邮局打到重庆。辗转反复,终于让合川和重庆隔空对上了话。当兵是人生大事,在电话感受到谢父激动的心跳,远房亲戚也为他高兴,挂掉电话,她跑到江岸找人。江边如同市场集散地,来来往往宾客人众多,棒棒也多,混杂在人流中。远房亲戚有点恍惚,偌大一片地方,哪里找得到人?好在码头有广播室,她找人帮忙,在扩音广播里喊:合川县的谢祖明,请速来广播室。有好消息,有好消息,县武装部传书带信让你回家。这一番折腾,才终于找到谢祖明。

谢祖明回到合川,撞开门,看到父亲喜笑颜开:“收兵的领导想看看你,我儿快去县武装部找教导员。”谢家就在县城边上,离城区很近,弄清了缘由,谢祖明二话不说,跑到合川县招待所,去找教导员。教导员的房门敞开着,谢祖明闯进去,发现屋里有三个人,都穿军装,他一个也不认识。一个人问,你是谁,你来干什么?谢祖明报上名字,又说,你们通知我来当兵。中间那个人说,哦,你是谢祖明呀,前几天你去哪里了?谢祖明把在重庆挑粪的事说了。教导员说,去找你们公社的武装部长吧。说罢,摆了摆手,示意他回去。

从招待所出来,谢祖明心凉掉半截。他本以为,来县武装部是说当兵的事,结果教导员啥也不讲,只叫他去见武装部长,害他白欢喜一场。那时,谢祖明并不知道教导员是多大的官,干些什么工作。又因为觉得不认识公社武装部长,贸然去找,怕也是瞎子点灯白费工夫。一时郁郁而归,竟把教导员的话抛到脑后,也不去公社找武装部长了。

一晃十余天。生产队的船从重庆满载而归,开回合川县城。谢祖明又加入挑夫行列。这天,谢祖明发现,各区、乡来往合川县城的年轻人多了起来。原来,征兵工作开始了。谢祖明又想起教导员,到底心有不甘,决定去县里看看情况。他挑着一担空粪桶,走在大街上,他要去合川县招待所,找上次见面的教导员。

也是机缘巧合,正好走到招待所门口,碰到教导员从招待所出来。见到谢祖明,教导员主动打招呼,还问他有没有去找武装部长。谢祖明嗫嚅作答,说没有。教导员急了:“那你还挑着个桶杵在这里干什么?快去呀!”谢祖明一听有戏,赶紧找地方把桶放好,飞身奔往公社武装部。

公社挨着县城,很快就到了。找到武装部长,谢祖明说教导员让他来的,武装部长也不说话,只在纸上写了十一二个名字,让谢祖明通知他们一起来开会。具体什么事,谢祖明也不知晓,但他隐约觉得应该和当兵有关联。名单上的人散布在公社各个大队,谢祖明全公社跑一遍,用时五六个小时。“名单上的人都是农村娃,听到武装部通知开会,没有一个不高兴。不管在干什么,都不顾了,东西一甩就来了。”

后来,谢祖明才知道,他们这一批人属补充兵源。当时,只有县城才能照X光。只有通过了这一关,才算拿到入伍通知书。X光有一人不合格,便需要一人来替代。武装部从往年的征兵名册里,挑选出一部分候选。谢祖明他们公社离县城近,近水楼台先得月。那时交通全靠一双腿,其他公社离得远,即便给他们机会,也赶不及。

开完会,武装部长他们编了号码,叫他们在附近等待。检查出一个不合格的,就从他们中间选派一个人。那十几个人个个领到一个号码,像领了一张通往未来的通行证,个个兴高采烈。正是中午时分,他们去附近饭馆吃饭,一些人还特别奢侈地加了餐。他们一边吃,一边等待被好运砸中。早在教导员看过谢祖明的检查单时,好运便已经降临到他身上。

谢祖明也拿到了一个编号,但其实那时,已经有三个名额定了下来,谢祖明是其中之一。1969年4月,谢祖明换上军装,和其他新兵一起,先坐汽车到重庆,再从重庆坐火车到绵阳,开启了军旅生涯。

名单上补充兵源那十来号人,谢祖明后来再没见到过。他们有没有当上兵,后来命运如何,成了谢祖明心中永远的谜。

在部队,谢祖明只干过一件事。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两件。第一件是跳舞。谢祖明面容清秀,身体灵敏,善于跳舞。初中时,在学校跳过,而且还不错。到了部队,班长知道他有这特长,觉得应该人尽其才,便推荐他去宣传队。谢祖明先去了连队,紧接着,又到营部。跳了两年舞,宣传队有新安排,谢祖明重新返回连队。连队领导认为他搞过两年宣传,去的地方多,接触的人也多,便让他当材料员,采买各种基建材料。和宣传队一样,也是先连队,又营部。后来,工程兵全部转业,谢祖明成为一建公司的一员,分配的岗位,还是材料员。

采买材料需要走南闯北,寻找质优价良的上品材料。部队改制成公司不久,不断上马各类基建项目,需要大量钢筋材料。谢祖明不断扩大搜寻目光,从广东到了湖北。武钢赫赫有名,他要去谈购一批钢材。没人带路,也没人引荐负责人见面。今天,采买官大权在握,但八十年代内地尚在实施计划经济,不同的供需关系,决定了采买官的地位。购买紧俏商品需要托人求情,更何况钢材这样的大宗物料。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钢铁骨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08
  • 520周冠打赏43000,共计43000
  • 2019-10-07
  • 心灵拾贝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9/10/07 11:03:07
    • 分享到: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 回复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 回复
  • 最近来访
  • 李我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2钻
  • 河的第三条岸。
  • 河的第三条岸。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5400
  • 5
  • 710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