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0]


1

立夏刚过,屁股上突然长了两处红斑,左右两边,一边一个。不怎么痛,但有点痒。刚开始,马胜利没在意。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他皮肤不好,一到夏天,就容易过敏。好在大部分时候,症状并不十分严重,他又随身备有药膏,一天涂抹五六次,很快就好了。因此,这次发病,没有引起马胜利的足够重视,在他看来,不管哪里过敏,治疗的药物都是一样的。红斑长在屁股上,只不过擦药的时候,麻烦一些罢了。

可这一次,马胜利失策了。到第三天,疾病非但没有好转,患处反而有继续扩大的趋势。原来那种漫不经心的痛与痒,忍一忍就过去了。现在,却变成了痛与痒交织在一起的折磨。身上的痒,逼着你去挠,越挠越痛,如此恶性循环,烦恼无穷无尽。换了不同的药膏,还是不见效果,马胜利这才着急起来,跑到医院去看皮肤科。

挂号时,排在马胜利前面的,是一位二十来岁的男青年,看起来一脸无辜的样子,轮到他时,径直问护士:“性病该挂什么科?”他问得理直气壮,一点都不避讳,好像这病,本就和普通感冒一样稀松平常。“16块。皮肤科。”白衣天使头都没抬,只把左手伸到窗口,等他把钱递过来。男青年交钱领了号,欣然而去,仿若得这病的,不是他,而另有其人。

我皮肤过敏,挂皮肤科。马胜利故意强调“皮肤过敏”,以便和男青年区别开来。没想到,白衣天使听到这话,反而抬头望了他一眼,目光意味深长。马胜利脸上发红,拿到找赎,取了挂号单,逃也似地离开。

皮肤科在五楼,与其他科室相比,这里显得安静。过道上来往的人不多,想起看性病的男青年,马胜利便觉得,这里的每一张面孔都很可疑。又想,把皮肤过敏和性病都划归皮肤科,显然是一个荒谬的归类方法。

没等多久,电子叫号屏提示马胜利去5号房。

给他瞧病的,是位女医生,这让马胜利在描述病情时,很不好意思。女医生示意他脱掉裤子,她要看看患处。马胜利望一眼身后,房门紧闭,屋里没有别人。他起身,准备解皮带。要让医生看患处,必须面朝房门。房门是磨砂玻璃做的,外面看不到室内,但马胜利能隐约看到屋外晃动的人影。正犹豫着,医生用手指了指角落那张床,说,快去啊,还愣着干吗?听医生这么一说,马胜利才注意到,屋角摆了一张窄床,治病用的,床身挂着帘子。马胜利如临大赦,快步过去。

女医生观察患处的时间并不长,不过十来秒。但马胜利却在那十秒钟里,想了许多事,他感觉自己趴在床上,足有半小时之久。重新回到座位上,他想从医生的表情上,看出一点什么来,但女医生始终保持着同样的冷漠态度,不给马胜利任何推测病情的机会。

最近吃过海鲜吗?瞧了症状,医生开始发问。

没有,我皮肤过敏,从不吃海鲜。

抽烟喝酒呢?

不抽烟。有时喝一点酒。

最近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

几天前。

喝了多少?

我之前问过医生,说喝一点啤酒并不碍事,平时我都不喝的,但那天见到朋友,推却不过,便喝了些。

几瓶?

两瓶。

接下来,医生又问了些诸如爱好,喜不喜欢运动之类,在马胜利看来与病情毫无关系的问题。马胜利认认真真做了答。

了解得差不多了,医生在电脑上操作着,说,我先给你开一些药,吃的,抹的,都开一些。平时,多喝点开水。过一周如果还不见好,再来复诊。马胜利点头说好。末了,女医生像是不经意地问,去过那种地方吗?马胜利心中一沉,原来,她东拉西扯问了那么多问题,全是铺垫,归根结底只为了最后这句,这才是重点。

马胜利当然一口否定,脸上的红,却一下就延伸到了耳根处。


2

谁都知道“那种地方”是什么意思,医生不会无缘无故地问这个问题。回来的路上,马胜利一直在想这件事。莫非他身上的红斑,与那种脏病有关?想到这里,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男青年的面孔,又由这面孔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经历,越想越急,越想越乱,不由加快脚步,只想快点回家,上网查查“那种病”有什么症状,和他身上的红斑有没有关联。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上网。网络上关于这种病的描述很多,症状也多种多样。在翻看了几十条网页信息,并将其症状与自己身上的红色斑点对照比较后,发现两者之间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关联之处,马胜利的心才稍稍安宁。

关了电脑,马胜利来到阳台,在躺椅上坐下来,打开手机里的音乐,听起歌来。音乐果然有治愈功能,听了几遍《卡萨布兰卡》后,紧绷的神经才彻底放松。

马胜利以前没有听音乐的习惯,这爱好是最近才培养起来的。

两个月前,有一天马胜利坐公交回家,隔了一站,上来一位旗袍姑娘,刷公交卡时,读卡器提示余额不足。她在包里一番搜索,没找到零钱。正焦急无奈时,站在旁边的马胜利主动递给她两枚硬币。旗袍姑娘微笑致谢,又主动加了他微信,要把车费用红包转给他。马胜利当然没要红包,但在微信上,他们却像久别重逢的朋友一样聊开了。

旗袍姑娘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人,但她身上娴雅怡人的气质,令马胜利着迷。经过反复试探和了解,马胜利决定约她见面。她考虑了一下,答应了。见面的地点是马胜利定的,在一家西餐厅,他叫了一瓶长城干红,既增加气氛,也为自己壮胆。两人畅谈甚欢,颇有相见恨晚之意。餐厅旁边就是酒店,膳后,两人心照不宣,起身去了隔壁。那天的事情,一切水到渠成。

这是马胜利第一次“开房”,也是第一次和妻子以外的女人发生关系。他屁股上的红斑,就是在这之后突然冒出来的。所以,当医生问他有没有去过“那种地方”时,马胜利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段经历,他担心旗袍姑娘身有病疾,并传染给了他。

病急乱投医,心急就会失去智慧。想到从医院出来后,对旗袍姑娘的胡乱猜测,马胜利愧疚难安。旗袍姑娘酷爱唱歌,说音乐是良药,并经常向他推荐歌曲。受她影响,马胜利渐渐养成了听歌的习惯。在她推荐的几十首她的“最爱”曲目中,《卡萨布兰卡》是他的最爱。这样一位热爱生活的女子,怎么可能患有那种病?

网上的描述也证明他的疑虑是杯弓蛇影。因为过于敏感,自己吓唬自己的例子已经不止一两次了,好在这次也是虚惊一场,但以后一定要改掉这个坏毛病。不然,难免惹出事来。

天空上的深圳蓝,像是画家用颜料涂抹出来的一样。马胜利的心情无比舒畅,他看了下时间,花好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他跑到卧室,拿了钱包,准备下楼买一支玫瑰花,给花好一个惊喜。

正要开门,锁孔里就传来转动的声音。马胜利想,今天这么快就回来了?正想着,门开了,花好站在门口,捧着一束水仙,笑吟吟地看着他。

看来,今天有喜事啊?马胜利接过水仙,嗅了一下,转身去找花瓶。在他们家,每遇喜事,必买大束鲜花回来,这已成为一种重要仪式。事情性质不同,花的种类便不一样。然而不管哪种花,意义却是相似的,都希望好事成双,既是庆祝,也为讨个好彩头。

花好换了鞋,进屋在沙发上坐下,浑身散发着喜气。等到马胜利把花摆好,回到客厅,和她并排坐在一起。她才开口道,大姐的饭馆开分店了,怎么样,我姐厉害吧。她开店没多久,我就预测会有这么一天。夸大姐的同时,花好顺便也夸了自己。

马胜利点头同意。

我们要向她好好学习。花好继续说道。在她看来,姐姐已经算得上功成名就了。尽管马胜利并不太认可她的观点,但也跟着附和叫好。

大姐家的喜事终究是她家的,下面,我宣布一件咱们家的喜事。果然是好事成双,马胜利微笑点头,示意花好继续。上个季度绩效考核出来了,花好同学勇夺本季度冠军,顿了一下,花好接着说,姐姐我成功地将2000元奖金收入囊中。快说,你老婆是不是也很厉害?

当然厉害。必须厉害。有请花好发表夺冠感言。马胜利做着请的姿势,又拍着掌配合。小小的屋子里,一下子被欢乐充满。

窗外,阳光通透明亮。马胜利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生长,好长时间没有这种愉悦的体验了,他走到花好身边,俯身抱她起来,转身去了卧室。


3

花好下班回来,急急地问马胜利要药膏。马胜利问怎么了。花好说,可能长了痱子,好痒,你帮我擦点药吧。马胜利拿了药,随花好进了卧房。

花好的“痱子”,长在腹部往下,靠近大腿根部的地方。相比于马胜利屁股上的红斑,这个地方更为敏感,也更尴尬。看到花好身上的“痱子”,马胜利心中一沉,这些红斑和他身上的症状一模一样。

涂完药,花好问,你身上的痒好了没?马胜利支吾道,差不多了。花好说,那就好,这药膏给我吧,明天带到公司去。唉啊,今天下午,这该死的“痱子”可折腾死我了。

怎么会这样?那天晚上,马胜利怎么也睡不着,显然,花好身上的红斑是马胜利传染给她的。这么多年以来,马胜利有过很多次过敏反应,但花好从来没被传染过,为什么这一次就被传染了呢?

难道身上的红斑,真的非比寻常?如果真是那种病,他一个人得了就得了,现在竟然把花好也扯了进来。如果传回老家去,一辈子都会抬不起头来了。今后的生活,恐怕都将在恐惧和担扰中度过了。马胜利越想越怕,冷汗涔涔,心情再也无法平静。

次日上班,马胜利神情恍惚,心里想的全是这件事。中午休息时,偷偷上网查了查这种病的治疗方法。虽然名字不好听,但这病并非无可救药,治愈的机会很大。当然,病越早治疗越好。关键是心态要好,精神跨了,疾病就会越虚而入。马胜利想起医院碰到的男青年,不知道这个心态超好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下午,马胜利去向领导请假,说要回家一趟。他平时兢兢业业,勤奋踏实,领导对他印象很好,大笔一挥在请假条上签了字。

现在,现在,其他事都可以放到一边,治病才是最重要的。当然,治病的事,还不能让花好知道,自己先去治,看看治疗情况再作决定。

马胜利找到一个专门讨论这种疾病的QQ群,打听去哪种医院治这种病最好。Q友们七嘴八舌,意见均不相同,不同的医院有不同的优劣处,一时难下定论。马胜利综合各方意见,决定去专科医院就诊。相比综合医院,专科医院专治这种疾病,更专业和权威。他家附近有好几家这样的医院,但他决定去汽车站那家。一是因为那家医院离家远一些,不容易遇到熟人,第二个原因,那家医院比较大。马胜利觉得,大医院更能给人安全感。

这日清晨,马胜利装着正常上班的样子,先于花好出了门。出了大楼,直奔医院而去。

快到医院门口时,马胜利从背包里取出一副眼镜和一顶帽子,装饰一番,才踏步走向医院。大约是早上,医院里人并不多。马胜利挂了专家号,导医护士将他带到一间房子。房间墙上挂满了锦旗,上面写着“救命恩人”、“大恩大德”、“医术高明”一类的词语。

  • 标签:皮肤病音乐良药活着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上一篇:下一篇: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唐兴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电击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兴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风居住的街道打赏了5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6/09/30 17:19:46

    这是篇有象征意味的小说。庸常的生活,人的欲望总是无穷尽的。一次偷情意外染病又遭遇不良庸医骗钱治病,造成主人翁内心的恐慌,一场虚惊之后马胜利又存侥幸心理,终究还是战胜不了色欲心魔。这个“痒”有明显喻意,它是每个人阴暗内心的贪婪欲念,同时喻示社会时代存在的种种弊病,为人做事必须节制有道德约束力,方能守住本分方能止得住生活的痒,应了俗话: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你游戏人生,生活终将会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6/09/25 01:52:25

    人有时候很贱,搁着幸福的日子不过,非要自己找皮痒不可。本篇小说中的马胜利就是这样一个贱人。他明明有知书达理、贤惠的妻子,却还在外面风流快活。做贼心虚的他,因患普通皮肤病而被黑心医院诊断为性病,最终被骗走两万快治疗费。这是一篇寓意深刻的小说,患了痒痒病的不仅是社会,还有人心。显然,这是一篇非常成熟的小说。值得推荐。

      回复
  • 分享到:心灵拾贝33790积分2016/12/15 15:55:26

    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生活越过越好,花花心思也就越来越多。在他为痒看医生的过程中,他一再否定自己去过那个地方。当自己决定去检查是否是有那种病的时候,还乔装打扮一番,在和朋友们喝酒时也一再否决定自己。这样的描写非常真实,因为每个人都想做阳光的人,却在私欲中不能自拨。马胜利经历了有惊无险的看病历程,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管住自己的双脚,没有管住自己的内心,在法制面前,他是否能痛定思痛呢?

      回复
  • 分享到:吴春丽41460积分2016/10/06 10:58:10

    马胜利的痒,不仅仅体现在皮痒,还有他的心痒:一次皮肤病的事件,莫非是与那个旗袍姑娘的一夜情有关?到医院一查,医院也真够黑心的,一通检查下来,花了两万元钱,得到了一个“结果”。可后来却得知,所谓的医院的检查结果却是误诊,其实只需一支普通的药膏就能让屁股上的红斑消失。关于药一说,我想到的是:良心药。在婚姻观里,为人做事必须要有道德的约束力,才能止得住那些所谓的奇“痒”。很不错的小说。恭喜入决!!!

      回复
  • 分享到:电击1670积分2016/09/25 13:47:47

    今晨读过,写的好。马胜利这个主人翁在身体出现了疹子的前提下,上演了一幕幕悲喜剧,真是令人啼笑皆非。戏剧化的转折,令作品更值得欣赏和品味。结尾甚是不错,嘎然而止,意味永长。马胜利这个人物是一群男人的代表,因为内心有鬼,与一个旗袍姑娘的一夜情,导致想象自己真的得了那病,而一只药膏就搞定的皮肤病,结果花了两万多。无良医生我们暂且懒得批判他,主要批判马胜利,你不做坏事,会半夜怕鬼叫门吗?结尾还不思悔改。

      回复
  • 分享到:FEI FEI1880积分2016/09/27 22:02:55

    痒字这题目起得好,充分说明了人在安逸的状态之下,总想着没事找事。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
  • 31200
  • 2
  • 320
  • 时间:2016-09-23
  • 点击:1077
  • 评论:7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王福日评》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