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友李文
    励志成为风水师的工厂小人物李文自身难保却成天想着替人治病消灾改变命运……
  • [75] [0]


这人外号排骨,苦瓜脸,脖长,腿细,模样特别,有点古怪,寒冬腊月就一件没夹芯的薄外套。外套敞开,露出无领汗衫。汗衫款式单一,桶形,纯白的、淡黄的,也有浅灰的。汗衫正背两面,皆印有其头像。头像左书:李文者;右书:我也。汗衫全是化纤的,夜市上十元一件十五元两件二十元三件那种。

这是他后来的形象。

起初,汗衫上并无头像,就四个大字:我是李文。

后来他跟我说,弄这头像好贵,一件二十块。我笑了。第一次见到这模样,谁都会笑,何况是他自己把自己弄在了肚皮上。那时候在深圳,象我们这种小工厂,干半天顶多也就二十块钱,这确实不便宜。那像印得也不咋的,模糊、死板,要是他自己把手捧在肚皮上,你一定会觉得他正端着某位亲人的遗像前去送葬。不知是他故意所为,还是丝印师傅的手艺本就那样,明明瘦得只剩下排骨,可远看近看那印的就是张学友。若不见那几个大字,你准以为他是歌神的粉丝。当然,若未曾亲眼目睹,你也不会相信,那几个像模像样的毛笔字是他的真迹。

除了一手好字,他似乎还懂医理和风水。当然,这是我后来才发现的。

第一次见到李文,大概十年前。

那年冬天,我女人因为加班太累,在车间里流产了。厂里不按工伤报销医药费,我们跟老板吵了一架就从龙岗来到宝安,投靠一个叫肥仔的老乡。肥仔跟我一样,初中刚毕业就来了广东。但他比我混得好,甚至是我们村子里同时出来的那拨人中混得最好的一个,从小杂工到大总管不到五年时间,可谓平步青云。能有如此出息,据江湖传说,他全凭一个字:狠。他一狠起来,没有完不成的工作,没有驯服不了的员工,没有搞不定的老板。正因为他有这股狠劲儿,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跟着他混的。打过工的人都知道,他这么狠,目的就一个:立住脚根,一步一步往上爬。最终呢?好了老板苦了员工。当时的用工状况基本上还是雇方主动佣方被动,也就是说象我们这种三十来岁的男人无论到了哪个厂里,都得服服帖帖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干活儿。

念在老乡,肥仔给足了面子,一是让我去了能计件的部门,二是让我睡在了下铺。计件多劳多得,早完成早下班;睡下铺方便,干啥都方便。我女人小产,劳累过度,在月子里得开小灶熬中药,处处要人照顾。我计件,任务完成了,可以下早班,回宿舍里用热得快烧水替她抹完身子,再去市场买回点荤菜,用电饭煲煨汤。肥仔是车间里的老大,工作问题好解决,弄个下铺难度确实不小。宿舍里的下铺原本都住了人,且大多是夫妻或情侣,硬把别人往上铺赶,不近情理,也不人道。所以,这事儿只能从单身汉下手。

当时,唯一住在下铺的单身汉是个广西仔。

他说,我等这个下铺等了好几年,终于轮上了,女朋友也快到手了,明摆着吃我嘛!大不了走人!

肥仔说,就吃你,怎么了?退回去两年,你这鸟态度,想走?我要你爬!称二两棉花纺纺(访访),我是谁?肥仔说着说着就想动手,被我拉住了。他接着说,可以走!按厂规,马上搬走!

按厂规,他属于自离,怎么来怎么去,一分钱不结。我私下里对肥仔讲,钱是老板的,算急辞工,结一半,做事不能太绝。

我不知道那广西仔有没有结到工钱。就算结到了,肥仔也不肯说。这是机密,一旦放出风声,规矩就坏了,人人都想效仿。国有国法,厂有厂规。规矩一坏,不全乱了套?

广西仔搬走的第三天晚上,我从车间回到宿舍快八点了。刚一进门,我女人就撩开床帘把我拉到床上,细声说,来了个老色鬼,包包撂我们上床,瘦精精儿的,光着屁股在厕所里冲凉也不关门,骇得我床都不敢下。你先别去市场,我怕你一走他就回来了。

我说,往后他天天睡你头上,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厂里哪个单身汉不像色鬼?也没见谁吃了你!你以为才十八岁,眨个眼睛人家就摇摇欲坠?

她一把蒙着头说,好嘛!老娘就把床帘拉开等他回来!你走!走了别回来捉奸!

我说,你整天不上班,就想这些好事?想也白想。等月子坐满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收拾嘛!马上收拾!她说着说着就坐了起来,双手紧紧勾住我脖子,倒象是要收拾我了。

这时,门“呀”地开了。

我探头一看,我女人说的没错,这人不但长相特别,看起来还真有点古怪。要不是披了件衣服,要不是她事先形容过一番,我也会大吃一惊的。

老乡贵姓?我还是问了一句。

他指了指肚皮。肚皮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我是李文。

那时,还不兴在汗衫上印头像,我也不知道那么漂亮的毛笔字居然是他的真迹,白底黑字,圆领汗衫上也没有 “者”、“也”二字。后来我问过他,怎么就想到把自己弄肚皮上呢?干吗要加上“者”、“也”呢?他只是笑笑,说,慢慢你就晓得了。

在我们交往的这十年里,他跟我就学会了“晓得”这句川话口语。他老家在粤北山区,自称读过不少书,普通话讲得却不太标准,不少人因此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考上医大没钱念书才气成了这副模样。但从他这一手好书法看,他确实喝过不少墨水。

后来的日子证明,他并没有我女人想象的那么恐怖。他睡在上面,比先前那些睡我们上铺的单身汉规矩多了。他不吃早餐,也不吃宵夜,烟也抽得极便宜。每晚下班回来,在我床前的破木桌上写几个字就睡了。他最爱写的字,除了“我是李文”,还有“天地君亲师位”什么的。我好歹读过初中,在村里还算个文化人,我堂屋里的家神也是我自己写的,字儿虽没他的周正,但那意思我明白。有几次我问他,你天天练这几个字,有啥用?他说,用途大得很,你不晓得!

他的睡眠极佳,除了些微鼾声,几乎没什么响动。那些年我和我女人都才三十来岁,干柴遇烈火,再怎么着铁架床都会摇来晃去的。事后,我常常能一觉睡到天光。我女人不。我女人跟着我,没少吃药,婚前避孕药,产后消炎药,保胎药,堕胎药,感冒药,安眠药……后来身体发了福,医生说安眠药吃多了有副作用,又改吃减肥药。这李文一住在上床,我女人失眠的毛病又犯了。

我问她,他睡得跟死人一样,有什么好怕的?

她说,一个大男人,他怎么就那么沉得住气?想不明白!

你希望他沉不住气?我又问。

他真的一点就不想那个?我女人反问。

我说,一天吃两餐,瘦得象个鬼,想也白想!是你自己想多了,肥婆!

我就想多了怎么啦?他不行?网上说的:肥女瘦男,那才缠绵;瘦男肥女,甜甜蜜蜜。嫌我肥?我就肥给你看!

事一至此,我只能打住。我比较了解我女人,她模样是不怎样,但心直口快,爱说笑,有口无心,说一套做一套。

转眼到了年底,我女人月子坐满了,却还是觉得下面不舒服,平日忙,难得春节有空,我们便商量着不回去过年,好好治治,来年开了春,看能不能再怀一个。

厂子不大,外省的工友都回家了,李文却还留在厂里。

我问我女人,离家这么近,他怎么就不回去呢?

舍不得我呗!她笑笑说,这充分证明,他没老婆。光棍儿,四海为家,哪里不是过日子?哪天不当过年?

后来我又问李文,怎么就不回去过年呢?

他说,你不晓得,过几天我先去广州办一个证,回不回还没打算好。

结婚证还是离婚证?我笑了笑,问。

哎,说了你也不晓得,你晓得了也不懂。总之很重要。

腊月二十八早上,我准备领我女人去宝安人民医院看妇科,他突然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他说,我家里的座机,要是晚上我还没回来,你打一下。我手机坏了,没用。

我知道,他根本就没手机。

从医院回来,果然没见到他。医生告诉我女人,她的毛病很复杂,过几天还得复查。为这事,我女人跟我一样,心情都不好。她十六岁跟着我来深圳打工,第二年就生了我女儿。我父亲总在电话里唠叨,这娃没学好,常去同学家过夜。我女人问男同学还是女同学。他说鬼晓得,你问她自己嘛。我们问过几回,没问出所以然,心想,怕是没得救了,不如从头再来,再生一个。我女人身子不好,这事儿想了好几年,仍未修成正果。我们原计划那天晚上去麦当劳好好吃一顿的,心情不好,没去。我女人喝完我煨的猪脚汤,又吃了一包西药,趴桌子上等我熬中药。这药是我娘去后山上采的,根根蔓蔓的,说是短方子医大病,很神乎,花了大价钱从老家快递过来的,年前吃过好几副了。记得有一次李文趴在上床探着头说过,这药没用。当时我正忙着,没理他。我女人回应过一句啥,我也没听明白。

待我把汤药端至床前,我女人突然用手一挡,说,不喝了!好好的一副身子,全被它糟蹋了。

我说,娘说的,好东西。

她说,别提你娘!你娘又不是医生。医生都说很麻烦,书上也说了,你看嘛,这叫疑难杂症。

她从枕头下翻出一本破书给我。

这种书在夜市的地摊上随处可见,就象李文的汗衫,十元一本十五元两本二十元三本。有时我也背着我女人偷偷翻过,也曾想过按上面说的方子试试。那也只是想想而已。我不知道我女人什么时候买回了这么一本书,而且已将它翻得这么破旧,居然丝毫未察。

我接过这本《民间验方》,翻了翻,觉得跟我平常在地摊上见过的大同小异,于是合上,正想说点啥,却突然发现封面有几个熟悉的毛笔字:我是李文。

我女人盯了我一眼,说,莫大惊小怪!书是借的。

我是李文。我又看了一眼封面,笔迹跟李文汗衫上的一模一样。我女人上班下班吃饭睡觉都跟我在一起,她什么时候把一个男人的东西放在我枕头下面了呢?我想不明白。

不就一本书嘛!看你那鸟样!我女人把《民间验方》狠狠一扔,说,你要胡思乱想,我把书还了再买一本。

不就一本书嘛,我说,看看可以,别当真。我娘说这草药已经治好很多人了你都说没用,这地摊上的东西,胡言乱语,能信?医生说了,过几天复查,就等复查呗。

医生也没叫我喝这药呀!她坐起来,突然想起什么,问,排骨怎么还没回来呢?莫不是真的从广州回老家了?你打个电话问问。

我想了想,没打。

她说,打呀!人家叫你打,肯定有事。别看他神经兮兮的,上知天文下懂地理,要是命好,说不定就是哪家大医院的主治医师了。你不打,我打。

我女人有病,又在气头上,只好顺着她。

电话通了,是个老妇人,叽哩呱啦一口方言,听得我要明不白。

我说找李文。

她说派谷?

后两个字我听明白了。在深圳十来年,简单的白话还是略懂一二。我说,对,排骨。

她说,在山上,仲(还)没返来,过多两个钟,我叫傀(他)打返俾(给)呢(你)。

约莫一个半钟后,我接到了李文的电话。他说刚才在山上,替老母垒坟。村子里前两天走了一个老人家,怕他抢了山头,先替老母占个位,垒个假坟。那地方他相中好几年了,青龙白虎都不错,风水宝地。

  • 标签:民工时代印记命运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寒塘听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艾勤打赏了1000邻家币
  • 白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新薪点灯打赏了1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胡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夏打赏了1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江云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江云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唐成茂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成茂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胡帝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孤独的根号3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沈杰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老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慕尼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秋寒妞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胡帝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王威评委2680积分2014/11/02 16:06:35

    人物传神,有血有肉。作者没有高高在上,施以怜悯,而是沉稳讲述,感同身受。我敬重的是作者仍在工厂一线,却以原生态的写作方式,对当下生活做出真实而有力的介入。诚如王十月先生所言:“打工文学”的写作者皆有切肤的打工之痛,而研究者却多是坐在书斋里的精英。多年来,精英们乐于在诸如“命名是否科学”,“研究打工文学是重在其文学意义还是重在其社会学意义”之类问题上争论不休、没完没了,却少有针对文本态度诚恳的研究。

    分享到:段作文2014/11/02 16:23:50

    感谢王老师的点评推荐。作文努力还不够。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4/11/01 22:52:32

    作者风格鲜明,语言凝练,有较强的写作功底。李文这个人物形象,也刻画得比较鲜明:神气、迂腐、尖酸、要面子,但最后还是可怜可叹,让人想到了孔乙己。作者非常善于利用细节,一些叙述手法、表现技巧非常老到。不过就事论事地讲,李文的悲剧其实就是他的局限性,他的见识、成长环境、视野,仅仅在那个程度,他不可能实现超越。他的悲剧不是来自个人,而是社会发展阶段使然

    分享到:段作文2014/11/01 23:59:04

    谢谢张老师的点评与打赏!是的,李文的悲剧一定程度上也是时代的悲剧,他一超越就成风水大师了。其实我也很难超越目前的写作状态,不过正在努力中。问好。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4/10/21 16:12:34

    我曾听人讲过,作文兄的打工文学在深圳,现在已然仍是一枝独秀。从《工友李文》及其它近十篇文章来看,作文兄勤奋有加,几年如一日地书写底层打工生活,而且间或有精彩,值得敬佩。能把一个人物塑造成功,也不枉写作一事,坚持写下去,把工厂写得更好看,更富有时代性,更深入现代性,更与时俱进。视野更宽,高度更高,更富有人情味,人们更感恩,更阳光,更像一个“人”。是为共勉!

    分享到:段作文2014/10/21 17:49:00

    感谢廖老师对打工文学的关注。祝贺您的评论集荣获第二届青工文学奖。

      回复
  • 分享到:胡帝评委1030积分2014/10/12 22:05:53

    这篇工厂岁月的回忆不再是青葱的,有一份蒙尘的沉重感。李文者,我也。这一掉书袋的形象跃然纸上,让人难忘。在时间的每一个节点,人物的交互性中,作者刻意突出了李文的消失和返场。小说看上去很饱满,比较同类型小说,他的人物特点犹为鲜明。

    分享到:段作文2014/10/12 22:45:56

    谢谢胡老师的点评和推荐。

      回复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4/10/10 00:57:01

    也许跟作者本身打工的经历有关,他笔下工友也就如此的亲切感人,形象饱满,作文擅长从细节入手,一言一行皆传神入了骨髓,并一掘至底触及灵魂。描绘出低层小人物活在卑微的希望中,想寄托传统风水玄学来改变命运,然自身的局限性又使李文无力抗争和改变命运。看似平淡沉着地叙述,写自己工友两条线,二十载沧桑变迁,彼此观照,不动声色中用岁月这把刀一点点刻下对人生深深地悲哀和无望,人生在世,总要有点信念才能支撑着活下去。

    分享到:段作文2014/10/10 14:43:04

    朱老师辛苦了。谢谢。

      回复
  • 分享到:江云飞评委660积分2014/10/08 11:14:45

    好一副现代《孔乙己》形象。酸、腐、倔,认死理、性良善、身落魄,自认为是个文化人,神神叨叨、云山雾罩又显得卑微可笑。中国自古就有“一命二运三风水”的说法,相对于“命、运”,“风水”是最可以人为加以变动的要素,又不要多少后天的勤奋辛劳,因此“风水”说大行其道,绵延不绝,民间风水大师层出不穷,有人藉此惑众敛财,信众如云,亦有人笃信此道,潦倒一生。李文显然属于后者。人物形象塑造非常成功,文字也老辣精到。

    分享到:段作文2014/10/08 12:48:12

    谢谢江老师的精彩点评。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05
  • 5700
  • 93
  • 189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王福日评》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