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魂夜
  • 点击:3560评论:182017/08/17 03:41
  • 第四届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仿佛注定杨成才要失眠,傍晚下了一场黄雨,使八月天的空气变得黏稠稠的,湿中带燥,像在人心里也添了一把焖火,把杨成才的身体烤得冒烟儿。雨停了后,他吃过晚饭,就在宿舍躺下了。他晚上是不出门的,因为待在深圳这种地方,出门就得花钱。杨成才这人安份,无所追求,在电子厂干了六年,仍然是个搬运工,每月收入不过三千来块,扣了生活费,再给家里的老婆寄回去二千五百块,就只有两条烟钱的散碎了,所以,一定程度上,他是出不起门的。

出不起门,又赶上这种湿热的天气,杨成才在宿舍里的憋屈可想而知。因为这种湿热带动了他身体里的一股无名火,这股无名火不定期来到,搅乱了杨成才的睡眠不说,对他的精神更是一种长久的煎熬。为了缓解这种煎熬,杨成才还是努力把自己扔到了床板上,他把灯关了,眼晴闭了,一切都安安静静的,希望能用睡眠来抵挡住什么。可是很快他发现那股热呼劲还是胀在身体里跑不出去,随胸腔的起伏有力地弹跳着。半响后,他只好就着黑夜,坐起来抽了颗烟。烟火一起,一喷嘴的烟雾全挤进了胸腔,人才好像舒服了一点儿。

一颗烟后,杨成才宽慰自己,该睡了,便躺下继续睡觉。他是侧睡的,自从今年打家里出来后,他一直都是侧睡。因为在今年以前,他每天晚上都是老婆搂着他睡的。现在老婆没得搂了,他搂了个枕头,枕头和老婆的区别多大啊!赶上今晚的空气湿热,那枕头儿也黏嗒嗒的,搂在杨成才的怀里像挤出来一滩子水。

睡不着的杨成才在床上数了羊,又翻起了身,左翻三下,右翻三下,都赶上烙大饼卷葱了。他心里的那一股无名躁火,燃得他痛苦不堪。他受了委屈似地,忍不住用拳头锤打着自己,想:要是一拳头打晕了,今晚就可以太太平平了。就真个往脑门上打了两拳,力道不轻不重,疼痛却让人更加清醒。

后来,杨成才索性把灯打开,不睡觉了,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头上,天花板雪白雪白的,什么都没有,杨成才却觉得那里边有无穷无尽的想像,像电子厂里那些大胸细腰的女人,一扭一扭的要喷出汁水来。想到这,他忍不住又把身子腾挪了下,这回变成了趴睡。

在趴着睡的时候,他的一只手不小心掖在了小腹,手动了动,触碰到一条绵软的东西,那东西像蛇,‘蹭’地一下弹起来,叮在了他的虎口丫儿。

被叮住的杨成才立马变得呼吸粗重,嘴里忍不住哼出了声,再等掌心感觉到那里的火热时,身体竟一下就汹猛起来,仿佛要把床板捅出个窟窿。

杨成才只揉搓了几下,就起身往厕所跑去了。他住的是工厂宿舍,十多个平方,住了四个人,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伙,都跑外头玩去了,杨成才怕他们忽然回来撞见。

在厕所里,他强忍着化肥般刺鼻的恶臭,褪下短裤,刚呼哧呼哧地喘了两声,外面就传来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杨成才惊得脸都白了,提了裤子,赶紧往外冲,不过,还是与踏进来的宿友王小何撞了个对面。

王小何刚从外头回来,他脸色不是很好看,看到杨成才慌里慌张从厕所跑出来,竟然笑了,“杨大哥,又办好事了。”

杨成才窘迫不堪,一种强烈的罪恶与羞耻感涌上他的心头。他连忙捂着肚子说:“哎,别提了,晚上吃坏了肚子,我现在腿都拉软了。”

“是吗?”王小何放松下来,脸色也好看了一些,他虽然才十九岁,可他是明眼人,宿舍里四个男人,就他一个人有女朋友,所以他又盯着杨成才笑了笑,略带讥讽地说:“杨哥,你厉害哩,居然把腿都搞软了?”

杨成才见王小何话里有话,听了心里就有气,但他头垂着,没有作答。

王小何是个性子有点傲的人,花钱大手大脚,没少在外头沾花惹草,所以他有些瞧不起几位宿友,今晚,王小何却成心要看笑话似的,又提醒说:“你们啊,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要拉肚子,女人月经一个月还只来一个星期了。”

同住一个宿舍,王小何是知道他们的,也的确,王小何的话让杨成才想起:事实上一个月总有那么几次,他和另两个宿友半夜三更要往厕所跑,而且时间都不短,都有一种心知肚明的意味。于是,只要看到有人跑厕所,就忍不住要往那方面想。等轮到自己跑厕所时,却又以为掩饰得恰好。

现在被王小何当面点破,杨成才的脸瞬间红得要胀破一样。他只好嗫嚅地说:“你爱信不信吧。”

王小何躺到床上,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故作老成说:“公园那里到处都是出来捞的女人,花个百把块钱就可以满足,你不要作践自己才好,男人不比女人,憋得久了要出问题的。”

杨成才沉吟不语,他懒得多作理论了,王小何到底还年轻,没结过婚,就不晓得人的心事情事,是不能信马由缰的。杨成才的老婆秋燕好哩,好得他不忍伤了秋燕的心,也舍得扎紧自己的裤腰带。

王小何见杨成才不搭话,便觉得这老泥鳅有点装孙子,其实骨子里龌龊得紧,他继续说道:“那些女人呀,高兴就给几个钱,不高兴,裤子一提,走人。她敢报警,她敢追着你要钱,那是找死哟。”王小何嘴上说得痛快,忍不住在床板上锤了一拳,好像干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杨成才乜了一眼王小何,没理会他的得意劲,年轻人喜欢耍狠,嘴巴能把牛吹死。

王小何瞧见了杨成才的眼神,心里一下就火起来了,本来一件小事是不用起争执的,但王小何今晚有些反常,他刚答应给女朋友买苹果手机,可是上个月才刚给她买过电脑,他挣的那点工资,像流水一样去填了人家的河道,他不得不想办法去挣更多的钱,可是越挣钱,王小何的脾气就越暴躁。

王小何受了刺激似的,抽出手机给女朋友打了电话,他有些带挑衅地看着杨成才,讲话的内容露骨,甚至很黄。

杨成才彻底睡不着了,王小何打电话也罢了,可他手机里不时传出年轻女人放荡的笑声,这笑声真骚真馋人啊,让他刚惊下去的火,又噼哩啪啦地燃烧了起来。

“骚女人!”杨成才愤愤地捏了捏拳头,但也没有去制止王小何,刚才的那一幕使他失去了喝斥对方的勇气。

他一个翻身爬起来,披上衣服,拉开门,走出去了。


已经是半夜,白天人头攒动的街道,一下子变得宽阔起来。一阵阵凉滑的风从远处吹来,带起了几片落叶或是路边的纸片碎屑。杨成才的脚步走得很远,他像一艘孤独的小船,撑着两只浆橹,在黑夜中缓缓划行,他想起了他老婆秋燕,这一年他有八个月没见到秋燕,也有八个月没碰过女人了。

原本,杨成才和他老婆秋燕一直在这家电子厂打工,他们结婚这么多年,除了生孩子分开过一段,就没有一晚上不是睡在一起的。

杨成才至今还记得,四年前儿子出生,在家里做满月酒的时候,他兴冲冲地往家里赶,固然是去看儿子,可是他心里知道,自己当时脑子里已经填满了老婆秋燕的影子。在路上,他就不止一次幻想和秋燕做爱的场景,并盘算要做几次,或是怎么狠劲做才能把身体填个够。果然,那天晚上,他激动得无法自制,一次次地交锋,让两口子感觉回到了新婚之夜。事后,他埋在老婆怀里,半天说不出话,这种长久的离别,让他深深地感受到了男人身体上的缺陷,这种缺陷唯有女人才能弥补,而没有女人的男人就不算个完整的男人。

一眨眼,四年过去了,他又饱尝到了那种饥渴的滋味,并且比那短暂的分别还要漫长。对于杨成才来说,这辈子发不发财是其次,家里有孩子,身边有老婆,有这样的日子他也算是满足了。然则,去年他丈母娘在后山挖土,遭遇山体滑坡,被一块石头撞裂了脊椎骨,落下了个瘫痪的毛病,这就把问题推出来了。

秋燕上面有两个哥哥,都结了婚,也都搬出去修了自己的房子。秋燕父亲十年前就过世了,她母亲一直是独立生活。母亲出事后,原定由两个兄长轮流照顾,每人负担半月。秋燕母亲毕竟是女人,好些事两个男人不好出面,一切的烦琐就都由两个嫂嫂轮流应对的。久病床前无孝子,不要说是儿媳妇了,两个嫂嫂渐渐就对瘫痪的婆婆生出了不满,老人屎尿一天只清一回,其余时间任苍蝇围着嗡嗡叫。

丈母娘夜夜哀嚎不止,邻居看不过去,私下打了电话给秋燕,秋燕听了后,质问两个哥哥,两个兄长就推托说:燕子,哥哥也是没有办法,你嫂嫂不愿意给咱妈洗澡洗屎尿,你哥能逼她?就算你哥逼她,你嫂嫂不愿意,你哥哥我还能打死她?两个兄长这一说,秋燕没办法了,女儿心到底向着娘,所以,秋燕就主动回去照顾娘了。

这一回就是八个月啊!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轮到他这儿乍就不成了?可是杨成才又不能怪她,秋燕是个好女人啊,跟着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也没嫌弃过他。杨成才别的都还能忍受,就是时间一久,他的身体率先熬不住了。原来租的房子退了,由二人世界搬进了宿舍,跟几个臭烘烘的男人一起睡,生理上的躁动没地儿泄,是杨成才这个平凡男人最大的怨怼。

深圳天气燥热,宿舍又拥挤,每当一入夜,几个男人躺在床板上要烧起来似的,隐约间都能听到噼哩啪啦的响声;有时实在忍不住了,杨成才就往厕所跑,眯住眼晴,想像着秋燕的模样儿,自己把自己对付了

有多久没有进厕所了?杨成才记得十七八岁正是性冲动的年纪,他在厕所对音乐老师有过幻想,那是他第一次自慰。音乐老师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喜欢打盼自己,胸口开得很低,穿一条短裙,露出两条白花花的长腿,那时候,杨成才经常经因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香味而面红耳赤,坐卧不安。

因为对像是老师,自慰完后,他有很深的罪孽感,但是情欲上的开启,让他一次次地无法自拔,直到结婚后才算彻底抛弃了这种的恶习。所以,这八个月来,每跑一次厕所,带给杨成才的除了那份羞耻,还有着一种罪恶感。

杨成才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他有时甚至会想,丈母娘什么时候才能死掉?如果丈母娘不死,秋燕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他身边。想到这种程度,已经有一些可怕了。但是杨成才克制不住自己,他打电话给秋燕,希望她能体谅自己,他打电话给秋燕,希望她能喝斥兄嫂,好把自己解脱出来。可是不管用啊,秋燕跟他说,成才,我妈能活几年,你能活几年啊,我能陪你一辈子,可我妈也许就这几年了。

杨成才握着电话,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只好一边感动,一边继续熬,能娶到秋燕这样的女人已经是他八辈子烧来的香了,他不是不识情理的人。

尽管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杨成才心里还是起了邪念,这种邪念最初体现在他的眼晴里,每天的早晨和傍晚,他借抽烟跑到电子厂大门口,各种各样的女人经过门卫室时,他的邪念就像狼一样扑了上去。电子厂缺少男人,杨成才的表现并没有使女人反感,女人们反而很享受这种目光,在经过杨成才身旁时,胸脯故意挺得高高的,把屁股扭出各种媚态来。这就让杨成才的心思有些活泛。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传统文学短篇小说深圳电子厂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1
  • 芒果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8-31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5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5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0
  • 姚志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9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8
  • 钟鸣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老司机的痛楚有谁知,这不两地分居的老李,抵不过身体欲望的沸腾,一个个失魂之夜,简直去掉他半条命,最终没守住寂寞安住狂燥的心,终越过边界。深圳蜗居一族这种双重煎熬的群体随处可见,志勇细腻的心理层次描绘,把底层在生活的中男写得活灵活现,见骨见肉,纹理清晰,叙述手法颇见功底。层层推进的悬念,最后的高潮戛然而止,戏剧性的节奏也把握得非常到位。
  • 谢谢朱姐的支持

    回复

  • 逐字逐句看完,非常流畅好读,整体感觉不错,多用街谈巷语,很“小说”。其中,一些细节可谓精辟,比如低档厕所里有股化肥般的恶臭,想必只有真正上过这样的厕所的人才能有此体会,再比如主人公到公园晃荡,“有钱人叫散步,杨成才管这叫穷逛”,也贴切,正所谓城市各阶层间必定存在语言差异。另外,对男性性欲躁动的刻画,客观真实,写出了“正经人士”羞于承认的一些感情侧面。
  • 感谢欧阳老师厚爱与提携。

    回复

  • 两年后又见姚志勇的雨夜,还失了魂,写的是焦灼的欲望和冲动,小说语言一如既往的有股子野生气息,不造作也没有雕饰感。故事也不复杂,搬运工杨成才八个月没有性生活,其间有同厂女工的暗许,也有公园暗娼的迎纳,但老杨都在最后时刻忍住了。打断冲突,是小说里常用的手艺,但是两次都用道德打断,最后却还是冲破了道德,会不会显得手段有点儿单一脆弱,有探讨空间。不管怎么说,瑕不掩瑜,是篇好小说,节奏合理,吸引力强,好看。
  • 回复
  • 记得几年前初看志勇的《雨夜》,颇为其“大胆细心”而倾倒。大胆者,是敢写,不受拘束,有股爱谁谁的劲儿;细心者,是会写,捏着柳叶刀,髓间骨缝,皆下得去。再读这篇,还是大胆细心的路数,把个嫖娼遭劫的事儿写得活灵活现。
  • 回复
  • 《雨夜》主角和我们一起吃火锅,火锅吃到一半,出去见女孩了,我们都认为他有个浪漫的夜晚,后来下暴雨,他一身湿淋淋回来了。大家睡得迷糊,有人问了句。主角答,女孩母亲病了,来借钱。那时候刮了道闪电,这印象就一直留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失魂夜》则是另一个当时我们都讨厌的人物。带着她有点问题的妻儿和丈母娘在深圳,一个人养活三口人。多年后,细想起来,对当时的那个人有了怜悯之心。于是又写了《失魂夜》。
  • 回复
  • 志勇又出手了,甚好。去年没看到志勇的文章,有些遗憾,但今年的《失魂夜》居然有点《雨夜》续集的影子。我记得雨夜也是一个人未遂的的不正当关系,遭遇死亡事件,这次更加惊悚,直接被带入鬼魅一样的结局。结尾令人诧异,也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我们都无法知道是谁谋杀了那个女人,难道是不可预知的力量么?不得而知。但题目却让我想到《回魂夜》,也许作者本身就想表现如此吧。
  • 细碎的略带色情的描写一向是志勇的强项,这次也不例外,那种欲说还休的情节,反而吊了读者的胃口,让我们欲罢不能地读下去,直到最后惊诧发生。
  • 谢谢飞泉兄抬爱。《雨夜》和《失魂夜》两者确实有相似的人物影子在内,现实中两个主角是同事,七年前我刚到深圳,住在朋友的宿舍。
  • 一百字不够说,附在评论里了。

    回复

    • 张夏10330积分 2017/08/27 14:23:15
    • 分享到:
  • 农民工在城市里打工,夫妻分居,造就的生理危机、精神危机,刻画得很到位。所邂逅的站街女人,到底是被什么人谋杀的?黑夜里真是危机四伏,这个看似歌舞升平的世界,有多少暗流在涌动,多少悬案在发生。细思极恐。
  • 谢谢张夏。

    回复

  • 这一夜还真是“失魂夜”呀,暗娼在自己的出租屋内,不仅财物被洗劫一空,自己也即将魂飞魄散;杨成才因长时间未过夫妻生活、王小何因未能及时满足女友的物质要求,均有点魂不守舍!结尾的戛然而止更是恰到好处!当新的一天替代“失魂夜”之时,文中的这些人身上又将会发生些什么呢?这颇能勾起读者们的猎奇心理。
  • 感谢阅读,赞赏支持。

    回复

  • 开头和中间部分都感觉一般般,结尾的反套路有点意思。吊起了我的兴趣,燃鹅故事就结束了,这是要我自行想象吗?
  • 我觉得适可而止吧。谢谢赞赏及交流。

    回复

  • 最近来访
  • 5370积分
  • 3星
  • 2钻
  • 666
  • 666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1
  • 72686
  • 7
  • 537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