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村
  • 点击:734评论:42018/01/15 19:00

1

“老头子,你又发什么呆?”梆子叔正在拄着锄头望着四周荒草萋萋的田地发呆,老伴菊花婆冷不丁抓起一把泥土砸了过来。

“我哪是在发呆呀,我是在想问题。我在想,要是哪天我俩都不能动了,我们家这些地不也要荒了么!”梆子叔一脸的落寞,他像是在回答菊花婆,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怎么这般不会说话 ?谁说我们家的地要荒?我们不是有儿子,不是有孙子吗?”菊花婆冲梆子叔一阵咆哮。

见老伴菊花婆动了怒,梆子叔自然不敢再吭声。

正在这时,菊花婆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掏出来一看,是儿子歪狗打来的电话。

一接听,从电话那端传来歪狗沮丧的声音:“妈,我和梅子离了……”

“什么?你们离了?”菊花婆拿手机的手悬在了半空。

“离了就好,离了就好!”菊花婆对着话筒自言自语。

“是歪狗他们离了么?”老梆叔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

“不是他们,难道是我们?”菊花婆没好气回身朝老梆叔一声吼。

虽然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菊花婆两老口子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老梆叔他们所居住的村子叫斜坡村。斜坡村不大,十几栋古铜色的老木屋错落有致地围成一个半月形,紧紧地倚靠在半山腰上。村子也不算兴旺,人丁最旺的时候也不过二三十户人家。最近这几年,斜坡村变得越来越冷清。撇开出生人口远远少于陆续去世的老年人口不说,村里的年轻人都像中了邪似的,一个个携妻带子搬进了城里。最后,竟然唯独剩下了梆子叔一家人留守孤村。

菊花婆和梆子叔越来越老了。前些年,菊花婆一家就种自己家那五亩田地,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后来村里外出打工的人多了,很多耕地都抛了荒。菊花婆看到那么好的地抛荒了很可惜,就和老梆叔商量,然后捡了别人家几块肥沃的田地来种。几年下来,菊花婆一家所种的地越来越多,收成自然也越来越多,只遗憾的是,家庭矛盾也越来越多了。最后竟然闹到了儿子歪狗和儿媳梅子离婚这个地步。

2

歪狗和梅子离婚的导火线就是要不要搬离斜坡村这个问题。

在整个斜坡村,菊花婆都算得上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菊花的娘家田磊村与斜坡村仅一山之隔。菊花年轻时人长得漂亮,歌唱得好——曾是县文工团挑中的人物,更是十里八乡的小伙们倾慕的对象。要不是她老父亲担心她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独自进城会被那些坏男人欺负而不肯放她走,说不定菊花早就成了大“歌星”。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样出众的一个漂亮姑娘,竟然被她老父亲嫁给了斜坡村“根正苗红”但老实巴交且足足比她矮半个头的小梆子。

貌美如花的菊花不知怎么就认了命,一嫁进斜坡村,就把梆子家收拾得顺顺当当。

菊花妹子很快就变成了菊花婶。她一口气替梆子生下了5个女儿不说,还凭一股泼辣劲赢得了大队领导的好感,三十岁不到就当上了大队妇女主任。尽管当初坊间有很多传闻,说什么菊花和大队长有一腿什么的,但丝毫不影响菊花和梆子两人的感情。就在斜坡村落实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的那一年,菊花婶如愿以偿地为梆子一家添了一口男丁。这个男孩就是歪狗。

梆子虽然个头小,人憨纳,但却是做农活的一把好手。自从儿子歪狗出生之后,原本就特别勤快的梆子更是卯足了劲,起早贪黑,在耕耘好家里的几亩责任的同时,还跑起了小生意。加上菊花管家有方,几年下来,梆子一家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很快就成了村民们公认的斜坡村的“首富”。

等菊花婶熬成了菊花婆,他们的子女也先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菊花婆的五个女儿虽然书读得不多,但都遗传了菊花婆的美貌基因,个个长得清秀水灵,因此也就不愁嫁。倒是他们的宝贝儿子歪狗,长相一点也不随父母,长得五大三粗不说,还憨纳过了头,显得呆头笨脑的。因此,歪狗的婚事没少让菊花婆两口子操心。

也许是斜坡村“首富”的名头起了作用,也许是菊花婆在背后费了些心思,在歪狗刚到晚婚年龄那一年,隔壁村最漂亮的姑娘梅子竟然成了他的媳妇。

知情的村民们都在背地里议论纷纷,说可怜梅子那么一个漂亮姑娘瞎了眼,掉进“火炕”了。

村民们说得一点也不夸张。可怜的梅子确实是掉进“火炕”里了。撇开歪狗家的“斜坡村首富”的名头是空有其名这事不说,单单是霸道横蛮的菊花婆整日没完没了的“喋喋不休”,就让梅子受不了。

歪狗父母对“田地”有种近乎疯狂的迷恋——一年从头到尾,一天从早到晚,他们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耗在了那几亩田地里。然而最最关键的是,在梅子嫁到歪狗家的第一天,家里的“领导”——菊花婆就亲口给她上了一堂思想课:农民就是靠种地为生,不种地,哪来吃的?言外之意,嫁进了这个家门,就休想像其他家的年轻人那样逃避农活而外出打工。

梅子新婚第二天,菊花婆就拉着她到田地里“体验生活”。可怜的梅子,与歪狗结婚十年,有整整八年时间都是和歪狗跟着菊花婆两老口子没完没了在地里忙活着。直到儿子蛋蛋到了上学的年龄,梅子才因要去镇上照顾孩子的起居而暂时脱离了苦海。

也就是在镇上租房照顾蛋蛋起居的这两年时间里,梅子的思想观念发生了转变。她不止一次跟歪狗商量,如今跟着老父母在家种那几亩薄田已经没什么出息了,要不也像村里的其他农户那样出外去打工挣点钱,到时也去城里买一套房什么的?

梅子的话令歪狗很是心动。于是歪狗找了个机会,试探性地跟父母说了这个问题。这下可不得了,菊花婆马上猜想这是儿媳梅子出的馊主意。这不是明摆着不顾这个家吗?这不是明摆着要挑战我菊花婆的权威吗?去城里买房?想得倒是挺美的。可钱从哪里来?即使在城里买了房,田没有一丘,地没有一块,连喝水都要掏钱,难道到时一家人去喝西北风呀?再说,家里的地咋办?难道也像其他农户那样任它抛荒?

菊花婆放出了狠话,想要去城里买房?没门。

可梅子也向歪狗下了最后通牒,要是他还依旧站在他父母那一边,那就拉倒——离婚。

歪狗再愚笨,也懂得“离婚”二字的分量。万般无奈之下,作为妥协,只得跟着梅子到县城租了间房作为过渡。

但谁也没有想到,他和梅子还是那么快就离了。

3

“离就离了吧!反正那货除了长相还过得去,也不算什么好东西……”菊花婆拨通了儿子歪狗的电话,狠狠贬了梅子一顿之后,叮嘱歪狗:“你赶紧回家。”

“孩子奶奶,你咋这么说!好歹她还是孙儿蛋蛋的母亲嘛!”一旁的梆子叔听不下去,忍不住在一旁插话。

“关你老梆子什么事?人家打个电话你也要插嘴!梅子是个什么货色难道我菊花婆不知道?哎,还不知道蛋蛋是不是咱歪狗的种呢!”菊花婆挂断了歪狗的电话,回过头来冲老梆子一顿呵斥。但说完最后一句,她似乎意识到了某种不妥,本能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老梆子咕噜、咕噜地抽着水烟,连头也不抬。

“老婆子,说你又不高兴。你这么多年这么怪里怪气,还不是因为那件事一直是你的心病?”老梆子斜了菊花婆一眼,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

“你……”菊花婆怒目圆睁,用手指着老梆子的,一副就要火山喷发的样子。但一个“你”字刚出口,菊花婆就瞬间泄了气。她的手慢慢地垂了下来,她就像一个突然瘪了气的皮球,无力地跌落在椅子上,一脸的落寞与茫然。

梆子叔一句无意中的话,击中了菊花婆最脆弱的神经。

4

菊花婆心中一直隐藏着几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其实,当年菊花那样出众的一个漂亮姑娘心甘情愿下嫁给斜坡村老实巴交的小梆子,除了小梆子“根正苗红”之外,更因为当时菊花已经生孕在身。为了不让自己的肚子已经被“工宣队干部”弄大的事情败露出去,菊花只得任由父母做主嫁到了斜坡村。这其中的“蹊跷”梆子在新婚之夜就明白了,只是秘而不宣而已。

而菊花婆更大的心病,则是歪狗根本就不是她亲生的。这秘密,除了菊花婆,也就只有菊花婆的堂姐知晓。这么多年,菊花婆一直守口如瓶,即使在梆子叔面前也从来没有透露过任何风声。

这还得从当年菊花连生了五个女儿之后,又悄悄怀上了第六胎那事说起。为了顺利生下第六胎,在征得梆子的同意之后,菊花来到县城堂姐家一边帮忙生产鞭炮,一边养胎。但没想到,或许是因为长时间接触化学物品的缘故,菊花的第六个女儿刚生下来就夭折了。这无疑对菊花的打击很大。自己还能生吗?即使再生,万一还是生一个女儿怎么办?在种种疑虑的困惑之下,菊花决定铤而走险,在多次踩点之后,在一个夏日的黄昏,趁一个产妇上厕所,而房间里又恰巧没有其他人之机,从某医院偷出了一个男婴——这个男婴就是歪狗。

5

歪狗耷拉着头从县城回到家里。

一进屋,他就把正在房间里看电视的蛋蛋叫了过来。

“作业不做,就知道整天抱着个电视看!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歪狗教训儿子。

“都放假了嘛!”蛋蛋申辩道。他低着头,不敢正眼看父亲。

歪狗盯着蛋蛋看了半天,越看就越泄气。在深深叹了几声气之后,他挥手示意蛋蛋走开。

歪狗的思绪很乱很乱。那天,他之所以最终同意跟梅子离婚,除了梅子一个劲说他没出息,是个只会跟在爹妈屁股后边种地的窝囊废之外,还因为去意已定的梅子说了一句更伤他自尊的话——“我可以明白无误地告诉你,连蛋蛋都不是你的种!”

歪狗当时就蔫了。这怎么可能?可仔细想想,儿子蛋蛋确实没有哪怕一点像他歪狗的地方。歪狗内心痛楚到了极点。

这还不算,办完离婚手续出来,梅子还话中有话地关心了歪狗一番:“你不要再傻傻地呆斜坡村那个地方了。我看你爹妈就没有把你当亲生的看待。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年轻人还有几个守在家里?要是他们真的对你好,还会拖着你在斜坡村那山旮旯辛苦种那几分地?”

梅子在说到“亲生”两个字时,还故意加大了音量。这让歪狗本能地想起了当年小伙伴们常取笑他“长得既不像父亲也不像母亲,是不是哪里捡来的野种”的那些恶毒的话。

6

太多繁杂的事情填塞于脑海之间,歪狗想不通。

歪狗蒙着被子睡了整整两天。这是破天荒的事。

最初,菊花婆还倚着门框数落歪狗没出息,不就是离婚了吗?离了难道不能再娶一个?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说着说着,她突然没有了底气。说再娶,说得倒是轻松,可现在还有哪个姑娘肯嫁到斜坡村这个穷山坡上来?

第三天,歪狗从床上爬起来,拦住正准备外出的菊花婆和梆子叔,很严肃地说,爸妈,我有事要跟你们商量。

菊花婆和梆子叔对视了几眼,只好搁下肩上的担子,跟着歪狗回到屋里。

“爸妈,我听了你们一辈子的话,今天我想让你们也听我说几句。”歪狗望着菊花婆和梆子叔,一脸的凝重。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荒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万群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26
  • 寒塘听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万群4举人2018/01/16 22:10:09
    • 分享到:
  • 淡淡的忧伤挥之不去。是的,一代有一代的执著,一代有一代的追求。对老人家而言,田地意味着一切,饥饿早已成了他们的心病,欲用一辈子的心血来挣扎。对年轻人而言,“五子”又成了眼中的一切,所谓的“现代化”早已让人梦寐以求越陷越深。又一个村庄荒芜,不只荒在山坡、田野和古铜色的屋子,多少心灵已找不到往日激动的方向。一切,又不仅仅一个“代沟”了得。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

    回复

  • 细腻的笔触,讲述了一个故园变荒村的忧伤故事,典型的时代背景,代表性人物,起落有致的情节,活泼生动的语言,酿成了有整体意境的小说艺术,如饮甘霖;《荒村》,荒的不仅是村更是人心。菊花婆和绑子叔是老一代农民,很习惯过那种脚踏实地的日子,他们也算过得充实快乐。可歪狗和媳妇是新时代的农民,他们期望走出去使得荒村真变成荒村了,而且还诞生了千千万万个荒村。作者在嘅叹乡村文明殒落的同时,也在思考:怎样振兴乡村呢?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100
  • 36
  • 2250
  • 曾在邻家文学社区有幸拜读过欧阳德彬先生几篇与“鸟城”有关的中、短篇小说。这些文章中都带有固守传统文人意识的主人公与发展势如破竹的鸟城这对“旧”与“新”之间的矛盾。今日,在品阅完杨点墨女士这篇书评后,个人感觉欧阳德彬先生的“鸟城系列”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打工文学”相比,更多了些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厚重的话题让读者咀嚼出社会嬗变之际的生活不易及观念冲突。

    黄元罗漫步在鸟城的边缘

    2018/6/21 8:46:51
  • 真诗,真心,惟刘郎。和之: 有心此一刻,麦田无限风, 春秋时过往,熟生几就空。 有鸟飞天外,只在窗棂中, 此际高枕熟,依稀十八葱。

    水去先生工业雨丝

    2018/6/15 21:14:57
  • 作者分享的小故事充诠释了人生过客的道理。不管是暧昧关系还是君子之交,基本没有好的结局。也许正因如此,生活才要每天新鲜过,欢乐过。喜欢这种每天都充满精彩和未知的生活。不过建议作者可以捋一些故事的顺序,由第一节故事引出第二节故事的主角,以此类推,阅读起来会比较舒服。

    撩妹的女子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6/15 15:10:04
  • “不止香港有,深圳也有鹰”。不是观鸟人,写不出这样的文字。前时南兆旭先生送我一本《十字水自然笔记》,将花鸟虫鱼玩活泛了,自然好看,书好看,南昆山十字水自然也就看好了。深圳文化人煞是有招,值得学习。

    因特虎老亨深圳的鹰

    2018/6/15 8:19:26
  • 什么是文化,文化依附在哪里?文化是生活习惯和心理意识的汇集,文化你我生活的点滴中,在草根生活的琐碎中。刻意的,伪装的,远离生活的那些文化,如同无根之萍,不会成为一棵树,更不会成为一片森林!而邻家会!也许100年后,我们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我们留给这个世界的痕迹越来越少,但邻家的痕迹会留着。人们了解我们,不是通过官方的正史,而是通过邻家的文字,这才是我们心灵的流露!

    昆阳森林活法 ——我与邻家文学社区

    2018/6/14 9:47:56
  • “梦想”二字萦绕嘴边,这简短的两个字凝聚了生命所有的力量,梦想是美好的,但实现梦想的道路是曲折的,双耳失明的贝多芬,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还能创造出世界之绝响,物理学家霍金,在身体遭受如此折磨的情况下,还坚持为科学做贡献,他们为了梦想,无所畏惧,无数人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遭遇了无数曲折,但我相信只要坚持努力,脚踏实地朝着梦想去攀爬,一步一个脚印,梦想之花一定会绽放出灿烂的梦想之花。

    欣欣​请叫我新农民

    2018/6/13 11:36:28
  • 在规范文辞文旨的传统严肃文学与驰骋创想快意书写的新兴网络文学之间,好恶评价之不同有如天渊,判若云泥,但是可以预期的是:最终大家还是会合流的。金敦兄的这篇《鹏城臻情》第一次发在邻家时审核未予通过,因为太过“网络文学”,经过修改,现在终于通得过了。网络说书会越来越升级文字水准和审美情趣;传统的纯文学,也很快会从新兴的网络小说中找到自己的价值的和出路。我个人看好两者的相互学习与渐行渐近。

    因特虎老亨鹏城臻情

    2018/6/13 8:23:11
  • 在现实中,贫穷会令绝大多数人把理想设得很低,不敢放手一搏,因为害怕再过一无所有的日子;极个别的则孤注一掷并成为他人眼中的幸运儿。观念差异让两类起先有着交集的群体渐行渐远。庆幸的是,文章中的王小千、张哥等人,他们在陪着深圳一起向前大步奔跑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未丢弃“善”之本性,让读者看到温暖。

    黄元罗深圳故事

    2018/6/11 8:37:32
  • 这是一篇完全配得上深圳的深圳故事,也不负改革开放这个宏大的时代命题。人生的有道与无常,机遇与努力,随缘与追梦,明做派与潜规则......在小说中一一呈现,明、灰、暗交替,活色生香。是从中国的视野写深圳,是从全球化的格局写深圳,是从地域的、经济的、人文的三维写深圳,也是从深移民与深二代、深圳三代交融碰撞的角度写深圳。大时代与小人物,好故事与好细节乳水交融,作品中多处心理刻画与对话描写妙到毫巅。惊艳!

    孙行者深圳故事

    2018/6/10 13:52:05
  • 独特的生活经历本身有价值,出之以文字,自然也有价值。新加坡,对于中国写作者而言,似是一个文学上的空白地带。多数中国人只是从旅游常识的角度泛泛了解它。此文有补缺的意义,而且写得质朴、生动、细腻、勾人,几个书写对象的选择,也颇讲究。写出了新加坡的味道,也写出了普罗大众感同身受的人生况味。对新加坡人情世道的描写与发掘,若再丰富些、再深入一些,更好。个别字词句上有些小差错,可订正。

    孙行者新加坡那些事

    2018/6/10 9:31:10
  • 新诗人写古诗人,将对杜甫的敬仰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谋篇布局很讲究,技法娴熟。善于营造意象,语言精美。咏叹环环相扣,情感充沛,思绪悠远,写得很有耐心。是一组好诗。不过,行数似可精简若不必写这么长,以避免意境上与情绪上的重复。另,个别句子在语法与分行上似有瑕疵,请斟酌。

    孙行者小长诗:怀老杜

    2018/6/10 0:15:51
  • 故事讲得好,有深圳的味道。对于宾馆的经营之道,写得生动,作者宛若道中人;对世相人心的拿捏也颇见功力。语言老到,有自己的风格。是佳作。不足之处是:1、小说三分之二以后的部分,不如前面写的那般从容细腻,略显仓促。2、对苗苗独特性的塑造有点套路化,似新却旧。3、结尾过于刻意,反而失真。

    孙行者深圳的苗苗

    2018/6/10 0:01:27
  • 人与动物,谁更灵长,当真分属于互不相容的两界?善与恶的边界何在,其载体能以屠刀和佛珠区分吗?何为好事坏事?何为好人坏人?不妨在屋檐下看看,在左邻右舍中看看,在七尺之外的山水间看看。天、地、人,规律与世道,是值得文学探究的永恒之谜。本作品构思讲究,有民胞物与之情,有以小寓大之心。

    孙行者屋檐下

    2018/6/9 15:34:04
  • 除了有共性之外,为农之道,也可因人而异,为商之道,也可因人而殊。新农业,新农民,这是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值得一写。本文行文质朴,笔下含情,颇为动人。作者的故事,是个有价值的个案,可视为大变局的一个注脚。

    孙行者​请叫我新农民

    2018/6/9 15:16:10
  • 痛点题材,抓住了社会关切——这是主线;另有辅线潜伏,折射社会变迁。叙事从容,在时间的维度(过去与现在)和人物的经度(我、老婆、儿子、孙女、其他人等)上游刃有余。语言讲究,有泥土味儿,也有钢筋水泥味儿,既老派也时尚,不乏幽默感。小作品里有大乾坤,好看。精品!

    孙行者起跑线

    2018/6/9 13:41:1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