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村
  • 点击:4334评论:42018/01/15 19:00

1

“老头子,你又发什么呆?”梆子叔正在拄着锄头望着四周荒草萋萋的田地发呆,老伴菊花婆冷不丁抓起一把泥土砸了过来。

“我哪是在发呆呀,我是在想问题。我在想,要是哪天我俩都不能动了,我们家这些地不也要荒了么!”梆子叔一脸的落寞,他像是在回答菊花婆,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怎么这般不会说话 ?谁说我们家的地要荒?我们不是有儿子,不是有孙子吗?”菊花婆冲梆子叔一阵咆哮。

见老伴菊花婆动了怒,梆子叔自然不敢再吭声。

正在这时,菊花婆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掏出来一看,是儿子歪狗打来的电话。

一接听,从电话那端传来歪狗沮丧的声音:“妈,我和梅子离了……”

“什么?你们离了?”菊花婆拿手机的手悬在了半空。

“离了就好,离了就好!”菊花婆对着话筒自言自语。

“是歪狗他们离了么?”老梆叔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

“不是他们,难道是我们?”菊花婆没好气回身朝老梆叔一声吼。

虽然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菊花婆两老口子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老梆叔他们所居住的村子叫斜坡村。斜坡村不大,十几栋古铜色的老木屋错落有致地围成一个半月形,紧紧地倚靠在半山腰上。村子也不算兴旺,人丁最旺的时候也不过二三十户人家。最近这几年,斜坡村变得越来越冷清。撇开出生人口远远少于陆续去世的老年人口不说,村里的年轻人都像中了邪似的,一个个携妻带子搬进了城里。最后,竟然唯独剩下了梆子叔一家人留守孤村。

菊花婆和梆子叔越来越老了。前些年,菊花婆一家就种自己家那五亩田地,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后来村里外出打工的人多了,很多耕地都抛了荒。菊花婆看到那么好的地抛荒了很可惜,就和老梆叔商量,然后捡了别人家几块肥沃的田地来种。几年下来,菊花婆一家所种的地越来越多,收成自然也越来越多,只遗憾的是,家庭矛盾也越来越多了。最后竟然闹到了儿子歪狗和儿媳梅子离婚这个地步。

2

歪狗和梅子离婚的导火线就是要不要搬离斜坡村这个问题。

在整个斜坡村,菊花婆都算得上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菊花的娘家田磊村与斜坡村仅一山之隔。菊花年轻时人长得漂亮,歌唱得好——曾是县文工团挑中的人物,更是十里八乡的小伙们倾慕的对象。要不是她老父亲担心她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独自进城会被那些坏男人欺负而不肯放她走,说不定菊花早就成了大“歌星”。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样出众的一个漂亮姑娘,竟然被她老父亲嫁给了斜坡村“根正苗红”但老实巴交且足足比她矮半个头的小梆子。

貌美如花的菊花不知怎么就认了命,一嫁进斜坡村,就把梆子家收拾得顺顺当当。

菊花妹子很快就变成了菊花婶。她一口气替梆子生下了5个女儿不说,还凭一股泼辣劲赢得了大队领导的好感,三十岁不到就当上了大队妇女主任。尽管当初坊间有很多传闻,说什么菊花和大队长有一腿什么的,但丝毫不影响菊花和梆子两人的感情。就在斜坡村落实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的那一年,菊花婶如愿以偿地为梆子一家添了一口男丁。这个男孩就是歪狗。

梆子虽然个头小,人憨纳,但却是做农活的一把好手。自从儿子歪狗出生之后,原本就特别勤快的梆子更是卯足了劲,起早贪黑,在耕耘好家里的几亩责任的同时,还跑起了小生意。加上菊花管家有方,几年下来,梆子一家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很快就成了村民们公认的斜坡村的“首富”。

等菊花婶熬成了菊花婆,他们的子女也先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菊花婆的五个女儿虽然书读得不多,但都遗传了菊花婆的美貌基因,个个长得清秀水灵,因此也就不愁嫁。倒是他们的宝贝儿子歪狗,长相一点也不随父母,长得五大三粗不说,还憨纳过了头,显得呆头笨脑的。因此,歪狗的婚事没少让菊花婆两口子操心。

也许是斜坡村“首富”的名头起了作用,也许是菊花婆在背后费了些心思,在歪狗刚到晚婚年龄那一年,隔壁村最漂亮的姑娘梅子竟然成了他的媳妇。

知情的村民们都在背地里议论纷纷,说可怜梅子那么一个漂亮姑娘瞎了眼,掉进“火炕”了。

村民们说得一点也不夸张。可怜的梅子确实是掉进“火炕”里了。撇开歪狗家的“斜坡村首富”的名头是空有其名这事不说,单单是霸道横蛮的菊花婆整日没完没了的“喋喋不休”,就让梅子受不了。

歪狗父母对“田地”有种近乎疯狂的迷恋——一年从头到尾,一天从早到晚,他们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耗在了那几亩田地里。然而最最关键的是,在梅子嫁到歪狗家的第一天,家里的“领导”——菊花婆就亲口给她上了一堂思想课:农民就是靠种地为生,不种地,哪来吃的?言外之意,嫁进了这个家门,就休想像其他家的年轻人那样逃避农活而外出打工。

梅子新婚第二天,菊花婆就拉着她到田地里“体验生活”。可怜的梅子,与歪狗结婚十年,有整整八年时间都是和歪狗跟着菊花婆两老口子没完没了在地里忙活着。直到儿子蛋蛋到了上学的年龄,梅子才因要去镇上照顾孩子的起居而暂时脱离了苦海。

也就是在镇上租房照顾蛋蛋起居的这两年时间里,梅子的思想观念发生了转变。她不止一次跟歪狗商量,如今跟着老父母在家种那几亩薄田已经没什么出息了,要不也像村里的其他农户那样出外去打工挣点钱,到时也去城里买一套房什么的?

梅子的话令歪狗很是心动。于是歪狗找了个机会,试探性地跟父母说了这个问题。这下可不得了,菊花婆马上猜想这是儿媳梅子出的馊主意。这不是明摆着不顾这个家吗?这不是明摆着要挑战我菊花婆的权威吗?去城里买房?想得倒是挺美的。可钱从哪里来?即使在城里买了房,田没有一丘,地没有一块,连喝水都要掏钱,难道到时一家人去喝西北风呀?再说,家里的地咋办?难道也像其他农户那样任它抛荒?

菊花婆放出了狠话,想要去城里买房?没门。

可梅子也向歪狗下了最后通牒,要是他还依旧站在他父母那一边,那就拉倒——离婚。

歪狗再愚笨,也懂得“离婚”二字的分量。万般无奈之下,作为妥协,只得跟着梅子到县城租了间房作为过渡。

但谁也没有想到,他和梅子还是那么快就离了。

3

“离就离了吧!反正那货除了长相还过得去,也不算什么好东西……”菊花婆拨通了儿子歪狗的电话,狠狠贬了梅子一顿之后,叮嘱歪狗:“你赶紧回家。”

“孩子奶奶,你咋这么说!好歹她还是孙儿蛋蛋的母亲嘛!”一旁的梆子叔听不下去,忍不住在一旁插话。

“关你老梆子什么事?人家打个电话你也要插嘴!梅子是个什么货色难道我菊花婆不知道?哎,还不知道蛋蛋是不是咱歪狗的种呢!”菊花婆挂断了歪狗的电话,回过头来冲老梆子一顿呵斥。但说完最后一句,她似乎意识到了某种不妥,本能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老梆子咕噜、咕噜地抽着水烟,连头也不抬。

“老婆子,说你又不高兴。你这么多年这么怪里怪气,还不是因为那件事一直是你的心病?”老梆子斜了菊花婆一眼,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

“你……”菊花婆怒目圆睁,用手指着老梆子的,一副就要火山喷发的样子。但一个“你”字刚出口,菊花婆就瞬间泄了气。她的手慢慢地垂了下来,她就像一个突然瘪了气的皮球,无力地跌落在椅子上,一脸的落寞与茫然。

梆子叔一句无意中的话,击中了菊花婆最脆弱的神经。

4

菊花婆心中一直隐藏着几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其实,当年菊花那样出众的一个漂亮姑娘心甘情愿下嫁给斜坡村老实巴交的小梆子,除了小梆子“根正苗红”之外,更因为当时菊花已经生孕在身。为了不让自己的肚子已经被“工宣队干部”弄大的事情败露出去,菊花只得任由父母做主嫁到了斜坡村。这其中的“蹊跷”梆子在新婚之夜就明白了,只是秘而不宣而已。

而菊花婆更大的心病,则是歪狗根本就不是她亲生的。这秘密,除了菊花婆,也就只有菊花婆的堂姐知晓。这么多年,菊花婆一直守口如瓶,即使在梆子叔面前也从来没有透露过任何风声。

这还得从当年菊花连生了五个女儿之后,又悄悄怀上了第六胎那事说起。为了顺利生下第六胎,在征得梆子的同意之后,菊花来到县城堂姐家一边帮忙生产鞭炮,一边养胎。但没想到,或许是因为长时间接触化学物品的缘故,菊花的第六个女儿刚生下来就夭折了。这无疑对菊花的打击很大。自己还能生吗?即使再生,万一还是生一个女儿怎么办?在种种疑虑的困惑之下,菊花决定铤而走险,在多次踩点之后,在一个夏日的黄昏,趁一个产妇上厕所,而房间里又恰巧没有其他人之机,从某医院偷出了一个男婴——这个男婴就是歪狗。

5

歪狗耷拉着头从县城回到家里。

一进屋,他就把正在房间里看电视的蛋蛋叫了过来。

“作业不做,就知道整天抱着个电视看!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歪狗教训儿子。

“都放假了嘛!”蛋蛋申辩道。他低着头,不敢正眼看父亲。

歪狗盯着蛋蛋看了半天,越看就越泄气。在深深叹了几声气之后,他挥手示意蛋蛋走开。

歪狗的思绪很乱很乱。那天,他之所以最终同意跟梅子离婚,除了梅子一个劲说他没出息,是个只会跟在爹妈屁股后边种地的窝囊废之外,还因为去意已定的梅子说了一句更伤他自尊的话——“我可以明白无误地告诉你,连蛋蛋都不是你的种!”

歪狗当时就蔫了。这怎么可能?可仔细想想,儿子蛋蛋确实没有哪怕一点像他歪狗的地方。歪狗内心痛楚到了极点。

这还不算,办完离婚手续出来,梅子还话中有话地关心了歪狗一番:“你不要再傻傻地呆斜坡村那个地方了。我看你爹妈就没有把你当亲生的看待。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年轻人还有几个守在家里?要是他们真的对你好,还会拖着你在斜坡村那山旮旯辛苦种那几分地?”

梅子在说到“亲生”两个字时,还故意加大了音量。这让歪狗本能地想起了当年小伙伴们常取笑他“长得既不像父亲也不像母亲,是不是哪里捡来的野种”的那些恶毒的话。

6

太多繁杂的事情填塞于脑海之间,歪狗想不通。

歪狗蒙着被子睡了整整两天。这是破天荒的事。

最初,菊花婆还倚着门框数落歪狗没出息,不就是离婚了吗?离了难道不能再娶一个?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说着说着,她突然没有了底气。说再娶,说得倒是轻松,可现在还有哪个姑娘肯嫁到斜坡村这个穷山坡上来?

第三天,歪狗从床上爬起来,拦住正准备外出的菊花婆和梆子叔,很严肃地说,爸妈,我有事要跟你们商量。

菊花婆和梆子叔对视了几眼,只好搁下肩上的担子,跟着歪狗回到屋里。

“爸妈,我听了你们一辈子的话,今天我想让你们也听我说几句。”歪狗望着菊花婆和梆子叔,一脸的凝重。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荒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万群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26
  • 寒塘听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万群4举人2018/01/16 22:10:09
    • 分享到:
  • 淡淡的忧伤挥之不去。是的,一代有一代的执著,一代有一代的追求。对老人家而言,田地意味着一切,饥饿早已成了他们的心病,欲用一辈子的心血来挣扎。对年轻人而言,“五子”又成了眼中的一切,所谓的“现代化”早已让人梦寐以求越陷越深。又一个村庄荒芜,不只荒在山坡、田野和古铜色的屋子,多少心灵已找不到往日激动的方向。一切,又不仅仅一个“代沟”了得。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

    回复

  • 细腻的笔触,讲述了一个故园变荒村的忧伤故事,典型的时代背景,代表性人物,起落有致的情节,活泼生动的语言,酿成了有整体意境的小说艺术,如饮甘霖;《荒村》,荒的不仅是村更是人心。菊花婆和绑子叔是老一代农民,很习惯过那种脚踏实地的日子,他们也算过得充实快乐。可歪狗和媳妇是新时代的农民,他们期望走出去使得荒村真变成荒村了,而且还诞生了千千万万个荒村。作者在嘅叹乡村文明殒落的同时,也在思考:怎样振兴乡村呢?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100
  • 39
  • 240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