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村
  • 点击:2249评论:42018/01/15 19:00

1

“老头子,你又发什么呆?”梆子叔正在拄着锄头望着四周荒草萋萋的田地发呆,老伴菊花婆冷不丁抓起一把泥土砸了过来。

“我哪是在发呆呀,我是在想问题。我在想,要是哪天我俩都不能动了,我们家这些地不也要荒了么!”梆子叔一脸的落寞,他像是在回答菊花婆,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怎么这般不会说话 ?谁说我们家的地要荒?我们不是有儿子,不是有孙子吗?”菊花婆冲梆子叔一阵咆哮。

见老伴菊花婆动了怒,梆子叔自然不敢再吭声。

正在这时,菊花婆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掏出来一看,是儿子歪狗打来的电话。

一接听,从电话那端传来歪狗沮丧的声音:“妈,我和梅子离了……”

“什么?你们离了?”菊花婆拿手机的手悬在了半空。

“离了就好,离了就好!”菊花婆对着话筒自言自语。

“是歪狗他们离了么?”老梆叔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

“不是他们,难道是我们?”菊花婆没好气回身朝老梆叔一声吼。

虽然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菊花婆两老口子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老梆叔他们所居住的村子叫斜坡村。斜坡村不大,十几栋古铜色的老木屋错落有致地围成一个半月形,紧紧地倚靠在半山腰上。村子也不算兴旺,人丁最旺的时候也不过二三十户人家。最近这几年,斜坡村变得越来越冷清。撇开出生人口远远少于陆续去世的老年人口不说,村里的年轻人都像中了邪似的,一个个携妻带子搬进了城里。最后,竟然唯独剩下了梆子叔一家人留守孤村。

菊花婆和梆子叔越来越老了。前些年,菊花婆一家就种自己家那五亩田地,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后来村里外出打工的人多了,很多耕地都抛了荒。菊花婆看到那么好的地抛荒了很可惜,就和老梆叔商量,然后捡了别人家几块肥沃的田地来种。几年下来,菊花婆一家所种的地越来越多,收成自然也越来越多,只遗憾的是,家庭矛盾也越来越多了。最后竟然闹到了儿子歪狗和儿媳梅子离婚这个地步。

2

歪狗和梅子离婚的导火线就是要不要搬离斜坡村这个问题。

在整个斜坡村,菊花婆都算得上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菊花的娘家田磊村与斜坡村仅一山之隔。菊花年轻时人长得漂亮,歌唱得好——曾是县文工团挑中的人物,更是十里八乡的小伙们倾慕的对象。要不是她老父亲担心她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独自进城会被那些坏男人欺负而不肯放她走,说不定菊花早就成了大“歌星”。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样出众的一个漂亮姑娘,竟然被她老父亲嫁给了斜坡村“根正苗红”但老实巴交且足足比她矮半个头的小梆子。

貌美如花的菊花不知怎么就认了命,一嫁进斜坡村,就把梆子家收拾得顺顺当当。

菊花妹子很快就变成了菊花婶。她一口气替梆子生下了5个女儿不说,还凭一股泼辣劲赢得了大队领导的好感,三十岁不到就当上了大队妇女主任。尽管当初坊间有很多传闻,说什么菊花和大队长有一腿什么的,但丝毫不影响菊花和梆子两人的感情。就在斜坡村落实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的那一年,菊花婶如愿以偿地为梆子一家添了一口男丁。这个男孩就是歪狗。

梆子虽然个头小,人憨纳,但却是做农活的一把好手。自从儿子歪狗出生之后,原本就特别勤快的梆子更是卯足了劲,起早贪黑,在耕耘好家里的几亩责任的同时,还跑起了小生意。加上菊花管家有方,几年下来,梆子一家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很快就成了村民们公认的斜坡村的“首富”。

等菊花婶熬成了菊花婆,他们的子女也先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菊花婆的五个女儿虽然书读得不多,但都遗传了菊花婆的美貌基因,个个长得清秀水灵,因此也就不愁嫁。倒是他们的宝贝儿子歪狗,长相一点也不随父母,长得五大三粗不说,还憨纳过了头,显得呆头笨脑的。因此,歪狗的婚事没少让菊花婆两口子操心。

也许是斜坡村“首富”的名头起了作用,也许是菊花婆在背后费了些心思,在歪狗刚到晚婚年龄那一年,隔壁村最漂亮的姑娘梅子竟然成了他的媳妇。

知情的村民们都在背地里议论纷纷,说可怜梅子那么一个漂亮姑娘瞎了眼,掉进“火炕”了。

村民们说得一点也不夸张。可怜的梅子确实是掉进“火炕”里了。撇开歪狗家的“斜坡村首富”的名头是空有其名这事不说,单单是霸道横蛮的菊花婆整日没完没了的“喋喋不休”,就让梅子受不了。

歪狗父母对“田地”有种近乎疯狂的迷恋——一年从头到尾,一天从早到晚,他们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耗在了那几亩田地里。然而最最关键的是,在梅子嫁到歪狗家的第一天,家里的“领导”——菊花婆就亲口给她上了一堂思想课:农民就是靠种地为生,不种地,哪来吃的?言外之意,嫁进了这个家门,就休想像其他家的年轻人那样逃避农活而外出打工。

梅子新婚第二天,菊花婆就拉着她到田地里“体验生活”。可怜的梅子,与歪狗结婚十年,有整整八年时间都是和歪狗跟着菊花婆两老口子没完没了在地里忙活着。直到儿子蛋蛋到了上学的年龄,梅子才因要去镇上照顾孩子的起居而暂时脱离了苦海。

也就是在镇上租房照顾蛋蛋起居的这两年时间里,梅子的思想观念发生了转变。她不止一次跟歪狗商量,如今跟着老父母在家种那几亩薄田已经没什么出息了,要不也像村里的其他农户那样出外去打工挣点钱,到时也去城里买一套房什么的?

梅子的话令歪狗很是心动。于是歪狗找了个机会,试探性地跟父母说了这个问题。这下可不得了,菊花婆马上猜想这是儿媳梅子出的馊主意。这不是明摆着不顾这个家吗?这不是明摆着要挑战我菊花婆的权威吗?去城里买房?想得倒是挺美的。可钱从哪里来?即使在城里买了房,田没有一丘,地没有一块,连喝水都要掏钱,难道到时一家人去喝西北风呀?再说,家里的地咋办?难道也像其他农户那样任它抛荒?

菊花婆放出了狠话,想要去城里买房?没门。

可梅子也向歪狗下了最后通牒,要是他还依旧站在他父母那一边,那就拉倒——离婚。

歪狗再愚笨,也懂得“离婚”二字的分量。万般无奈之下,作为妥协,只得跟着梅子到县城租了间房作为过渡。

但谁也没有想到,他和梅子还是那么快就离了。

3

“离就离了吧!反正那货除了长相还过得去,也不算什么好东西……”菊花婆拨通了儿子歪狗的电话,狠狠贬了梅子一顿之后,叮嘱歪狗:“你赶紧回家。”

“孩子奶奶,你咋这么说!好歹她还是孙儿蛋蛋的母亲嘛!”一旁的梆子叔听不下去,忍不住在一旁插话。

“关你老梆子什么事?人家打个电话你也要插嘴!梅子是个什么货色难道我菊花婆不知道?哎,还不知道蛋蛋是不是咱歪狗的种呢!”菊花婆挂断了歪狗的电话,回过头来冲老梆子一顿呵斥。但说完最后一句,她似乎意识到了某种不妥,本能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老梆子咕噜、咕噜地抽着水烟,连头也不抬。

“老婆子,说你又不高兴。你这么多年这么怪里怪气,还不是因为那件事一直是你的心病?”老梆子斜了菊花婆一眼,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

“你……”菊花婆怒目圆睁,用手指着老梆子的,一副就要火山喷发的样子。但一个“你”字刚出口,菊花婆就瞬间泄了气。她的手慢慢地垂了下来,她就像一个突然瘪了气的皮球,无力地跌落在椅子上,一脸的落寞与茫然。

梆子叔一句无意中的话,击中了菊花婆最脆弱的神经。

4

菊花婆心中一直隐藏着几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其实,当年菊花那样出众的一个漂亮姑娘心甘情愿下嫁给斜坡村老实巴交的小梆子,除了小梆子“根正苗红”之外,更因为当时菊花已经生孕在身。为了不让自己的肚子已经被“工宣队干部”弄大的事情败露出去,菊花只得任由父母做主嫁到了斜坡村。这其中的“蹊跷”梆子在新婚之夜就明白了,只是秘而不宣而已。

而菊花婆更大的心病,则是歪狗根本就不是她亲生的。这秘密,除了菊花婆,也就只有菊花婆的堂姐知晓。这么多年,菊花婆一直守口如瓶,即使在梆子叔面前也从来没有透露过任何风声。

这还得从当年菊花连生了五个女儿之后,又悄悄怀上了第六胎那事说起。为了顺利生下第六胎,在征得梆子的同意之后,菊花来到县城堂姐家一边帮忙生产鞭炮,一边养胎。但没想到,或许是因为长时间接触化学物品的缘故,菊花的第六个女儿刚生下来就夭折了。这无疑对菊花的打击很大。自己还能生吗?即使再生,万一还是生一个女儿怎么办?在种种疑虑的困惑之下,菊花决定铤而走险,在多次踩点之后,在一个夏日的黄昏,趁一个产妇上厕所,而房间里又恰巧没有其他人之机,从某医院偷出了一个男婴——这个男婴就是歪狗。

5

歪狗耷拉着头从县城回到家里。

一进屋,他就把正在房间里看电视的蛋蛋叫了过来。

“作业不做,就知道整天抱着个电视看!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歪狗教训儿子。

“都放假了嘛!”蛋蛋申辩道。他低着头,不敢正眼看父亲。

歪狗盯着蛋蛋看了半天,越看就越泄气。在深深叹了几声气之后,他挥手示意蛋蛋走开。

歪狗的思绪很乱很乱。那天,他之所以最终同意跟梅子离婚,除了梅子一个劲说他没出息,是个只会跟在爹妈屁股后边种地的窝囊废之外,还因为去意已定的梅子说了一句更伤他自尊的话——“我可以明白无误地告诉你,连蛋蛋都不是你的种!”

歪狗当时就蔫了。这怎么可能?可仔细想想,儿子蛋蛋确实没有哪怕一点像他歪狗的地方。歪狗内心痛楚到了极点。

这还不算,办完离婚手续出来,梅子还话中有话地关心了歪狗一番:“你不要再傻傻地呆斜坡村那个地方了。我看你爹妈就没有把你当亲生的看待。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年轻人还有几个守在家里?要是他们真的对你好,还会拖着你在斜坡村那山旮旯辛苦种那几分地?”

梅子在说到“亲生”两个字时,还故意加大了音量。这让歪狗本能地想起了当年小伙伴们常取笑他“长得既不像父亲也不像母亲,是不是哪里捡来的野种”的那些恶毒的话。

6

太多繁杂的事情填塞于脑海之间,歪狗想不通。

歪狗蒙着被子睡了整整两天。这是破天荒的事。

最初,菊花婆还倚着门框数落歪狗没出息,不就是离婚了吗?离了难道不能再娶一个?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说着说着,她突然没有了底气。说再娶,说得倒是轻松,可现在还有哪个姑娘肯嫁到斜坡村这个穷山坡上来?

第三天,歪狗从床上爬起来,拦住正准备外出的菊花婆和梆子叔,很严肃地说,爸妈,我有事要跟你们商量。

菊花婆和梆子叔对视了几眼,只好搁下肩上的担子,跟着歪狗回到屋里。

“爸妈,我听了你们一辈子的话,今天我想让你们也听我说几句。”歪狗望着菊花婆和梆子叔,一脸的凝重。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荒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万群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26
  • 寒塘听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万群4举人2018/01/16 22:10:09
    • 分享到:
  • 淡淡的忧伤挥之不去。是的,一代有一代的执著,一代有一代的追求。对老人家而言,田地意味着一切,饥饿早已成了他们的心病,欲用一辈子的心血来挣扎。对年轻人而言,“五子”又成了眼中的一切,所谓的“现代化”早已让人梦寐以求越陷越深。又一个村庄荒芜,不只荒在山坡、田野和古铜色的屋子,多少心灵已找不到往日激动的方向。一切,又不仅仅一个“代沟”了得。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

    回复

  • 细腻的笔触,讲述了一个故园变荒村的忧伤故事,典型的时代背景,代表性人物,起落有致的情节,活泼生动的语言,酿成了有整体意境的小说艺术,如饮甘霖;《荒村》,荒的不仅是村更是人心。菊花婆和绑子叔是老一代农民,很习惯过那种脚踏实地的日子,他们也算过得充实快乐。可歪狗和媳妇是新时代的农民,他们期望走出去使得荒村真变成荒村了,而且还诞生了千千万万个荒村。作者在嘅叹乡村文明殒落的同时,也在思考:怎样振兴乡村呢?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100
  • 39
  • 2400
  • 相对于之前读到的海舒的大部分作品,这组写得通俗易懂。如果说之前的是阳春白雪,这个就是下里巴人。深圳是经济发达的特大城市,来自异乡的栖居者都是为着生活生存而奔忙,海舒却拥有着少见的诗人情怀,难能可贵。朴素的文字流淌着诗人独特的生活感悟,或悲或喜,孤独落寞,在诗人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开合自然,真情流泻。今天正好是七夕,遥祝老友一切安好,也祝那些漂泊的诗兄弟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人生长河,诗意相随。

    剑兰索居深圳

    2018/8/17 18:34:56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