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双
  • 点击:1878评论:02018/08/31 17:16




小飞告诉我,刚过十一点的时候,郑磊过来找过我。我躺着没说话。过了凌晨,我在被窝里把衣服穿好,趁着黑出了宿舍门。

月亮很好。透过铁丝网可以清楚的看见下面的厂房。我出了宿舍楼,就沿着工厂通往外面的大路走着。道路空空荡荡,一个工友都没碰到,我也不怕碰到他们中的谁,他们管我叫郑磊的跟屁虫,这话我早就听够了,我他妈的也不在乎。我刚刚讲过,月色很好,我什么也没想,走在大道上,看着房顶,看着铁轨,突然觉得世间万物都蒙了层着了魔的冷灰色。今晚,连建筑工地上的噪音都听不见了。

我到了郑磊那,刚一上楼,就看见他站在走廊的灯光下,靠着门口,一只手插在短裤裤兜,一只手弹着烟灰。

“你怎么才来?”

“磊哥,我出来得晚。”我一边回答他,一边往他的房间里走。

“别进去了,我等你呢,咱们走吧!”

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他已经甩开步子,走在前面了。

“咱们去哪儿!”我在他后面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快步跟上他的步伐。我们下了楼,走过一条宽马路,又沿着一条七拐八弯的小道走了五六分钟,走到一个居民楼前停下了。

他去敲了门。门开了,露出一条缝,看见是他,就招呼我们进去了。

那是一个出租房的大客厅,没几样家具,天花板上转着个大吊扇。房间里坐着八九个人,后来我知道他们是同厂的工友,有一两个看上很眼熟。大家都在抽烟,满屋子都是烟味,房间里还混含着些方便面的味道。

“给大家介绍一下,周良,我的好兄弟,这次行动跟我一起,是我们二队的副队长。”郑磊声音洪亮,他的左手抵着我的腰窝,把我往前推了一步。

我满是疑惑地望着他。可现场这么多人望着我,我又不好立即质问他。我向着他们勉强地笑了笑,被招呼着坐在了一旁。

听了一会儿,我才明白过来,因为最近厂里安排强制加班,工友们准备下周五举行罢工。加班这个事情我是知道的,上个月三十号开始每天加班一个半小时。反正我是无所谓,因为加班的工资要比正常工作时间高一些。可我不知道这个加班是强制的,因为我那个车间就有些人没来加过班。现在他们说老板下周会提要求,要所有人必须加班,不加班的就给辞退。我听到这些,心里愤愤不平,但一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什么二队的副队长,又觉得有些不痛快。

“听郑磊说,你是在安装车间啊?”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望着我,他留着浅的络腮胡,穿着件带条纹的短衬衫,手指间里夹着烟头。

“是,在c2车间,才转过去的。”

“就是做屏幕接装工作嘛?跟c1车间是一样的。”

“差不多,我们的不是8位接口,是16位的。其他都一样,都是2.4寸屏幕,背光也都一样,装4颗LED。”

“这工作很没意思的,对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轻轻地点了两下头。

“这个厂糟糕得要死,没有晋升培训,没有员工日活动。单子多的时候,加起班来不顾你死活,单子少的时候,根本不管你拿的工资够不够喝稀粥。”

不可否认,他的话蛮有道理。

听他介绍,从明天开始,各个分队就要开始忙活了。要制作横幅,发宣传单,号召集体签名,一大堆事情等着大伙去干。而今晚,大家聚在一起要把喊的口号定好,也讨论着怎么动员其他工友。

“工厂东区的那个五个车间,都由我去动员,包在我身上!”

郑磊的话一出,中断了刚刚零零散散的讨论声。大家都望着他,想听他怎么说。要知道,那五个车间全部加起来,超过全厂三分之一的人数了。

“有些东西,不去争取,就一定得不到!我完全有信心让我们的工友知道,维护自己的利益必须要强硬,必须得动真格的。”

郑磊一边说话,一边在空中挥舞着手臂,拿出一幅在台上演讲的姿态。他认真严肃的表情,激动颤抖的声音,让那些话听起来很有信服力。

我看见有两三个工友在点头,像是表示认可。刚刚问我话的那个中年男子,也轻轻地拍了拍郑磊的肩。

去年我和郑磊一起到的这家工厂。我第一次出远门,跟亲戚到了深圳,之后我看到宝安区的电子厂招人,就赶了过来。郑磊跟我一样,快满二十了。不过他之前在武汉干过两年,今年不想在那边干了,就跑到深圳找工作了。我还记得我和他是在报到那天认识的。当时我们领完工牌,正准备去做消防培训和答题,他排在我后面,我们就聊开了。他个子比我高,很能胡吹海聊。他培训考试没有做到80分,从工资上扣了200元,把他气得一路上都在咒骂。操他妈的,全是王八崽子!他这还没上班,就把厂长家人全都问候了一遍。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都忙疯了。我本以为很多工友对我们的提议没兴趣,也会有人拒绝领宣传单,但真实情况却完全相反,我没碰到一个不愿意领宣传单的工友,也没碰到一个不愿意签名的工友。大家都很支持这次行动,他们问很多问题,能想到的所有问题,他们想知道如何不被厂里欺负,哪些规定又是霸王条款。甚至不少工友四处奔走转告,也有人想加入到组织者的行列中来。

在我们这些人当中,郑磊无疑是最出风头的一个。他动作敏捷,反应快,对人热情得过分,就像是一个刚充满电的电动玩具,精力旺盛得要命。他整天都在跟刚认识的工友交谈,在路上,在餐厅里,在抽烟的阳台,甚至在厕所,我没有看到过他嘴巴停下的时刻。他走在厂区,经常会有人叫他的名字。

跟我不一样,郑磊喜欢被人注视的感觉。他以前经常聊女人,只要他聊起这个话题,总有很多工友爱听。那时候他还住在宿舍,连隔壁宿舍的工友都会过来听他的“经验谈”。我记得有一次,他轻描淡写地说完一句“亲吻她们的感觉都差不多”,宿舍各个角落立马响起阵阵起哄声,夹杂一些羡慕的嘘声。他长得并不帅,也就是个子高点。他总会有意无意地传授一些诀窍,比如——女孩子的世界跟我们男生不同,我们懂的,她们不懂。来厂里才半年他谈了三个厂妹,听说老家还有两个相好。厂里女的少男的多,长相平平的女孩子往往都能找到很不错的男生。可郑磊这小子追到手的厂妹,却是一个比一个漂亮。他有时候带女朋友回宿舍过夜,后来不方便,就到外面租了个房。

第三天,我们去广告印刷店取了横幅,找了一些像人字梯这样的备用工具,还准备买点防中暑的药。一些参与过罢工的组织者或工友,谈得最多的是罢工当天怎么不自乱阵脚,怎么稳住形势,怎么在对峙中把握先机。

大家都觉得事在必成。当前的准备情况,比预期的还要好。

晚上我和小飞在外面的餐馆吃饭,郑磊临时也要过来。我们刚多加了两个菜,就看见他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我一看,是我们厂的厂花王双双。

“这是我女朋友。”他大方地介绍道。

王双双对着我们腼腆地笑了笑。

我喝了一口茶,心里有些不自在。王双双我是见过的。她比我晚两个月进的厂,我没换班之前,跟王双双在同一个工作间,她的工作台就在我的斜对面。这姑娘的眉和眼都长得很对称,笑起来的时候有个酒窝,她说话很小声,举止斯文。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要是我在家里种一辈子田,要是能娶一个像王双双这样的媳妇,那长长久久的日子也是值得过的。

那天晚上小飞在旁撺掇着,王双双喝了不少酒。郑磊也没帮着她。

“这几个都是自家兄弟,喝嘛,不怕丢什么面子。”郑磊说。

“我不会喝酒。”王双双手捏着杯子,犹豫不定地望着他。

“喝不了就别喝嘛。”我说。

“不会喝那就学,出社会哪能不喝酒的。”郑磊把她的酒杯端了起来。

小飞也在旁边起哄。她这酒还没喝,脸就红了。等到催促的声音越来越急,她不得已接起酒杯,一饮而尽。小飞又给她倒满。她接着喝了两三杯。我想不出什么好法子能让她不喝酒,但这样看起来,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在怕的了。

“磊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这个说起来,一点都不夸张,完全是她追的我。”

“哟,哟!”

“我相信那句话,男人认真的样子是最帅的。这几天我一直忙上忙下,四处奔走,就这样,我就一不小心引起大美女王双双的注意了。那我也没办法啊,这么好一姑娘,人家对你有意,你又正好单身,怎么好辜负这一片美意嘛!”

“你就使劲吹吧!”大家笑着。

那天每个人都喝了不少。平时不善饮的我,也是跟着一杯接一杯。在郑磊洋洋洒洒的酒话中,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远大前程,而现在我们只需要往前跨几步,就能抱住它。

第二天我起来得晚了,到车间的时候都迟到了。上工的时候,听说周五的罢工被取消了,我不相信,猜想肯定是什么人在背后造谣。等到午饭时间,我找到郑磊。没想到他确认了这个消息。

“肯定是内部人搞鬼,”他手里捏着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望着人来人往的食堂大门,“有人揭发。现在厂里做了准备,再闹不起来了。”

“到底是谁这么背信弃义啊!”

“四分队队长。”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有确切的回答。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他斜着脑袋望着上空,频频点头,像在思考着什么,“你说,我们去找他一下怎么样?”

“找谁?”

“我刚刚说过,四分队队长啊。逼他就范,让他承认是干的。”

“那万一不是他干的呢?”

“那他就不会承认。”

“算了吧,不是这么回事。”

那一个多星期,郑磊想要找到一些确凿的证据,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可还没等他把证据找到,他就接到了被厂里辞退的通知,辞退的理由很勉强,用了一个消极待工的借口。

告别饭有些伤感,或许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觉得。我们找了一家川菜馆,拿了两箱啤酒,点了几个郑磊爱吃的菜。他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不高兴,他告诉我们,王双双也要跟他一起走。

“厂里多补给了我两个月的工资,真的,没骗你们,多补了两个月,”他用手指尖敲着桌子,“你们听说之前谁被辞退的,有享受过这个待遇吗?没有吧。哈哈哈,这些资本家就是怂蛋!”

“你们怎么打算的?”我问。

“去深圳市里上班啊!不在破工厂呆了,我在武汉干了两年,这儿又差不多一年,都是电子厂。待够了!”

“市里工作不好找吧,”小飞说道。

“谁说不好找,现在市里招快递员招得可多了,其他都不用会,会骑摩托车就可以,没什么要求。”

“真没想到你们最先走,这要真的走了,会不会舍不得呀?”

“屁才舍不得!我刚到厂里是做检测,最开始嘛,以为很洋气,穿着白大衣,整天倒腾些飞针检测仪、显微镜这些高级玩意儿,没想到不到半年眼睛就受不了,凸得厉害。后来回到生产线,做贴装工作又做烦了,天天对着贴片机安元器件,手胳臂动的频率都跟机器是一样的,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他妈的要成一个傻子。我就不知道你们怎么受得了?”

他望着我们,带着某种诘难。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打工、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影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8600
  • 3
  • 43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