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双
  • 点击:9837评论:02018/08/31 17:16




小飞告诉我,刚过十一点的时候,郑磊过来找过我。我躺着没说话。过了凌晨,我在被窝里把衣服穿好,趁着黑出了宿舍门。

月亮很好。透过铁丝网可以清楚的看见下面的厂房。我出了宿舍楼,就沿着工厂通往外面的大路走着。道路空空荡荡,一个工友都没碰到,我也不怕碰到他们中的谁,他们管我叫郑磊的跟屁虫,这话我早就听够了,我他妈的也不在乎。我刚刚讲过,月色很好,我什么也没想,走在大道上,看着房顶,看着铁轨,突然觉得世间万物都蒙了层着了魔的冷灰色。今晚,连建筑工地上的噪音都听不见了。

我到了郑磊那,刚一上楼,就看见他站在走廊的灯光下,靠着门口,一只手插在短裤裤兜,一只手弹着烟灰。

“你怎么才来?”

“磊哥,我出来得晚。”我一边回答他,一边往他的房间里走。

“别进去了,我等你呢,咱们走吧!”

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他已经甩开步子,走在前面了。

“咱们去哪儿!”我在他后面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快步跟上他的步伐。我们下了楼,走过一条宽马路,又沿着一条七拐八弯的小道走了五六分钟,走到一个居民楼前停下了。

他去敲了门。门开了,露出一条缝,看见是他,就招呼我们进去了。

那是一个出租房的大客厅,没几样家具,天花板上转着个大吊扇。房间里坐着八九个人,后来我知道他们是同厂的工友,有一两个看上很眼熟。大家都在抽烟,满屋子都是烟味,房间里还混含着些方便面的味道。

“给大家介绍一下,周良,我的好兄弟,这次行动跟我一起,是我们二队的副队长。”郑磊声音洪亮,他的左手抵着我的腰窝,把我往前推了一步。

我满是疑惑地望着他。可现场这么多人望着我,我又不好立即质问他。我向着他们勉强地笑了笑,被招呼着坐在了一旁。

听了一会儿,我才明白过来,因为最近厂里安排强制加班,工友们准备下周五举行罢工。加班这个事情我是知道的,上个月三十号开始每天加班一个半小时。反正我是无所谓,因为加班的工资要比正常工作时间高一些。可我不知道这个加班是强制的,因为我那个车间就有些人没来加过班。现在他们说老板下周会提要求,要所有人必须加班,不加班的就给辞退。我听到这些,心里愤愤不平,但一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什么二队的副队长,又觉得有些不痛快。

“听郑磊说,你是在安装车间啊?”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望着我,他留着浅的络腮胡,穿着件带条纹的短衬衫,手指间里夹着烟头。

“是,在c2车间,才转过去的。”

“就是做屏幕接装工作嘛?跟c1车间是一样的。”

“差不多,我们的不是8位接口,是16位的。其他都一样,都是2.4寸屏幕,背光也都一样,装4颗LED。”

“这工作很没意思的,对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轻轻地点了两下头。

“这个厂糟糕得要死,没有晋升培训,没有员工日活动。单子多的时候,加起班来不顾你死活,单子少的时候,根本不管你拿的工资够不够喝稀粥。”

不可否认,他的话蛮有道理。

听他介绍,从明天开始,各个分队就要开始忙活了。要制作横幅,发宣传单,号召集体签名,一大堆事情等着大伙去干。而今晚,大家聚在一起要把喊的口号定好,也讨论着怎么动员其他工友。

“工厂东区的那个五个车间,都由我去动员,包在我身上!”

郑磊的话一出,中断了刚刚零零散散的讨论声。大家都望着他,想听他怎么说。要知道,那五个车间全部加起来,超过全厂三分之一的人数了。

“有些东西,不去争取,就一定得不到!我完全有信心让我们的工友知道,维护自己的利益必须要强硬,必须得动真格的。”

郑磊一边说话,一边在空中挥舞着手臂,拿出一幅在台上演讲的姿态。他认真严肃的表情,激动颤抖的声音,让那些话听起来很有信服力。

我看见有两三个工友在点头,像是表示认可。刚刚问我话的那个中年男子,也轻轻地拍了拍郑磊的肩。

去年我和郑磊一起到的这家工厂。我第一次出远门,跟亲戚到了深圳,之后我看到宝安区的电子厂招人,就赶了过来。郑磊跟我一样,快满二十了。不过他之前在武汉干过两年,今年不想在那边干了,就跑到深圳找工作了。我还记得我和他是在报到那天认识的。当时我们领完工牌,正准备去做消防培训和答题,他排在我后面,我们就聊开了。他个子比我高,很能胡吹海聊。他培训考试没有做到80分,从工资上扣了200元,把他气得一路上都在咒骂。操他妈的,全是王八崽子!他这还没上班,就把厂长家人全都问候了一遍。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都忙疯了。我本以为很多工友对我们的提议没兴趣,也会有人拒绝领宣传单,但真实情况却完全相反,我没碰到一个不愿意领宣传单的工友,也没碰到一个不愿意签名的工友。大家都很支持这次行动,他们问很多问题,能想到的所有问题,他们想知道如何不被厂里欺负,哪些规定又是霸王条款。甚至不少工友四处奔走转告,也有人想加入到组织者的行列中来。

在我们这些人当中,郑磊无疑是最出风头的一个。他动作敏捷,反应快,对人热情得过分,就像是一个刚充满电的电动玩具,精力旺盛得要命。他整天都在跟刚认识的工友交谈,在路上,在餐厅里,在抽烟的阳台,甚至在厕所,我没有看到过他嘴巴停下的时刻。他走在厂区,经常会有人叫他的名字。

跟我不一样,郑磊喜欢被人注视的感觉。他以前经常聊女人,只要他聊起这个话题,总有很多工友爱听。那时候他还住在宿舍,连隔壁宿舍的工友都会过来听他的“经验谈”。我记得有一次,他轻描淡写地说完一句“亲吻她们的感觉都差不多”,宿舍各个角落立马响起阵阵起哄声,夹杂一些羡慕的嘘声。他长得并不帅,也就是个子高点。他总会有意无意地传授一些诀窍,比如——女孩子的世界跟我们男生不同,我们懂的,她们不懂。来厂里才半年他谈了三个厂妹,听说老家还有两个相好。厂里女的少男的多,长相平平的女孩子往往都能找到很不错的男生。可郑磊这小子追到手的厂妹,却是一个比一个漂亮。他有时候带女朋友回宿舍过夜,后来不方便,就到外面租了个房。

第三天,我们去广告印刷店取了横幅,找了一些像人字梯这样的备用工具,还准备买点防中暑的药。一些参与过罢工的组织者或工友,谈得最多的是罢工当天怎么不自乱阵脚,怎么稳住形势,怎么在对峙中把握先机。

大家都觉得事在必成。当前的准备情况,比预期的还要好。

晚上我和小飞在外面的餐馆吃饭,郑磊临时也要过来。我们刚多加了两个菜,就看见他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我一看,是我们厂的厂花王双双。

“这是我女朋友。”他大方地介绍道。

王双双对着我们腼腆地笑了笑。

我喝了一口茶,心里有些不自在。王双双我是见过的。她比我晚两个月进的厂,我没换班之前,跟王双双在同一个工作间,她的工作台就在我的斜对面。这姑娘的眉和眼都长得很对称,笑起来的时候有个酒窝,她说话很小声,举止斯文。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要是我在家里种一辈子田,要是能娶一个像王双双这样的媳妇,那长长久久的日子也是值得过的。

那天晚上小飞在旁撺掇着,王双双喝了不少酒。郑磊也没帮着她。

“这几个都是自家兄弟,喝嘛,不怕丢什么面子。”郑磊说。

“我不会喝酒。”王双双手捏着杯子,犹豫不定地望着他。

“喝不了就别喝嘛。”我说。

“不会喝那就学,出社会哪能不喝酒的。”郑磊把她的酒杯端了起来。

小飞也在旁边起哄。她这酒还没喝,脸就红了。等到催促的声音越来越急,她不得已接起酒杯,一饮而尽。小飞又给她倒满。她接着喝了两三杯。我想不出什么好法子能让她不喝酒,但这样看起来,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在怕的了。

“磊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这个说起来,一点都不夸张,完全是她追的我。”

“哟,哟!”

“我相信那句话,男人认真的样子是最帅的。这几天我一直忙上忙下,四处奔走,就这样,我就一不小心引起大美女王双双的注意了。那我也没办法啊,这么好一姑娘,人家对你有意,你又正好单身,怎么好辜负这一片美意嘛!”

“你就使劲吹吧!”大家笑着。

那天每个人都喝了不少。平时不善饮的我,也是跟着一杯接一杯。在郑磊洋洋洒洒的酒话中,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远大前程,而现在我们只需要往前跨几步,就能抱住它。

第二天我起来得晚了,到车间的时候都迟到了。上工的时候,听说周五的罢工被取消了,我不相信,猜想肯定是什么人在背后造谣。等到午饭时间,我找到郑磊。没想到他确认了这个消息。

“肯定是内部人搞鬼,”他手里捏着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望着人来人往的食堂大门,“有人揭发。现在厂里做了准备,再闹不起来了。”

“到底是谁这么背信弃义啊!”

“四分队队长。”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有确切的回答。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他斜着脑袋望着上空,频频点头,像在思考着什么,“你说,我们去找他一下怎么样?”

“找谁?”

“我刚刚说过,四分队队长啊。逼他就范,让他承认是干的。”

“那万一不是他干的呢?”

“那他就不会承认。”

“算了吧,不是这么回事。”

那一个多星期,郑磊想要找到一些确凿的证据,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可还没等他把证据找到,他就接到了被厂里辞退的通知,辞退的理由很勉强,用了一个消极待工的借口。

告别饭有些伤感,或许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觉得。我们找了一家川菜馆,拿了两箱啤酒,点了几个郑磊爱吃的菜。他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不高兴,他告诉我们,王双双也要跟他一起走。

“厂里多补给了我两个月的工资,真的,没骗你们,多补了两个月,”他用手指尖敲着桌子,“你们听说之前谁被辞退的,有享受过这个待遇吗?没有吧。哈哈哈,这些资本家就是怂蛋!”

“你们怎么打算的?”我问。

“去深圳市里上班啊!不在破工厂呆了,我在武汉干了两年,这儿又差不多一年,都是电子厂。待够了!”

“市里工作不好找吧,”小飞说道。

“谁说不好找,现在市里招快递员招得可多了,其他都不用会,会骑摩托车就可以,没什么要求。”

“真没想到你们最先走,这要真的走了,会不会舍不得呀?”

“屁才舍不得!我刚到厂里是做检测,最开始嘛,以为很洋气,穿着白大衣,整天倒腾些飞针检测仪、显微镜这些高级玩意儿,没想到不到半年眼睛就受不了,凸得厉害。后来回到生产线,做贴装工作又做烦了,天天对着贴片机安元器件,手胳臂动的频率都跟机器是一样的,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他妈的要成一个傻子。我就不知道你们怎么受得了?”

他望着我们,带着某种诘难。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打工、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影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8600
  • 3
  • 43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