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诡梦
  • 点击:20790评论:22018/12/07 17:47

01、

陆文最近感觉不是太好,精神上似乎又出了问题,但具体什么问题他又有些说不太清楚。

清晨,俗世的喧嚣准时在窗外响起,他很想爬起床破口大骂一下,只可惜,他孱弱的身累赘着他的愤怒,即便动一动都要花费很大的气力。

陆文的双腿是在他与父母吵架的时候突然间坏死的,这件事成了医学上无法攻克的课题,直到现在都无法解释其突然而来的病原,更无法治疗。

六百多个日夜的煎熬让原本心高气傲的陆文渐渐变得愈加的暴躁与孤僻。

先时,父母还因担心陆文想不开,一直陪住在这里,直到半年多的陪伴演变成了无休止的争吵,急白了二老的头发后,他才丧心病狂的辱骂和驱走了父母,为的只是不想自己这个生不如死的累赘再继续的折磨着自己的至亲。

陆文把泪水咽到了肚子里,他故作怒不可遏的盯着二老,直到那扇门重重的关死,他才不顾一切的嚎啕大哭起来,然后用头疯狂的撞着床边的墙壁。

血,一瞬间就流了下来,殷红殷红的,看着挺吓人。

陆文撞着撞着竟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失声狂笑,也便是在那癫狂的瞬间,他第一次看到了她——沫小然。

“喂,你是人是鬼?你是怎么进来的?”

陆文挺着满面殷红的脸,惊魂失魄的望着眼前这个身态鬼魅的美人。

沫小然笑着消失了,是吓人的‘凭空消失’。

陆文声嘶力竭的呐喊着,叫骂着,绝望着,可那个身影再也没出现,直到夜晚的噩梦里,他才又看到了她,只是那时的沫小然却变成了一个坐着轮椅冲他一直傻笑的瘦女孩。


002、

陆文的早餐是一个脸色黝黑的少年送来的,他顺便还给沫小然带来了一份过期的杂志。

陆文问那杂志是谁委托送来的,少年摇头,说是楼下的一个女孩,具体叫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陆文为了看看那个女孩,他极尽低下的恳求了那少年。

少年人不错,他半抱半架着把陆文弄到了窗前。透过脏兮兮的玻璃窗,少年向下用手一指,陆文却清晰的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碎花长裙的女孩正站在街的中央看着自己笑呢。

陆文吓得尖叫一声,突然瘫倒在少年的怀里,骇得那小孩慌手慌脚的把他重又扶回到了床上,然后胡乱说了一句什么,转身匆匆忙忙的走了。

陆文看到的是沫小然!

沫小然站在街的中央,任由车子在她的身体中穿过,就像恐怖电影里的鬼魂一样。

自此之后,陆文变得惶恐不安起来,他有意无意的拿起了那分杂志,翻开的刹那他又惊叫着丢开了它,因为那杂志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字,映入眼帘的全都是沫小然的照片。

那一晚,陆文彻夜难眠,无比煎熬。


003、

陆文努力的让自己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他拼尽全力的告诫自己,心中所见所想都不过是自己久病在床的一个心魔而已。

事实呢,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

电视机里的新闻说,科学家们终于发现了新的维度空间,而我们或许根本就不存在,你所感受到的一切不过就是一场‘实验式’的梦而已。

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二十多年的生活艰辛怎么可能是一场随随便便的虚无?

生活怎么就变成了一场梦?

为了思考这一不靠谱的新闻,陆文绞尽脑汁,但奇怪的是他的心情竟不知不觉的好了许多。阳光四溢的时候他还情不自禁的拨通了父母打电话,然后说:“我想吃红烧肉和炸带鱼了!”


004、

红烧肉和炸带鱼是母亲颤抖着双手递到眼前的,而满头白发的父亲则一脸严峻的站在门口,死死的盯着他,一丝欢喜的表情都没有。

陆文扭头望着父亲,嘿嘿的笑了笑,然后对母亲说:“最近,你和我爸咋样,没事儿吧?”

母亲听完竟掩嘴失声,她颤抖着双肩不住的摇头,然后又哭着回头跟父亲说:“老头子,你听到没,小文关心咱们了,他知道关心咱们了!”

陆文一听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那味道简直美得让人无法自拔,不忍住口。                  

陆文在饱餐一顿后又驱赶了父母,不过这回二老是笑着离开的,因为他们的儿子跟他们说:“早点回家休息吧!”

夜,美得让人心碎,尤其是那闪烁不定的霓虹令人不忍漠视。

陆文在这夜的静美下又翻起了那本让他惊呼脱手的杂志。奇怪,那杂志里再也没有了沫小然的影子,密密麻麻的文字里写尽了这世间的家长里短、情爱恩仇。

陆文不知不觉的抱着杂志睡着了,睡得十分安然。


005、

陆文站在阳光下的街道,伸展双臂,肆意的感受着这世间最最宝贵的美好。突然,一个脆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来了?”

陆文回头一看不由得惊呼,说:“是你?”

沫小然抱着一本书,咯咯的笑个不停,说:“干嘛,那么惊讶?”陆文有些莫名其妙,他低头盯着自己坚挺有力的双腿,说:“这梦真好!要是永远这样不醒来,该有多好?”

沫小然停了笑声,说:“你是不是病傻了?这大白天的,哪来的梦啊?”

陆文有些不悦的盯着沫小然,说:“你别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不会骂你?这分明就是梦吗?如果不是梦,我的腿怎么能站起来?”

沫小然听完一愣,继而又咯咯直笑,伸手抓住了陆文的手臂,说:“你个傻子,才多大会儿的功夫就把日夜颠倒了?走!带你去个地方,看你还会不会跟我较劲。”

说完,沫小然拉着陆文便跑,他们经过市场,经过密集的小区,经过绿意盎然茂密丛林,经过湛蓝清澈的河水,经过所有能经过的一切,到了一处悬崖的边缘,沫小然用手向下一指,说:“你看,那就是你的梦!”


006、

父母离开陆文的住所时,纷纷擦拭着泪水。

年迈的老父亲双手合十不住的冲着天空膜拜,口中念念有词的祈祷着。

夜晚,母亲拿着手电筒进了冷清的菜市场,到处捡着人家丢弃不要的破菜叶,然后一片一片、小心翼翼的放进提包里。

而街上、灯火霓虹之下的老父亲正在吃力的蹬着一辆人力三轮车。

车上坐着一对时髦的青年男女,他们嬉笑言谈,样子十分开心。偶尔情绪低落时,他们会毫无顾忌的骂上一句:“死老头儿,你能快点嘛?就你这速度,我还不如找头牛来拉呢?”

玻璃窗前的灯依旧昏黄,陆文刚刚睡着没多久就又声嘶力竭的咆哮醒来,他一个人孤独者吼着、叫着,然后挣扎着从床上跌落,无助的瞪着十步之遥的厕所,屎尿弄了一身。

这眼前的一幕幕对于站在悬崖边上的陆文来说既诧异又熟悉,既痛苦又绝望。

他泪眼婆娑的望着下面一座城市般的场景和那些自己再都不能熟悉的人,哭得伤心欲绝。

沫小然看着他的样子笑了,说:“诶呀,你可真是,这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干嘛弄得像真事儿似得?”

陆文扭头痛苦的看着沫小然,没好气儿的说:“你胡说什么?”

这时,远处鱼贯着来了几辆黑色的豪车,沫小然一看,说:“得了,醒醒吧,董事长来了,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跟他讲你的开发计划吧?”

车队停下,董事长出来的一霎那,陆文惊讶得脱口而出,“爸?”


007、

陆文的超级跑车应该是这个城市里最顶级的,他放着自己喜欢的节奏音乐,风驰电掣的穿过街市的灯火霓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到了阻住房屋的楼下,当他抬头仰望时,还能看见那个郁郁不得志的自己正可怜巴巴的张望着楼下的繁忙世界。

那一刻,他的心紧紧的揪痛了一下,原来这个角度看自己竟是那么的令人心酸。

陆文飙着车,一双眼睛却紧紧的盯着远处的楼上,他看到了自己和父母吵架的丑陋样子,他竟然还动手打了愤怒无助的父亲,他是那么的十恶不赦,他竟是那么的混账无耻。

砰地一声!

陆文的车突然撞飞了一个瘦弱的身体,车子也在那突来的阻力下转了方向,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之上。

如果陆文是清醒的,那他一定能清楚的看见楼上正在跟父母大吵大闹的自己突然一跤跌倒,从此再未站起。

而那个被他撞飞的人儿正是爱笑的沫小然。

她死了!

是在去拿陆文生日礼物的路上被陆文撞死的!

而那生日礼物则是她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精心策划、排版印刷的杂志。杂志的内容是她偷拍陆文的所有图片,而那文字则是她心中所有的表达,倾慕之心足可感天动地!


008、

陆文醒来时候,感觉头有点痛,放在床边的杂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无力的抓过杂志随意一看,竟然印刻着自己从未经历过的瞬间,那些图片下的文字看得他声泪俱下,原来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深情的痴女子。

最重要的是,这本杂志印刻的那个油头粉面的阔少跟自己有关系吗?

陆文百思不解的时候,楼下突的传来一个急刹车声,继而爆发了一声刺耳的撞击声,人群惊呼、尖叫弄得人心突突不安。

听那声音一定是撞了人了!

陆文很想下床过去看看,只可惜昨夜在地上躺了半宿险些没死去,如今好不容易爬上了床,他可不想再去折腾一番。

百无聊赖的猜想随着阳光的变幻越来越无边际,这时,父母来了。

开门的一霎,母亲的声音急急传来,“儿子,饿坏了吧?你看妈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那一霎,他竟无可抑制的哭了起来。

父亲进来后,什么话都没说,随手把一份杂志丢在陆文的手边,然后拿着他胡乱丢在地上沾满了屎尿的衣裤进了洗手间。

母亲放下餐具心疼的擦拭着陆文的泪水,自己的眼眶里也早已泪痕斑驳,哽咽难言。

突的,陆文瞥见了父亲拿来的那份杂志跟自己手头的有着几分相似,他发了疯似得抓过那杂志,使力的翻着、看着,那里的图文竟然跟自己的那个一般无二。他无比抓狂的冲着厕所里的父亲呐喊,“这本杂志是在哪儿弄的?”

母亲没等父亲回话便要抢夺,可当她看到那画中人的时候,不禁失声惊呼,说:“老头子,你快来看,咱儿子上杂志了?”

父亲一听赶忙放下手中的肥皂,一路小跑的奔了过来,嘴里说:“你个死老太太,胡说八道什么?他个死小子都卧床两年多了,啥时候上过杂志?”


009、

120的鸣叫仿佛撕裂了城市的伤口,这让每一个身居其中的人都不能漠视无睹。

陆文被父母搀着拼了命的扑到窗前,他恰好看到了那个被撞伤的女孩,那不正是爱笑的沫小然吗?

陆文对着窗外失声呐喊沫小然的名字,这一下倒把父母给看愣了。

父亲说:“小文,你认识那女孩?”陆文失魂落魄的哭着摇头,父亲反复的问了几句,最后叹息一声,说:“哎,可怜的丫头,也不知是哪个造孽的开的车,撞人逃逸,也不怕遭天打五雷轰。”

陆文一听,横眉立眼的盯着父亲,父亲一看他这样子有些莫名其妙,问:“你瞪我干啥?这事儿跟你有啥关系?”

陆文指着父亲捡来的杂志说:“那杂志是不是你刚才在车祸现场捡的?”父亲说:“是啊,咋了?我看他落在绿化带里没人管就顺手给捡了。”

陆文听完伸手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咬牙切齿的说:“那女孩是我撞的!”

父母一听,吓得眼睛瞪得老大,良久之后,父亲才没好气的说:“完了,这小瘪犊子又犯神经了,他娘,你赶紧给精神病院打电话。”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孝、职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一叶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9-01-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事有我,有沫小然,有杂志。似真实又似梦境,是一个故事,也是多个故事。有点零碎,有点压抑。
  • 嗯嗯,谢谢老师的点评与关注,其实这是本人试图描绘的一个多重宇宙交汇的故事,所以很多似是而非的故事设定就都一条线牵起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嘘!
  • 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4
  • 9836
  • 45
  • 3550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施霞小妹是我湖北乡党,她是深圳市作协会员,我们是在市作协安排的凤凰、张家界采风之旅认识的,施霞是一位网络写手,写过长篇,文笔颇佳,故我向她推荐了邻家网站,没想到她很快就在邻家注册并发文章了。文中的汪明山我是熟悉的,因我的祖籍也是鄂州市鄂城区,她写的汪明山离我老家汀祖也就五公里路程,所以读她的文章有一股归乡的亲切感。施霞在文章中用较多的笔墨写了在装修新房过程中的亲情友情,朴实自然,感情真挚,特赞之!

    方华吉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21:02:10
  • 看完这篇文章,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冷和难受。不错,亲戚是一帮有爱有温暖的好亲戚,让人在冬天遇到暖阳,可是“我”婆家的做法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新媳妇回来,不说住新房子,但新被子还是要置买一套的吧,这倒也罢了,更难以容忍的是,结婚第五天,老公就对怀孕四个月的“我”拳打脚踢,想想都觉得可怕,如何能与他度过20年的委屈岁月?文章对亲戚亲情叙事方面略为平实,如果加上一些感情色彩,感染力会强一些。

    梦晴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5:05:26
  • 遇到好的风景,还要遇到好的人,才算相得益彰,对得起旅行的热情、期望与所花费的精力、金钱。现在祖国大地,大江南北,好风景不少,被人糟蹋的地方也不少,视觉的餍足,往往伴随着心灵的煎熬。国庆在丽江,固然也感受到了餐饮、住宿等服务水平的提高,但也见识了个别同胞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丧失了诚实和朴素,做些不该做的小动作,让人不禁心生鄙视。祈愿这个国家,土地干净,风景秀丽,礼仪葳蕤,人文昌盛,庶几可称文明国度。

    笑笑书生旅行散记

    2019/12/9 11:07:35
  • 有亲人和亲情,是人们活着的理由,也是幸福的保障。不过,你那个结婚第五天、对怀孕四个月的你拳打脚踢的老公,实在是让人无语。我倒建议,你应该勇敢地把那段省略的“一万个委屈二十年的艰辛岁月”写出来,这些内容本身就具备了建构优质非虚构作品的特质。

    笑笑书生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0:56:33
  • 欢迎新作者的到来。在寒冷的冬天读作者的文章,心里有许些暖意。眼看临近春节,在深圳打拼的人,往返于异乡与故乡之间。其实有很多的无奈,也身不由己。文章虽短,蛮喜欢作者的文风,看似聊天的语气,字里行间无不露出亲情、乡情与友情。按理说修房子是大事情,都应该亲力亲为。但又舍不下在深圳打拼的事业,一个人有这么多的亲人真好。有他们的支持,能让作者能好好打拼。哈哈,喜欢文章中的三奶奶,会喝会打麻将,蛮有生活气息。

    春风妙语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9:06:55
  • 作者不仅是美食家还是旅行家。通过在旅游中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记录人性的光芒与善良。在江西寒冷的冬天,六十多岁的阿奶雪中送炭,引他们进屋烤火,还免费给姜汤喝。果农免费让他们摘橙子品尝。婆婆待游客如亲人,服务周到。在草原上体贴入微的司机,让游客在自家吃到价廉正宗江西菜。后来作者己经回深,求他帮助被宰的20位旅客。受作者引导,帮助邮轮上下游客改正浪费食的确缺点。心存善念,计较少包容多。会遇到更多美好

    春风妙语旅行散记

    2019/12/5 12:32:34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