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牡丹花开(一)
    工厂潜规则,包二奶、借腹生子……活色生香的“床事”背后,是沉重的生存现实……
  • [33] [1]


1、蓄谋已久

周玉琴推门进来,房间里便涌进一股浓浓的香气。这个皮肤白皙且略显丰腴的女人,穿着一条紫色的无袖连衣裙,湿湿的头发贴在背上,发梢处还挂着几滴水珠。显然她是才冲过凉,也洗了头发的,她身上的香味缘自于沐浴露和洗发水。

田野早早地就约好了人,今晚打麻将,反正明天是星期天,工厂不上班。周玉琴是晚上六点钟下的班,在饭堂里吃了晚饭,回到谢屋村的租房,阿菊不在,肯定拍拖去了,周玉琴想,也懒得管,女大不由娘,也管不了。周玉琴冲了凉,便急急地赶到田野的租房里来了。在路上,周玉琴给女儿阿菊打了个电话,说她打麻将去了,晚点回去。阿菊是厂里计划部的跟单员,拿月薪,五天八小时工作制,在田野的手下做事,倒是很轻松。阿菊进厂的时候,还不满十八岁,是田野帮忙找人事部弄进来的,之前一直在一家小手袋厂打零工,工作时间长,活又累,工资又低,所以周玉琴始终觉得欠着田野一份人情。

田野怔怔地看着周玉琴,足足有三秒钟,看得周玉琴有点不自在了,以为身上沾了什么东西,扭头摆腰地在自己的身上找。并无不妥。田野却不怀好意地说,清水出芙蓉呀,成了靓妹了。在田野的印象中,周玉琴始终是一身肥大、呆板且黯然无光的工衣,和工厂里众多的女工并无区别,那一身工衣,将女人身上最美的东西都遮盖得严严实实。周玉琴说,都成老妇女了,还靓什么妹呀,你才是靓仔呢。田野笑着说,那我就谢谢你夸奖了。又说,你还别说,早十年前,我去外边消费,人家见了就叫靓仔,叫得甜得很,现在却都改叫老板了,你知道为什么?周玉琴说,一看你富态的样子,就知道是有钱人嘛。田野说,错了,说明深圳人的思维发生大的转变了,尽管都有一点拍马屁的意思,但中国人都好面子,让人叫一声老板,起码满足了虚伪的自尊心,掏起钱包来也大方很多了。周玉琴说,也还真是的,这几年很少听到有人叫靓仔叫这个词了。又问,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俩呢?

田野打电话给阿苟,电话那头传来慢条斯理的声音,不打了,不来了。田野问为什么?阿苟说,我老婆骂我了。田野说,没打你吧?那叫你老婆来打麻将。阿苟有气无力地嘿嘿笑了两声,挂了电话。

阿苟本是叫阿狗的,农村人为了贱养儿子好活命,取了个低贱的名字,上学后,老师是个有文化的人,改狗为苟,但依然的好叫不好听。阿苟是厂里的仓管员,瘦得皮包骨头,走路一摇三晃,像吸食毒品的人一样,好赌,老婆管得严,他去打麻将时向老婆请假的最精明理由是,经理叫我去打牌。老婆管得太严了,阿苟每次打麻将总有一种做贼的感觉,心里不踏实,输钱便成了常事,由此便形成了恶性循环,老婆越骂,阿苟越输,厂里人送阿苟外号总书记。田野叫阿苟来打麻将的目的再也明确不过了,阿苟就是一只傻傻的水鱼,田野想宰他一把。

田野放下电话便骂阿苟没用,烂泥巴扶不上墙,被老婆收拾得像个缩头乌龟一样,不来嘛也不早说一声。刚说完,阿艳进来了,说,谁说我不来了?田野说,三缺一,总书记被老婆扣了,来不了。阿艳说,那怎么打,你再找找人嘛。田野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找到人,便有点扫兴,阿艳却兴致很浓,说,算了吧,我们三个打吧。田野也觉得约了阿艳来打牌,总不能扫了人家的兴,便说,也好,总不能让老板娘扫兴吧。

阿艳身材高挑,白色无袖T裇,牛仔小短裙,一袭棕色的长发,肤色倒也白皙,但看上去很憔悴,化过淡妆的脸上毫无光泽,眼角的鱼尾纹清晰可见。

阿艳在楼下开个小便利店,门口摆着两个冰柜,店内摆些香烟小零食之类的小百货,顺便卖一些活络油、辣椒膏之类的港货,生意清淡。其实阿艳开小店也不过是消磨时光罢了,她在给一个五十多岁的香港货柜车司机做二奶,每个月都有固定收入,租房也不用自己交。阿艳已经被人包养过好几次,刚来广东时,阿艳还不到十八岁,在一家电子厂的拉线上没做多久,便被一个台湾老板包养了,两年后,台湾老板给了阿艳一点钱,分了手,阿艳又被一个香港老板包养,一年时间打了两次胎,香港老板说,打胎和生了孩子一样,松松垮垮的,没一点感觉。阿艳很想扇这个香港人一个耳光,但她还是接过一叠钱,转身就走了。时间这把刀,慢慢地将当初年轻漂亮的阿艳的脸雕刻得像一只苦瓜,阿艳还在和自己的青春做着顽强的拼搏,她也像一个赌徒,不输精光决不罢休。

年龄一岁岁增长,青春一点点消逝,阿艳的身价也在一点点地降低,十多年来,阿艳一直过着被人包养的生活,从老板到货柜车司机,阿艳也不知道,她还能过这种安逸的生活多久。她的个人情感中,没有爱情可言,她只是一个工具而已,但她却要像一个戏子一样,要对包养她的人将情和爱演绎得惟妙惟肖。她只知道她的过去,却没有丝毫的留恋和幸福,她甚至不知道她的未来。当青春耗尽,她会成夕阳里的一枚秋叶吗?随风凋零得无影无踪。但唯一让阿艳引以为豪的是,她从来没进过卡拉OK或者休闲中心做过小姐。

房间里开着冷气,但依然显得闷热,阿艳报怨田野舍不得花钱修空调,并不停用一本杂志当扇子扇。田野坏笑着说,你身上总共没几块布,怎么会热呢。周玉琴便说田野说话没正经。忽然窗户上一道亮闪,紧接着一声炸雷,吓得阿艳和周玉琴都尖叫了一声,田野说,马上要下雨了,你们说我这台空调也怪,天一下雨它就制冷。阿艳说,和你一样不正经呗。

雨哗哗地落了下来,打得玻璃窗啪啪响,田野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我的衣服,便冲到阳台去收衣服。阿艳和周玉琴却得意地笑。阿艳说,收它干吗呀,快点来,东风你碰不碰?田野抱着衣服进来,扔在沙发上,说,我是没老婆的人,洗一次衣服不容易啊。周玉琴说,谁让你不让老婆来呢?

三个人才打了不到一个钟,楼下传来一声货车沉重的制动声,接着鸣了几声汽车喇叭,阿艳说,不打了,我老公回来了。周玉琴说,让你老公上来一起打嘛,我们不正好三缺一吗。田野说,阿艳急着去收粮,哪还有心情打牌呢。阿艳抓起包,转身就走,瞪了一眼田野,说,是他交粮来了,你们俩慢慢玩吧,走先。

阿艳一走,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周玉琴将麻将牌往盒子里收,田野起身打开了电视机。外面哗哗的雨声一点也没有消停的迹象,不时还有闪电照亮窗户。周玉琴收完了牌,起身要走,田野说,下这么大的雨,怎么回去呢,再等等吧。周玉琴犹豫了一下,又坐了下去。

田野请周玉琴坐到沙发上,自己收起了麻将桌,在饮水机上接了杯冻水递给周玉琴,周玉琴接水的时候手不小心碰了一下纸杯,水便洒落到了裙子外的大腿上,冰得周玉琴哎哟一声,田野一惊,下意识地用手去擦周玉琴腿上的水,却摸到了周玉琴细软的肌肤,两个人不由得各自一惊,周玉琴挪了一下腿,脸上飞过一抹红霞,田野却将错就错地说,我以为是一杯开水,怕烫着你了,一着急不小心占了你一点便宜。周玉琴一巴掌拍过来,打在了田野的大腿上,田野说,这下扯平了吧,如果你觉得还亏的话,我把裤子脱掉让你打我的屁股。周玉琴说,你这个人,越说越不着边了,我才懒得打你屁股呢。田野讪笑着坐到沙发上,说,你的皮肤真好。并看看自己的右手,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周玉琴说,都老妇女了,能好到哪里去,我又不是什么会保养的人,成天在车间里累死累活地做事情。田野说,天生丽质嘛。周玉琴被田野拍得有点晕乎乎了,说,你老婆看上去也挺年轻的。田野说,不说她。周玉琴说,你们俩感情出问题了?田野说,没有。

田野的手慢慢地放在了周玉琴的大腿上,周玉琴身子颤抖了一下,并未拒绝,只是淡淡地说,你不要勾引我啊,小心给你沾惹是非,你没听过寡妇门前事非多这句话?田野的手停了一下,说,你委婉点说好不好?周玉琴说,你不怕你老婆吗?田野说,怕。周玉琴有点不屑地说,你还真的没说假话。田野说,我们又没做什么,有什么好怕的呢?周玉琴站起身,说,我走了。田野一时不知说什么,周玉琴果真向门口走去,田野却猛地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周玉琴,在周玉琴的耳边说,你走不了啦。周玉琴并未反抗,也不挣扎,嘴里却说,放开我,要不然我报警啦。田野抱着周玉琴进了卧室,将周玉琴放倒在床上,周玉琴说,你是不蓄谋已久啦?田野说,早都被你看出来了,看来我们两个是心有灵犀啊。

2、一夜未归

周玉琴一夜未回。她本以为自己是一块被雨水浸湿透了的木柴,已经不可能燃烧,但田野这个可恶的家伙,硬是将她的水分一点点烤干,并燃起了熊熊大火。她几次起身欲走,都被田野按住了。

谢屋村周日的早晨醒得晚,大多数工厂都休息,打工者自然起得晚。楼下阿艳便利店的卷闸门哗啦啦地卷了上去,周玉琴便醒了。睡在另一个女人的床上,能闻得到另一个女人的体味,毕竟是一件让周玉琴羞愧和不踏实的事,有一种做贼的感觉,周玉琴挪开田野架在她胸脯上的手臂,悄悄地溜下床。她叹服四十五岁的田野昨晚上能折腾两次,这会儿睡得很沉,看来累得够戗。周玉琴看到田野脖子上的一块红斑,忍不住抿嘴笑了,那是她的杰作。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要给田野留一点纪念。

周玉琴蹑手蹑脚地出了门,在楼下碰到阿艳正在往便利店门外推冷柜,阿艳有点吃惊地问,昨晚没回去?周玉琴脸上一红,却说,哪里,昨晚走的时候忘了拿手机,才过来取。阿艳从周玉琴的脸色中便读明白了,也不好揭穿,哦了一声。周玉琴觉得有点尴尬,问,老公回来了都起这么早?阿艳叹口气,说,你没看车不在吗,半夜就走啦。

周玉琴回到家,家里静静的,没一点声音,以为阿菊在睡觉,看到阿菊的房门是开着的,屋内并不见阿菊,床上也收拾得很整齐,显然并未动过。冲凉房里也不见阿菊。这个死丫头,昨晚也没回来!周玉琴骂了一句。阳台上晾晒的衣服被风吹得七零八落的,阿菊的一条裙子掉在地上。周玉琴本以为阿菊在家,会收了这些衣服,没想到她也和自己一样一夜未归。周玉琴收了阳台上的衣服,去冲凉房重新洗。

才将衣服泡到盆里,周玉琴觉得有必要打个电话给阿菊,这么大的儿女儿,还没结婚呢,出点什么问题也不是闹着玩的。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了阿菊阴阳怪气的声音,妈,你也不是一夜未归吗?周玉琴有点吃惊,但还是故作镇静地说,我是打了一个通宵的牌嘛。我在问你跑哪去了?阿菊笑着说,两个人能打一个通宵的牌?周玉琴想这死丫头是怎么知道的呢?肯定是阿艳说的。周玉琴说,你先别管我,你还是个女孩,一个晚上都不回家,真让人操心。阿菊说,你放心吧,我男朋友过生日,几个朋友一起玩了一下。

  • 标签:牡丹花开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王元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元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谭家幺少打赏了1000邻家币
  • 乘风无痕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段作文打赏了100邻家币
  • 》更多
  • 牛叉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gdszr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打铁文艺部落打赏了1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老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五色莲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王元涛评委940积分2014/10/11 21:19:29

    本来想说,植物离开了土地会在漂流的途中开出异色的花;本来想说,人们离开了乡土才会在都市的边缘率性自为。但我又知道,故乡的榆树与垂柳也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纯洁,只不过乡村路尽头浓黑的夜色遮掩住了一切而已。我知道这不是一个新奇的故事,但作者娓娓道来的劲头让人着迷。这是一部有长篇风范的长篇,值得肯定。

    分享到:老痴2014/10/12 16:57:37

    谢谢王元涛老师!祝好!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12/18 14:12:16

    花了大半天时间,终于把《牡丹花开》(1-4)全部看完了,故事并不复杂,讲的是求子心切的“田野”,一步步把“周玉琴”拖下水,生米做成熟饭,借腹生子。中间穿插“周玉琴”女儿“阿菊”做香港佬二奶的故事。母女俩人同时陷在一种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当中,情节的戏剧性和张力都很强。作者的文字功底扎实,写得游刃有余。性描写较多,不过出于情节需要,不至于沦为YY之流。活色生香的“床事”背后,是颇为沉重无奈的生存现实。

    分享到:因特虎老亨2013/12/19 16:24:01

    文友极力推荐《牡丹花开》,借腹生子,工厂潜规则,有点颜色、有点好看。社区文学还是要有点酱油色,让人读的下去,就如大戏黄梅,还是从采茶歌小曲小调汲取营养的。

    分享到:因特虎老亨2013/12/19 16:25:35

    错别字等笔误不少。

    分享到:老痴2013/12/19 21:37:03

    的确,笔误不少。

      回复
  • 分享到:乘风无痕16710积分2014/10/02 13:38:48

    优点都让几位评委说了,我谈一个自己对这篇作品的看法。无论从思想内涵和作品的社会属性都无法超过你这组《鸟,飞过深圳》。作品很生动地描写了深圳打工历史下的底层打工者的某个群体。作品背景灰暗,主观意识的宿命论基调在整篇作品中弥漫。人物的命运,并没有由她的性格带来转机,而是由作者设计好的路线,一步一步走向结局。如,周玉琴的借腹生子,阿菊的以身体换来物质和晋升机会。

    分享到:乘风无痕2014/10/02 13:40:18

    从文学价值的角度上讲,这种圆满式的设计,阻碍了作品成长的高度,人为地为作者自己设下障碍。

    分享到:乘风无痕2014/10/02 13:45:58

    抛开人物设计的脸谱化,作品中的积极或抗争的一面,无从找寻。我们不期待作品能承担太多的社会意义,我想,多还原一些人物心理的客观性,人物的形象才能更生动起来。

    分享到:乘风无痕2014/10/02 13:49:05

    社会是多面体的,一篇作品的高度,在于它的社会维度和生活维度,它的价值更多取决于作品对客观事物的描述。这些,又与作者的思想与设计性有关。说得不对的地方,请老痴多包涵。

    分享到:老痴2014/10/02 22:20:55

    我只能说,这是一个悲剧。悲剧的力量远胜于所有教科书所宣扬的正能量。这一点是我写作这部小说的初衷!再次感谢乘风无痕老师能对拙作提出这么多宝贵的建议。祝好!

    分享到:乘风无痕2014/10/02 22:59:26

    一些讨论,我们可以私下进行。我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处理得更好。只是你没发觉。因为这部作品完成可以“长得更高”一点。

      回复
  • 分享到:牛叉叉7630积分2014/09/28 23:49:55

    恭喜入决!!最先看到这篇文章,不是在邻家的参赛版块,而是邻家社区邻家好文字在新浪微博的推介上。点开来看后,就不可歇止地一路看了下去。因为故事太精彩,而且还有后面的几集还没传上来,还因为我一直没有使用手机登陆回复的好习惯,更因为怕区区的几百个字评论,不足以道出我读完后的内心感觉。所以,心里就在想,在这篇文章入决后,再好好的跟岳兄弟道一声喜吧,那样,一切就都尽在不言中了。老痴人不痴,唯对文独痴!

    分享到:老痴2014/09/29 11:22:54

    谢谢叉叉老兄的支持和鼓励!

      回复
  • 分享到:老痴8590积分2014/06/17 10:40:37

    一个群体的失落、迷茫和颓废,衍生出孽情、孽缘和孽债便一点也不奇怪。这样的一个庞大的打工群体,就象生活在眷村的台湾老兵,只有时间才能让杂乱、形态各异的地域文化和本土文化交织、融会并繁衍成一种特殊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成长起来。就目前而言,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仍然游走于城市的边缘。抽空修正了文中部分错漏。感谢邻家。

      回复
  • 分享到:五色莲2000积分2014/01/18 00:24:09

    深圳特区城中村独特的一幅世俗风情画,从各地涌来的农民工聚集在这个城市化的边缘地带,作为生存技能和文化素质低层的打工一族,这些卑微的生命在夹缝中苦苦求得生存。在物欲与情欲的双重冲击之下,于是上演了一幕幕如工厂潜规则,包二奶、借腹生子,爱慕虚荣沦落的打工妹,弱势人群尔虞我诈的生活苦戏。艰难的生存困境,是重压之下被扭曲的人性,看似活色生香的情色背后,是横亘在眼前一柄锋利的生存之刃,把生活切割得支离破碎。

    分享到:老痴2014/04/09 10:48:05

    问好五色莲。谢谢点评。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5
  • 67589
  • 34
  • 8590
  • 缘分
  • 时间:2017-03-01
  • 点击:194
  • 评论:4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广博评》
  • 夏花评》
  • 撩妹的女子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