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她,底层打工者拾零
    六个故事,构造的是人性与真实的生活。挣扎在社会底层,漂泊在大都市,物质贫困生活悲怆,却都善良坚强……
  • [10] [0]


1、承  诺

 

他站在我面前,神色疲惫,双眼干涩且布满着血丝。他的身子略微向前倾着,显然的,他的背有一点驼,应该有五十岁了罢,我想,我好像才是第一次发现他已不再年轻了,和一个人,甚至一群人相处得太久了,大家都在一同变老,而彼此间却从未留意到岁月却已侵蚀了我们的容颜和身体。他是车间里的一名员工,仔细想想,他和我一样,在这个工厂里已经度过了十二个年头,有时候,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但青春真的走了,悄无声息,又毫不留情地只将许多许多的怀念放在我的记忆里。

他是来向我补假的,他说,我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才将这张火车票拼贴到了一起。说话的时候,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那张拼贴在透明胶纸上的火车票。

他在洗衣服时忘记从衣袋里拿出火车票,等他想起来时,火车票已经面目全非了。他懊丧、气恼,但有什么用呢,他找了张旧报纸将火车票的碎片夹起来,吸干了水,又对着日光灯管烤干了,才一丝不苟地将那些碎片一点一点拼贴到了透明胶纸上。天快亮的时候,所有的碎片都粘到胶纸上了,但还有几处残缺无法恢复。

在拼贴那张火车票时,他看见四十年前的奶奶用一双僵硬且皮肉松弛的手在拼贴一只他不小心打碎的红瓷花瓶,花瓶本是他奶奶出嫁的嫁妆,就摆放在客房正中的方桌上,左边一只,右边一只,几十年了,奶奶每日早起打扫屋子时,都要仔细地将那一对花瓶抹拭一遍,抹拭那对红瓷花瓶时,奶奶脸上泛起少女般的霞光,眼神沉醉在旧时的甜蜜中。奶奶对着一堆碎片,先是用木杖捣了捣地,啊哟一声长叹,没有一颗牙的嘴圆张着,渐渐闭上了,奶奶顿时便失去了精神,猛然间腰身便佝偻了下去,他看见开在奶奶脸上几十年的一朵花渐渐枯萎了。

我去车票代售点了问了,人家让我去火车站问。他说,我又赶去了深圳火车站。

还能用吗,可以上车吗?我问。

车站的人看了,说应该可以。他忐忑地说,就怕上车时又说不行。看得出,从火车站那里也未得到让他放心的答复。

我安慰了他,他小心地将车票收起来,写了请假条,转身走了。转身走的时候,佝偻着背的他脚步有点蹒跚,他很疲惫,一个晚上没睡觉,一早便坐公交车去火车站咨询,又急急地赶回来上班。每年春节回家的这张火车票,真的让他心力憔悴,往年都是花高价从票贩子手里买票,今年电话订票好歹订到了一张回老家的车票,尽管是站票,他也感到很满意了。

他是一个好员工,我一直这么认为,因为他就像一台机器,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他从不对领班或者我提什么我自认为是非份的要求,领班和组长对他的评价是老实,不像现在的九零后,吃不了苦但要求很多,我相信,我的老板也同样喜欢这样的员工,尽管老板可能永远不知道工厂里有这样一位让他放心的员工,因为他也从不会去主动的给03.72老板找麻烦,当然,他也知道加班时间和加班费从来都没有和劳动法同步。

他喜欢加班,除非他真的因为身体的原因而坚持不了了,每个月他都是全勤,当然也能拿一点全勤奖。同样的,他对自己的工时和工资算计得比财务科会计的还要准确,因为基本上在每个月发工资后,他都要因为一点小小的出入而找文员甚至会计核对。有时候,我都以为他有点太过婆婆妈妈,甚至不像个男人,但自从他问我借钱一事之后,我基本上明白了,钱对于他很重要,每一份因他付出的劳动所得,都必须给他,他拿得心安理得。他别无它求,是我的,请不要少。

主管,他嗫嚅着说,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

我问他借钱干嘛,他说,我家里正在建房子,还差一点。我哦了一声。

就借两千块,他说,下个月发工资了我一定还你。

看着他一脸真诚,我决定帮他。我领他去了财务科,由我签字担保给他借了两千块钱。在写借据的时候,我听见他小声地说,三千块怎么样?我装作没听见,事后我便后悔了,多一千块也许对他的帮助更大,或许可以加快房屋建筑工程的进度,但我还是这么做了,我当时想,他每个月最多也就二千块钱左右的收入,我不想担风险。

过了一个月,在发工资后,他拿着借据和现金去了财务科兑现了他的诺言。他的话不多,前后总共对我只说了三声谢谢,前两声我听了心里有一种成就感,我能为他做一点我以为是举手之劳且很不值一提的事,而对他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而心中自得,后一声谢谢是在他还了钱以后来知会我时对我说的。这一声谢谢,是他真诚地道出来的,他兑现了一个农民工最朴素最庄重的承诺。


2、脆弱

 

他一直以为自己很强壮,事实上,他的确有着强健的体魄,性格开朗的他在与同事玩笑时,常常如李小龙般喜欢展示肌肉。他也常常很有兴致地谈起二十年前,来深圳打工之前的他,是一个喜欢惹事生非的主,曾因打破了别人的头而赔过钱。但他的强壮来自于父母所赐,而决非凭借锻炼所得,就像大多数人一样,他并没有锻炼的习惯。

但有一段时间,他却在跑步。早上六点半起床,他说,跑一圈,做二十个俯卧撑,再跑回来。他说话的时候,用拇指勾一勾腰上的皮带,说,腰比以前小了,你看,我现在裤子穿36码的了,以前都穿38码的。我们都以为他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放弃,大约两个月后,他拍着肚皮对我说,又小了一码,以前的裤子都没法穿了。他习惯性地挥一挥两只拳头,说,俯卧撑我现可以做五十个了。

看得出,他是比以前瘦了一点,人也似乎精干了。我想,他不过是心血来潮地狂热一阵子罢,像他这样的年纪,四十多岁的人能长期坚持锻炼下去,似乎有点难。后来,他不再提跑步和做俯卧撑的事,许是真的不再坚持了,倒是说,我要戒烟,果真烟抽得比以前少了很多,但终究还在抽。

晨炼、戒烟,这两件事是需要毅力和恒心的,他都在坚持不懈地做,没有人发觉他与先前有什么不同,个人爱好或者心血来潮也罢,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足为奇。

听到他住院的消息几乎所有人都很吃惊,怎么会呢,那么强壮的人,是不是发生什么意外了?几经打探,终于得知,他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也许是他真的觉得自己的哪里出了问题罢,因为胸闷得他晚上都无法入睡,不得不爬起来在楼道里不停地走动。显然的,他通过跑步、做俯卧撑或者戒烟来缓解身体的不适失败了。去医院检查那天,医生当即要求他住院治疗,并在他的身上插了许多的管子,他对医生所说的心肌梗塞的严重性和可怕后果置若罔闻,并对医生和护士还大喊大叫着说我没什么大问题,你们怎么能让我住院呢。

我们去看他的时候,是在他做了微创手术后的第三天,穿着病号服的他站在病房门口,脸色苍白,看上去有点虚弱,他脸上的表情就像一个不承认做错事的孩子,眼神里充满着某种期望,期望我们也能如他一样地忽略他病情的严重性,他的嘴里不停地说,以前就是有点胸闷,我的身体很好的,真的!现在一点问题都没有。说话的时候,习惯性地挥了挥双拳。我们立即制止了他的两只手,让他安心养病。

我们临走的时候,他又一次地说,没事的,我身体很好的,过两天就来上班。穿着病号服的他黯然地立在病房门口,目送我们离开,失落和懊丧写在他的脸上。

很难想象,一个患有严重心脏病的人,在与病魔做斗争的痛苦,因为他是一个强壮的人,强壮的人又怎么能生病呢?他一直这么认为。一旦真的病了,那将是一件比生病本身更难堪的事,对他来说。


3、搭一座桥,走进彼此心里

 

他在进厂前面试时出了点问题,本来他是很庆幸的,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地从心底里同意过和父亲在同一个工厂打工,以为真的可以摆脱父亲的束缚而自由飞翔。给他带来麻烦的,确切地说,给他父亲带来麻烦的,是他电成棕色的卷发和左耳垂上的一只银质耳环,他的父亲显得很着急,央我给人事部负责招工的人打个招呼,保证进厂后立马改正。

他的确很年轻,刚刚满十八周岁,事实上,后来他父亲偷偷告诉我,他只有十七岁,高中没毕业就辍学了,进厂时用的身份证是他哥哥的。看到他,确切地说,看到这个新生代的打工者,就像看到了东方地平线上初升的一轮旭日,或者夏天里的一片翠绿,朝气、青春,我猛然觉得自己已然老去,他的年轻让我自形惭愧并无地自容。人,只有在看到比自己年轻的人时,才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青春不再。

他的父亲是一个很安份的打工者,我至所以这样说,因为我相信能在一个工厂里连续做十多个年头,并将继续做下去的人,尽管有很多让他不满意的地方,但毕竟很知足,他甚至连自己的儿子也介绍到这个工厂里来了,我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他对打工的失望,或者对生活的失落。

我很担心他瘦弱的身体无法承受得了工厂里繁重的劳动,但他还是很顽强地坚持着,我的领班告诉我,他快要坚持不下来了,几次央求领班转告他父亲换个轻松点的工种,看得出,他是很怕父亲的,父子二人平时一定很少交流或者沟通,要不然他完全可以自己向父亲诉说车间的工作情况的。但他没有,仍然咬着牙每天工作十二个钟。于是,我想,他是一个很听话且很有毅力的孩子,他新潮的外表下,裹藏着农村人固有的倔犟与循规蹈矩的天性。

我要去过生日。他递给我一张请假条。

过生日?我问,要搞很隆重吗?

是的,他说,和我的几个同学一起过。

你父亲知道吗?我问。

不知道,他有点生气地说,他才不给我过生日呢。

那么,我问,你有没有给你父亲过过生日,你知道他的生日吗?

他摇摇头,一脸的茫然和无所谓。

责备他或者责备他的父亲都毫无意义,事后,我知道,他的父亲本来准备了一点酒菜,打算在他下班后一起在宿舍里吃个饭,但他的父亲失望了。

十七岁,这是美好得让人尖叫的年龄啊,梦想和希望时常蝴蝶般飞舞,桀骜不驯又向往自由,我经历过,所以完全明白他为什么不想听从父亲的安排进厂做一名打工者,却又不知道自己要飞向哪里。他惧怕父亲,所以不愿与父亲交流,当然,他的父亲一定是一个传统的人,我相信与儿子的代沟不是他的疏忽,两代人中间的这条河上,本应有座桥的,他们谁都找不到搭桥的方法和工具,或者,他们从来就没想着去搭一座桥,走进彼此的心里。


4、感恩

 

她来自四川,具体是哪个市或者哪个县我记不清了,电脑里有员工档案,我也懒得去查,似乎曾经问起过她,也忘了,但这些并不重要,在我的概念里,在这个大家都是外来人口的深圳,彼此只知道是哪个省便足以矣了,除非是同一省市的老乡才会了解得更详细。

我来这个厂打工的时候,她已在这里打工几年了,至今还在车间里做着一名很普通的员工。十多年过去了,在一次偶然照镜时,发现我的鬓角竟然有了一条白发,惊叹在瞬间查觉我的青春已然不再,我甚至看见风过后,枯瘦的枝条在哀叹,而我本以为,树永远是绿的。同样的,她也在这个工厂里的一条生产线上慢慢变老,但她却没有丝毫的怨叹。忽然有一天,我发现并相信,她的生活越来越阳光,越来越灿烂,因为她的女儿考上了大学。

  • 标签:老痴底层打工者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姚志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秋寒妞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孤独的根号3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4/04/03 14:12:40

    这6个短故事,体现了作者的写作功底,就像是一串珍珠,颗颗晶莹剔透。短小的作品,因腾挪空间有限,越发考验作者的情节架构和文字能力,“螺丝壳里做道场”,一个故事讲一个主题,还能把人物写得活灵活现,这就是功力。主人公都是底层打工者,物质上的贫困,命运上的悲怆,让人读来心酸。但故事的基调是温情的,并不冷酷。作者对笔下的人物倾注了感情和怜悯,就算是最悲惨黑暗的人生,也能透进一点天光,就像最后一个故事讲的。

    分享到:老痴2014/04/04 15:20:00

    谢谢费老师点评。这是两三年前的一组文字,当时很想写N篇,记录底层打工者生存百态,很遗憾未能坚持。

      回复
  • 分享到:姚志勇4840积分2014/04/05 21:11:34

    同样是打工的文学作品,讲叙的也是打工者的故事,老痴以老道的文笔,娓娓而谈的六个故事让人耳目一新,尤其是文中那种温暖的情怀,使读者看到了生活中的辛酸,也解读到了大爱。六个故事,构造的是人性与真实的生活,很接地气。

      回复
  • 分享到:秋寒5870积分2014/03/25 11:33:58

    一群在这个时代的漂泊生存者,一个在社会底层挣扎生存的群体,一个自由市场经济缺席下的庞大产物,这就是当下的打工群体,包括我自己。无论我们如何挑拣华丽优美的词藻洗涮我们身上的农民气息,都改变不了我们辗转漂泊与这个时代留给我们的“症”。然而,生存之外,还得向上挣扎,哪怕是徒劳。就像本腊神话里的“西西弗斯”,推着那块永远不能抵达顶端的石头。

    分享到:老痴2014/04/04 15:27:17

    底层打工者是一个庞大的群体,缺少技能,生活窘迫,甚至活得没有尊严,而社会对他们的关爱仅仅停留在空洞的语言和象征性的表达上。谢谢!

      回复
  • 分享到:孤独的根号310400积分2014/03/24 10:00:05

    “承诺”里的他是为了建房子而像机器一般工作的中年男子;“脆弱”里的他是个坚持健身来抵抗病魔的壮士;“搭一座桥”的他是与父亲有隔阂的十七岁花季少年;“感恩”里的她是家里有大学生的妇女;“工作很重要”里的她是因为生病而失去几小时工资的四十岁妇女;“坚强”里的他是一家子的病号却依旧乐观的男人。六小节,六个主人公的工厂生活纪实。

    分享到:老痴2014/04/04 15:30:26

    善良是人的本性,底层打工者亦然。问好根号3!

      回复
  • 分享到:叶紫6240积分2015/03/05 09:02:53

    打工的生活不忍卒读,它像块隔夜的苦荞麦烙饼,坚硬干涩。可是我们这群打工者不得不拿着这块烙饼,狠狠地啃,啃出生的希望,成长的坚强;咀嚼出人生的真谛!正是我们身边的你、我、他,托起了深圳这条经济巨龙的腾飞,而我们也收获了与六七十年代上山下乡一代人的不一样的人生。时代造就了我们这些打工者,本文中的人物,将是这个时代千千万万个打工者的人生缩影。感谢作者!

      回复
  • 分享到:文渊阁主29560积分2014/11/28 19:31:01

    人,自古以来就分三六九等,虽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人的生活还是让你嘘嘘不已,一个木讷的诚恳的年老打工者,一个同样内向而年轻的打工仔,时间在一对父子间留下了明显的印记,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老中青三代人之间竟然产生了如此之大的隔膜,种族,血缘,传统,认知,是一代代继承下来的,高祖,曾祖,祖父,父亲,DNA没有变异,为什么孩子却不像了呢,老痴搭一座桥,走进彼此的心里,真的是仁心仁术啊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5
  • 67589
  • 34
  • 8590
  • 缘分
  • 时间:2017-03-01
  • 点击:189
  • 评论:4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